炎黄族们心情有些澎湃。

    看到那么多的鬼炎族圣主,此刻灰飞烟灭,他们对那炎黄古帝的敬畏和信仰,更深了。

    这无疑是神仙的手段,凡人根本达不到这种程度,那是主宰般的力量。

    同样的场面,每个人看,感受就不一样吧……

    炎黄族很兴奋,鬼修们,凄惨,痛哭,仓皇而逃……

    吴煜有点难受,这生死审判,太残酷了,炎黄古帝根本就没给半点机会,甚至都没给夜兮兮的父母一丁点机会,所有圣主一视同仁,如同他眼里的蝼蚁,直接灰飞烟灭,什么都没有剩下……

    这一瞬间,吴煜只担心夜兮兮。

    吴煜对父母没太大的概念,母亲去得很早,没什么印象,而父亲是人间帝皇,子女和妃子都很多,很难感受到他对自己的感情。

    但是夜兮兮不一样,她是父母的唯一,是父母疼爱当中长大的,她这几十年,最重要的就是父母,而此刻,她亲眼看着父母在自己眼前,化作飞灰,落入到那熔岩地狱之中。

    一切,悄无声息。

    吴煜感觉到她的身体剧烈的颤抖了一下,那双手的指甲,刺进了自己的血肉之中,小小的手掌,仍然在颤抖……

    “别怕。”吴煜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安慰她了,这是人世间最大的悲痛,他自己都没有承受过。当年孙悟道死的时候,他癫狂过。

    可是,那也比不过这女孩亲眼看着自己父母双亡之痛吧。

    他还担心夜兮兮会苦恼着找炎黄古帝报仇,这时候去就是送死,还会暴露自己的传承,所以,他告诉自己,一定要护住她,拦住她。

    不过,奇怪的是,她并没有跟自己一样发疯,而是紧紧的抱着自己,将脑袋埋在自己的胸口,那懒懒猫爬到了她的肩膀上,也看到了那一幕,这时候,这只白猫眼眶里竟然满是泪水,猫是很难有表情的,可是吴煜看到了它的哀伤,它伸出爪子,在空气里无力的抓着,好像是要抓住什么,可什么都没有……

    “喵。”那白猫闭上眼睛,用脑袋摩挲着夜兮兮的鬓角。

    她抓着自己的手十分用力,吴煜当然知道,她内心如今一定在崩塌,无法想象她在承受怎样的痛苦,她的父母如此深爱着她,她也如此深爱自己的父母。

    呼……

    她忽然抬起头,和吴煜双眼对视,吴煜发现她变了,说不清楚变化,也许是一瞬间,就从女孩长大了吧,她的眼神里,从前的纯净消失了,取而代之是坚定、仇恨和冷酷,这不是吴煜愿意看到的,可是,他没资格说什么,因为夜兮兮自己,当然也不希望这样,可是,她被逼的,她的眼神在颤抖,她死死的盯着吴煜,声音有些不稳,几乎是一字一顿,说道:“总有一天,我要杀了他,有可能吗?”

    她要杀炎黄古帝!

    她忍住了,没有在这一刻去送死,而是经历了一场内心的蜕变,此刻她如同是溺水的小孩,她马上就会被淹死了,她在这悲伤的深潭里挣扎,她要吴煜给她一个活着的答案!

    吴煜从来没想过,自己要杀炎黄古帝,第一是觉得不可能,第二是觉得,对方说不定不会是自己的敌人,说不定就是个很好的神仙。

    可是现在,他要回答夜兮兮这个问题,这对她来说十分重要。

    吴煜想了想,为父母报仇,这是最天经地义的,谁也没办法阻止,就算是自己,他也会在此发下毒誓,而夜兮兮也可能有那么一天,所以他斩钉截铁回答:“只要你愿意,这世界上没有你做不成的事情,当然,这需要你能隐忍,需要你成长,需要你躲在暗处成为一个隐藏的杀手!可是……我还是想让你跟以前一样无忧无虑……算了,这不是你能左右的,你是受害者,兮兮……今天也是我无能,没能帮助到你,我只能说,不管以后如何,我都站在你这边,不会离开你,直到你完成你的夙愿为止。”

    这是他对夜兮兮的承诺。

    他知道,夜兮兮在这个世界上,光靠自己是存活不下去的,她什么都不知道,而自己算是她在这个世界唯一的依靠了。

    夜兮兮,当然回不去熔岩地狱了。

    因为那炎黄古帝,很轻松,就重新在这里布置了一个新的法阵,暂时封住了熔岩地狱的缺口,但其实,这件事情之后,就算不封闭,估计鬼炎族都不敢出来了,他们仍然在往深处逃窜。

