接下来,姚郗带着吴煜他们,在这’航海记’之中前行,绕了不少弯,沿路基本上都是道器级别的战船,各式各样,从一万法阵到十万法阵都有。

    显然吴煜要购买这战船,应该是要离开炎黄古国,不过,姚郗并没有多问,沿路则是在跟吴煜聊其他的事情,吴煜还没怎么回答呢,南山望月就凑到前面去,一副正人君子的样子,说没两句,就逗得姚郗咯咯直笑,道:“南山公子真是有趣,能和你成为朋友,每天都会很开心吧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, 我虽然长得好看,但内在还有很多内容,美人你想不想多多挖掘呢?”如此露骨,不要脸的问题,他还说得很正式。

    “自然是愿意了,就怕南山公子没这个时间呢。”姚郗媚眼轻挑,道。

    “哈哈,时间总会有的,等我下次过来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已经到了这’航海记’最深处的地方,姚郗轻弹手指,打开一扇门,这时候到了正题,她便稍微正经一点,道:“楽帝使请进。”

    吴煜跟着她走入其中,里面就是个白色的小室,四周大概摆放着五艘上灵道器战船,随便一扫,便知道每一种都是有十万以上法阵的上灵道器。

    最多的,不超过二十万。

    毕竟,大多数最顶尖的强者,都不会绘制二十万以上的法阵, 耗尽精力,去锻造一样战船。而不是更强悍的兵器。

    姚郗问:“楽帝使,是否有什么要求,请描述一下,小女子再为楽帝使推荐。这五样都是不错的战船,神都有在售卖的,差不多最好的都在这里了。 别的地方,这样的上灵道器,还是很少拿出来售卖的。”

    “坚固、隐匿。”吴煜提出楽帝子的建议。

    姚郗咯咯一笑,道:“楽帝使真是可爱,这五样可都是这样的类型呢,我还是仔细为楽帝使介绍一下吧。”

    她说起专业的事情来,开始介绍这五样战船,主要是介绍其来历,锻造者,传承了多长时间,然后说主阵,防守法阵以及特殊作用法阵等等。当然还有标价,其价格在一百问道神丹到两百问道神丹不等。

    同样法阵数量的攻击道器,会比战船的价格要高上一点。

    但最贵的,拥有接近二十万法阵的战船,也就两百的问道神丹,可见上次衍帝子输给吴煜五千多的问道神丹,那是多么沉重的打击,吴煜现在拥有的财富,比起很多问道境界第六重以上的人都多。

    不过,这似乎也撑不了多久。

    吴煜大致了解了一下,反正他现在也不缺钱,而且这笔钱来得也比较容易,所以也没什么要珍惜的想法,故而他听完介绍之后,并没有纠结,没有选择诸如’苍穹号’、’战神号’等战船,而是直接选择了价值两百问道神丹的’隐仙号’。

    隐仙号通体白色,看起来跟白玉雕琢能成的似的,在祭炼之前,只能看到这战船的外貌,其看起来 不如其他几种威武霸气,但是更加精致,像是艺术品,那帆上以黑色的笔墨,写着’隐仙’两个字。

    这两个字很传神,其中每个字,各自都容纳了至少五千多的法阵在其中,法阵运转,使得这两个字尤其有神韵,就像是隐仙号的眼睛。

    其实论防守法阵的威力,隐仙号并不比其他几种强悍,和其他四种比较,其最关键的是拥有接近十万为’隐匿’而创造的法阵,这战船的隐匿能力非常强悍,在其主要法阵’神仙无踪阵’运转时刻,整艘战船接近无形无声,漂流而过,可不引起丝毫动静,据说在百丈之内,就算是衍帝子这个级别都不能发现。

    要是更远的距离,别人就更难以发现了。

    吴煜觉得,不引起冲突的隐匿,比起防御法阵要重要。一个是避免危险,一个是抵御危险,而抵御危险,吴煜更相信自己的实力。

    所以他很快就敲定,他要隐仙号。

    “楽帝使果然如传说中一样,行事雷厉风行,没有半分犹豫呢,当然了,有从衍帝子那里赢来的五千的问道神丹,现在炎黄上古国,谁都知道楽帝使可是个’富仙’呢,不知道那位女孩,能有那等福气,成为楽帝使的道侣呢?”这样就成交了她店铺里最贵重的生意,她当然开心了。

    富仙,指的就是财富很多的修道者。

    吴煜没说话,南山望月就道:“别管他,他是个不解风情之人,哪里有美人会喜欢他。”

