吴煜现,他稍微有点低估,  阎浮世界其他人或者妖魔对炎黄族,尤其是帝子帝女们的敌意了。

    基本上碰上,而对方自信于其自身实力的情况下,都至少会想压制一下楽帝子,少说也得讽刺、羞辱一顿,还有更过分的。

    显然,这么多年来,他们生活在炎黄族的  阴影之中,因为古帝而敬畏炎黄族,心里终究不怎么服气。

    而眼前,算是他们唯一能和炎黄族的人,公平较量的机会,自然是有便宜不占白不占了。

    刚好,吴煜在看到那炎黄金珠的时候,那一头海域妖魔却在这时候威胁到了南山望月他们。

    吴煜看不到那边的现场,但从南山望月传来的消息来看,还是挺危险的,本来铁翼七星虫要是能参与战斗还好,就怕不保护楽帝子他们,出了意外。尤其是在这魂塔第二重,楽帝子他们显得更加脆弱。

    吼!

    就在吴煜思考瞬间,那岩石乌龟在大怒之下,再度锁定吴煜,大有要让吴煜粉身碎骨的架势。

    “反正要在这怪物手里抢到炎黄金珠很难,我还是等会再回来找他,  至少现在没人知道炎黄金珠在这里。”吴煜在电石火光之间,就做出了决定。

    在对方那粗暴的火柱轰击之前,他先是摘下一团金毛,随风一吹,顿时出现了数百个分身,这时候全部都是吴煜的样子,正在往四面八方逃窜,让那岩石乌龟一时间都点迷糊。

    其实吴煜并不是要迷惑他,他知道这些分身迟早都会被岩石乌龟给毁掉,  但若是能剩下一两个,等他追回来的时候,至少知道他的位置。

    这时候到处都是他的分身,那岩石乌龟一边追一边狂喷怒火,将吴煜的分身一连串的毁灭,吴煜只好让自己的分身们更加分散一些,让他轰杀起来多费点功夫。

    然后吴煜趁着对方分辨不清楚自己本体的时候,以筋斗云离开此处,他有铁翼七星虫在那边,所以大概知道楽帝子他们的位置,现在  南山望月和夜兮兮估计正在和那海域妖魔大战,吴煜在逼近之后,很快就听到了战斗的动静,从而找到了楽帝子他们。

    楽帝子他们在七星守护阵的保护之中,毫无损,而在不远处,吴煜看到了一头巨兽,那巨兽是个球体,但是身上长出了密密麻麻的黑色尖刺,  又细又长,更一个球体上插着无数的枪尖似的,又凶煞又可怕。

    吴煜当然认识这东西,这玩意海里还有不少,名为海胆,而眼前这海域妖魔,分明就是海胆成了妖魔,而且还是顶级的珍稀血脉,否则也到不了三灾问道境第四重的境界,这可是度过了天雷劫难的。

    “这可是鬼刺胆啊,到他这程度,身上这些刺都能比得上上灵道器的程度了,其上还有剧毒,还有不少相当可怕的本命神通,很擅长破解隐匿,  很多修道者出海,  再隐蔽的战船都会被其现,然后往那一撞,就能将整个战船扎穿,  拖入到海底深处,昏暗无光的地方。

    冥泷还真是见多识广,这又被她认出来了。

    现在南山望月和夜兮兮在牵制他,双方算是你来我往,都没法奈何,南山望月这边也缺少能必杀的手段,否则不会如此被动。

    这反倒是助长了对方的嚣张气焰。

    ”楽帝子,  实在不应该拒绝人家的好意嘛,  跟我走的话,我也会保护你的,以我的实力,可比这些人保护你要安全多了,我可不是这些不解风情的小丫头哦,这一路上,以人家的功夫,肯定保证让楽帝子乐不思蜀的哦。”那鬼刺胆  一边战斗,一边还能娇笑,似乎是胜券在握。

    “别调戏楽帝子了,你这臭海胆,就凭你这身尖刺,你爷爷我都不敢要你,楽帝子细皮嫩肉的,能看上你这泼妇吗?”  南山望月嘲讽笑道。

    ”你这野猪,还好意思嘲笑我?怎么不照照镜子,看看你是什么模样?这一副人形皮囊有什么用?根本改变不了你就是一头丑陋的野猪的事实啊。“那鬼刺胆竟然和南山望月叫骂。

    南山望月乐了,道:”那也比你这老妇强啊?看你这身刺,看你这浑身黑不留情的,别说是我们,就算是其他海域妖魔看到你,那可都得吐一面湖泊出来。  就你这玩意,还好意思勾引楽帝子,我要是你,得羞愧得当场自杀。“

    这要是比嘴舌,南山望月那是一点都不比她弱,但是实力上哪怕南山望月  连幻魔瞳都偶尔隐蔽的用上,也很难奈何她,吴煜看到了这鬼刺胆的本命神通,确实很有威胁,比起魔都七少那两位好像有威胁一些。

    但是,现在他赶时间啊!炎黄金珠出现了!

