惊险从那神木巨猿等妖魔手里逃脱出来之后,吴煜的本体迅追上了吞天之躯所在的隐仙号。

    不管是吞天之躯和本体,都是吴煜的身体,所以本体是什么情况,吞天之躯再清楚不过。

    当得知吴煜本体已经脱困,夜兮兮终于松了一口气,旋即面色暗淡了一些,尽管这事吴煜说了很多遍,可她还是无法摆脱心里的歉意,道:“其实说真的,还是怪我,如果我也和你们一样有能耐,大家就不会遇险,完全可以轻松脱离的……”

    南山望月和吴煜相视一眼。

    他们明白夜兮兮心里的抱歉之意,其实如果是他们自己的话,因为自己,导致整个队伍不得不被围困,心里也会过意不去。

    吴煜想了想,她这种情绪是不可避免的,安慰其实并没有用处,引导还是最重要的,所以他道:“不用心急,你得到传承的时间太短了。相信我,那卷帘大将军,肯定第一步,就会想办法让你拥有保命的能力。要么和我筋斗云一样,要么和南山的天域无踪一样。你要相信自己,才能最快,让你的传承认可你,与其忧心忡忡,心怀歉意,不如寻求解决之法,懂吗?”

    南山望月也笑道:“老吴说得有道理,小丫头别这么忧郁,本来就长得丑,再忧心忡忡,颜值就更低了。”

    被南山望月这么一逗,夜兮兮反而噗嗤一笑,笑出了眼泪,瞪着南山望月,道:“你才丑呢,大肥猪!”

    “你这小丫头片子,嘴巴不干净,看哥哥不掌你的嘴。”南山望月气急,和她嬉闹起来,再加上懒懒猫护主,一时间鸡飞狗跳。

    “煜哥哥,我知道了。你们都很照顾我,我也定不会让你们失望,拖你们后腿。”玩闹之后,夜兮兮认真道。

    “不要有压力, 修道,心诚而至。”

    这一点吴煜很有感受,如今他也逐渐步入到宗师的层次,有一些心得,尤其是在心急的情况下,其实是最难成事的。

    夜兮兮在船舱之中,去琢磨去了。吴煜和南山望月站在船头,这时候他们先是差不多离开了七猿峰的范围,在外围活动。南山望月道:“现在,你想怎么做呢?”

    南宫薇应该还在七猿峰的某个地方,甚至还在杀戮,吴煜虽然遇险,但是他不想放弃。

    “还是要进去,找到她为止。”

    “成,毕竟也不能白来一趟。主要我是觉得,她生这变化,她说的那个娘亲,应该有问题。”南山望月道。

    “没错,应该就是导致她失踪,把她带到这里来的人,也是让她忘记之前一切的人。但是,我可以确定,她就是我认识的南宫薇。”

    “这一点我不怀疑。”

    刚才遇到神木巨猿他们,算是运气不大好。

    不过,吴煜万万没想到,就在他准备让懒懒猫再次带自己等人进去找那南宫薇的时候,那懒懒猫忽然寒毛炸起来,朝着前面看,背也弓了起来。

    吴煜往前一看,前方空中,有一女子,身穿那橙色的长裙,黑和长裙飞扬,在空中猎猎作响,身边有九色火焰拥簇,如果火焰中的女皇,吴煜印象之中的容颜,在这血脉和实力的变化之下,化作绝世美人,汇聚天下风华于一身,在这画面之中,堪称完美,如今她那烈火焚烧的眼睛,正盯着隐仙号之中的吴煜!

    显然,她竟然洞察了隐仙号的隐匿法阵,看到了吴煜的存在,而且,他能找到隐仙号中的吴煜,这手段本身就不简单,不管是逃遁的本事还是这追踪的本事,南宫薇都到达了不可思议的程度,难以想象,在青天蜀山成长,对炎黄古域来说,出身算是很低的她,竟然拥有这样的能耐,绝对算是奇迹了。

    虽然没有仙人传承,但也是奇迹般的存在了。

    “我靠,真是美得不像话,还很火辣。怪不得你千里迢迢而来。值啊。”南山望月感慨,他倒是识相,立马施展那天域无踪,隐藏了自己的身形,不打扰吴煜和这南宫薇会面。

    本是要去找她的,既然忽然出现了,那自然用不着找她了。吴煜心里略微有些惊讶,但这时候更多的是疑惑和不解,他迅走出这隐仙号,出现在那南宫薇眼前,相距十丈,在此位置,已经闻到她身上的香味了。那是一种高贵,浓郁的香味,像是一种花香。

