她就站在吴煜一丈之外,在这里,可以闻到她身上的香味。

    她的一切,从头到脚趾头,都如此的真实,熟悉,但越是如此,吴煜就必须警惕,因为他很清楚,且每说一句话,他都会告诉自己,对方越是真实,甚至真实到让自己都怀疑,那才是真正的危险。

    他也知道,必须要和她说话,就如跟前面一样,一定要悟透,才有可能破局而出。

    “我从来不觉得自己自私。 真正自私的是你。我之所以来找你,是因为你爹托付我,让我帮忙,他想知道你的死活。你既然并没有失去那些记忆,为何一点消息都不给你爹呢,莫非你不知道他如今失去了你,心里会有多么痛苦?我知道你是虚假的,就别装了。我认识的南宫薇,她至少记挂自己的爹娘,而不会认别人当自己的娘亲!”

    吴煜冷笑着说完。他心里有数,自己绝对拆穿对方了。

    没想到让吴煜这么一说,她倒是勃然大怒,愤怒之中,眼睛却一片通红,甚至其中酝酿着泪珠,她那布满血丝的眼睛瞪着吴煜,声音带着哭腔,尖锐道:“你怎么知道我不想他!你怎么知道我不想让他安心,你就只会在这里说风凉话罢了!你根本不知道我有多么想他!你也不会知道我有什么难处和苦衷!我爹的事情,我自己会处理,轮不到你这垃圾在这里说三道四,被一位窥探我的记忆就可以随便侮辱我!”

    “我靠,真实到这种程度?“吴煜看她情绪爆,简直叹为观止,他分析了一下,这法阵真的对她的情绪处理得太好了,这时候那种很有苦衷,但是身不由己,且很思念 和愧对父亲的样子,真是体现得淋漓尽致 。

    “但是,她的愧疚和苦衷,其实本来是我对她的希望,希望她是有苦衷的而已。应该不是真实存在的,那凰尊也绝对不会让她存在这样的想法,眼前她的表现,全部是我潜意识里有的。我不能上当。”吴煜还是很清醒的,没有被对方现在这样痛苦而激动的样子蒙蔽。

    他想通过对方,寻找出可以对她造成一击必杀的疑点,证实她的虚假,所以他继续说下去,道:“有苦衷你就说啊,你要是能说出个所以然来,我就承认你是真的。”

    对方在激动的哭呢,吴煜抱着双臂,连连冷笑,心里暗道: 我就这样看着你演戏。

    “你倒是挺逼真的,连他这冷漠的样子都学的如此相似! 吴煜,口口声声为了道,你不觉得羞耻吗?也许真是的你听不到,但我还是要告诉你,你的道,就是狗屁,你连为自己爱的人报仇的勇气都没有,在我眼里你从来都是懦夫 !而且还是虚假,道貌岸然的懦夫。曾经有一段时间,我真的绝望了,我看着你一步步越我,到了我再也不可能接触的境界,那时候我羞愧的想要自杀,但是天无绝人之路,我死而复生了!我也获得了造化,我不输给你了,而且我根本就没有你这种狗屁的道,我照样成功了, 可能现在不行,但总有一天,我会打败你,会远远越你,让你尝试当初我所承受的痛苦!”

    她歇斯底里,擦去了泪水,咬牙切齿,瞪着吴煜,像是瞪着血海深仇的仇人,然后她 血红色眼睛冷笑,道:“我倒是要感谢你给我一个泄的机会,这一段时间,我一直都在隐忍, 整个人都要爆炸了!现在对着你这么一个虚假的东西说出来,倒是舒服多了。我知道他不可能会听到,我也不想让他知道,我只会越他,这是我此生目前为止,最大的目标。”

    看着她这又气又怒的样子,吴煜惊叹的张开嘴巴,他这时候只能感慨,真是太他娘的真实了。

    “绝对不能被攻克。”他心里告诉自己,但其实,对方说这么多,他还是被影响了。毕竟这都是他自己曾经的经历,有时候也会是心魔,很多时候,吴煜也需要在心里解决,否则他对南宫薇还是会有一点愧疚,让他心里很难受。他坚持着最后的底线告诉自己这是假的,但是他还是需要泄。

    “你真有造化,我确实很欣慰,当初对我来说是两难的选择,但至少我觉得,我没有做错,你和九婴至少都还活着,对于这一点我问心无愧。从那时候开始我们的缘分就 断了,这次看到你有了造化,我更为你开心,如果你想过我,将来是竞争关系,我也觉得还不错。但是南宫薇,好好问你自己,你真的有造化了吗,如果有的话,为何会有苦衷呢,这一点,你能解释清楚吗,那凰尊,到底想让你干什么呢?”

    说完吴煜还是笑了,他觉得自己戳中了她的死穴。那就是苦衷。她说自己得到了造化,有苦衷的话造化,怎么会是造化呢?

