仙凰两翅撑开,可斩日月,可灭星辰。 太浩瀚了,像是一片苍穹,遮盖了头顶的星空,将阳光都封绝的密不透风。

    尤其是当一束火燃烧下来,整个铜质的棺材都在极速发红。

    若非上面烙刻有稀世铭文,甚至疑似帝纹的神秘文字,整个棺材都要炸裂。

    “这死山鸡,等老子出山的那一天,肯定要揍你一顿。”石日天爆吼,导致整个棺材里的气息喷涌,形容山泉,一层一层的飞射出去。

    “闭嘴。”

    仙凰收回漫天的羽翅,张嘴一声冷喝,悠悠然的走到王峰等人面前。

    “母的?”王峰诧异,若非对方张嘴说话,还真无法分清雄雌。庆幸的是,这只仙凰境界抵达了可怖的地步,无论神智还是神识,都与常人无异。

    王峰比较好奇这只仙凰的来历,索性看向石日天。

    石日天微笑,讲解了仙凰的具体来历。

    据传这只仙凰当年被仇家围攻,坠落神秘空间,遗落到了三千界。她当年重伤垂死,若非偶遇石惊天,哪怕盖世修为也终究要化为一堆尘土。

    经由石惊天的悉心照料,以及后天补养,仙凰的状态逐日好转。自此也慢慢成为石惊天的宠物,追随其身后长达几千年。

    哪怕石惊天熬制第二世,仙凰也未曾离开,一直衷心的等待石惊天的归来。

    只是后期石飞莫名其妙的跑凤鸣山大闹一场,害得她差点在不知情的状况下宰了石飞,导致她一直很愧疚石惊天。

    久而久之,这些怨气就撒到了莽撞无度,人品还差的石日天身上。几乎每日三餐仙火焚身,不绝,比普通人吃饭还准时。

    “你这日子过得真是惨无人道啊,天天被火烤。”王峰讪笑,替石日天感到默哀。

    石日天唉声叹气,颇为无奈,“老子也不想啊,关键这头山鸡不讲道理,贼不讲道理呐。”

    毕竟自身根骨十步不一,只能借助铜棺的先天帝气温养肉身,保守估计,百年之内,他是不可能出山的。

    今天王峰等人贸然进入凤鸣山,他倒是想祸水东流,骐骥仙凰不要在针对他,赶紧找王峰等人玩。王峰一张脸顿时青了,他可不想被仙凰焚身。毕竟石日天能承受,他自身未必能熬过去。

    岂料仙凰非常善解人意,匆匆撇了陈晋一眼,就点头道,“细皮嫩肉的烤起来肯定香喷喷的。好久都没烤过完整的大活人了。”

    王峰一张脸直接就绿了,他想脚底抹油,开溜。

    “哈哈,烤活人本龙龙还真没见过,烤一个呗。”青龙贼笑,一脸的不怀好意。王峰顿时有一股踹死他的冲动。

    真是看热闹不嫌弃事大。

    “咦?一条长虫?”仙凰眼中抹过一刹那光芒,低着头打量青龙,面露笑意。

    然后她浑身一抖,化为一个七八岁的小孩子,扎着羊角辫,大眼睛很纯真无邪,笑起来非常的迷人。

    青龙一听对方这样称呼自己,顿时怒了,他沉声更正道,“老子是一只玉树临风的龙龙,好伐?你这只山鸡什么眼神?”

    “你敢骂我是山鸡?”小丫头顿时怒了,一脚就踹飞青龙八万丈,在天际化成一道流星,直接消失。

    “嗷呜,你……”青龙哀嚎,再也不见踪迹。

    王峰看的头皮发麻,这丫的一脚就踹飞了青龙几万丈,爆发力简直骇人。他突然觉得自己千辛万苦来到此地就是个错误。

    “啪。”小丫头拍拍手,再次将目光放到王峰身上,上下打量。

    “我在你身上感受到大帝的气息,你见过大帝?”小丫头蹙着眉头,一副人畜无害的表情。

    王峰下意识的倒退几步,这才出声道,“曾经梦中见过,但真人倒是没有机缘得见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小丫头点点头,沉声道,“那也算是见过了,以后大家就是朋友,不必客气。”

    王峰听到这句话,悬着的一颗心终于放下,他爽朗一笑,神情放松。只要这玩意不找自己的麻烦,别说什么朋友,就是当兄妹都无所谓。

    岂料石日天怪笑一声,语气默哀。

    “小子,你惨了。”石日天眼中泛出精芒,瞧小丫头神色不对劲,迅速闭嘴,开始两眼望天,摆出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姿态。

    王峰总感觉这里面不对劲,他再次下意识的朝后退了几步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顾及面子,他很想躲到逐月仙子的背后,毕竟这小姑娘的笑意太瘆人了,该不会一言不合就将自己给烤熟了吧?

