吴煜和垚帝子大战,数次逆转,数次出乎人们预料,激烈且充满悬念,堪称是教科书般的仙道斗法,直到最终分出胜负,吴煜碾压垚帝子,以北冥帝阙掌控住对手性命!人们仍然处在深深震撼之中,难以反应。

    当看到那白飞扬的吴煜,手握钢铁神龙般的北冥帝阙,缠绕冰冻的垚帝子,而垚帝子浑身满是阴寒的法阵符号,脸色惨白,生死完全纵,人们纷纷面面相觑,除了惊叹,再谁不出其他话来。

    毕竟这里是炎黄古国,大多数人已经听说了吴煜的名声,知道他也算是半个炎黄族,尤其是当其展现实力的时候,也是炎黄族才能有的能耐。故而,他们并不像是北冥族一样排斥吴煜。

    当吴煜展现能击败垚帝子的能耐的时候,相反,他还得到了一些尊敬和敬佩。并不是所有人都觊觎他的传承的,尤其是,吴煜是被炎黄古国征召而来。

    所以,人们反应过来之后,大部分人, 还是出了由衷的惊叹声音。

    “垚帝子和我们一样,低估他了。”

    “要不然,这场战斗,可能会更加精彩。”

    “说实话,论力量,垚帝子应该比吴煜更强一些。吴煜能胜利,一是利用了垚帝子轻视他的心理,二是其手段变幻莫测,闻所未闻,有太多奇妙未知,这是其依仗之一。”

    “当然,奇妙的手段,在多次展现之后,不新鲜了,到时候,这吴煜可能就没今天这样难对付了。”

    关于这场战斗,在场有不少强者,看的还是相当清楚的。

    但不管如何,今日吴煜胜利,再次威震炎黄古国,这是事实!他比人们料想之中,要高调不少。

    吴煜在众目睽睽之下,放了那垚帝子,去解除了其身上北冥帝阙法阵的烙印。

    如此,垚帝子才恢复了一些生机,他闭上眼睛,服用一些丹药仙灵,驱逐阴寒,身体算是迅的好转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时候,人们倒是没关注他了。他们和吴煜一起,在观战南山望月和三神昆吾之战!实际上很巧,在吴煜刚放了垚帝子不久,南山望月就在厮杀之中,展现出了和吴煜一样不凡的手段,吴煜看出来了,他除了诸多玄妙神通之外,还擅长两种类型的道术,一种是水,一种是木,水木相生,颇有意思。

    隐身、迷幻,竟然还有一些类似吴煜的七十二变的变化之术,吴煜也看得眼花缭乱,那三神昆吾空有比南山望月强悍得多的力量,但一直被南山望月耍得团团转,浑身巨力基本上都打在了空处,尤其是在迷幻之术方面,更让三神昆吾错乱。

    记得当初,南山望月那猥琐的幻术,也让吴煜差点着了道。

    战斗这时候,三神昆吾已经十分疲累了,在精神混乱之中,南山望月抓住了机会,奔袭而来,那野猪之牙撞击在对方正中央的脑门上,庞大的力量将对手撞飞出去,奄奄一息。

    看似简单撞击,其实也用到了那天蓬元帅的神通,吴煜现南山望月也修炼一种类似金刚不坏之身的法门,肉身和吴煜一样,都是越其他修道者相当之多的,所以其实南山望月的境界,其实应该也没到元神境界第十重。

    他的肉身,同样拥有磅礴巨力。

    也正是如此,凭借着和吴煜相似的肉身巨力和神妙手段,他也在吴煜之后,击败了三神昆吾。

    吴煜估计,他的境界应该在元神第六重以上,应该还是比自己高。毕竟吴煜是靠吞天之躯才击败对手的。

    击败对手之后,南山望月化作人形,他稍微有些疲惫,身上也有一些火焰灼烧的伤势,不过,哪怕是如此,击败这么庞大的对手,他还是十分神气,威风凛凛,举手投足之间,都有一股风华绝代的感觉,看起来很风骚。

    那得意洋洋的样子,着实让人看着不爽……

    不过,当他扭头,看到吴煜这边战斗已经结束,而且明显是吴煜击败了对手之后,他脸色很快就垮了下来,郁闷道:“你小子还真会抢风头啊,这是摆明了想力压我当大哥?”

