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吴煜和那森谷黑刃战斗之中,最为酷炫的一个画面,是吴煜那焚天柱一次穿刺,穿透对手的重重防御,重重的钉在对方的胸口上,这时候,焚天柱竟然断了!

    在将对手几乎顶穿的同时,焚天柱骤然断裂成九节,这绝对让他森谷黑刃都惊讶了一下,不过立马让他傻眼的是,那九节不同颜色的焚天柱骤然变化成九个巨鼎,而后更是合为一体,当头将之盖住!

    “  九宫熔炉焚寂阵!“

    成功罩住对方的同时,这上灵道器的另外一种法阵骤然动,无数的  九色火焰形成九种火海,在那熔炉之中冲撞,然后轰然爆炸,吴煜踩在那熔炉之中,自然可以清楚感受到里面封闭空间之内的震颤,几乎一个呼吸之内,就有数百次的爆炸,这九宫熔炉焚寂阵的威力到底如何,吴煜也没有尝试过,反正他觉得应该挺可怕吧……

    不过,这森谷黑刃虽然一直被自己压制,但其实对方实力还是相当惊人,譬如说这时候,在对方被吴煜轰炸的同时,还能反抗,手里一把斩鬼刀把焚天柱劈得当当响,一度飙升到焚天柱都快撑不住,对方方从里面冲出来,不过这段时间,他也足够憋屈,在枯寂神光术之后,焚天柱的法阵再次给他带来一次重创!

    冲出来之后,森谷黑刃这时候更是浑身焦黑,身上千疮百孔,让他本就丑陋的面容更加丑陋。而吴煜如今也只是身上被斩出了几道伤痕,不过他的金刚不坏之身足够坚韧,那些伤口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。

    森谷黑刃面部已经面目全非,不过可怕的是,他那些伤口位置,都能长出新的恶鬼之脸来。一时间其上堆满了脸,连那斩鬼刀上的人头,这时候也在凄厉的尖啸,嘴里一直在悼念着:“砍头!砍头!”

    “吴煜,这是你逼我的,去死吧!”此刻的森谷黑刃,已经到了绝境,往往这时候的鬼修什么事情都能做出来,只见他横着举起手上的斩鬼刀,那斩鬼刀上黑气环绕,在其咆哮一声之后,竟然将那斩鬼刀朝着自己的脑袋砍去。

    “快,九宫不动阵!”

    在这之前,冥泷已经提醒吴煜了,所以吴煜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对方要砍自己,但是还是将那九宫不动阵布置好。

    说实话,虽然不知道对方砍自己脑袋是怎么回事,但却在这时候,自己却有了危机感。

    当他的斩鬼刀砍在其脑袋上的瞬间,吴煜却莫名其妙感受到了巨大的冲击,那九宫不动阵竟然爆破,连焚天柱都被破坏了一部分,无形之间一把刀瞬间横在吴煜的脖子上,直接斩在其脖子上。

    “筋斗云!”

    在感受到死亡危险的瞬间,吴煜做好了准备,直接翻出筋斗云,瞬间离开那森谷黑刃的眼前,乾坤空间的跳跃让他瞬间脱离了危机,而且他在对筋斗云第二重精密掌控之后,离开的距离并不远。

    再驾驭筋斗云,几乎很快他就回来了,当他回来之后,赫然看到眼前的森谷黑刃已经是个无头人,其脑袋不知道哪里去了,估计是掉到下面的沙海里面去了,但是手上那斩鬼刀还死死的拿着,而吴煜所感受到的是,对方的身体已经失去了声息。

    他死了!

    这下可让吴煜愣住了,对方刚才砍自己,为何自己会有接近死亡的感觉?连九宫不动阵都被攻破了。

    但是,当自己用筋斗云逃脱之后,为何对方的脑袋没了?而且已经死亡了?

    ”这就是这斩鬼刀的厉害之处。其中只有一个攻击法阵,叫做一刀斩阵,这法阵来自上古时代,简直玄妙到极致,很难参透,设计到因果牵连,反正表现出来就是,他砍自己的脑袋,实际上砍的是你的,你除非能阻止他砍自己,或者能防御过来,否则只有死路一条,只能断头,就跟你刚才不用筋斗云,估计有可能会被断头一样,但是一旦你躲过了,他这因果牵连没能成功,那反而会把他自己给真砍了,所以这法阵算是相当冒险。“

    ”这么复杂?不过,他这可算是自己把自己给杀了,和我可没关系。他刚才是想把我杀了啊,胆子确实不少。”

    知道真相和原因之后,吴煜动作很快,对方的尸体他没兴趣,但是那斩鬼刀他倒是有兴趣,虽然是鬼修的道器,但道器这东西,还得看使用的人,而且如此登峰造极的法阵,简直就是一门艺术,未必就是绝对的鬼修道器。

