对吴煜来说,离开魔阎窟,本以为自己安全了。

    可没想到,这魔阎窟圣主,神出鬼没。

    而且跟专门针对自己似的……

    筋斗云,至少要把这跟头翻出来才能离开,而吴煜这时候恰好,被对方提前先捏住。

    如这魔阎窟圣主,至少都度过三次灾难,甚至可能是度过三次,堪称是半仙级别的人物,吴煜一直在防备的就是这种,没想到这次还是搞砸了,出现了致命的危险。

    要不是夜兮兮追上来,让吴煜停留了一会儿,吴煜现在都已经溜走了。

    本已经斩杀鬼阵客,大胜而归,却因为这一步出了差池,现在面临着满盘皆输的危险。

    但,这就是修道,不管在安全的地方,死亡都有可能在瞬间发生。

    吴煜在这熔岩地狱混,就考虑过这样的情况,所以这时候不至于被吓得屁滚尿流。

    如今,那皮肤、脸色都十分苍白,瘦弱得好像是站立不稳, 可那眼神,则如洪荒猛兽一般的魔阎窟圣主,正凝视着吴煜。

    他看起来瘦弱,可是那所施展出的道术,或者是神通,这时候以巨力封锁吴煜,力量相当之大,换做是其他人,估计这时候已经被捏碎了,毕竟他那道术神通还有封锁吴煜的紫府元力的效用,简直是各方面都封锁死了吴煜。

    吴煜现在纯粹是以肉身的力量抵抗,以对方这样的力道,换做其他三灾问道境第一重的修道者,这时候估计都被直接弄死了,所以,吴煜知道,他是有击杀自己的意思的。

    这很可怕。

    不过最近数次都在生死边缘走,吴煜简直有点麻木了,上次金刚不坏之身的时候都没死,这让他的意志变得无比的粗壮。

    所以在和这圣主的无形对抗之中,他没有屈服,而是顶住了对方那如同是山岳一般镇压在头顶和全身的威压。

    “炎黄族培养你,估计花了不少功夫,可惜,还是落到我手里了。这次准备直接送你归西,你有什么异议吗?”

    圣主声音冷酷,说话的时候,吴煜身上的压力已经在增加了,对手是明显是感觉到吴煜的身体很强悍,让他很吃惊,所以,他也是在尝试,什么程度的力量,可以将吴煜压成肉饼。

    从此刻来看,似乎有点必死无疑了。

    修道很凶险,吴煜也经常冒险,这时候遭遇这样的下场,他并没有后悔,他和别人不一样,想要成仙,他必须要在风险和生死边缘行走,一失足丧命,再正常不过了。

    当然,他也想想尽办法,想让自己有活命的可能。

    他在绞尽脑汁,怎么说服这圣主放了自己。

    毕竟,对方没有瞬间击杀自己,其实也是对自己有一定的好奇吧,反正他掌握着吴煜的性命,他想看看,能从这个炎黄族的超级天才身上,挖掘出什么对他们有用的东西来。

    这是吴煜唯一的机会了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候,他还没想好怎么开口,那夜兮兮倒是娥眉微皱,她来到了吴煜眼前,面对着圣主,道:“爹爹,为什么要杀他啊,他帮助过我,拿到了火灵仙液,你不能杀他。”

    吴煜以为自己听错了,一个鬼炎族,竟然为自己求情?刚才可是她追着自己跑出来,不想让吴煜顺利逃离这里的。

    想必那魔阎窟圣主也比较意外,他凝望夜兮兮,道:“他杀了不少我们鬼炎族的同伴,在我们的地盘捣乱,在熔岩地狱里,斩杀炎黄族不需要任何理由,炎黄族和我们有世仇,是他们把他们镇压在这暗无天日的地狱里,我既然逮住了他,当然要送他归西了。”

    夜兮兮着急道:“可是你也跟我说了,这世界上每个人都是独立的个体,什么地方都有善良和邪恶之人,我觉得他还挺好的,爹爹,能不能让他一条生路啊。”

    看她如今那苦苦哀求的样子,吴煜有些感动,这女孩很纯粹,也认死理,她觉得自己不能在她面前击杀鬼阵客,但她也不想让吴煜殒命,所以这时候,竟然是她站出来为吴煜求情,给吴煜争取活命的机会。

    这一瞬间,那魔阎窟圣主好像是真的犹豫了一会儿吧,但是,他目光很快就坚定下来,对夜兮兮道:“乖,你先回去吧,他看到的东西太多了,绝对不能让他活着离开,否则我们鬼炎族还要功亏一篑。我之前是说过,每个人都有善恶,但是血海深**战争,跟善恶没有关系,跟宿命有关系,等你以后就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所以,哪怕是夜兮兮恳求,也没法改变他的决定。

