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八一中文网 > 乐虎国际国际官网乐虎国际国际 > 吞天记 > 第815章 婴魂厄鬼王旗
    这鬼炎族,暂时把注意力放在南山望月身上,想通过解决南山望月,来解决麻烦。

    从而,顺利离开这里。

    而且,她当然能看出来,南山望月是妖魔。

    “这位哥哥,你应该和炎黄族没什么关系吧,怎么也追我呢。妹妹的名字,叫做夜滢。不知道哥哥,可否放我离开呢?”女子忽然娇声娇气的面对南山望月说话,一副我见犹怜之样子。

    南山望月最受不了她这楚楚动人的样子,尤其是一个十分野性的女子,在他面前柔弱祈求。他咳嗽几声,一本正经道:“这可不行,我虽然和炎黄族没太大关系,但我这位朋友是炎黄族,你杀了他的人,我怎能让你随便就走呢。”

    这叫夜滢的鬼炎族一听,便知道他们两人的关系了。只是朋友的话,她更好处理。心里估计这时候已经有了计谋吧,她摇曳着水蛇般的腰肢,朝着南山望月靠近,那性感的曲线,迷离的目光,让南山望月都移不开眼睛,而且她还一副任君采撷的可怜模样,言语中含着泪水,对南山望月道:“可是,你知道我们鬼炎族有多么凄惨么,我能活到现在,已经很不容易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一出生就被告知,我们是猎物,炎黄族是狩猎者,我从小到大,都在亡命当中生存,哥哥不是炎黄族,应该能够理解我们的痛苦,今日如果能放我一条生路,妹妹必然报答哥哥。”夜滢说的声泪俱下。

    听了这么多,南山望月十分感动,他叹气了好几声,然后,询问对方:“我如果放过你的话,当真是,怎样报答都可以吗?”

    “只要妹妹能办到。”

    南山望月嘿嘿一笑:“那就给我生个小朋友怎么样?”

    吴煜都忍不住笑了,南山望月太无耻了。

    但说实话,吴煜知道,这个鬼炎族并非是善良无辜之辈,她如今所说的一切,可能并不只是想逃走。

    听完南山望月说的话之后,夜滢并没有动怒,而是十分娇羞,解释道:“哥哥是妖,我是人,是生不出宝宝的。”

    她这羞怯的样子,更是有万种风情,让南山望月看的眼睛发直,道:“没关系,我不在乎结果,只在乎刺激的过程。”

    无耻,实在无耻。

    “可是,可是你的朋友还在这里呢。”夜滢的肌肤本就嫩红,如今娇羞起来,脸蛋更是酡红色,十分迷醉。

    这两人简直是一拍即合,吴煜在这里,反而变成多余的了。

    “吴煜,你先走吧,我过些时候再找你。”南山望月当即对吴煜说道。

    看他这猴急的样子,像是恨不得立马将夜滢吃了。

    吴煜之前还以为他在开玩笑呢,这时候,是不是来真的了,他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。南山望月,真的如此色迷心窍?他就不知道这女人的目的,似乎不只是逃脱这么简单吗?

    “放心,我心里有数。”在吴煜疑惑的时候,南山望月暗中告诉他,吴煜想了想,他身上也有一个类似冥泷的老头子存在,应该不会被迷惑了心智。南山望月应该是有更好的对付这个鬼炎族的方法。

    这一次,虽然还没有足够的熟悉,但吴煜还是依然选择相信他,信任,本就是交情的基础。

    所以他基本上二话不说,就离开了这两人的视野当中,等待着南山望月把自己叫回去。

    来到熔岩地狱之后,吴煜也没有着急回去,所以这个鬼炎族,最终能不能让吞天之躯强大起来,吴煜也并不着急。

    他留在原地,等待着南山望月那边的动静,他知道,如今南山望月,肯定在对付那夜滢。

    刚离开没多久,那边就传来了战斗的声音,吴煜听到声音之后迅速回去,到了原先的位置,便看到夜滢和南山望月已经战到了一起。

    “这小娘们儿毒辣的很,想在引诱我的时候,给我致命一击,万万没想到,老子的幻术比她还厉害,让她偷鸡不成蚀把米,反而让我占了便宜,这下就恼了。”吴煜来到之后,南山望月嘿嘿笑道,十分得意。

    原来这鬼炎族的女子也会类似的法门,只是南山望月在这一门路更加厉害,反让那鬼炎族的女子被他给欺负了。

    这时候厮杀起来的鬼炎族女子,和刚才的风情万种,简直就是天与地之间的差距。

    她的身体经历的一些变化,上面长出了暗红色的鳞甲,浑身长粗长大,十分粗糙,原本娇嫩的脸蛋,现在也变得青面獠牙,头上还长出了尖角,完全是是一副恶鬼的样子!甚至那身体上,浓重的尸臭味道,也到处席卷。

    她从一个美艳的女子,变化成这样子,当然是有目的的,目的就是让她更加强大,紫府元力更加浑厚,肉身也更加强猛!

