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雒嫔?”

    清水之中,脑中一片空白,忘记了很多事情,却在这里遇到了如此美态的雒嫔。

    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哪怕只是一瞬间,但这等刺激的画面, 还是深深刻在脑海里,让他血脉贲张。

    这背影与回眸一笑,简直是世间最美的一幕。

    不过,非礼勿视,吴煜第一时间,还是选择闭上了眼睛。

    他脑子里很乱,原本是完全空白,如今却充斥着刚才的画面,还有一些疑问,比如说,她为什么会在自己面前这样呢……

    前面的事情,更是一片空白,想不清楚自己为什么会在这里。

    “吴煜……”那声音,也是雒嫔的,娇柔、性感之中,带着诱惑。

    她似乎靠近自己,吐气如兰,那香味渗入清水之中,渗透全身……

    这时候的状态,混沌、迷糊、但是又激动、刺激,充满诱惑。

    脑子里满是那画面。

    “你睁开眼睛。”雒嫔的声音里,带着不容拒绝的压力。

    吴煜没法拒绝,他睁开眼睛,那雒嫔就出现在自己的眼前,她面带微笑,伸出一双手,放在吴煜的肩膀上,眼前这一片白皙让吴煜着实血气翻滚,尤其是那胸前的波澜壮阔……

    完全没法想,为什么会这样……

    那手掌上的温度就在肩膀上,不可能是假的。

    雒嫔嘴角带着的笑容,娇媚、带着一丝羞怯,又有一丝霸道。

    吴煜想念她很久了,这时候完全无法控制自己。

    那雒嫔将他抱在怀里,此刻的触感令人沉醉,尤其是在胸前。

    吴煜感觉自己像是在做梦……

    此刻,已经难以控制自己了。

    就在这瞬间,他瞪大了眼睛,看到了更加不可思议的一幕。

    在雒嫔的身后,出现了许多的莺莺燕燕,和雒嫔一样,全部都是不着片缕,那刺激的身段,一个比一个好,一个比一个诱人。

    仔细一看,那可都是熟悉的面孔,万种风情的九仙,娇蛮热烈的南宫薇、还有天海玉芙媱、幽樰公主、纪泠泷等等,几乎是吴煜遇到的所有美人,这时候都是这样,排成一排站在吴煜眼前,都是一副任君采撷的娇羞样子,一个个美貌动人,万种风情,连跟吴煜刚认识不久的殷樱,都出现在这里,娇羞的看着自己,那眼神,也是恨不得吴煜立马把她吃了。

    这么多美人光溜溜的包围自己,要说什么是幸福,这估计就是最大的幸福了。

    她们每一个,都带着渴望吴煜的眼神,热情如火,这才是最关键的。

    如果只有雒嫔一个人,吴煜就彻底迷醉了,眼前这状况,美是美,可是这样已经超过了吴煜的心里承受极限了。

    他可从来没想到,这样是自己有福消受的场景,而且,他要的也不多,绝不是这么一大群美人来轮流伺候自己,关键是,九仙已经死了,是吴煜亲手杀的,她怎么可能活过来。

    “有问题!有问题!”

    这个问题让他很郁闷,虽然说眼前的温柔乡,雒嫔的怀抱,要自己主动去挣脱,确实很困难,这就跟穷人要丢掉自己好不容易得到的金子似的,可是吴煜心里已经警觉到了陷阱,他越想就越是恐怖!

    “吴煜,你中了他的神通啦!”终于,耳边隐约想起了冥泷的声音,在吴煜察觉到问题之前,这声音根本是不会出现的。

    “南山望月!一头猪!”

    最后这七个字,才让吴煜真正惊醒过来,他什么都想起来了,之前他的魂灵,完全被对方的神通所迷惑,眼前这一切都是假的。

    人世间最恶心的事情,莫过于眼前抱着自己的大美人,忽然之间变成一个猪首人身的家伙。

    吴煜差点都吐了。

    这一下,之前所有的事情都想明白了,自己还在进行北冥争霸战呢!

    这头妖魔,这等幻术神通,还真是登峰造极!

    这还真是**神通。

    识破之后,旁边那些南宫薇、幽樰公主等等,都消失了。

    旁边的清水,完全成了黑暗的海水,阴暗而死寂。

    “还不错啊,竟然能在我神通里惊醒过来,定力不错啊,也许是我多此一举了。”眼前这南山望月啧啧说道。

    吴煜意识到了这妖魔的恐怖,这一次,自己能从他的神通里逃脱出来,完全是运气,如果对方一直只用雒嫔的话,那吴煜估计就没办法了。

    确实是对方的多此一举,让吴煜反而逃脱出来。

    即便如此,南山望月还是很可怕的,这种神通,直接生效,对吴煜来说威胁巨大,其他攻击,吴煜还能直接用筋斗云离开。

    眼前这对手,带给了吴煜一种很恐怖的感觉。

    他清楚,自己要拿到对手的死魂阴网,几乎不可能,所以他立刻决定,走!

