吞天之躯这种能耐,是吴煜最近才挖掘出来的。这也是他第一次使用,尽管过程其实相当凶险,但最终还是完成了吴煜的想象。

    这吞天之躯其实有很多巨大的宝藏,等待着他去挖掘。

    如今这一种能耐,吴煜给他取了个名字,叫做’归还’。这名字听起来很简单,但效用却很不简单。

    只要在他这吞天之躯承受的范围之内,很多这种类型的神通道术,吴煜都能将之吞噬,转化成自己的攻击,还给对方,对方的绝杀手段变成是自己的绝杀手段。

    这种法门能耐,可以说,有可能炎黄古域,自古以来都没有出现过。

    至于什么是吞天之躯的承受极限呢?其实,今天段熠这攻击,几乎已经是吞天之躯的极限了。

    吴煜能将这苍穹爆破印返还给段熠,也是有一定的运气成分,要是再过那么一点点的话,很可能吞天之躯自己会破碎,那样的话虽然不至于死,但是恐怕会损失一部分的能力,导致吞天之躯变弱,需要重新吞噬才能变强。

    吞天之躯的能力范围,其实也是波动的。受伤就变弱,吞噬就变强。

    ‘归还’,如今是吴煜这吞天之躯,最可怕的能耐!

    在这’归还’之下,苍穹爆破印在吞没段熠的地狱魔影分身之后,迅速将段熠也吞没其中,这段时间,段熠并没有能逃出多远,不过因为苍穹爆破印的威力已经降低,所以对段熠的杀伤力并没有达到让其当场身死的地步。

    即使如此,段熠也是当场重创,漫天血雾,最明显的是,他那上苍战魔附体之神通,直接解除,那时候的他浑身鲜血,脸色惨白,更加挣扎!

    不过这时候吴煜根本就没有给他机会,他那‘无量恒沙轮回阵’,化做到黄金沙粒,直接吞没段熠,将其锁定在金黄色的磨盘之中,那磨盘之中有无数的锋利沙砾,这时候正疯狂朝着段熠的身体涌去,撕裂其血肉,如今的段熠不但战败,而且还有死亡的危险!

    不过,吴煜还不能杀他,因为,阴魂海狱是不能击杀其他参战者的,对方可能可以这样做,但吴煜要是这么做,可能就会直接被逐出,阴魂海狱了,那就不划算了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段熠完全陷入了生死的挣扎之中。

    绝望,恐惧,难受,悲哀,甚至是哭泣,这一些全部挤满他的脸庞,恐怕人生最低谷便是此刻了,今天所受到的打击那是前所未有的,他原本以为这是自己人生的巅峰,所以才会有如此巨大的落差,这样的落差,足够毁掉他的一切,让他这时候心灰意冷,一个人都不想看到,完全有了想死的心。他无法想象,外面那二十多个身份地位比他高得多的年轻人们,会怎么看他?毕竟他已经夸下海口,他更无法想象,外面那八十万人会怎么看他,会怎么看待他的父亲?如今他的表现,完全给犁天府都抹黑了。

    可能只有死亡,才能让他逃脱现在的苦痛,吴煜并没有让他这样,他只是用这无量恒沙轮回阵困住对方而已。

    成功之后,吴煜让吞天之躯迅速藏到他的分身之中,最好,藏在一个所有元影仪都看不到的位置,只需要他远离其他的人。

    现在他的几千分身占据了大量的空间,其他人无法靠近,所以外面的人这时候已经看不到他的吞天之躯。

    完美解决对手!

    此刻的吴煜可以说足够震动整个北冥帝国!

    这是他的层次已经完全不一样了。

    比起刚来北冥帝国的时候,他拥有的更多强势的手段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又是因为吴煜,外面八十万人,争论不休。段熠已经战败了,按照约定的话,估计,这二十多人的计划已经失败了。

    有人郁闷,有人开心。能称得上开心的,也只有炎黄古国的人。

    “其实我刚才还以为,这吴煜真要完蛋了,还想给他们施加点压力,挽救一下,没想到啊,没想到。”曲胤一脸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在他旁边,其他炎黄古国的人基本上都是这表情,除了那曲风虞还是有点冷漠。

    “刚才我看到了,他那一种应该算是神通的法门,是一个分身施展出来的,看来吴煜在分身的能耐不只有一种,不但有那么多的分身,还有一个分身十分超群,甚至拥有如此不可思议的能力,在他的诸多能力当中,这分身的能力,也算是相当特殊!”对吴煜,曲胤这时候也是赞不绝口。