    南山望月刚才的办法,并不是没有用的,至少,让这鬼炎族展现出了她的真面目。

    如果吴煜怀着同情鬼炎族的心情,他就不会来到这里,在熔岩地狱这种地方,在鬼修的群体当中,永远都是越邪恶越强大。

    夜滢强大到这种程度,绝对不可能是,可怜的小白兔。

    如今她展现出了真面目,动手时候绝不会有心理上的愧疚。

    修道,那是绝对要图一个念头通达的。

    这时候,夜滢正和南山望月大战,吴煜注意到她的上灵道器。能拥有上灵道器,却是相当不简单。对鬼炎族来说,这种上灵道器,可能很多修到问道境界,都未必能拥有。

    那是一杆漆黑色的旗帜,当夜滢双手握住旗杆,舞动着旗子的时候,竟然响起了千千万万的婴儿的啼哭声音,越是扇动,啼哭的越是厉害,越是凄惨。

    隐约可以看到,那旗帜上出现了一张张的面孔,那都是一岁以下的婴儿,而且,每一张,都跟之前没有重复,短短时间之内,至少有数百张面孔浮现过,接下来可能还会有更多。

    这一上灵道器,属于鬼修,这可能是吴煜见识过阴煞之气最重的道器了,光是站在旁边,便有一种毛骨悚然之感觉,仿佛周围遍地都是紫黑色爬走着的婴儿,青面獠牙,一边哭涕,一边噬咬,见人就往身上爬去,胖乎乎的手掌上长出的是尖锐的爪子!

    “这样的上灵道器,可谓是丧尽天良,看得出来,其中最重要的部分,是许多刚出生不久的婴儿的性命!”冥泷见了之后,气的有些咬牙切齿。

    “以婴儿的性命,来锻造上灵道器?这至少有成千上万了吧,如此恶毒吗……但是,他们又没法去外面,哪里来的那么多婴儿。”

    “那自然是鬼炎族自己的了,你以为他们自己之间没有斗争,鬼修的强大,都是靠互相斗争,靠敌人的性命,你们炎黄族是在这里很少,他们能够强大起来,自然是靠相互之间的厮杀,锻造着上灵道器的,虽然不是她,但她肯定需要拥有类似的特质,才能降服这样的上灵道器,而且,这种上品道器,已经不断需要婴儿性命的补充。”

    所以说,鬼炎族并不是那么无辜,越强的人,仍然越是罪恶满满。

    有些鬼修已经拥有的自己的修仙帝国,比如说,魔天皇朝,出云国,可能其修炼方法会好上很多,而越是类似鬼炎族这样生存环境险恶的,他们的修炼方法,只会更加凶残,因为如果不是这样的话,怎么活下去?

    很多东西是分不清楚对错的。

    但吴煜知道,他现在要做的事情,是将这样的上品道器给毁掉,至少,让它难以重见天日。

    “看了这么长时间,怎么?你对我的婴魂厄鬼王旗有意见吗?”夜滢还是原来的声音,带着一股嘲讽的笑容看着吴煜。

    “你们炎黄族,就是自认为是正道,悲天悯人,想要替天行道,却不知道,就是你们让我们不得不自相残杀,不得不在阴暗当中存活,如果可以选择,谁不想体体面面的,修仙成道呢?”夜滢一边大笑,一边挥舞那婴魂厄鬼王旗,和南山望月大战。

    这句话确实对吴煜有一点的触动,她说的确实有道理。

    或许,这可能就是命吧。

    不在他们的环境当中,永远都不知道,他们承受的是怎样的生存压力,这些压力逼迫他们做出了怎样的生存选择。

    当吴煜的道出现了一些怀疑的时候,刚刚踏入修道之路的一句话,重新出现,又救了他。

    修行,既是掠夺,强大方能侠义。

    修道,本身便是一场掠夺,想要实现心中的侠义,创造出这样的世界来,还得足够强大才行,在无法改变现实之前,不管是谁,必须尊重现在别人创立的规则!

    “婴儿们的哭声,听起来很美妙吗?他们的父母的哭声,也是如此,可是逼得我不得不一直祭炼这上灵道器的人,可不就是你们,炎黄族吗?所以说罪魁祸首是你们!”夜滢很擅长这种话。

    吴煜回应她的,却是在浮生塔中,将那骸骨炎龙召唤出来,让骸骨炎龙辅助南山望月,和夜滢激战,他的本体,站在一旁,看有没有帮忙的机会,毕竟现在吞天之躯,比较弱,没法和本体形成一定的配合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