    当然,夜兮兮也不会回去。

    她随着吴煜,算是恰巧成为了留在外面世界,唯一的鬼炎族吧。

    “煜哥哥,谢谢你。”她躲在吴煜怀里,把耳朵贴在他的胸口上,她其实在强行忍着眼泪,这样很辛苦,吴煜知道她是脆弱的,这时候在她的仇人面前,她绝对不想哭出来,而是心里早就翻江倒海。

    “你答应过我的,不会离开我,我不想一个人……”也许这时候,吴煜就是她唯一的救命稻草,她很用力的抱着吴煜,就怕他忽然消失了。

    “放心吧。”吴煜拍拍她的脑袋,这孩子太可怜了,虽然自己年纪其实没她大,但是年纪其实并不是什么重要的东西。

    回头看的时候,那炎黄古帝已经完成了他要做的事情,这时候在无数炎黄族的呼喊,跪拜之中,他逐渐消失在天空之中,最后远去,夜兮兮在吴煜的腋下,看着那炎黄古帝的离开,她的眼神发生了种种变化,最后变成的执念和最深的冷漠。

    一切,结束了。

    炎黄族,皆大欢喜。

    这一次虽然有点灰头土脸,但是伤亡不算特别大,他们稍微阻止了一下古魔神,也算是有功劳的。

    夜兮兮既然出来了,那从此以后,熔岩地狱,吴煜就没必要再进去了。

    这时候,夜兮兮在沉浸在仇恨和痛苦之中,而吴煜则必须要想办法,让夜兮兮有一个身份,融入到自己的队伍当中,他答应过要照顾她,自然不会反悔。

    他给楽帝子发了一张传讯符箓,告诉他,自己在熔岩地狱旁边的某个城池等他和南山望月,让他们两人单独前来,吴煜看到他们在炎黄族的群体之中,不过,他们一直都在远处观战,驻守法阵的时候,也用不着他们动手。

    拉着夜兮兮,吴煜悄然离开,这一大批人,在处理完这边的杂事之后,就会动身返回。

    等到了荒无人烟的地方,夜兮兮回头,看到天边的火烧云,还有地上仍然在升腾的浓重的烟雾,那里是熔岩地狱的方向,是她的家。

    如今来到梦想中的外面的世界,可这个世界,没有给她丝毫的惊喜。

    她忽然回头,抱着白猫,蹲在地上,看着熔岩地狱的方向,十分无助,眼泪哗啦啦往下流。

    “我爹爹、娘亲,临死之前,都不知道我是否还活着……”

    她哽咽着,说出这句话,也许这是最悲伤的点吧,接下来终于忍不住,如决堤的洪水似的,痛哭流涕,这时候的她显得十分瘦弱,小小的身体,几乎还没有旁边的杂草高……

    望着那升往天际的烟尘,想起童年,从懂事起的一幕幕,想起母亲将自己从小带大,带自己认识很多很多的东西,想起父亲指导自己修道……

    从严厉、批评,到为自己而骄傲,这么多年,无数的画面在自己眼前掠过,每一次掠过,都是心如刀绞。

    人总是在失去的时候,才觉得多么的痛苦。

    过往所有的幸福和甜蜜,此刻都灰飞烟灭,夜兮兮仍然记得他们在消亡之前最后一刻的表情,他的父亲,抗争命运,凛然无惧,视死如归,她的母亲,诚然很害怕,可是她紧紧握着自己道侣的手臂,也许死亡也没那么恐惧了……

    只是,她仍然在担心自己的女儿吧,所以在灰飞烟灭之前,她眼睛还在看着四周,想要找出夜兮兮来,或许那样她才能真正瞑目,可惜好像没有机会了……

    “兮兮,命运有时候, 确实琢磨不透,人活着,苦难总是存在的,如今这些都是现实,如果有这么多的遗憾,如果你知道你父母最想要的是什么,那就做给他们看,当有那么一天,他们在天之灵,看到你的样子,都会为你感到自豪和骄傲,那才是最值得你做的,不过,人总要哭那么几回,你哭吧,然后跟我走。”

    吴煜没尝试过这种痛苦,所以他一直都承认,这是无法痊愈的苦难,她一个女孩,当然可以哭,多少次都行,只是吴煜也想让她明白,从今以后,她最好要活成父母希望的那个样子,那才是最好的自己,她的道,也能更加坚固。

    吴煜站在她旁边,看着这个少女,在烈日之下,荒草之中,哭得天昏地暗,那白猫无助的坐在草地上,面色哀伤,不时用自己的手掌最柔软的部分,去碰她的脸,想给她擦去眼泪。

    总有一刻,会是新生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