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只是吴煜自己,哪怕是如今古帝圣旨已经消失,这死灵海域,仍然处在一片死寂之中,很长一段时间之内,所有人都屏住呼吸,脸色震撼,没有发出任何声音。

    唯一还能兴奋,满意,拥有强烈自豪感的,也就只是炎黄古国这群人。

    不过就连他们当中,大部分人也并不知道,曲胤手里拥有古帝圣旨,所以如今,仍然处在无比的激动之中。

    反差最严重的,便是所有的北冥族,他们和炎黄族完全相反,炎黄古帝的出现,让他们恐惧,也让他们脸色死灰,哪怕是那幽殇和幽噬亲王两人。

    吴煜可以清楚地看到,他们的脸色也十分苍白。这不只是因为他们刚才,被那古帝圣旨镇压,更可能是他们自己都十分的清楚,炎黄古帝到底有多么的可怕。

    吴煜还以为他们到了最顶尖的层次,就没有恐惧害怕的存在呢,其实并不然。

    他还不太清楚,炎黄古帝古帝圣旨意味着什么。只是北冥族的表现让他稍微有些不安,幽噬亲王和幽殇现在都如此的失望,郁闷,显然是说明,这古帝圣旨一出,连他们可能都很难抗拒。

    “不应该呀,炎黄古帝,就算能耐再滔天,还能在北冥帝国将我带走吗?难道那冥海大帝不出面吗?”吴煜心里有些疑惑。

    现在人人都没有说话,光是曲胤在笑。

    经历一片死寂之后,那曲胤,微笑看着吴煜,道:“事不宜迟,就在近日,楽帝使,就随我返回炎黄古国。毕竟这是古帝圣旨,整个阎浮世界没有人能够抗旨不遵的。”

    本来竞争自己是曲胤和北冥族的事情,吴煜已经做出了想留在北冥帝国的决定。就算是现在古帝圣旨的出现,北冥族也应该争取自己才对,所以吴煜这个时候没说话,他在等幽殇或者幽噬亲王,或者是那殃祖,来挽留自己。

    可能他们只需要将曲胤赶出北冥帝国就可以了,毕竟这里是他们的地盘,炎黄古国,总不能攻击这里吧。

    可实际上是,到现在为止,整个北冥族,都没有人出来吱一声,所有的人都仍然被刚才的古帝圣旨吓懵了。

    “吴煜,可能我们就要从此分开了。”当吴煜还在郁闷的时候,他身后的幽樰公主,含着热泪,眼睛有些通红,带着哽咽的声音,对他说道。

    她的娇躯微微颤抖,显然,此刻的她,有些难受,十分不舍。

    “这不还不一定吗?”吴煜想的是就算炎黄古帝有仙人般的实力,也不可能说什么就是什么吧,难道在整个炎黄古域都是他说了算吧,那么其他的国家,还有存在的价值吗?

    “古帝圣旨,已经意味着一切,没有人能违抗炎黄古帝的意志。在炎黄古域,他的意志就是天意,我的父亲,也不敢违抗,可能你还不知道,如果不是炎黄古帝,没有要吞并其它修仙帝国的意思,否则的话,这世界上根本就不会有北冥帝国的存在。”幽樰公主身为炎黄古域的人,他比吴煜更加清楚。

    她也知道,吴煜在心里,并不知道在炎黄古国,炎黄古帝是这样的存在。他超然一切之上,就像是炎黄古域真正的神仙,主宰者。

    “竟然是这样吗?”吴煜的心里充满了深深的震撼,当幽樰公主把这真相说明白之后,他方才知道。只是,这件事情太难以接受了,所以他心里还是不怎么甘心。同时,他对炎黄古帝又有着深深的敬畏和好奇,到底是怎样的存在,能让如此多人吓得闻风丧胆,将他奉为神话!

    光是从刚才古帝圣旨的金色和黑色的虚影之中,吴煜仿佛看到了此人的威势。

    他没有亲自降临,便能让两大亲王,直接跪地,仔细一想,这确实是超过了一切的仙人力量。

    他原本以为,冥海大帝和炎黄古帝,是同一个级别的,就算冥海大帝可能实力差一些,如今看来,他们可能并不是一个概念,冥海大帝还在为成为仙人而努力,和那炎黄古帝,说不定就是传说中天庭镇守在人间的真正神仙,。

