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铿锵。 ”

    王峰十指联动,散发耀世光芒,并带出巨大的嗡鸣,像是战刀在出鞘。尤其是神识撑开的刹那,斩日月,灭星辰,几乎达到了举世无敌的地步。

    这场景相当可怖,震得现场的空域都在微微颤抖。

    然后以王峰自身肉躯为中心点,璀璨神轮吸收天地海量精气,加持己身,助起增长境界。青龙等众可以明显的感觉到,那道神轮带给王峰巨大的力量,仿佛一拳就能打爆星辰。

    “嗤嗤。”

    神轮散发漫天黄金光,于王峰的胸腔位置沉沉浮浮。

    “嗡。”

    许久,神轮帮助王峰积蓄了浩瀚的能量,然后猛地冲出,宛若漫天星辰自天穹降落,携带无上杀气,镇封向仙凰火。

    “噗。”

    三道仙凰火化成的秩序神链,一个眨眼就被寸寸崩断,仙凰大吃一惊,再次演化九道仙凰火,以数十条神火的超级能量,封锁王峰的反击。

    但王峰的攻击太强了,一瞬息达到四个大境界的进击,一击之下盖逢敌手。纵使是仙凰攻击,短时间也能成功。

    “坏了,他速度激增太快。”

    虽说这种迹象几乎达到了王峰此刻的巅峰水准,但进阶的太快,快到不正常。

    石日天作为老辈高手,自然能一眼看出问题所在。他惊呼一声,准备提醒仙凰快出手帮扶王峰。但下一刻意外发生了。

    看似绝世无敌的神轮突然剧烈颤动,无数绵延成绸缎状的黄金光,瞬间炸裂。

    “轰。”

    下一刻,惊天大变故发生,王峰体中的璀璨神轮,以肉眼看得见的速度寂灭,宛若星辰炸裂,分化到王峰所有的血与骨当中,自此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王峰咆哮,浑身被斩开九万九千道伤口,虽然肉体没有崩碎,但遭受的创伤无法想象。更关键的的是,王峰以一种外人都能轻易察觉到的速度,极速下坠境界。

    “坏了,神轮碎了,他没稳住。”石日天惊呼,一下子令场景气氛窒息,但所有人都束手无策。

    毕竟在开始之前,仙凰就言明,这件事的后果非常严重,如果境界稳不住,一旦出现下坠的迹象,基本无力回天。

    现在王峰不但神轮炸天,整个精气神都在颓废,处于一生中最虚弱的状态。

    “咔哧。”

    王峰体中的根骨开始寸断,一寸一寸的瓦解,并且在那些根骨的上面,呈现非常明显且繁复的道痕。

    那是真正意义上的道伤,一旦出现,无法修复,因为已经伤及根本。

    “完蛋了,他被道斩伤了。”

    这是非常严重的伤,基本判定了王峰往后的解决。一时间,数人连声叹气,替王峰感到可惜。

    “你是沈三哥看重的天骄之才,岂能黯然陨落此地?”逐月仙子美目泛光,看一眼凤鸣山的山山水水,想起那个当年惊才艳绝的男人,一生荣光。

    如今英雄迟暮,空留她人间彷徨,生有何用?兴许弥留之际,能帮助这个少年人,也算是跟沈悲联手,赐予王峰一场大造化。

    “你要做什么?”石日天惊觉逐月仙子状态不对劲,张嘴询问。

    逐月仙子轻笑,淡淡道,“他的根骨出现道伤,若想恢复巅峰状态,唯有自斩。但自斩之前,需要得到逆天根骨补充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?”青龙也吓了一跳,他想到了一种可能,但这样的代价对逐月仙子而言,是不是太残忍了?

    “我会送他至尊骨。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莫说是青龙,石日天,连仙凰都愣住了。

    至尊骨那可是达到至尊境后孕育的奇骨,一身境界造化皆蕴含其中,一旦被挖出至尊骨,逐月现在的寿元将会极速锐减。

    这已经不是简单的影响境界问题,而是性命攸关。

    “哧。”

    不等诸人反应过来,逐月现在一步点动,飘然而逝。

    长空中,状态反反复复的王峰突然感到被一只轻柔的手臂挽住,随即是一张绝世容颜,笑着安慰他别害怕。

    “仙子,你……”王峰状态很不好,连说话都很吃力。

    “你会没事的,若是来年有心,记得将我和三个葬于一场。生不能携手到老,希望死后能永世不分离。”

    “铿锵。”

    刹那间,神光大作,数万里场域都为之爆裂。

    一团璀璨发光的神骨迅速贯穿进王峰的胸腔,然后以强势无匹的势头,击碎原骨,将它们湮灭成粉,在吸收。

    “轰。”

    王峰身体巨震,一双黯淡的眸光再次焕发惊世神彩,似乎有日月星辰在他的瞳孔深处闪耀。

    “轰。”

