吴煜连垚帝子都顶撞,也在大庭广众之下将之击败,也没给过什么面子,更不论这家伙了。

    虽然号称是第一人,还有炎黄驸马爷的身份,可能比垚帝子还要难以对付,但,既然明知道是来找自己麻烦的,他有楽帝使这身份和古帝圣旨,根本用不着客气。

    所以,他那一句’那又如何?’,引得很多炎龙卫更加愤怒了,如今包围着吴煜的人越来越多,潜龙将都有不少。

    宇尘御怕是见识过吴煜的硬气,此时也不动怒,而是利用炎龙卫们的愤怒,义正言辞,声音强硬,道:“炎龙军营里,还从来没有外人敢在我们这里撒野!你这目中无人之举动,那是跟我整个炎龙军团作对,在炎龙军营里挑衅我们炎龙军团,你确定要这么做吗?”

    他很聪明,借助炎龙军营来镇压吴煜。

    吴煜估计,此人还是想跟垚帝子出气,毕竟他是驸马爷,和垚帝子应该是一伙的。要不然,也想不通他还有什么理由要找吴煜麻烦。

    宇尘御说完,没想到柳鸢噗嗤一笑,道:“你别开玩笑了,在炎龙军营里撒野的人不是多得很呢,那些帝子帝女,皇族,各路强者,在炎龙军营里打个不长眼,侮辱一个的小小炎龙卫,都不算个事,你要找楽帝使麻烦就直说,可不能拿炎龙军团这顶大帽子扣在楽帝使头顶上哦。”

    柳鸢也是潜龙将,哪怕宇尘御更厉害,两者职位也是平等,而且她说的是实话,一时间,宇尘御被呛到了。

    他可没想到,她敢如此不顾自己脸面,把事情说得这么麻烦。

    吴煜有他帮忙,便微笑接道:“你可别说得这么明显,毕竟,有些孙子做事,心里没有胆量,还是要借点外部力量在壮胆,毕竟他怕我嘛。要是敢坦坦荡荡,上来就说:我想打残你。那就不是他,而是我了。”

    这一唱一和,把宇尘御的气场直接打爆了。

    吴煜倒是要看看,这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家伙,接下来要怎么应对。他来炎黄古国之前,就做好了心理准备,今日这种针锋相对,在他预料之中。

    唯一不明朗的,就是对方针对自己的目的了。

    谁知道他是为了什么。

    跟其他炎龙卫一样,不满自己拿到了炎龙军团的五十万功绩?

    毕竟,他在炎龙军团这么多年,拼死拼活,拿到的功绩也不超过一百万。

    被吴煜和柳鸢一连嘲讽,宇尘御脸色确实往铁青的方向发展了。

    不知道他原先怎么计算,但现在,肯定是被吴煜三言两语,逼得不得不对吴煜动手。

    至于柳鸢,因为职位相同,而且军营里禁止内斗,他可没办法。

    而对吴煜来说,只要他觉得值得一战的对手,他从来不会拒绝这些给自己带来战斗经验的机会。

    就在人们等待着宇尘御回应的关头,忽然之间,这周围场面的压力增加了一些,忽然也感觉到有新的镇压降临,抬头一看,只见天空之上,有一青年降落,那青年身穿着和众人不同的战甲,金黄色之中,带着一些鲜艳的红色龙纹,那些龙纹如火焰般燃烧着,更衬托出此人锋芒、霸道的气质。光是这战甲,竟然都是’上灵道器’!

    在炎龙军团,只有’炎龙将’级别以上,其道器铠甲才是上灵道器级别。显然此人是潜龙将之上的炎龙将。

    吴煜看其长相,和宇尘御还有点相似,应该是亲人,估计是叔侄,或者是兄弟之类的。

    当看见此人之后,炎龙卫们纷纷半跪在地上,包括柳鸢在内,高声,尊敬呼道:“炎龙将!”

    果然是一个炎龙将。

    同时,柳鸢面色微变,她迅速告诉自己,道:“这是宇尘御的兄长,宇尘泱。修道一百五十多年,二十多年前就到了三灾问道境。是炎龙军团的炎龙将之一。”

    其身份,不出乎吴煜的预料。

    吴煜身为楽帝使,身份比炎龙将都要高,他当然不必有什么表示。如今他和那宇尘泱相互对峙,对方磅礴的力量带来了很磅礴的压制,但光是他这种境界,想在气场上直接镇压吴煜,还是不可能的。毫无疑问,他既然来了,肯定要站在他弟弟那边。

    “何事,聚众喧哗?”那宇尘泱看了吴煜一眼,然后再严厉的盯着自己的弟弟,询问。

    宇尘御组织了一下语言,道:“回炎龙将,楽帝使吴煜,凭借身份,在军营里撒野,随意将我炎龙卫打成重伤,我为炎龙卫出头!”

