那些怪物,有的是尸骨,有的是冤魂,有的是奇形怪状的怪物,比如有马首人身,牛首人身的存在,比如说婴儿的身体,却长着猫头鹰的脑袋,十分凶残,在撕咬他的血肉,这些都像是真实存在的东西,而不是法阵创造出来的!

    这简直是可怕到极致!这样的画面,让许多小龙都吓得尖叫,他们固然觉得,里面整个世界都在燃烧很可怕,可是底下那个满是怪物的黑色漩涡,其实更加可怕!

    可怕,对上了更加可怕!

    谁能坚持更长时间?

    有部分人能看出来,现在比的,就是意志力。

    吴煜站在那阎浮天柱之上,踩着阎浮天柱,给那炼神妖龙死死的按在万重地狱之门上。

    但是,炼神妖龙的神通,炼化虚空的黑色火焰也在他身上燃烧,虽然有圣龙金袍,但是吴煜估计,再过一段时间,这炎黄皇帝传承到现在的圣龙金袍,就要在自己的手上报废了!

    当然,他其实一点儿都不担心,因为他知道,那炼神妖龙现在遭受的残酷,是自己的无数倍!

    那可是最靠近的地方,无数的怪物正在撕咬他的身体和元神,在下面他惨不忍睹,坚持不了多长时间,他就会死在下面,然后被拖入到那万重地狱里面中去。

    谁该先认输,一目了然。

    吴煜并不出言刺激他,让神龙们都很喧哗的时候,他背着手一动不动,一声不吭,他知道炼神妖龙很犟,要是自己出言讽刺,他肯定是不会认输,是会死在下面的。

    他可不想杀死任何一头神龙,若是那样,他和雒嫔要在一起就更加难了。

    估计整个神龙一族,都会阻止他们。

    所以,他安静等待,这是他的耐心。

    而且外面的明眼人都能看出来,现在更吃亏的是炼神妖龙,有可能战死的也是他,明显他在下面更加凄惨,而吴煜有圣龙金袍挡着,暂时一点伤势都没有。

    “行了,可以结束了!我们替炼神妖龙认输!”

    外面,那七尊老见状,提前说道。

    他们共同说了,也是一种权威。

    吴煜等的就是这时候,他瞬间收起了阎浮天柱,然后跳出了那小九玄天龙禁仙阵的范围,出现在雒嫔的身边,当他脱去圣龙金袍,变化为人形的时候,其实他毫发无损。

    当阎浮天柱收起来,那万重地狱之门也关闭了,那炼神妖龙浑身是鲜血,伤痕累累,许多伤口上都有着让人恶心的痕迹,那都是那些怪物造成的,他神色衰败,甚至奄奄一息,这时候,他撤销了炼化虚空的神通,第一件事,是将战场尽可能的恢复原样,但是有一部分燃烧过的空间,恐怕需要很长一段时间才能恢复,所以雒嫔并没有解除那法阵,而是直接将炼神妖龙送出来。

    以后,这款地方会是四海龙宫内的禁地了,估计要等里面的空间恢复,才会将这法阵除掉,否则那些小龙靠近那些燃烧后的空间,还是相当危险的。

    幸好,这空间不占用多少四海龙宫多少空间,不算太大。

    但是它一直存在,人们看到,显然都会想起那一天灯龙节,龙君在这里被人族的煜帝战败。

    炼神妖龙从中出来,他看了一眼吴煜,再看雒嫔,神色淡漠,淡漠中带着些许痛苦,他没有多说,转身就离开,而且还不是返回他的府邸,而是往外面而去,他也是能够开启外面那九玄天龙禁仙阵的人,看样子,他是要离开四海龙宫。

    “你想如何?”雒嫔在后面问。

    “出出散散心,放心吧,十天之后我就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雒嫔没有拦他,她对吴煜道:“他在我小时候,就很照顾我了,别对他有太大敌意,他想通了,就会回来的。”

    炼神妖龙很快就离开了。

    那七尊老,面面相觑。

    “煜帝真是好本事,佩服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,灯龙节之后,煜帝该走了,我们龙主必须要面对仙道大劫,你在这里会对她造成影响的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句话,也算是给了吴煜一个压力吧,他们转身就走了。

    本来是要教训一下吴煜,但是并没有起到效果。

    算是搬石头砸了自己的脚吧,这基本上算是把雒嫔往吴煜的身上送了。

    等他们走后,小龙们还是有点噤若寒蝉,呆呆的看着吴煜和雒嫔。

    灯龙节虽然还没有结束,但是气氛却冷却了,这场斗法并没有热闹的效果,反而让气氛很冰冷,大家心里都对交战双方,有一些敬畏,尤其是吴煜,他们可算是看到吴煜真正的本事了。

    “天色不早了,大家早点休息,别玩太晚了哦。”雒嫔吩咐了一声,然后拉着吴煜,离开此处。

    “又去龙主宫了吗?他们?”

    “是龙主宫的方向,手拉着手,好甜腻呢!”

    “他们会干什么呢?”血刺问。

    “去你的,别瞎想!”桃儿面红耳赤。

    “不管了,我们继续玩吧,他们大人的事情就是复杂,我们不管这么多,我们玩我们自己的!”