    他的分身,正在被那岩石乌龟屠杀呢,再浪费时间,那线索可就完全断了。

    所以吴煜来到这里之后,几乎是二话不说,其本体和吞天之躯同时出现  ,尤其是在那吞天之躯的手里,右手是黑色的  北冥帝阙,但是其左手还握着一把剑,那是血止剑。

    ”血止狂魔阵!“

    吴煜的本体和吞天之躯刚刚出现,几乎是二话不说,就直接插入到战场之中,南山望月一看吴煜来了,顿时乐了,完全放弃正面抵抗,转而用幻术去影响对手,争取给吴煜辅助。

    吴煜第一次展现那血止狂魔阵的威力,这一剑落下,  法阵便施展而出,在那  鬼刺胆的身下形成了由血红色的剑气所形成的包围圈,剑气纵横时刻,  那鬼刺胆的声音陡然变化,可以看到其身上一下子红了许多,整个人也处在狂躁的状态。

    这是血止狂魔阵在挥作用,  一下子就破了对方的先机,然后  南山望月的幻术就已经压上去了,但是在这之前更快的还是吴煜本体那焚天柱,还有吞天之躯的北冥帝阙。

    轰轰轰!

    北冥帝阙一道天阙冥魂圣帝剑从天而降,那巨大的剑尖直接往  鬼刺胆戳去,鬼刺胆虽然在血止狂魔阵的折磨之中闪避了不少,但仍然有小半的身体被吴煜洞穿,汹涌的北冥帝阙寒气涌入到其身体之中,化作无数的冰刺,在其身体之内穿行,带来更加的恐惧,导致这鬼刺胆经惊声尖叫,关键是吴煜的本体这时候已经压上去了。

    以他的身体在法天象地之后,已经十分巨大了,手里的焚天柱也相当巨大,比这鬼刺胆的尖刺还长要粗,所以当吴煜抡着那焚天柱,  一棍一棍暴砸在鬼刺胆身上的时候,对方只能在数种痛苦当中惨叫,那球形的身体被吴煜一顿砸,直接变成了扁平的了,身上的尖刺大部分都被吴煜给扫断。

    毕竟这时候,对方被南山望月和幻术和吴煜的血止剑同时限制,想要反抗真的很难。

    “吴煜……”在被一顿虐之后,那鬼刺胆终于颤抖说出了他的名字,也许鬼刺胆还以为,吴煜脱离了他们的队伍了呢,没想到他还是出现了,  而且一出现,就给自己带来的如此打击,当其看到吴煜眼睛里的杀机之后,她算是知道,自己这次是栽了,  吴煜这群人汇合起来,拥有着碾压她的实力。”

    “走着瞧!今日尔等羞辱我,他日必然要十倍奉还给各位,尤其是你吴煜!”鬼刺胆喊完狠话,直接狼狈逃遁了。

    吴煜这边,要不是还牵挂炎黄金珠那边,他不会让这  鬼刺胆这么轻松就给逃了。

    其实楽帝子他们更开了眼界,从吴煜到来这里到吴煜  击溃鬼刺胆,其实就是一瞬间的事情,刚才还嚣张,调戏楽帝子,要带走楽帝子的鬼刺胆,现在只能  灰溜溜逃遁。

    说实话楽帝子还挺害怕的,他认识的人比吴煜多一些,关于这鬼刺胆他稍微有点耳闻,确实生性放浪,但其实她是有一门神通,能够在这种事情当中,折损对方,为自己获得好处,甚至得到对方的根本,加上其变化人形之后十分  貌美,所以中招的年轻人非常多,不管是修道者还是妖魔都容易中招,所以这是在海域里,  如同是魔鬼一样的人物,看到她的话,其他海域妖魔都只能躲着走,省得让她给盯上了。

    一夜风流是风流,可是结束之时刻,就是自身修为血脉都衰退的时刻。

    “吴煜,再次感谢你,如果没有你……”楽帝子真难想象,现在都有些害怕。

    ”别处来,我还有事,等会再回来。“另外一边,吴煜的分身已经被收拾得差不多了,他必须要尽快赶回去,否则容易丢失了那  岩石乌龟的位置。

    说完之后,吴煜已经来不及和他们解释了,但是,他把吞天之躯留在这里,可以慢慢和他们解释,而他的本体则直接往那岩石乌龟的方向跳过去,虽然这样距离太远不好把握,但是总比自己冲过去度要稍微快一点。

    到今天,吴煜只能说,筋斗云的作用实在太大了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