    “我看是已经到了,需要借助你们炎黄族的力量,强行带吴煜回去的时候。”

    曲胤沉声道,说这话的时候,其实他已经往炎黄古国的方向发了传讯符箓,因为他知道光靠自己的话,可能很难将吴煜带走。

    他这边是在秘密进行。

    吴煜在北冥争霸战当中展现出来的天赋,意志,前程已经完全超过了许多炎黄古域的天才们,他们是不知道吴煜的具体修道年龄,如果知道只有十年左右的话,他们这时候绝对会疯抢吴煜。

    其实关于这个问题,幽殇,幽噬亲王他们也在讨论。

    周静他们脸色铁青,询问了那殃祖:“关于这个吴煜,我们该怎么处理?此子所展现出来的手段实在太多了,不能再因为幽樰庇护他,我们就不去处理他,到底是努力把他变成我们北冥的人,还是,让他毁在这里?”

    对他们来说,吴煜展现出来的手段,那些神奇的神通道术,让他们很难将吴煜送到别的势力。

    殃祖恐怕也想了不少。

    在看了一会儿,他说道:“确实是个惊动天下的天才人物,具体怎么处理,接下来,再看吧。至少,因为有幽樰的关系,他不会对我们北冥怎么样。我们所考虑的,应该是到底要掠夺他所有的潜能,还是培养他的问题,还有一个问题,便是对付炎黄古国那些人,他们肯定是想带走吴煜。”

    现在还有二十多天时间,他们也可以考虑,先作出选择,然后再做出准备,毕竟这里是北冥帝国的地盘,他们还是有先天优势的,怎么处理还不知道,但至少不能让他在拿到第一之后,还跟炎黄古国的人离开。

    其实阴魂海狱里面的争端还远远没有结束。

    如今,吴煜手握段熠的性命,面对那二十多个元神境界第十重的天才男女们,他竟然以一个人,就挡住了这二十多人的威压。

    相比之下,显得丝毫不弱。这便是,战胜者的气势!

    在他对面,唯独只有幽樰公主,流露出了微笑,仿佛这一切,并不出乎她的预料一样,她现在对吴煜有着一种痴迷的信心。

    “段熠,我已经打败了,按照约定,诸位是不是该把幽樰公主给放了,毕竟她可是公主,老是这样的话,外面那么多人看着,也是个笑话。”他最后的目光落在了幽飏皇子的身上,那囚禁着幽樰公主的幽冥地狱,便是他的上灵道器。

    放还是不放?

    可能他们根本就没想过这种情况,他们根本没预料到段熠会战败。

    他们现在是十分尴尬的,他们当然不想让吴煜就这样走,但是之前夸下的海口,还有吴煜,跟他们的约定,让他们放不下身份。

    一时之间,他们的脸色连连变化,相互之间对视,显然很难作出决定,总而言之,就是他们,败的不甘心!

    “是不是该放人了?莫非诸位想昭告天下,自己是一个卑鄙无耻之人吗?”看他们现在这样子,吴煜就知道他们输不起,而且这时候段熠还在自己手上呢。

    只不过这时候根本就没人关注,段熠的生死。

    其中幽飏皇子,脸色变化显然最大。

    “你先等等。”

    他们二十几人,没急着放幽樰公主,而是聚在一起,相互之间暗中讨论。

    其中幽龑皇子最为暴怒:“他娘的,这该死的段熠,之前还信心满满,现在跟个死狗似的!真是白相信他了,等出去之后,老子非弄死他不可!”

    “先别管这段熠吧,吴煜最后那手段,我们大家都没想到,问题是,现在就要眼睁睁看着他溜走?也就剩下二十多天呢,这次要是利用幽樰没有送走他的话,接下来根本不可能有任何机会!”

    古浩辰惊讶道:“莫非,大家的意思是,要违反跟他的约定?”

    幽龑皇子道:“那又怎样?我们何必跟一个外人讲道义?整个北冥的脸面都快没了,现在就是能怎么镇压他,就怎么镇压他!”幽龑皇子说完之后,其他人似乎并没有意见。

    他们巴不得有一个人出头,违反这个约定,可能现在就只能不要脸了。

    显然要他们现在放幽樰公主好像有点不可能,吴煜看他们脸色就知道结果了,他发现自己真的有点高估这些人的道义了。

    “我来。”这次幽龑皇子朝着吴煜投来一种危险的目光,他似乎已经想到了要对付吴煜的办法了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