    “好啊,嘿嘿!”

    “不过说起来,那人族的煜帝真是厉害,真不愧是神仙的儿子。还好,其他人族没有这么厉害,我们仙兽,还是最珍贵的血脉!”

    “说起来,我也想出去看看呢,四海龙宫太小了,要是能被允许出去看看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爷爷说了,我们现在族群太小了,出去遇到危险,死伤一个,损失都很大,我们的任务,是繁衍更多后代?这是什么任务嘛!好没有意思!”

    他们吵吵闹闹,一直都天亮呢。

    回到龙主宫,夜色之下,吴煜和她靠在一起。

    “曾经在神洲的时候,觉得你可能得到了很珍贵的传承,进步会很快,可其实还是没想到,有那么一天,你会真的和我差不多。而且这一天来得还这么快,现在,我都未必是你的对手了。”雒嫔遥望天空,有点茫然。

    吴煜笑了笑,道:“没事儿,接下来我们一起进步。”

    “你要走吗?”雒嫔靠在他的胸膛上,看着他。

    吴煜咬咬牙,道:“得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因为碍于他们给的压力,怕你打扰到我?”

    “也不全是。总该是要走的。虽说思念,总想多留一会儿,可是,现在也不是我们能够在这里天天腻歪的时候。这次来了,见到你了,还能和你这样靠在一起,我已经很知足了。接下来,我们……各自为了梦想奋斗吧。“

    吴煜拍了拍她的肩膀,笑了。

    “说得这么正式干嘛呢,你说的,我都知道,可是我还是不舍得你走。”雒嫔的眼神里,满满都是眷恋。

    吴煜抿抿嘴,抱着她,没有再说话了,有些道理两个人都明白的。

    “算了,我还是别太黏你了,省得你不珍惜我。你快点走吧,这样你会想念我多一些。”雒嫔忽然有点淘气道。

    “你哪里学的这些套路啊。”吴煜哑然失笑。

    “别管太多,你这小屁孩,给你几分颜色,你都要开染坊了。走吧。”

    “我想多待一会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。”

    吴煜盯着她。

    “我想好了,下次再见,便是天宫。那时候,哪怕有万仙阻止,我都非你不嫁。”她语气很严肃。

    “好,天宫再见。”

    吴煜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雒嫔本想,让他再多留一日,吴煜决定天亮就走的。她改变主意了,让吴煜现在就走。

    这样的话,对她来说,可能显得她更果断一些,她会少点思念,吴煜会多一些吧,毕竟两人相处,总是更不果断的那个人,心里更想念一些。

    但其实,这些都是没用的,思念不会因为任何的方式而减少。

    当然,吴煜愿意,让她少受点思念的苦,所以,他表现的不舍得,但还是在她的决然之下,一步一步往远处走,从他离开到靠近那九玄天龙禁仙阵,吴煜回过十次头,每一次,她都微笑的看着自己,眼睛一点都没眨。

    “去吧。”雒嫔对他摆手道。

    离别的不舍,就像是满胸口的醋,真的很酸楚。就算是大男人,在自己即将奔赴远方的时候,还是很难受。

    相聚时短别时长。

    最后一次回头,她的样子深深刻入了脑海,月光之下,她站在那高台之上,长裙飘飘,银发飞舞,如夜空中的仙子。

    “不知魂已断,空有梦相随。除却天边月,没人知。”

    听到她的声音,吴煜回头。

    最后一个笑容,铭记在心,吴煜身前那法阵已经打开了,他咬了咬牙,尽量让自己的呼吸平缓一些,然后,一头扎入到了法阵之中,冲了出去,等他再回头的时候,那法阵的漩涡正在缩小,他只能通过漩涡,再看到她的容颜,只可惜漩涡越来越小,只有最后一刻消失,吴煜便再也看不到她了。

    他伫立在四海龙宫的法阵之外,许久许久。

    “年轻人,快走啦,奋斗啊,不然美人可要就飞了,你要一直当个性命都不保的垃圾,谁要和你同生共死啊!”

    冥泷最擅长的,就是在这个时候说破坏气氛的话。

    “去你娘的。”

    骂她一句,心里舒服多了,他记住了这四海龙宫。

    “但愿,下次见面,便是天宫。”

    吴煜深呼吸一口气,然后离开。

    凡间与修道世界,离愁别绪,又有何两样?

    就如那

    寒蝉凄切,对长亭晚,骤雨初歇。

    都门帐饮无绪,留恋处兰舟催发。

    执手相看泪眼,竟无语凝噎。

    念去去千里烟波,暮霭沉沉楚天阔。

    多情自古伤离别,更那堪冷落清秋节。

    今宵酒醒何处?杨柳岸晓风残月。

    此去经年,应是良辰好景虚设。

    便纵有千种风情,更与何人说?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第二章。

    今天店铺上了不少新款。

    300签名海报不多了,衣服的定制款也有些没大号码了。

    打开淘宝搜店铺风青阳工作室就是了~

    另外,今天三章,晚上6点还有一章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