玩笑归玩笑。

    南山望月这次也是无心之失,吴煜也有责任,所以也没人怪他。

    他也知道,在这古妖世界,还需要更加谨慎,这里也是个危险之地。

    虽然他们已经很强了,但毕竟这世界上,还有更强的。

    外面到处都是玫瑰妖后的身体,八大妖神虎视眈眈,所以吴煜在思考,自己是否有什么应对的方法,尤其是对那玫瑰妖后。

    不然,以后要出去都难,除了吴煜之外的其他人,可不能永远被困在这里。

    思考一段时间之后,他有了一些眉目。

    他将吞天之躯,傀儡吴煜等,都留在心神殿这里,南山望月正在布置其他的法阵,这里就算是妖神,对法阵都不是很熟悉,所以心神殿还是不容易被现。

    “我和八大妖神,都有根本性的冲突。”

    “我,想得到他们手里的古妖石。”

    “而他们,却想离开古妖世界,去别的世界。”

    “但是,一旦他们破坏原先世界的平衡,那我就罪孽深重了,所以,我是绝对不能答应他们的要求的。这绝对不行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,我和他们的冲突,是不可避免的。在我不是妖神之前,古妖世界,对我姐姐他们来说,并不是最安全的地方,反而也很危险,甚至比阎浮世界还要危险。”

    所以,他得出结论。

    “那么现在的方式,要么是到达其他世界,在其他世界,寻找安全之地。古妖世界全是妖魔,在这里的话,除了九婴都很不方便。如果能到星辰世界、仙剑世界等等,那就好多了。”

    吴忧、苏颜离和风雪崖,都更适合其他有人族存在的世界。

    吴煜暂时还不想让他们回阎浮世界,当然阎浮世界还是最适合他们的地方,可吴煜还没有完全信任古帝。

    “在不能答应妖神们要求的情况下,我只能去其他世界。看看其他世界,是否能有生根芽之地。”

    “暂时不用返回阎浮世界。那我,对了,玫瑰妖后刚看过我的朋友,这个办法,应该可行。”

    他想到了一个计策,至少可以看看,那星辰世界具体到底是怎样的。

    和玫瑰妖后谈和根本不可能,但,吴煜却可以欺骗一下她。

    他的本体,暂时离开了心神殿,这次,他直接前往第一次见到玫瑰妖后的地方。

    只有玫瑰妖后知道他有朋友。

    几个时辰后,吴煜差不多到了,他稍微碰触一下旁边的树木,道:“玫瑰妖后,我和你有事情商量。”

    顿时之间,地表干裂,出现了大量带刺的藤条,其中就有一条变化,生出了暗红色的美艳玫瑰花,那美貌女子再次出现,她满脸委屈,道:“哥哥,你终于出现了。”

    吴煜淡淡道:“那没办法啊,我和我的亲人们,没法离开这个世界,就只能在这里生存了。可是你的身体无处不在,我们都只能躲着,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,所以我寻思着,也许可以和你谈一下吧。说实话,其他妖神,可没你这么好说话,动不动就要杀了我,夺取宝物,我也懒得和他们商谈。”

    玫瑰妖后委屈道:“奴家也没办法呢,奴家在这古妖世界生活,实在太凄苦了,杀戮期太可怕了,我只是想离开这里而已,如果冒犯了哥哥,真是不好意思。”

    这说话,倒是真的软绵绵的,让人都不忍心伤害她。

    吴煜不会被迷惑,他知道真正的玫瑰妖后,眼神有多么的冷酷。

    他道:“我能理解,但你也得知道我的顾虑,我对那星辰世界一无所知,你是妖神,我贸然把你带到那个世界去,如果你破坏了那个世界的平衡,导致生灵涂炭,那就是我的罪孽了。”

    玫瑰妖后着急道:“不会的,哥哥,我只是想躲避杀戮期,能有一个安定的环境,我就知足了,绝对不会生出任何事端的。”

    说是这样说,但吴煜还是从其他妖魔嘴里,用道心摄魂妖法问出,她可不是个善类,虽然不如血海鹏魔凶恶,但也差不了太多。

    现在这样子,都是她迷惑的武器罢了。

    吴煜摇摇头,道:“我确实还有顾虑,可是你在古妖世界,给我的麻烦也很大,我也想离开这里。所以,我这次想了个办法。我想第一次,就我自己。进那星辰世界看看,了解一下那边的情况,如果我觉得合适,我回来之后,再带你进去,如何?”