    不过对方很厉害,这时候稍微心平气和了一些,回应吴煜道:“什么造化没有风险?你的没有吗?另外,别把自己标榜的高高在上,最讨厌你这道貌岸然的样子,在我眼里,你就是个贱人,以为我看不到吗?不是觉得那雒嫔姑娘 背后势力很大, 就死皮赖脸跟着她吗?最后不是嫌弃我没天赋,终究配不上你吗?说那么好听做什么?无非是你想找一个配得上你的道侣罢了。

    没想到她还能说出这种话,吴煜对雒嫔,完全是被她的一切所吸引,他本就不知道她真正的身份。

    不过,他还是能跳出来,笑道:“第一,你不说出苦衷,在我眼里就不是真的,因为我的记忆里也不知道这所谓的苦衷是什么。第二,你这么激动干什么呢,你不是觉得我是假的吗?跟我说这些有什么用呢 ,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这下南宫薇还是忍不住怒了,她凶煞的看着吴煜,身上火焰乱冒,她道:“ 第一, 我凭什么把自己的秘密告诉你!第二,我知道你不是真的,但这对话不是很有意思吗 ? 如果他真站在这里,我根本懒得跟他说一句话,但是眼下对你这鬼东西,我确实有很多话说,我要骂得你 无地自容,要让你为他觉得羞耻!”

    这么说好像也说得过去,吴煜这下眉头又皱起来了,从头到尾一想,怎么还是跟真的似的。但是,这里可是第五级台阶,而她本就有很多解释不清楚的东西,而那些偏偏就是吴煜不知道的。

    “羞耻?你想多了吧。”说到这里吴煜都有些混乱了。而这种混乱让他意识到危险的存在, 因为他觉得自己很有防备了,应该很清晰才对。

    “并没有,我觉得你们都该羞耻。以为我看不明白你的眼神呢,在东胜神洲,你高高在上的时候,眼里只有那雒嫔 ,根本懒得看我一眼,而如今我不一样了,我得到造化了,你的眼神不一样了,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是什么货色,把我带回炎黄古国,是想和我重新开始吗?可以别再做这种白日梦了吗?吴煜,你就是一个 垃圾堆,我知道我现在让你心动了,你也只会对觉得配得上你的姑娘心动吧,那些你觉得天赋不行的,再爱你,最后也会被你抛弃是吗? ”

    吴煜听得脸红耳赤,他可以誓,他知道南宫薇不一样了,有时候心里是有点混乱,但是他的本心并没有改变,如果南宫薇真这么说就算了,关键这是假的,有点像是 从自己的记忆和潜意识里出来的,那说明可能他自己都不知道,自己竟然会有对她重新动心的想法吧。

    不过,吴煜还是否认了,他仔细问了一下自己,还是觉得已经断了,现在来这里, 只是希望她能好好活着。

    但是对这家伙,他没必要说好话,他倒是有点怒了,现在也不客气了,道:“少在这 臭美了,你有变化是真的,但还是配不上我,行,就跟你说的这样,我就看不起你了,你能拿我怎样呢,我说得再清楚一点,你算你飞上枝头当凤凰了,我也不会再把你当做一回事,区区永生凤凰就想配得上我,你是不是想多了, 以为天下男人真要为你疯狂呢?”

    “终于露出狐狸尾巴了呢, 吴煜是不会说这样的话的,再怎么说,他至少爱面子。至少也敢作敢当。”南宫薇又冷笑了 。

    这让吴煜再怔了一下,自己打定主意对方是假的,现在倒好,这冒牌的东西反而测试出来,自己是假的了,而且还有点高估自己的意思了, 她觉得吴煜是不会说出这种话的,但是吴煜确实说出口了……

    “马上就要现形了吧你?我再加两把火?吴煜,你信不信呢,再纠缠我,我就回东胜神洲,把你的通天剑派给毁了,把你的东岳吴国给毁掉,再把炎黄帝城的几个人给宰了,如果这样,你会生气吗?会杀我吗?”南宫薇说完,咯咯笑了。

    说到这一点上,吴煜无法容忍,吴忧他们,那是吴煜的底线。

    “不管你是谁,都会让你下地狱!” 吴煜死死盯着她。

    “就算是一个爱你的人呢? ”

    “那她就不可能这么做。”

    “ 当然,我不会再爱你了,但是,为了让你痛不欲生,我就会这样做,等离开这天妖帝府,我就会回去。” 南宫薇和他四目相对。

    吴煜受不了这样的眼神,他压低着声音:“那我绝对会杀了你。”

    “可你斗不过凰尊哦。”南宫薇笑了。

    吴煜真的 怒了,他现,他还是怎么都走不出眼前这第五台阶的怪圈,这样的谈话,触怒底线,让他忍不住想出手。

    “虽然不是真的,但是看到你气成这个样子,我觉得, 我成功了 。 别再装了,现原形吧。” 南宫薇娇笑。

    “ 去死吧你!”吴煜忍不住了,这鬼东西,是不是揍了,就可以了?

    反正,她不可能骗到吴煜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第四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