吴煜懒得听鬼阵客说什么。

    因为从此刻开始,对方要是没有其他手段的话,已经很难再威胁到他,唯一可能的,就是继续囚禁住吴煜和南山望月,吴煜能走,而南山望月不能走。

    鬼阵客确实很强,南山望月现在受创,帮不上忙,吴煜连本体都帮不上忙,但是他本体有筋斗云的速度,可以摆脱鬼阵客,唯一能和对方交手的便是吞天之躯了。

    如今,他那白发血眸的吞天之躯,握着漆黑色的北冥帝阙,拦截在了吴煜和鬼阵客中间。

    此时白发冲天,血眸冰冷妖异,完全不同气质的吴煜,让鬼阵客第一次认识到,原来这吴煜身上最值钱的,并不是那骸骨炎龙,而是这一开始他并没有怎么在意的分身。

    “没想到,你这小子,身上秘密不少!能有如此深厚的修道资源,还有一个天资同样不错的妖魔追溯,你在炎黄古国的地位一定很高,要不是你眉心没有炎黄皇族的标记,我还以为你是哪个帝子呢!但恐怕,你的身份地位,并不比帝子低吧!能把你困在这里,等我鬼炎族有能耐控制住你的人到来,那我也是大功一件了!”鬼阵客没急着出手反击,而是带着一丝恐吓说道。

    吴煜的本体和南山望月一起远离他,现在南山望月中过一次这法阵的威力,有了警示之后,他现在情况能好上不少,暂时不会重新陷入到暴躁和混乱之中。

    回应鬼阵客的,是吴煜的吞天之躯,他冷淡说道:“你就别吓我了。遇到我这样,拥有让你垂涎的天赋的年轻人,他想的肯定是怎么样才能独吞,以你贪得无厌的性格,你会跟其他人分享,那才怪了。”

    反正暂时没有逃离这里的方法,吴煜只能跟对方这样耗下去。

    在本体筋斗云这边,南山望月逐渐稳定了情绪,他目光有些郑重的看着吴煜,道:“这次所有一切,我都看在眼里,吴煜,只能跟你说抱歉了,我看得出来,你对我很够义气,但是在此刻之前,其实我并没有用同等的态度对你,只是想利用你,甚至掌控你,让你追随我……你这么够义气,足够叫我自惭形秽,别的不说,从今往后,你今日怎么对我,我就怎么对你,定不让你看不起便是。”

    他说了一大堆,说完之后,才痛快了,松了一口气,从吴煜憨憨一笑。

    “没事,交朋友,总有一个互相付出的过程。你能坦白,我也觉得今天所做一切,是值得的。”别的吴煜就不多说了,他知道,南山望月一开始是对自己稍微有点不怀好意,但是也算是吴煜的努力吧,现在南山望月也愿意肝胆相照了。当然,这也说明南山望月本性也并不坏,想当年,他只是一头单纯的小野猪……

    “够义气!能认识你,真是值得。恰巧我们拥有差不多的传承,说不定这齐天大圣和天蓬元帅,本就是认识的朋友,我们现在这并肩作战,也算是继承了这两位老人家的意志,说实话,第一眼看到你,我还真有点熟悉的感觉。”

    现在放开了说,关系无意更近一步。

    其实吴煜也是这样,刚看到南山望月的时候,他也有熟悉的感觉,现在对方遇到危险,他还是忍不住想照顾一下,虽然对方年纪是比自己大,但吴煜还是觉得,他当的是一个类似兄长的角色。

    当然,这一点南山望月是不认的,他可是想当老大的人。

    在吴煜和南山望月轻松谈话的时候,另外一边,鬼阵客则跟吴煜的吞天之躯也在激烈交谈,鬼阵客发泄自己的愤怒,想追吴煜和南山望月,但是发现并没有作用,所以他如今要控制住吴煜和南山望月,主要目标有两个,一个是吴煜的吞天之躯,一个则是南山望月。

    他看的出来,吴煜的吞天之躯,是没有本体那么恐怖的速度的。

    但是,他也看得出来,吴煜的吞天之躯也并不弱。

    而对南山望月,他还是想用法阵来影响,所以首先,他开始运转脚下的巨大法阵!一时间,那被冰川冰冻的世界,冰雪开始融化,那漫山遍野的花海,甚至重新生长出来。

    一时间,那种异香,又开始释放。

    “冥海剑鬼雨!”在那鬼阵客刚刚将法阵运转,让那漫山遍野的花海,从黑色冰川当中,破开来的时候,吴煜的吞天之躯,迅速做出了反应,他持那北冥帝阙冲天而起,一剑往天上刺去,剑气分成千万,冲到天上云层之中,无数的寒气涌遍天空,形成密集的乌云,一时间天上乌云密布,而乌云这种闪烁的并不是雷霆,而是无数的跟冰块似的剑气,在黑云之中呼啸!