    在那摩云妖树的时候,南宫薇并没有正眼看过他,而这时候,她双眼凝望吴煜,从上往下打量,眼神里充满了压迫力,像是要看到吴煜在她眼前低头似的。那眼神充满了侵略性和冲击力,那是一种高高在上的姿态,仿佛站在云端,审视下面的凡人,骨子里有那么一种,不是很看得起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在黑锋妖王那里,算是救了我。但是,你凭什么一路跟着我!惹恼了我,我可不会对你客气,不管你是谁。”南宫薇语气冷漠,骄傲的说道。

    她果然还是对吴煜充满敌意。

    吴煜眉头微皱,他倒是不至于直接失去耐心,而是耐心道:“你对自己以前的事情,完全没有印象么?我们以前认识,关系还算可以吧,有一天,你失踪了,你父亲托付我,让我找你。我本在炎黄古国,听闻你的消息,才专门为你赶到南胤妖洲来。你对青天蜀山,还有你父亲,一点印象都没有吗?”

    南宫薇哑然失笑,道:“你这编故事的能力,倒是很有趣,难以想象,你会有这么厚的脸皮,我从小和娘亲一起,从来没去过什么青天蜀山,更没有父亲,当然也不认识你。你这么阴魂不散跟着我,一定有其他的企图,说出你的企图吧!否则,别怪我对你不客气。”

    吴煜眉头皱得更深,没想到,她记忆里不但没有从前的事情,甚至还有替代的记忆,都是跟她嘴里的娘亲是一起的。

    “你可有认真的去琢磨,你脑子里,那些和娘亲一起的记忆,都是真的吗?南宫薇,也许你被控制了,你记得的一切,都是假的。”吴煜只能找到这个解释。

    “哼,用这古怪的理由,污蔑我娘亲,我看你真是活腻了,想死是吗?”此女的性格当真很激烈,一言不合,便真要吴煜的性命。

    这样的话,吴煜得出结论,她中毒已深。想要让她重新成为以前的自己,那可能很难很难,至少吴煜现在完全没有这能力。

    用言语强行解释,对方是不太可能相信自己说的话的,甚至还可能逆反。吴煜把内心松弛了下来,他当然希望,她至少是安全的,而不是被人利用。

    “行,你暂且相信自己所记得的事情吧。”吴煜也没之前那么咄咄逼人,和她针锋相对,而是柔和一点,道:“我名为吴煜,虽然以前认识,但还是还认识一次吧。有个问题,我想搞清楚,你为什么要一路斩杀妖魔,还夺走他们的脑袋?”

    南宫薇冷笑:“我可不想认识你这无名小卒。另外,我杀谁,干什么,你管得着吗?我知道你有追踪的方法,我今天来这里,就是要告诉你,别再跟着我了,听得懂我说的话吗?”

    吴煜心里无奈,记得刚认识的时候,她很崇拜自己,喊自己为哥哥,后来她有变化,但至少深爱自己,而今日再次见面,他自我介绍了,竟然成为了她嘴里的无名小卒。

    世事变化,也算难料。但这次吴煜真不怪她,因为他知道,不管她现在什么样子,都是有一个幕后的存在让她变化的,现在的她,已经失去了自我,也算是挺可怜的。吴煜不愿意让她如此可怜。

    他觉得,自己必须要做出一些改变,否则根本无法控制住她,而自己跟着她在这南胤妖洲瞎转,也很难有解决办法,毕竟吴煜现在的战力,和这阎浮世界最顶级的存在,还是有不少差距的,那些都是接近成仙的人物,修道四五百年了。

    “听到没有,别再跟着我,我说这最后一遍了。”南宫薇瞪着吴煜,十分凶悍,一字一顿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吧,但愿有一天,你能想起以前的事情吧……”吴煜摇摇头,无奈道。

    “呵。”南宫薇只当这是其笑话,不过,吴煜已经答应了,她也不想多管,此时便转身,正要离开。

    不过,就在她转身的瞬间,竟然看到一双巨大的眼睛,横在她眼前,瞪着她,那眼睛如漩涡,迅就将之吸引入其中,一时间,南宫薇觉得天旋地转,眼前的景色连忙变化!

    “怎么……”她一下便迷糊了,脑子里出现了很多幻想,眼前也有不少人和或者地方,在眼前混乱的出现,隐约之中,她竟然看到了吴煜,那吴煜并不是现在的样子,他显得青涩很多,好像在深情的看着自己,而自己心里却出现了许多复杂的情绪,痛苦、挣扎、怨恨,全部混在一起。

    “你敢用幻术对付我?”南宫薇很生气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