    “长见识了。”吴煜只能感慨。

    似乎,到此刻为止,他的前程注定已经被别人左右,控制。

    当曲胤说话的时候,他再看看那幽噬亲王和幽殇,那两人也看到了吴煜,但让吴煜明白,他们已经放弃的事,对视的瞬间,他们无奈的偏开了视线。

    他们竟然不敢面对吴煜,那么吴煜唯一的希望可能就是那殃祖了。

    在这里估计只有殃祖做决定了。

    于是,吴煜并没有回应曲胤的话,而是抬起头来看向那殃祖的方向,直接明白的说道:“殃祖,如果有可能的话,我更想留在北冥帝国。不知道北冥帝国可有办法留住我,今日恩德,他日,必然回报。”

    他从来没想过炎黄古帝的古帝圣旨,会有如此威力,直接打断了他的计划。

    现在人人都不敢吭声,他只能将最后的希望,寄托在殃祖的身上。

    当吴煜话音落下的时候,周围稍微有一些骚动,人们也跟他一样,抬头望着苍天。看看自己的北冥帝国,是否能够硬气起来。

    吴煜在等待。

    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,上面竟然没有动静,吴煜的火眼金睛可以清楚的看到殃祖。只见他正襟危坐,闭上眼睛,一声不吭。持续了至少有三十息的时间,这么长时间他都没有反应,结果便出来了。

    北冥族很失望,吴煜同样也很失望。

    但没办法,这就是现实,当北冥帝国,无法挽留他的时候,以他个人的能耐,当然没办法抵抗炎黄古帝的意志,更没可能,在曲胤这一群人中的,眼皮底下逃走。

    不过,他也用不着逃走,对他来说,炎黄古国只是意味着更高的挑战,而并不是没法活命的地狱。他这一生,从来都不怕挑战!

    所以他现在心里有数了,既然无法拒绝,无法抗拒,那么他就会抛开所有要退怯的情绪,全力以赴,用自己的所有的意志和精神,去那炎黄古国,狠狠地闯一闯!

    他能让整个北冥帝国记住自己,又何尝有丝毫的惧怕这炎黄古国的挑战呢!

    所以他深呼吸一口气,这一口气呼出去的时候,他的思想已经完全转变,他并不畏惧炎黄古国,从此的目标,变成在炎黄古国,这更高的挑战当中崛起。

    如果说,有一个地方会是他成仙的最终跳板,当然要选择炎黄古国,因为那里是整个炎黄古域,甚至是整个阎浮世界的的核心,历史上,在那个区域里成仙的人最多,只是,他现在心里更多的是疑惑。

    去,已经是个定局了。但是,这其中的玄妙,他很难搞清楚。

    “炎黄古帝,这样的人物,怎么会认识我?还要让我去辅佐楽帝子,成为楽帝使?”

    这事,吴煜怎么想都想不明白。

    冥泷也十分疑惑:“对呀,如果他知道你拥有仙人传承的话,以他的能耐,直接从你身上夺走就行了,用不着搞这么复杂。但如果不知道的话,你在他心里也不可能有任何价值吧。不过,我觉得可能跟楽帝子有关系,毕竟这楽帝子从太古仙路,死里逃生,现在还十分诡异。”

    “对吴煜来越说,现在是拥有两个很大的谜团。第一个谜团就是,炎黄古帝,这古帝圣旨,其动机完全是搞不清楚。第二个谜团便是,那楽帝子到底如今是什么?为什么要我去他身边辅佐他,如果我过去了,是否还能有性命存在?”

    吴煜发现从此刻开始,好像别人掌握了他的命运,他的眼前充满了想不明白的未知。

    这种感觉很不好。

    可以说是极度的危险。吴煜在想自己是否拥有逃脱的可能,想了一下,他还是放弃了,因为那炎黄古帝,是拥有神仙能力的人,自己根本不可能逃脱他的眼睛,也许他可能就在自己的身边。哪怕是曲胤,现在也未必能抓住吴煜,是炎黄古帝的话,看那北冥族恐惧的程度就知道,这整个阎浮世界,估计都没有他抓不住的人。

    所以对他来说,现在这两个巨大的谜团,充满了迷雾,根本搞不清楚。

    除了跟曲胤一起去炎黄古国,去亲身经历,淌这浑水,破这凶险,否则根本没有破解谜团的一天,当然,他也很可能在这过程当中,身死道消,便宜其他人。

    不过,想要成仙,本身也应该会这么刺激吧。

    不刺激的话也根本不好玩。

    “确实,好像越来越有意思了。”对,自己修道这条路,吴煜仍然充满了激情和渴望。既然,炎黄古国已经给他敞开了大门,那他,便不顾一切,去闯荡一番,把生死都抛在脑后,如果说,有比生死对吴煜来说,更加重要的东西,那可能就是道。

    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

    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