    “姐姐,你好漂亮。”小丫头也发现了逐月仙子,笑嘻嘻称赞道。

    逐月仙子浅笑,“谢谢。”

    “姐姐你让一个好不好,我要找大哥哥玩。”小丫头又看似乖巧的说道。

    王峰心里卧槽一声,脚步一点,直接开跑,连老梆子都不管,溜之大吉。

    “大哥哥,你别跑啊。”小丫头咧嘴笑,露出一脸灿烂的笑容,怎么看怎么纯真无邪,但下面一句话,吓得王峰差点一哆嗦,掉下长空。

    “大哥哥,你再跑,我要放火了哦。”

    王峰适时止步,立在原地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一簇神火形同斩天之刃,划破云霄,击裂苍穹,一下子将王峰包裹在里面。刹那间,一股炙热滔天的热度,腐蚀他的精气神。

    “咔哧。”

    他的肌肤直接开裂,但不是常见的那种,而是如同干裂的泥巴,于身体上出现一道道痕迹。这些细微密布的痕迹中,带有赤霞般的火光,灌输在每一道裂口上。

    王峰疼的龇牙咧嘴,忍不住嚎啕道,“你不是说,不跑就不喷火吗?”

    “大哥哥真笨,我逗你玩的,你还真信。”小丫头两只手把弄羊角辫,时不时的还加持火力,源源不断的冲击向王峰。

    王峰怒啸,“你这是不讲道理。”

    “我是小女生,不讲道理习惯了,嘿嘿。”小丫头抱着双臂,一脸看傻子一眼看着王峰。

    “该死的小丫头片子,本龙龙要跟你单挑。”恰那时,青龙很没觉悟的回到了现场,刚张嘴一句,眼看情况不对劲,转个身就要跑。

    王峰大怒,“带我一起溜……”

    “啊哈?你说什么?本龙龙听不见,我还有事,先走了。”青龙拉出一道虹光,于虚空晶莹一闪,消失的无踪无迹。

    “轰。”

    王峰身体裂开,血液被一股玄奥的力量淬炼成熔浆,在炸开的刹那,化为无数红色的细线,于虚空中闪烁,飘动。

    “嘶嘶,仙凰火果然不简单。”王峰龇牙,虽然感受到这股火焰的非比寻常之处,但也从中汲取到部分好处。

    “你身患魔血,已入骨髓,我先替你镇封周身血脉一千七百八十六条,再慢慢炼化。”小丫头回归本色,一脸正经的说道。

    王峰知道对方是在为自己出手炼化,略微表达感谢,“多谢相助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小丫头点头,“我先施展九天屠戮仙火,助你破入至尊境,至于能不能稳住,就看你自身的造化了。”

    “要进至尊?”王峰瞪大眼睛,慌神间还以为自己听错了,“我才长生五重天,这一下子拉高五个大境界,可行?”

    “可行也不可行,全部看你个人造化。”小丫头点点头,然后神色郑重道,“你中的是异世界的至尊血,唯有同境界才能剔除,外力无法干扰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,要想彻底根治,唯有同进至尊,以至尊威力剪除魔血的腐蚀。”

    “山鸡,他根骨虽然不凡,资质也算绝佳,但这一次性激增五个大境界,是不是拉伸的太快了?如果后期掌控不好,会爆体而亡的。”石日天也是神色郑重的说道。

    然后他建议,“要不再等三五年,再助他一臂之力?”

    “等不及了。”小丫头摇头,“他的魔血已经植入骨髓,若是再不想办法,半年内,必亡。”

    王峰吓了一跳,神色不自然,“这么严重?”

    “比你想象中的还要严重。”小丫头难得一本正经的提王峰分析其中利害,看起表情,不像是在糊弄他。

    “你再考虑一下,如果觉得风险太大,我可以选择放弃。”小丫头如实说道,“毕竟我只能助你进至尊,能不能稳住,全靠你自己。总体而言,这场风险,全靠你一人之力,如果心理素质不过关,一个差池会直接寂灭。”

    王峰叹气,他实在没想到至尊魔血会如此难缠,已经危及他的性命。

    但小丫头采取的方法,也是风险巨大,毕竟他现在境界不稳,距离至尊还有很长一段距离。如果现在无视等级界定,强行进至尊,承担的风险,已经超出任何言语阐述。

    可左思右想,横竖都是一死,还不如博一次。

    “不必想了,就这么办吧。”王峰一锤定音,神色镇定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青龙也出现在附近,他几次欲言又止,但都没多言,最后直接从肌肤中拘禁出一株黄金草,“这个你含着,必要时候能帮到你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万古独一株的顶级神药,祖龙草。”青龙沉言,“我龙族每死一位祖龙,便化自身为天草,周身精气注入此草中,以培育最顶级的神药。”

    “几乎一个纪元才诞生一株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