    “你敢收起来?他是因为你而死的,你不怕出去之后,黑魔君找你麻烦?”冥泷惊讶问。

    “怕个屁,这里是炎黄古国,他能奈我何?”其实吴煜心里人清楚,对方人都死了,这上灵道器也不是关键了。不过,至少他本没想杀对方,那是对方杀自己不成而死,至少他占理,那就没什么好怕的了。有些事情本就不由自己决定,自然也躲不了。

    没有人管之后,森谷黑刃的尸体砸入下面的沙海,没几下就不知道被卷到哪里去了。

    因为森谷黑刃的死,所有战斗瞬间停止了,吴煜那吞天之躯本来就纠缠住了金崇欢,说起来那金崇欢的血止剑,  其中法阵竟然能左右体内鲜血,  从身体内部带来巨大麻烦,  但关键是吞天之躯根本没有鲜血,所以反而轻松压制对方,对方要是不停手,败在吞天之躯之下也用不着多长时间。

    另外一边,其中四人和南山望月他们打的难解难分,其中一人去追逐七星守护阵,不过七星守护阵动都没动,那叫小林悠记的根本轰不开,也就曲风虞被吓得脸色苍白而已。

    “你杀了森谷黑刃!!“金崇欢一声尖叫,让所有战斗都停下来,那剩下五个人慌张赶过来,也没能将森谷黑刃的尸体从那沙海之中给找出来。

    ”看清楚了,是他用这  一刀斩阵杀我不成,自杀而死了。别以为我不知道这斩鬼刀的效用。此人竟然敢杀我,再怎么说,我也是楽帝使,那他就是死有余辜了,对吧,帝子?”

    吴煜晃晃手里的斩鬼刀,面带微笑,对楽帝子笑道。

    楽帝子这时候已经冷静了下来,点头道:“我也看清楚了,吴煜根本就没动手杀人的意思,反而是这森谷黑刃妄图先杀人,结果害了自己,你们也别想出去之后恶人先告状了,这次战斗,我全部记录了起来,出去之后,谁都看了都会有定论,森谷黑刃想杀楽帝使,确实是死有余辜。”

    楽帝子很聪明,他在战斗上帮不上忙,就使用了一种类似元影仪的小道器,将四周的画面记录在法阵之中,证据确凿。

    金崇欢万万没想到一刀斩阵竟然失败了,更想不到吴煜竟然了解这  一刀斩阵,最没想到的是,楽帝子竟然记录了这一切,他们本想羞辱对手,这下好了,不但死人了,还让对手羞辱了一顿。

    显然,此刻他们满腔怒火,且无地自容,  憋屈至极,金崇欢气得眼睛通红,他们现在死了人,关键还让对方掌握了有利的证据,出去众人一看,忒定森谷黑刃是白死了,而且他们七个人都会被别人嘲笑自不量力,这种滋味简直比死还难受。

    “把斩鬼刀还回来,那是黑魔君的东西!”处处被压制,现在脸面几乎都丢尽了,心里如有蚂蚁再撕咬,但是少了一个人,他们反而忌惮吴煜他们了,现在是一败涂地,只能把斩鬼刀战争取回来,这宝物是魔天族的,吴煜刚才收起来,他们可都看在眼里。

    “想要,就来抢吧。”吴煜倒是比他们想象之中更要直接,直接摊开手,  一副无所谓的样子看着他们。

    “你!吴煜,私自抢夺我魔天族的东西,黑魔君和我父亲白魔君绝对不会放过你的!赶紧拿出斩鬼刀,否则一定让你后悔!”金崇欢咬牙切齿。

    南山望月笑了,道:“孙子,你刚说的我也听到了,喊我们一百声大爷爷,宝贝就还你。这买卖可公平的很,我们对你们已经手下留情了,要是我啊,喊上一万声爷爷,能得到这样的宝贝,我也愿意啊,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金崇欢、权泰岳、小林悠记、狩野剑宇等,此时眼神无比凶煞,煞气冲天的看着他们三人,如果不是金崇欢按着,如此羞辱,下一战马上就要爆了。

    “走,放心吧,斩鬼刀不是他的,他拿不久,今天的贪心,会让他付出代价的。”金崇欢算是认栽了,  这时候拦住冲动的其他人,准备离开。

    其他人虽然愤愤不平,但他们却知道,这时候离开是他们最好的方式了,留在这里更危险,吴煜比他们想象中可怕太多了。

    “等等,谁说你们可以走了?”在曲风虞他们松了一口气的时候,吴煜一句话,又让她紧张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想干什么?”金崇欢  回头,眯着眼睛,盯着吴煜。

    吴煜看了他一眼,道:“人可以走,把你这血止剑留下,我也看上了。”

    斩鬼刀、血止剑,吞天之躯都可以使用,这两把道器法阵虽然没有北冥帝阙多,但也都四十万以上,关键是特性明显,  十分适合吞天之躯,而吞天之躯的元神,掌控这三个道器,完全不是问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