    又是一阵剧震,神纹开光,再化形意剑,寸斩仙凰火。随即形意剑自斩腹腔,于骨髓深处抓出一滴黑色血迹。

    那是异世界的至尊魔血。

    “吼。”

    至尊魔血被逼现形,瞬间化为一头獠牙闪烁的邪恶生灵,要一口吞灭王峰本体。

    “杀。”形意剑为神识之光化成,在预知危险的刹那,一剑化三千剑,反击过去。并且因为至尊骨的加持,攻伐力暴涨。

    “轰轰轰。”

    “噗噗噗。”

    漫天星辰卷动,各种法则力量层出不穷,神术更是连连展开,杀伤力非常浩瀚。

    众人沉默屏息,知晓王峰处于最关键时刻,开始以至尊之力剔除异世界魔血。虽然至尊力量是借助逐月现在的至尊骨而演化。

    但前期已经合为一体,算是本源力量。战斗力非常浩瀚,几乎将万丈苍穹打穿。

    “封。”仙凰考虑到这场波动实在太惊世骇俗,迅速出手演化一方空间结界,将所有的战斗余波都镇封在一定范围。

    不然这一战极有可能将整个凤鸣山都打沉。

    毕竟此刻爆发的可是真正意义上的至尊战,即使对战双方并非真正意义上的人,属于虚幻场景显化,但战斗威力真实存在。

    “铿锵!”

    天地一声巨响,王峰神识再放光,化出人皇剑,至尊刀,神虚三十六变,至尊散手,等各种傍身技艺,连续攻伐。

    “嗷呜。”魔血怒啸,泛起滔天黑雾,层层卷动的朝着王峰镇压过去。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至尊刀携手人皇剑,于刹那间,一击砍下了邪恶生灵的头颅。随即漫天黑光被一剑劈开,裂斩为无数块。

    最终魔血不敌,被成功抹杀,于虚空灰灭,再也没办法威胁到王峰的性命。

    “成功了吗?”青龙等众为之一喜,因为异世界的至尊魔血真的消失。

    “不一定啊。”石日天低语,告诉诸人不要高兴的太早,因为王峰当务之急是稳住在至尊境的道果,以免再次崩碎。

    “哧。”

    神轮第二次合体,凝聚了漫天的黄金碎片后,以极为强势的势头合并为圆轮,于王峰的胸腔中沉沉浮浮。

    不过此刻不同的是,神轮在经过至尊骨的洗礼后,开始逐步放大,隐隐化为一道光门。

    “哧。”

    一刹那,长空飞出一道光,那是逐月仙子去而复还。此刻她的状态很不好,神色疲倦,气血失衡,毕竟送走了至尊骨,寿元受到严重影响。

    石日天等人心有不忍,张张嘴,想要说什么,却不知从何下口。王峰能走到现下这一步,逐月仙子的牺牲无法估量。

    “后面就看他各自的造化了。”逐月仙子浅笑一声,转身即走。

    “你要去哪?”老梆子开口。

    逐月仙子头也不回,迎着漫漫长发消失,“重走山河路,去感受感受他曾经遗留下的痕迹,随后找一个安静的地方,此生落幕。”

    “此生落幕?”石日天呢喃,语气颤抖道,“你甘心吗?”

    “君临天下,终究尘土,有什么甘心不甘心的?再说三哥都走了,我活着,没意义。”一曲长歌起,时而高亢时而婉转,又夹杂着丝丝缕缕的悲鸣。

    “哎吗,世间多艰苦,你又何必。”石日天仰天悲吼,心有怨气,奈何人心将死,活着真的没有任何意义,且让她离开吧……

    “不要。”长空中,王峰恍恍惚惚的张嘴出言,但终究无力回天,加上自身进入关键时期,根本无法脱离现状。

    自此之后,逐月仙子消失,王峰沉沦于虚空间,青龙等众也在凤鸣山等待。原本以为王峰稳固境界需要一段时日,实际上他用了足足数年,一年冰雪一年春。

    很多时候,青龙还误以为王峰真的寂灭了,因为他除了神识在忽明忽暗,浑身精气没有任何的波动,真的像是死了一般。

    “他不会真的死了吧?”这一日老梆子怯生生的嘀咕,刚说话,突然雷霆大震,长空寂灭,一道绝世神光斩天十九万丈,纵向切开了凤鸣山。

    而后神光飞斩,再裂山川巨岳,携带一股莫名伟力,震慑天地间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老梆子咂咂嘴,看着身后一道虚空大裂隙,怔怔发呆。一道光,劈开了地面,留下天堑一道,这也太惊世骇俗了?!

    “我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一道带着淡淡的声音响起,随即虚空踏出条顶天立地的黄金身影。他发丝飘舞,双目深邃,巍峨如山的身材,隐然给人一股战神归来的错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