总而言之,现在看他们四个人,简直跟在太古仙路一点区别都没有,唯一的变化就是,可能因为现在吴煜实力大大提升,他们看待吴煜再没有之前那种藐视的态度。

    尤其是楽帝子,因为拥有帝使的关系,让他十分开心,有种求贤若渴的感觉。

    曲胤把吴煜送到这里之后,就向楽帝子先行告辞,楽帝子也没有挽留他,只对那曲胤道:“帝子册封仪式,有很多细节,这几日细节,还望跟吴煜说清楚,莫到时候出了岔子,闹出了笑话。”

    “放心吧,这是我的大事,我当然是会准备好。”

    如此,那曲胤才放心地走了,临走之前也交代了曲昊焱跟曲风虞,要伺候好楽帝子。

    他的一对儿女都跟楽帝子关系良好,显然他以后也要站在楽帝子这边。

    如今炎黄古帝逍遥在仙道,平日里根本见不着,如仙人一般在这阎浮世界,估计过不了多长时间,有可能就会在帝子之中,选出新的炎黄皇帝。

    如今在炎黄古国掌权的,是几位炎黄古帝的弟弟,他们轮流当摄政王,处理炎黄古国的事务。

    炎黄古帝太可怕了,哪怕是能当上摄政王,他们也不得不兢兢业业,完全没有任何反弹的可能,谁也不可能和仙人作对。

    曲胤走了之后,楽帝使上下打量吴煜,吴煜这时候拱手道:“太古仙路的事情,现在已经过去了,帝子能够逃脱大难,吴煜也十分高兴,如今既然得到了古帝圣旨,来到了炎黄古国,往后自然追随楽帝子。”

    这些话还是要说清楚的,当然追随归追随,他不可能完全变成楽帝子的随从,也不可能被楽帝子掌控。而且他对楽帝子还是抱有深深的怀疑,只是不想表现出来。

    现在的情况来看,楽帝子的境界已经提升到了元神境界第八重,在这个年纪,估计整个阎浮世界,应该都没有人能超过他。曲昊焱也有元神第七重,另外两位也在元神境界第六重,从太古仙路出来之后,他们都有巨大进步,应该算是因祸得福。

    听到吴煜的话之后,楽帝子十分满意。

    吴煜看其他三个人,曲昊焱仍然是老样子,话语不多,但是看吴煜的眼神,充满了挑战的欲望。曲风虞和白里追魂则沉浸在他们两个的世界之中。

    “这位是?”楽帝子在这时候,将视线转到南山望月的身上。

    吴煜便介绍了一下,道:“他是我在北冥帝国认识的朋友,愿意追随我,与我并肩作战,追逐大道,虽然是妖魔,但绝对和我等是一条心的,实力天赋都不弱,名为南山望月。”

    以楽帝子他们现在的实力境界看,南山望月都是深不可测,这等于是给他增加了帮手,楽帝子当然是高兴都来不及,于是便点头道:“你的兄弟,便是我的兄弟,以后咱们六个人,一起在这炎黄古国混。”

    他是炎黄古帝之子,吴煜则楽帝使的身份也建立在他的身上,有他愿意帮助自己的话,确实很好办事,至少表面上是这样。至于深处的风波,暗潮,暂时根本不知道那是什么。

    吴煜觉得自己要是表现出对他们经历的事情不关心,那才是不正常的。

    从正常的角度上来看,在介绍南山望月之后,他直接表示了自己的疑问:“当初在那陵墓之中,我亲眼看到几位被那两座棺椁所掌控,不知道后来是怎么逃出来的呢?”

    听到吴煜这个问题之后,他们四人相视一笑,最后楽帝子道:“其实在太古仙路你看到的,有可能是真的,也有可能并不是真的,毕竟那个地方神奇的很,其实真正的真相,我们也很少对别人说起,只跟关键的长辈说过,但当初那件事情你也是关键人物,我们便把真相告诉你吧。”

    楽帝子顿了顿,在吴煜充满求知欲的眼神之中,他开始道:“当初我们四个也以为自己完蛋了,只是在生死之间,忽然发现我们又到了另外的地方,有了另外的际遇,在那个地方,我们没法动用太古仙符,原本我们也以为自己,要永远留在太古仙路了,没想到的事,在最后一刻,太古仙路把我们送了出来。至于我们得到的收获,你可不能说出去,现在知道的人不多,我们出来之后,实力提升很快,便是跟那时候的收获有关系。”