    “落!”在吞天之躯掌控之下,乌云之间,下起了倾盆大雨,一时间数以亿计的,如同尖锐寒冰般的黑色剑气,哗啦啦的下落,范围无比之巨大,落下的速度,也快得惊人,只听得,整个世界仿佛都在破碎的声音,数以亿计的剑气,全部插在这漫山遍野之上,将这整个法阵形成的地面,刺的千疮百孔,整个地面仿佛都被翻了过来,而且再次进去之后,寒气蔓延,再度将这整个世界都冻结成了漆黑色的冰川世界,而且这一次的厚度比上一次更厚!

    而且那天上乌云滚滚,锋利的剑气仍然在不断的下落!

    这便是冥海剑鬼雨的威力!每一个道器的攻击法阵,都有很多种的运用方式,有时候可以直接攻击,有时候也可以像吴煜用的这般精巧,恰好将对方掌控的法阵,那些花朵所散发出来的异香所吞没,实际上便是吴煜借用北冥帝阙,制止了对方法阵的运转,当然这需要很强大的力量,当吞噬了那七个雷焱军团的人之后,现在吴煜吞天之躯的力量,算是十分接近这又矮又丑的鬼剑客的!

    这可把鬼剑客气坏了,他刚想出要怎么对付吴煜跟南山望月,法阵刚运转起来了,就让吞天之躯给破坏了!

    虽然他还是能有办法,让那一些鲜花突破着冰海,但是显然,吴煜的吞天之躯就能继续让鲜花被他的冰川冻结!

    这样循环下去,对鬼阵客一点好处都没有。而且这里本身就是,炎黄族的地盘,他在这里时间要是长了,那也是相当危险的。

    所以,有吴煜吞天之躯在,他要控制南山望月的难度非常之高!

    “他的本体和那一只妖魔,都在远离我,但是在分身却还靠近我,并没有跟本体一起,显然是想让这分身跟我对抗,从而获得一些战斗经验,既然如此,我便把注意力放在这分身之上!”

    他凝望着吴煜的吞天之躯,吞天之躯没有吴煜本体那种速度,所以,他是有掌控这分身的可能性的!

    “他这分身,比他本体还要厉害,我要是掌控了,才算是得到他最大的财富,他的本体更加没法走!”

    盯上吴煜的吞天之躯后,鬼阵客终于有了思路,这时候,他一手拿着那古魂梦锁上灵道器,然后,右手的手指上出现了一把尖锐的小刀,那小刀通体黑色,其上有着血色的纹路,就像是某种巨兽的尖锐剧毒的牙齿,刚一出现,便显示出了极其嗜血,惊人的能力!

    仔细一看,这小刀,应该才是这鬼阵客最厉害的上灵道器,刚才他就是用这小刀,瞬间穿透了那雷焱军团的修道者的眉心!

    吴煜的吞天之躯面对这样的小刀,还是相当危险的!

    “看来你是想跟我正面对抗了,这就有意思了,那便让我看看,你到底有什么能耐。”

    鬼阵客现在完全放弃了去控制那法阵,将注意力完全放在了吞天之躯上,他一手拿着古魂梦锁,一手,捏着那小刀,迅速朝着吴煜的吞天之躯靠近!

    这对战刚一开始,吴煜就承受了对方巨大的压迫力,毕竟对方可是货真价实的三灾问道境的强者,那修道的年月,至少是吴煜的十倍!

    尤其是那小刀,虽然被他拿在手上,但也已经像时刻抵在吴煜的眉心似的!

    这把小刀,绝对可以洞穿吴煜的吞天之躯!

    鬼阵客可能是把这小刀当做是绝杀的武器,要在最不经意之间,绝杀吞天之躯,所以一开始他并没有使用,而是作为一个威慑。

    毕竟,他最想的还是掌控住这吞天之躯,进而控制住吴煜!

    “古魂梦海!”他首先用了古魂梦锁,那人头骨组成的锁链,被他猛然甩出,一时间锁链重复纠缠,变成了一个巨大的圆圈,首尾相连,将吴煜的吞天之躯困在其中,其中每一个头骨现在都变得格外的巨大,而且都面对着吴煜,仿佛是无数惨死的人,如今正对着吴煜鬼哭狼嚎,这一些面对自己的头骨,他们的眼耳口鼻都喷出了黑色的浓重雾气,一时间形成了一片海洋,将吴煜的吞天之躯吞没其中!

    这是一种攻击肉身跟元神两方面的攻击法阵,三灾问道境的强者果然一出手,便是致命杀机!

    不过,吴煜的反应也相当之快,眼看着这些雾气侵蚀而来,他面色完全没有变化,雾气之中有无数的骷髅在撕咬,马上就要传入吞天之躯的身体当中,就在这一刻,吴煜的吞天之躯也直接转化成了雾气状态,而且迅速席卷变成一个巨大的漆黑色漩涡,顿时之间高速旋转起来!

    “呼呼!”

    这时候可不是对方这一些头骨喷出的雾气,在侵蚀吴煜的肉身和元神,而是吴煜变化成了吞噬的漩涡,在吞吸这些雾气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