其实夜兮兮这家伙,认真起来也挺倔强,挺凶悍的,就跟她第一次遇到吴煜的时候似的。

    但是,如果她认可的一个人之后,她便会软下来,尤其是在吴煜这次在黑沙的时候,还救了她。

    现在也格外高兴,也有迷惑,而吴煜恰好在这时候给她解惑了。

    现在,她把吴煜当做是好朋友,而且可能还多那么一点意思,毕竟,她觉得他是世界上,唯一一个和自己有相同际遇的人,或者说,是一类人。

    “那,我可以问,你那位仙人,叫什么吗?我之前好像看到,有一根铁棍……”夜兮兮悄悄问他。

    吴煜便把齐天大圣、斗战胜佛,如意金箍棒的事情告诉她。当然,只是粗略的说几个名字,毕竟具体有多强,吴煜也不知道。

    “齐天大圣……这名字听起来,比卷帘将军好像厉害很多,卷帘,不就是把帘子卷起来嘛,啊,我可不能这么说,万一那大将军讨厌我,飞走了,我可就麻烦了!”夜兮兮说到后面,噤若寒蝉,连忙捂住自己的嘴巴……

    她这煞有其事的样子,倒是挺好笑的,以为她不说出来,那卷帘大将军就不知道呢,哪有人刚得到仙人传承,反而说传承给自己的仙人,名字不够霸气,武器的名字也比较土的……

    不过,说不定那位仙人就喜欢这样懵懵懂懂的姑娘吧,所以在她说了坏话之后,并没有什么惩戒,那降妖宝杖还是在她这里。

    “这两位仙人的兵器,刚好有碰面过,两者都有两个名号,而且,所出现的一切,都十分相似,所以我猜测这两位仙人在天庭有很深的关系,说不定就是最亲近的人,所以,往后我们,可能也要并肩作战,同心协力了,一起修道,一起成仙。”吴煜是有意和她拉近关系,甚至,他也在想是否有什么办法,可以让自己把她给带出去。唯一的麻烦就是,那熔岩地狱上方的巨大法阵,那可是用来拦截整个鬼炎族的,一旦发动,威力恐怖至极。

    “我也觉得是,要不然怎么会这么相似呢。既然我们这么有缘分,那肯定要并肩作战了,不管你是炎黄族,我是鬼炎族,都没什么所谓啦,嘻嘻。” 说到一起修道,夜兮兮还想到’道侣’两个字,一时间有些脸红,她觉得自己还小,还远远不考虑这方面的事情呢。

    “那个,我可以喊你煜哥哥吗?直呼你姓名,觉得有点生分。以后,我还有很多问题,想跟你请教呢。你叫我兮兮就行了。就是可怜兮兮的那两个字……”夜兮兮害羞问。

    “可以啊,不过你多少岁……”吴煜觉得,其实对方应该比他大。

    “我呀,我很天才的,修到元神境界第十重,我才八十五岁呢,其他人在这个年纪,可到不了这个境界,你呢,煜哥哥?”夜兮兮自豪的说道。

    其实,以问道境界五六百年的寿命来说,八十五岁,确实还算是少女,如果是凡人七八十左右的寿命来看,也就相当于十五岁左右吧……

    但是,吴煜现在满打满算,也不到五十啊,其实,应该是三十都没有……

    但是看这少女这么眼巴巴的望着,自己说真实年纪就不好了,于是他嘿嘿笑道:“正好痴长你几岁,那个,我九十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太好了,我还担心你比我还小呢,那就丢人了,嘻嘻……”夜兮兮轻声笑着。

    吴煜现在境界越来越深,别人要看出他的真实年龄,就没那么容易了。

    现在骗了她,不知道她以后发现真相,会不会想生撕了吴煜。现在从吴煜的角度来看,夜兮兮还是挺让他放心的,他再叮嘱了她几句,比如说,以后他会常来熔岩地狱,让她有什么疑惑,都只能跟自己说之类的,夜兮兮都点头答应了,她显然很信任吴煜。

    或者,她挺享受,两个人都有那种仙人传承的感觉吧。

    “另外,还要告诉你一件事情。”吴煜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呢?”

    吴煜道:“我在不久前,认识了另外一个人,他是一只妖魔,名字叫做’南山望月’,现在他是我最好的朋友之一,算是我的兄弟吧,我们也是因为仙人传承认识的,这世界上原本只有我和他得到了仙人传承,现在加上你,算是三个人了,他也是从小就得到那仙人的传承的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第三个,还是个妖魔!”夜兮兮极为震惊!

