进入这名为’胧月阁’的专属房间之内,前方往下看,最下面一楼所有的战场尽收眼底,这里有不少房间,都是专门设计给帝子帝女的,当然视野很好,但这并不是财富的象征,而是权势的象征。这’神都第一战场’的盈利,只要还是靠中间一层。还有顶层一些真正的强者,他们往往才是真正的一掷千金。

    众人就位之后,夜莺安排人送上茶水之类的,便在’胧月阁’角落里等候,有什么吩咐,楽帝子自然会安排她,至于夜兮兮参战的金额,楽帝子已经让她记上了。实际上,他这种年轻的帝子,积累的财富很少,而皇族的财富,也是按照功勋分配的,所以楽帝子的财富甚至比不上一些普通的修道者,但这并没有什么所谓,很多场所,根本就不需要帝子帝女付款。

    这是修道世界和凡人世界不同的地方,凡人世界,皇子可以没有战斗实力,但绝对不会没有超乎常人的财富。

    夜兮兮并没有着急下去,她趴在那栏杆之前,主要先看看下面的情况,吴煜也在帮她了解,夜莺看到他们两人在仔细观战,其他人倒是注意力不在下面,所以更加肯定,吴煜和夜兮兮的关系好一些。当然,她还是不会多说。

    吴煜火眼金睛一扫,发现来这里战斗的,基本上都是元神境界以上,估计不到元神境界,都没资格来到这里。

    甚至有几处地方,有三灾问道境的强者在交战,往往这场的斗法战场,吸引人围观最多,有人直接在战场周围围观,有的则在中间楼层,也就是二楼下赌注。

    围观者之中,估计都有不少三灾问道境的强者。

    吴煜的实力,在这里不算强。

    夜兮兮看了一下,基本上就心里有数了。

    这模式,和吴煜以前在’蜀山仙门’的设置比较相似,也是比较科学的。

    有一类人,占据斗法战场,拿出赌注,提出挑战。设立挑战的条件。一般人会设立条件’境界不能超过本人’,也有其他条件。

    一般来说,都是同级别交战。

    也有人想找专门的对手,所以设立条件’挑战某某某’。

    也有其他条件,比如说,设立条件’擅长火焰道术神通的对手’。

    在设立条件上必须很花心思,否则,要么没人挑战,要么被人轻易击败,因为只要满足条件,’第一战场’便会安排战斗。

    至于顺序,是先到先得。

    一般有人进斗法战场,拿出赌注,设立条件,就有不少人围观。

    当然,挑战者的赌注,也需要让被挑战者满意,如果不满意,则由第一战场判定,只要不是’被挑战者’无理取闹,就会更换挑战者。

    当对战成立,其他围观者就会下注,压输赢。

    ‘第一战场’禁止假战,也就是约定好的输赢,因为在场很多强者,有没有用尽全力,他们很容易就能看明白。一旦被发现,那就惨了,终生不能进来是一回事,估计还会没命。毕竟,这是源亲王的地盘。

    一般刚来的人,会选择挑战其他人。

    “你有万合猫,倒是很占便宜。”吴煜看到大部分的设立条件都是境界不能超过自己,而夜兮兮满足大部分的条件,加上万合猫,她绝对超乎对手。

    “我不会动用懒懒的,想自己动手。”夜兮兮道。

    这也对,毕竟是她的自我释放和救赎,输赢并不重要。

    “想好了就下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嗯,好。”

    “有赌注吗?”

    “有的。”

    “尽量别拿出很明显的属于熔岩地狱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我懂的,就用丹药。”

    说清楚之后,夜兮兮已经准备直接下去了。

    忽然,吴煜注意到有很压迫力的视线落在自己的身上,这视线来自对方,他抬头一看,只见在他这’胧月阁’的正对面,也是一个专属的房间,那边有一群人,基本上都是中年人或者老者,个个实力都十分浑厚,这时候正在谈笑,饮酒,其中正中央一个权势最高的,便是看着吴煜的人,此人吴煜认识,是楽帝子的兄长,帝子中比较年长的一位’衍帝子’。

    记得在金轩殿,他还为自己顶撞过摄政王帝刹天。

    楽帝子这时候也看到他了,两人的目光和这衍帝子对撞,因为楽帝子有了很大的野心,所以这对视充满了火药味。

    那衍帝子大他至少两百岁,身边都是顶级强者,这种对抗,楽帝子很快就败下阵来。

    吴煜勉强顶住,回头对楽帝子道:“无须在意,实力的差距,本来就是要承认的,内心不畏惧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楽帝子确实面临压力,所以吴煜让他转移了压力,幸好这时候,对方也不压迫这边,估计是把吴煜他们看做是乳臭未干的小孩,至少在那衍帝子眼里,楽帝子都不是他真正的对手。

