血止剑,吴煜还不清楚。

    那斩鬼刀,确实很合适吞天之躯,如果是吴煜的本体,他还真不敢使用。

    省得砍别人不成,把自己给砍了。

    吞天之躯自然不怕砍脑袋,就算没杀成别人,最多自己脑袋断了,虽然斩鬼刀的毁灭性很强,但吞天之躯最多伤一点,稍微吞噬就能补回来了。

    现在斩鬼刀到手了,他看这金崇欢的血止剑很有意思,反正对方这是自己送上门来的,他才不会客气。

    金崇欢现在的心情,和之前的差别简直是一个在天一个在地,不但自己最好的兄弟现在没了,反被对方羞辱一顿,现在吴煜最后一一句话,对他而言,更是过分到极致。

    在那魔都,他们魔都七少,何曾受过这种气!

    此时此刻,他眼睛布满血丝,完全没有之前那般气定神闲的样子,胸中的怒火早就要爆炸了,但,在和吴煜眼神对视之中,他还是产生了一些凉意,想起森谷黑刃那冰凉的尸体被沙海吞没,怒火更是被浇灭了大半,剩下诸多都是恐惧。

    所以,他此刻果断作出决定。

    “走!”

    竟然是要逃走,真是一点尊严都没有。

    不过,吴煜早就估计他要逃走了,他不由得笑了,在这上古魂塔,在这沙暴的世界里,要在拥有筋斗云的吴煜手中逃走,只能说以他的实力,那可比登天还难。

    他们还很聪明,六人逃走的方向稍微有点不同,但大体上是往一个方向,估计是想先扯开,然后再后面汇合,他们估摸是想着,吴煜这边有楽帝子这些累赘,不太可能冒险追他们。

    关键是,他们也觉得这到处席卷的岩石砂砾对他们很有帮助,这风暴实在太大,视线都被遮蔽,只需要稍微拉开一点距离,对方就很难再找到其行动了。

    尤其是有时候顺风而行,那度简直增加了数倍。

    见他们逃走,吴煜这边基本上都不用沟通,那铁翼七星虫在保护住楽帝子他们的前提上,  跟着吴煜、南山望月和夜兮兮几乎是同时出。

    金崇欢以为吴煜会因为他们分散逃走而混乱,没想到的是,吴煜这边,全部人都只追逐他,至于其他人,吴煜更是没有看上一眼。

    其中吴煜的本体驾驭筋斗云,度那才是快得恐怖,那金崇欢还没跑出多远呢,背后就是一股森冷,他不用看都知道吴煜已经距离他越来越近了,这种恐惧在他心中迅形成了阴影,许久以来,他都没有如此恐惧的感觉。

    嗖!

    骤然之间,他的眼前出现了一个金色的小人,那小人只有半尺左右,赫然是吴煜,这是法天象地最小的状态,同时也是度最快的时候。

    当他看到吴煜的时候,吴煜已经变化成巨大的黄金仙猿,直接拦截在其眼前,手中那焚天柱一横,直接挡住了金崇欢的去路。

    “血止剑留下,人可以走了。”吴煜低头看着他,脸色淡漠。

    金崇欢是想往别处再逃走的,可是这时候,吴煜的吞天之躯,还有南山望月和夜兮兮,都已经把他包围了,甚至连他认为需要保护的七星守护阵,都来到这里。

    在七星守护阵里,楽帝子等人现在已经说不出话来了,尤其是曲风虞他们,看着吴煜的目光,说实在,她之前再嘴硬,现在也必须敬畏吴煜。

    “吴煜,楽帝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