    确实,吴煜比他风头更盛一些。

    不过,他也通过这一战,把名头建立起来了。

    南山望月想要的是一个光明正大,能够在这炎黄古域活动的机会。当然,这必须是一个安全的身份,他和吴煜的处境一样,现在他的目标算是达到了。

    这是吴煜对他的承诺,毕竟,吴煜的北冥争霸战第一,是靠他才得到的。

    两场大战,都以垚帝子阵营战败而结束。

    如今,那三神昆吾也在战败之后,逐渐拥有清醒的意识。

    他起先很暴躁,他认为南山望月是靠卑鄙手段击败了他,不敢和他光明正大交战。

    不过,垚帝子拦住了他。胜负已经分明了,他这时候如果继续纠缠,那只会更加贻笑大方,成为笑柄。

    故而,垚帝子面色严肃,冲吴煜道:“阁下两位,技艺群,是我小看、低估两位了。这次败得心服口服,但,今日之辱,他日必将还给两位。再邀战之日,希望两位不要怕战。”

    他这样说,倒是得体一些。这一战只会显示吴煜和南山望月的强悍,并不会说明他垚帝子不行。毕竟大家都看得很清楚,这和垚帝子的实力本身没有关系。

    “放心,垚帝子什么时候来找我,吴煜随时奉陪。”吴煜面带微笑,拱手说道。在这一点,他的自信远其他人,从来没有被他击败的人,未来通过努力,还能反击败他。

    到时候,吴煜早就把他甩到九霄云外去了,他想要雪耻,几乎没有可能。

    “那就来日方长。”垚帝子面色淡漠,说完之后,带着三神昆吾等人,大步先行返回皇城,转眼消失在吴煜的视野之中。

    而这时候,四周的人数其实已经很多了,吴煜感受到了许多想要看透自己的目光。

    战斗已经结束了。

    “吴煜,走吧。”曲胤为避免逗留多事,还是动作迅,要将吴煜带到目的地。

    “成。”吴煜、吞天之躯和南山望月,都跟随曲胤,这一次迅走进了皇城城门,进入到了大部分炎黄族的禁地——炎黄皇城。

    皇城之内,笼罩在金色的烟雾之中,这金色的烟雾实际上乃是浓重的灵气,真不愧是号称是和天庭都差不多的灵气,吴煜呼吸一口,也是神清气爽,在这样的皇城长大,就算是凡人,也能成就元神了。

    在阎浮世界,越是洞天福地,就越是被挣脱,神都这里,乃是自古以来修道者必争之地,不过,自有炎黄族出现开始,便占据了此处。靠这灵气,延续炎黄古国的千秋万代!

    金色的皇城,一粒灰尘上,似乎都有法阵的痕迹,这着实让人震撼。现在不是战时,无数年来,炎黄族的先辈在这里留下了无数的防御法阵,真要到非不得已的境界,可以说,整个神都会变化成战斗堡垒,战斗机器。

    在这金色宫廷当中前进,想起马上要见到死而复生的楽帝子,吴煜心情略微有点变化,带着一些对未知的忐忑。

    他成为了楽帝使,从此必须留在楽帝子身边。若是以前那楽帝子,吴煜根本就不用有任何担心,对方怎么都不是自己的对手。可如今的楽帝子,在太古仙路死而复生……

    怕他身上,有太古仙路的秘密。而自己一旦不小心现这秘密,那可就危险了。也许到时候诛灭吴煜的,是未知的存在。

    “这下爽了,我干翻了那小猫咪,以后可以在这神都横着走了。终于可以光明正大,去看看这花花世界了,那么多小美人,都等着我去带领他们,体验美好的世界了。”想到这里,南山望月偷笑起来。

    “初来乍到,最好收敛一些。别把性命弄丢了。”吴煜见他满脸猥琐的笑容,提醒道。

    “放心,放心,我心里有数。”南山望月确实聪明,他知道自己没有身份,所以正好在城门附近,让所有人也认识自己,现在只要出去,人们都认识他,要不是这样,他这一个妖魔,又无名无姓,只要一出现,估计都要被宰了。

    “楽帝府。”在里面前进了一刻钟,路过诸多宫殿楼阁之后,终于到了楽帝府。皇族之中,每一个帝子,帝女,都有自己的帝府,每一座帝府都十分辽阔,建筑虽然不多,但都跟是巨人居住似的,无比巨大,比如说这楽帝府的大门,高达数十丈,宽有数十丈,南山望月变化成本体,都能进去。

    且里面任何一座宫殿,也有数十丈,甚至百丈都高,一个简单的房间,都能让南山望月在里面变化成本体奔跑。

    金色的雾气之下,砖瓦上的法阵时隐时现,彰显着这古老的修道者种族的底蕴深厚。

    估计,马上就要见到楽帝子了。

    修道者帝国,不等同凡人帝国,凡人国家,有大量的护卫,禁卫军,宫女等,但是在修仙帝国,在这楽帝府,楽帝子不需要任何人伺候,所以整个楽帝府,其实就他一个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