    往那边一看,他们已经不看这边,正在谈笑,估计是那衍帝子宴请宾客,选在这个热闹的地方,还可以稍微下点筹码,这会让聚会便得有意思一些,偶尔他们会让自己的随从下去参战。

    源亲王和衍帝子关系很好,所以衍帝子,可以说经常来这里。

    夜兮兮胆子很大,这时候便独自下去了,她需要去独自冒险,吴煜没有跟着她,但是他在上面,能看到夜兮兮的位置。

    “行了,她也不是小孩,不用这么操心,让她自己去闯荡吧。来,喝酒,观战。”南山望月上前来,递给吴煜一个酒杯。

    “成。”吴煜入座,也能看到下面的动静,这时候夜兮兮正在到处寻找可以挑战的人,因为她是鬼修,却能在这里出没,很快就吸引了很多人的注意,而其身份,很快也因为楽帝子的关系,在人群中传开。

    “这竟然是楽帝子带来的鬼修?看来楽帝子就在上面吧。”

    “有人看到他进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那楽帝使是否到了?”

    “到了,就在上面,只是他没下来,下来的是这个鬼修, 看来这小妞想见识见识我们炎黄族修道者的厉害。”

    “她在到处寻找对手呢。”

    “她挑战了!”

    在部分人关注她的时候,很快就看到,她对一个刚击败对手,获得对方的赌注,且重新提出挑战的修道者提出的挑战。对方的境界,是元神境界第十重,属于这里比较强的存在了,而且还是个中年男子,仙风道骨,但目光凶戾,应该是久经战场。

    他的赌注还是原来那个,是一样顶级的道器,有九万多的法阵,威力接近上灵道器!名为’勾魂刃’,很多人挑战他,就为了得到他的道器,但是目前为止,基本上都失败了,在这个境界,他几乎所向披靡。

    夜兮兮动作算快,比其他人都快,但这时候,她必须要拿出相应的宝物,只要让这对手满意就行了。夜兮兮拿出的是大道元神丹,这是神都最为流通的货币,不用担心没用,免除了其他宝物还要去兑换适合自己的程序。一般挑战者都比较喜欢。

    但是要拿出堪比这勾魂刃的大道元神丹,数量还是要不少的。不过,夜兮兮身上的大道元神丹足够,当她眼前的大道元神丹堆成一座小山之后,那中年修道者看看瘦弱的她,再看看那大道元神丹,道:“可以了, 小姑娘,进来吧。”

    这样,对战就确立了。

    这一战,因为夜兮兮和楽帝子的关系,吸引了很多人关注,’第一战场’这边,专门派出人,介绍了夜兮兮和她的对手,她对手的实力,众人很清楚,至于夜兮兮,因为是首战,首战的人,都是最神秘的,有权力不公布除了境界之外的东西。

    夜兮兮没有三灾问道境,明显满足对手的条件,赌注也足够了。

    “据说夜兮兮姑娘,是楽帝子在外面带回来的,得到过正统鬼修传承的天才少女,修道八十多年,就已经是元神境界第十重,乃是阎浮世界最顶级的天才,其到底有多少战力呢?诸位,下注的时间到了,一共三十息的时间,千万别错过。本战,赔率为……”

    看这赔率,第一战场设立的是两者势均力敌,但是估计大多数人,都是压夜兮兮战败吧,毕竟,他们都是往稳妥的方向考虑,他们对身经百战的中年修道者,更加信任一些。

    三十息时间到,押注的人数很多,不过金额不高,因为是首战,所以大家比较保险,这是正常现象。吴煜全神贯注。

    夜兮兮和对手在斗法战场关闭之后,就开启了大战,两人都完全不熟悉自己的对手,但是战斗确实很激烈。

    吴煜看到,她好像是忘记了那些苦难,全身心投入到眼前的战斗之中,她有了一些凶戾的感觉,这是仇恨带给她的,这不能说是坏事,因为这会让她成长,所以她在战斗当中展现出的感觉,比以前更要难缠,更要疯狂一些。倒是有点像自己。

    她本就算是个天才,韧性十足,经历蜕变之后,这一次一开战,那狂风暴雨般的攻击,便全面压制了对手,不出三十息时间,就击溃了对手。

    很多人鼓掌,算是认识她了,当初南山望月亮相,也是击败了差不多实力的对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