    果然,他还是没吴煜这么直接粗暴,在自己兄长面前,还要玩弄一些言语上的功夫。

    宇尘泱听完,目光转移到吴煜身上,平淡问:“楽帝使,宇尘御说的话,可属实?”

    吴煜估摸了一下,元神境界是一回事,问道境界又是一回事,到了问道,等于都有成仙的可能,那就是另外一个级别了。他暂时没办法和这样的人作对,故而说道:“有些人侮辱他人,不管是在哪里,我都得出手,要是不在这炎龙军营,估计我就直接送上西天了,凭我楽帝使的身份,教训一个炎龙卫,还需要请示你吗?”

    宇尘泱是聪明人,其实说不定在来之前,他就知道是怎么回事。他再看了宇尘御一眼,道:“那你觉得,楽帝使没有这样的权力吗?”

    宇尘御配合兄长的话,道:“不过是荒芜之地来的蛮夷,走了狗屎运,还真以为自己飞上枝头当凤凰了呢,身怀如此重宝,接下来怎么死都不知道。我就是侮辱你了,你可说了,不管在哪里你都敢动手,你敢对我动手吗?”

    宇尘御这是摆明了,要挑战吴煜。如今他眼神炽烈,凝视吴煜,火药味都从他这里散发出来,往四周弥漫开去。

    年轻的修道者们,尤其是在军营里,大多都是热血方刚之辈!一言不合就动手厮杀也很正常,神通斗法更是家常便饭!宇尘御终于强硬起来,周围的人当然要为他嘶吼,呐喊。

    当然,他也可能是因为撑腰的到了,才敢这么硬气。

    吴煜就笑了。

    “吴煜,这次还是别跟他们作对了,宇尘泱是个不按照套路出牌的人,我担心他对你出手。”柳鸢略微有些担心,对吴煜说道,回头一眼,她脸上却是有着浓浓的忧色。

    “这次都怪我,否则他们也没有借口拦截你,宇尘御估计是跟他的兄弟们打赌了,今天才会硬着头皮要拦住你,还带上了自己兄长。”

    柳鸢在宇尘泱到了之后,忧心忡忡,有些不安。

    “安心点,没事。”吴煜冲她笑了笑,然后面对疯狂,热血沸腾,狂躁的炎龙卫们,尤其是那两兄弟,他气场丝毫不弱,仍然面带笑容,道:“不好意思,我知道你想挑战我,好提升一下你的名气,毕竟你也就一无名小卒。可是,没有任何好处,我凭什么接受无名之辈的挑战呢?”

    他是看到了有炎龙将出现之后,有了其他想法,当他这样一说的时候,柳鸢更加紧张了。

    吴煜在北冥帝国的时候,就有传来,连好几个皇子都拦截不住他,他在和垚帝子交战时候,瞬间消失的手段,至今都没人明白,所以他们估计清楚,吴煜想离开,随时都可以,他们根本拦不住。

    “放屁!”宇尘御终究还是年轻一些,被吴煜说做是无名小卒,一下就气恼了,后面还是宇尘泱拦截住了他,那雨辰要问:“那你说,你要什么好处?”

    吴煜简单直接,道:“我懒得拐弯抹角,今日就是这无名小卒想挑战我成名。那很简单,拿出条件来,否则我不奉陪,而我的条件是,你身为兄长,怎么说都是个小小的炎龙将,我要去’熔岩地狱’历练历练,你该不会连批准这点事情的权力都没有吧,如果没有的话,那就免谈了。”

    之前吴煜也问过柳鸢,谁能准许他前往熔岩地狱,她说炎龙将以上可以,本来吴煜觉得找曲胤,虽然没把握,但问一下也不吃亏,而如今这里忽然出现了个炎龙将,他思索了一下,将这条件转化到现在问到的问题上来,一下就很完美了。

    熔岩地狱说出口,对面的人都有点愣,对他们来说,去熔岩地狱有些难度,但千夫长、潜龙将以上,基本上可以随便去。吴煜绕了一会儿,目的竟然是要去熔岩地狱。

    那宇尘泱两兄弟对视了一眼,宇尘御目光炽烈,战意汹涌,这对宇尘泱来说不是什么难事,只是答应的话,他们两兄弟联合来找吴煜麻烦的姿态就太明显了。但似乎吴煜自身并不在乎这个,别人估计也不会多说,关键是,宇尘御当日清楚研究过吴煜和垚帝子的战斗,他还是有不少把握的。

    故而,那宇尘泱道:“行,那就以此为注,在场所有人见证,你若是胜了,我自然给你操办这件事情,这事,简单。”

    “那可就行了。都退下,让我领教领教,这无名小卒,有什么能耐吧。”吴煜骄傲说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