    “那可不一定哦,依我看,楽帝使可迷人了。”姚郗目光流转着亮光,凝望着吴煜。

    “是吗?我一点都没看出来,哈哈。”南山望月笑。

    交付了两百的问道神丹,吴煜就收起了那’隐仙号’,准备回到楽帝府在祭炼。

    “楽帝使可要记得常来,南山公子也是,小女人独自守着这店铺,可寂寞得很呢。”吴煜他们走出去后,姚郗还在挑逗。

    “放心,以后你所迎接的,都是诗情画意般的浪漫。”南山望月道。

    他就是这么不要脸,夜兮兮都听不下去了,和懒懒猫一样作势欲吐。

    走了很远,都还能听到姚郗被她逗笑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认识了这美人,可真不舍得离开啊。”南山望月感慨。

    “那你就留在这里别去啊,省得天天聒噪。”夜兮兮道。

    “那可不行,老吴这么单纯的年轻人,可不能让你一个人霸占咯。”南山望月作势就要来搂住吴煜。

    “别瞎说啦!”

    一路笑闹,有这两人加入,吴煜这次的旅行,看起来绝对不会冷清了。

    没想到他们两人,正因为格格不入,反而有了贫嘴,吴煜其实知道,这是南山望月故意的,在这调笑之中,夜兮兮会有情绪的波动,这会让她尽快从阴影当中脱离出来。别看他吊儿郎当的,其实很心细。

    也许吴煜在熔岩地狱的时候,在鬼阵客手里救下他,让他的心变化了很多。

    “出发,给老吴找姘头去!”

    “闭嘴,煜哥哥这么年轻,你干嘛要喊老吴啊!”

    “难道叫小吴吗?”

    “他没有名字吗!”

    “叫名字多生分啊,你都喊哥哥,还不准别人亲近嘛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吴煜其实也不是特别冷的人,尤其是其本体的气质给人的感觉,还是挺会谈笑的,当然和南山望月从来没有正经过比较起来,他就显得很成熟了。

    回到帝使殿后,楽帝子还没传来消息,吴煜独自到了安静之处,他自然是要先祭炼这’隐仙号’。二十万法阵,而且还不是激烈形的攻击道器,吴煜本身觉得并不难,但是当他仔细研究,发现其中那’神仙无踪阵’部分,对他来说很难理解,也太过玄妙了,估计要真正参透,得要不短的时间。

    “南山擅长隐匿,幻化,这上灵道器估计适合他,倒不如让他控制算了。”吴煜想到这里,便直接到南山望月那边去,把自己的决定告诉他。

    “啥?这可是上灵道器啊,这样就送给我了?你是不是爱上我了?”南山望月瞪大眼睛看着他。

    “少说废话,给你一天时间。”吴煜扔到他头上。

    “铁定是爱上我了,这样的定情信物,真是贵重啊!”南山望月把那隐仙号贴到脸上,一脸甜腻。

    吴煜懒得跟他废话。

    “得了,不逗,不过,你能这么信任我,真是感谢你,吴煜。”南山望月这倒是郑重了。

    “怎么说?”

    “我觉得你和那小丫头关系好一点,毕竟她简单单纯,完全依赖你,你肯定不会防备我的,相比之下,我本就一开始和你是互相利用,我这样子,看起来也不像是省油的东西,所以以为你会对我有很深的防备,今天算是看明白了,你真的把我当朋友了,先不说兄弟吧,那东西不是一朝一夕能形成的。”

    吴煜笑了,道:“别这么正经了,看着像头蠢猪,还是原来那样吧,无耻下流一点,看着顺眼一些。”

    “别这么直接啊,上次你救了我一条命,我还没感谢你呢。”南山望月懊恼道。

    “不用谢,我估计不会是最后一次。”

    南山望月道:“那可不成,下次我得还你一条命……算了,不扯这么没用的,话说就给我一天时间,你就这么猴急,想要去见那小情人么?”

    他估计是认定南宫薇是吴煜想见的人了。

    吴煜也懒得跟他解释。

    “什么时候拿到出境文书了。我们就出发。”

    接下来,其实吴煜还要做一件事情。

    他已经到了元神境界第四重了。

    他想挑战一下,在浮生塔之内,’剑灵尊’后面的,更强的傀儡,堪比三灾问道境第二重那位,那是什么傀儡,吴煜目前还没有了解过呢。

    之前以为,没那么着急挑战它,可以等更有把握一点。但是现在马上就要去南胤妖洲了,那里不是安全的炎黄上古国,所以他必须要各方面增强自己。

    他和分身,进了浮生塔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