    “他那传承仙人,名为:天蓬大元帅,又叫做’净坛使者’,据说在天庭上,掌管了十万天兵天将,也不知道真假,用的一把武器,叫做’上宝沁金耙’,还挺厉害,手段很多。”吴煜介绍。

    “天蓬大元帅?上宝沁金耙?也是好土的名字啊,果然应该是关系很好的三个仙人……那什么钉耙,不是用来耕地的吗?”夜兮兮弱弱的说道。

    吴煜发现她还有另外一样天赋吐槽。

    她没说之前,吴煜还真没在乎这几个名字是不是土……

    如果那天蓬大元帅、卷帘大将军知道她说这些 ,会不会强行换另外的传承者……

    “这个叫做南山望月的人好吗?我不是很喜欢妖魔,他们都好凶,有时候也比较脏,比较丑。”夜兮兮问, 她连这都说出来,也是挺坦诚的。

    吴煜笑了,道:“这你就放心吧,这个南山望月哥哥,他长得……特别好看,特别’优雅’……是个好妖魔,不是你想的那样。”

    “那他是什么妖?虎妖吗?狮子吗?还是什么珍稀血脉吗?”

    “那个,等你以后看到他,你就知道了,我下次进来,铁定要把他带进来。”吴煜道。

    “还卖关子,讨厌。”夜兮兮翻翻白眼。

    吴煜绝对不是卖关子,他是怕说出来吓住夜兮兮,先让她幻想吧,等她以后看到是一头猪,吴煜也期待她会是什么表情,不过,南山望月肯定会戏弄她的。

    这就算是认了个天赋超然的新妹妹,吴煜心情极好,他估计南山望月知道这个消息,也会很高兴,不过吴煜得防着点,毕竟那是一头色猪,夜兮兮这么纯真的女孩,绝对不能给这野猪骗了去,反正南山望月没什么道侣的观念,喜欢到处留情。

    “好想跟着你们去外面的世界闯荡啊,可是我爹爹不让我离开,而且我们在熔岩地狱里,也不可能出去,讨厌……”夜兮兮忽然叹了一口气,脸色有些忧郁,说实话,她这样忧郁的样子,还让人挺心疼的。

    “我听说外面的世界,没有那么多灼热的岩浆,到处都跟圣魔城一样,很大……”说到这里,夜兮兮落下了两滴眼泪,眼睛有些通红。

    吴煜有些震动,其实,夜兮兮并没有他想象当中那样,什么都不知道,她还是有想法的,而且,吴煜也能够深刻理解她,那是一种,一辈子都被困在一个囚牢里的感觉,很可怕,她每当想起这一点,心里肯定很绝望,这么多年来,她对外面的世界,一定有很多的向往,但现实却永远是这么残酷……

    一时间,吴煜都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安慰她,因为他也是矛盾的,他看了外面的世界,看了鬼炎族,他是不愿意让鬼炎族这么残酷的鬼修回到外面的世界去的,这是他从自己的角度出发,考虑的事情,但是看到像夜兮兮这样的人,怀着对外面世界的渴望,他也有所动摇。

    “其实你可以出去,如果有一天,你得道成仙,你不但能出去,更能飞升到天庭去,甚至你足够强大了,那些法阵都拦不住你,以前可能你没有把握,但是现在,你有很大的可能的,别泄气,也许过不了多少年。”吴煜终于想到了安慰的办法,这也是确实可行的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,煜哥哥,谢谢你。”夜兮兮抿抿嘴,虽然眼眶里还有泪珠闪动,但至少她微笑了。

    “如果我想到办法的话,也许会提前带你出去,但,鬼炎族和炎黄族之间的事情,不是我能左右的,我帮不上忙,这样,你会不开心吗?”吴煜问。

    “不会的,我知道,那是好久的事情了,我也知道,鬼修的修炼方式,太残忍了,急于求成,曾经在外面的世界,伤害过很多人,我爹爹说,这些都是报应……”吴煜没想到,她对这些,如此清楚。

    “那他,还想让鬼炎族回到外面去?”

    夜兮兮点头道:“是的,他说,每个人,都有抗争命运的权力,为此,他就算奉献性命,也在所不惜。”

    吴煜明白了。

    那魔阎窟圣主,吴煜还真不能说他的对错,就如圣主自己说的一样,每个人都有抗争命运的权力,他有,吴煜也有,所有努力都是平等的,没有人更伟大一点。

    “对了,我们怎么离开这里啊?”说了这么多,倒是把最关键的事情给忘记了。

    吴煜看看周围。

    就在他们说出这句话的时候,整个世界都在崩溃,他们眼前,则出现了亮光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第四更!

    希望大家能喜欢上南山望月,夜兮兮两个人物,疯子会让他们更加生动形象,他们会有很多很多的故事,关于友情……

    这个巨大的故事,还在启程,未来,一定会更加精彩,炎黄古域的风暴,也会彻底爆发!

    谢谢大家支持,还是那句话,努力努力让疯子疯了吧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