    根本用不着吴煜说什么,夜兮兮还在为他争取,仿佛是为了自己的性命而努力似的,她这样的表现让吴煜明白,之前还是低估她了,这女孩虽然生在这鬼炎族的淤泥之中,但却有出淤泥而不染之性情。

    “我不管,反正你不能杀他,就算是先把他囚禁起来都行,爹爹,求你了嘛,好不好。”夜兮兮挽着他的胳膊,开始施展撒娇大法,素问这魔阎窟圣主把自己女儿当做是宝贝一样来养育,看得出来他也十分有耐心,当夜兮兮含着眼泪恳求时候,也许他真的会改变主意吧。

    那圣主似乎有点无奈,他再看一眼吴煜,才道:“既然如此,那我就把他打入到’冤魂狱’,等过了这段时间再处置他。”

    他应该有要紧的事情,因为在他身后,那巨大的魔阎窟仍然在颤动,而且越来越离开,双眼之中,那油绿色的光芒已经爆发了出来,穿透岩浆,成为了两道绿色的光柱,看起来十分渗人。

    冤魂狱!

    夜兮兮还是苦着脸,因为她知道,那可不是好地方,但她也大概名表,不斩杀吴煜,已经是她父亲最大的让步了,如果她还是纠缠的话,估计她爹爹会发怒,到时候吴煜性命都保不住。

    “抱歉……”她只能缩着脑袋,跟对不起吴煜似的。

    其实她不知道,吴煜已经很感激她了,死和暂时不死,这是相当巨大的区别。

    “多谢。”吴煜点点头,他不擅长说很多,两个字,便是他现在的心情。

    接下来,那魔阎窟圣主,应该会直接把吴煜带进那冤魂狱,虽然对冤魂狱不了解,但吴煜看那夜兮兮现在可怜巴巴的脸色,便知道那绝对不是什么轻松的地方,兴许就是这熔岩地狱最残酷的囚牢,而且圣主既然知道他有筋斗云的逃走方法,就一定会防范!

    “你赶紧回圣魔城去。我带他去冤魂会。满意了么?”圣主严肃对夜兮兮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,但你不能耍赖,不然再也不理你了。”夜兮兮抱着那懒懒猫,在说完之后,这才依依不舍往魔阎窟的方向退去。

    这时候,魔阎窟还在震颤,那双眼当中射出的绿油油的光线,甚至往吴煜等三人这个方向而去。

    “今天我女儿为你求情,算你运气好,进了冤魂狱,就别想出来了,此后外面的世界,与你没什么关系。”估计他现在也很忙,所以没时间来研究吴煜,吴煜感觉上,他现在正在办的是一件大事,那魔阎窟现在的颤抖,肯定和他有很大的关系。

    面对这种强者,吴煜现在说什么都没用,还不如到了冤魂狱,再想办法,看是否能逃走,毕竟对方并不是真正的了解吴煜,他还是有一定机会的。

    其实主要来看,这圣主最主要的,应该是不想让吴煜把这里看到的事情,传回炎黄古国。

    所以,他伸手要来拿吴煜的须弥之袋,须弥之袋里,吴煜所有的东西都在里面,包括吞天之躯、浮生塔、道法妖殿、剑灵尊等等,让他拿走的话会很麻烦,可,这事没法解决,那魔阎窟圣主就是实力远超他。

    吴煜再愤怒,此刻都只能无奈。

    幸好对方好像不知道,吴煜的分身在里面,可要他研究浮生塔……

    后果不堪设想,感觉上,努力这么长时间,就跟满盘皆输似的。

    愤怒、不甘心、不服气,这时候也没法解决事情,夜兮兮让自己活下来,自己算是相当幸运了。

    忽然

    吴煜万万没想到,到这种关头,竟然还会有新的变化!

    忽然之间,那魔阎窟位置,那巨大的头骨上,射出的两道绿色的光芒,本来就是朝着吴煜他们这个方向延伸,这时候陡然增加了速度!

    嗖!

    绿色光芒,穿透而来!

    那两道光芒,其中一道瞬间将正要返回魔阎窟的夜兮兮和万合猫笼罩,瞬间将其吞没,那夜兮兮也不知道什么情况,被笼罩的瞬间,喊了一声爹爹,让那本来要拿走吴煜须弥之袋的圣主瞬间回头!

    这情况,显然魔阎窟圣主都不知道怎么回事,他稍微一怔,伸手就朝着夜兮兮的方向捉拿而去。

    就在他动手的瞬间,还有一道光芒已经到了吴煜的眼前,也瞬间将吴煜给吞没进去,短时间之内,吴煜和夜兮兮都刚好进入到那头骨的绿色目光之中。

    被奇怪笼罩之后,吴煜看不清楚夜兮兮那边是什么情况,但是他却感觉到一片天旋地转, 一股超脱一切的力量撕裂了那圣主的控制,将吴煜卷入到,好像是另外一个空间之中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