    “筋斗云!”

    吴煜直接施展出神通,动作迅猛,那筋斗云迅速融入到其身体当中,刹那之间,跳出了这个地方,一个筋斗翻滚,他就直接消失在南山望月的眼前。

    “我靠,什么鬼?”南山望月正在嘿嘿大笑呢,他可不觉得吴煜从幻境中出来,就能逃脱自己的掌控,没有这一眨眼,吴煜直接就没了,跟消失了似的。

    “竟然能在我眼前逃走?这怎么可能?”南山望月直接懵了。

    其实和他一样郁闷的,是外面的观战者,当吴煜和南山望月两者相遇的时候,因为之前吴煜吸引了不少人,所以看这边发展的人还是不少。

    结果他们看到,吴煜似乎中了神通,一动不动,表情呆滞,完全进入到南山望月的掌控。

    眼看着吴煜就要步入上一个人的后尘,忽然见他清醒过来, 然后奇怪的事情发生了,整个元影仪天旋地转,刹那之间,吴煜重新出现,但是他的眼前,那南山望月已经消失了。

    元影仪看不到吴煜转移了多少距离,但是那一阵天旋地转,确实是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不只是不可思议,更可以说是不可能!

    吴煜在此前已经展现出了不少神奇的手段,比如说分身,比如说金睛界,比如说法天象地,这种种神通,都是神奇至极,匪夷所思,整个北冥帝国,估计都是闻所未闻。

    当然,其实连炎黄古国的人,都啧啧称奇,尤其是吴煜最后的逃脱方法。

    幸好,他们不知道吴煜逃脱了多少距离,要是知道,他们肯定会更加震撼。

    其实吴煜也料到外面会有人疑惑自己这神通,所以他假装自己逃得不远,所以翻跟头之后,迅速远离。

    这样,他们会稍微不怀疑那么多。

    就如吴煜所预料的那样,对他的讨论很多,都是在说他可能得到了什么传承,拥有的神通十分神奇,似乎每一种神通,都很有意思。

    不过,这阎浮世界历史上,奇妙的神通还是相当之多的。

    故而,后面讨论的点,尤其是在高层,逐渐转移到那南山望月上,主要是幽殇和幽噬的讨论。

    两人似乎忘记了之前的争锋相对似的。

    幽殇问:“这个妖魔,有些奇怪,不像是死灵海域的妖魔,怎么被关在这里了?”

    幽噬亲王漫不经心道:“我也不知道他是怎么在里面的,不过,既然进去了,那就待着,死灵囚狱从来没有释放囚犯的前例,除了这北冥争霸战,这也是他的一个机会,若真能得到足够的死魂阴网,让他出来也没问题。”

    幽殇点点头。

    幽噬亲王继续道:“这家伙,我记得刚知道有这么一个妖魔在里面的时候,实力还很弱,但很擅长隐匿,几十年都在隐匿,竟然在阴魂海狱活了下来,也算不容易,关键是,他血脉很差,是那种最普通的野猪成了妖,但奇怪的是,进步很快,天生还有隐藏境界的办法,我见过他几次,都没看出其境界来,不过,近来几年,我发现一件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幽殇也就随口一问,没想到还这么特殊。

    “阴魂海狱的其他妖魔,都很怕他,其中包括不少强悍妖魔,我们也没有一直监控里面,所以也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,我研究过这家伙几次,看不出什么端倪,就是本命神通奇妙一些。”

    “都怕他?那你给他设置的破冥光符是?”

    “三十。 大约相当于元神境界第九重的妖魔。”

    幽殇点点头,道:“那估计他要出来,不容易。”

    幽噬亲王摇摇头,道:“我觉得给低了,这家伙很精明,擅长隐匿,估计会出乎我们预料,我现在有点后悔给他设置的是三十了。”

    “要让他出来,一定要研究清楚,如果真是天才妖魔,绝对不能让其有想报复我们的想法。”幽殇道。

    “我懂,不用你说。”幽噬翻翻白眼。

    两人便不再多说。

    马上,别的元影仪里又有精彩的地方,所以众人很快就转移了注意力。

    炎黄古国这边。

    曲胤点头道:“我是越来越想,把这吴煜带回炎黄了。”

    “然后呢?”曲风虞问。

    曲胤道:“研究研究,这封魔之洲来的小家伙,这些神通道术,都是在哪里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曲风虞点了点头,目光呆滞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