    当然,具体是什么收获是每个人的秘密,他肯定是不能说出口的。

    这个回应,算是解决了吴煜心里的疑惑。不过,冥泷问:“当时你可是看的清清楚楚的,相信他们说的话吧。”

    吴煜心里道:“听起来是合理的,但是曲风虞在楽帝子不在场的时候,还是稍微有点奇怪,而且我当初确实看的清清楚楚,虽然说太古仙路确实很奇妙。所以我还是外表相信,但是心里保持怀疑态度吧。”

    哪怕他们说的再真实,吴煜觉得,自己都不可能完全放弃怀疑和警惕。只是,他没有把这样的态度表达出来,而是点头道:“大难不死,必有后福,恭喜各位。”

    百里追魂道:“我们虽然有点收获,但哪里比得上你啊,听说在北冥争霸战拿到的第一,还获得了北冥帝阙这样的,上灵道器,在太古仙路的时候,我们的实力还差不多,现在你已经远超我们了。”

    说这话的时候,他显得有些忌妒,但这也显示出他的真实,当然吴煜还是表示怀疑。

    楽帝子笑道:“吴煜是我父皇亲自封的楽帝使,从今以后,铁定就是我们自己人,他越强大,对我们好处就越大,至少,未来跟其他皇兄皇姐有什么争端,我们都不用怕了。”说完他拍了拍吴煜的肩膀,大笑着。

    看起来确实是一副其楽融融的样子,连南山望月也加入到其中。

    这个团体中,曲昊焱仍然是刚硬冷厉,那百里追魂,仍然是阴阳怪气,嫉妒吴煜,曲风虞仍然是蔑视,藐视吴煜,但正是因为如此,这才合理。

    在楽帝子的融合之下,吴煜和南山望月要加入其中并不难,毕竟他们俩是这个团体当中本身实力就最强的。

    南山望月是以吴煜的追随者身份,进入到这个团体来,他也不需要敬重曲昊焱他们,只需要以楽帝子为主就行了。

    当然,吴煜估计楽帝子也不会强加命令给他们,如果是这样的话,吴煜也没必要遵守,毕竟他是炎黄古帝封的,樂帝子拿他没办法。

    “吴煜,四天之后,册封仪式,我需要先跟你讲清楚。”在熟络之后,终于谈到了正事。

    “请说。”

    “册封仪式,对你我来说都是大事,这个仪式结束之后,你我之间才算是建立了联系,你才是光明正大的楽帝使,算是通报告诉整个阎浮世界,所以场面上会比较隆重。”

    吴煜点点头,这是炎黄古国一种特别的设置,每个帝子帝女都只有一个帝使的名额,说实话就跟帝子结道侣差不多。

    “按照老规矩,册封仪式在神都的炎武门举行。这里是神都最热闹的地方,也是最广阔的地方,可以聚居最多的人关注。”

    吴煜还不知道,原来册封仪式并不在皇城之内,而在神都,那样的话,观看的人肯定特别多。

    炎武门,好像是神都中心点的位置,神都各处来这个地方都比较方便。

    “到时候,帝子帝女,高官大臣武将,基本上都会到场,摄政王帝刹天也会到场亲自主持。别的没什么事情,我做什么你跟着做就行了,主要是一些祭祖的仪式。其中只有一点,你需要做一些心理准备。”

    “帝子请说。”

    这件事情,之前曲胤也提到过,好像是件麻烦事儿。

    “按照我们册封仪式自古以来的老规矩,仪式结束之后,其他帝子帝女的帝使,是可以挑战你的,主要是让世人看看,你身为帝使,到底有什么能耐,当然,这个不会改变你成为帝使的现实,只是一些脸面问题,这其实也是你向炎黄古国的民众们证明自己的一个机会。”

    没想到还有这样的事情,看来在册封仪式确实很热闹,当天,自己和楽帝子绝对是其中主角。

    不过他有一个疑惑:“有那么多帝子帝女,那么多帝使,我一个人怎么可能可以接受那么多挑战?”

    楽帝子道:“这个你放心,提出挑战,首先要得到摄政王的允许,你没到三灾问道境,基本上不会允许这个境界的帝使挑战你,摄政王会亲自挑选合适的,可能只有一次战斗,如果你能迅速解决对手的话,说不定会有两次,反正大概接近你的极限就差不多了,当然如果你一次都承受不住,每一个挑战者你都斗不过,那就是我们两个人丢人了。不过其实也没什么关系,历史上,新的帝使被其他帝使轮流欺负都很正常,毕竟在拥有帝使的所有兄弟姐妹当中,我年纪是最小的,你的年纪自然也是所有之中最小的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