    玫瑰妖后一听,泪如雨下,道:“可是,奴家害怕哥哥去了,再也不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吴煜道:“你放心吧,我亲人都还在这里呢,他是我的恩师,我的亲姐姐,还有我的兄弟姐妹,都还在这里。我没法不回来。要不然,我早在一开始的时候,就使用那钥匙直接去星辰世界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考虑一下吧,我一定是得了解一下那个世界情况如何,比如说,是否有镇守的神仙,那神仙是否比你强大?是否愿意让你进去?我都得了解一下,否则的话,如果对方不愿意,你进去之后,还有可能会被杀了,那就得不偿失了。比如说我,我得到了那血海鹏魔的阎浮世界之门,进去之后,就被那个世界的神仙盯上了,对方似乎要杀我,我就只能逃了。“

    玫瑰妖后肯定知道他有阎浮世界之门的,但是为什么还留在这里,吴煜在这里做出了解释,是那个世界的神仙容不下他。

    其实他是在无形之间,消除她的疑惑和戒备,对方有疑惑,肯定会有戒备的。

    ”所以,我这次也想去探查一下,星辰世界是否适合我们生存,否则我们是不会去的。只能找别的世界了。说实话,至少古妖世界,是不适合我们的,这里的杀戮期实在太可怕了。”吴煜道。

    玫瑰妖后再考虑,她似乎快被吴煜说服了。

    “我想问你一下,你们来自什么世界?”玫瑰妖后问。

    她这句话,倒是正常了。

    吴煜早想好了,道:“东胜世界,我是误入到这里来的,可能这辈子都回不去了,但是还是找一个适合的世界生存吧,至少古妖世界不适合,阎浮世界我去了,那里镇守的神仙很可怕。也没法呆着。”

    她知道吴煜的亲人都还在这里,她才会真正考虑。当然她是怎么也想不到浮生塔这种东西。可惜吴煜的浮生塔,也带不了那么多人。

    但是,吴煜最大的依仗是,等他到了星辰世界,他开启古妖世界之门,就能直接回来,到时候开启古妖世界之门,穿梭的可就不是阎浮世界,而是星辰世界了。

    意思就是,他只要进去星辰世界一次,接下来只要不返回阎浮世界,那么他就随时可以再去星辰世界。

    “好吧,哥哥,可是你千万别丢下我,千万要去看看,那里是否有镇守的神仙,他大概是什么本事,我刚成妖神不久,如果成仙久的神仙,都能随便杀了我的。”

    看来她也是矛盾的,她想逃离这里,可是心里还是对其他世界镇守的神仙,有点畏惧。

    “放心吧,我做到做到,绝对不会在这件事情上,出尔反尔,毕竟我确实也知道,你们在这里太辛苦了,如果那个世界的神仙好说话,我一定会和他们说清楚的。毕竟大家都有难处,对不对?”

    “哥哥,你说得太对了,我们在这里,实在太可怜了……呜呜……”

    她又装了。

    不过,这次吴煜是成功的蒙混过去了。

    显然她也知道,必须要赌上一波,否则吴煜天天神不知鬼不觉的,真的很难找到。她一直都用这个样子迷惑吴煜,也许她认为,吴煜成功被她迷惑,当她是个可怜虫吧。

    至少她知道,吴煜有亲人在这边,听起来,他自然会回来。从之前的表现看,吴煜绝对很在乎他们。

    说实话,虽然她答应了,但是没到达星辰世界之前,她随时都有可能改变主意,而吴煜在这段时间,是相当靠近她的本体的,这也很危险,说不定她及时靠着假装答应吴煜,引吴煜上钩,从而击杀吴煜,拿到钥匙,那样的话,她就可以随心所欲,根本什么都不用考虑。

    所以,从现在开始,反而必须要防备。

    “那你随我来吧。”

    承载她的那藤条在地上行动,前往她之前那个盆地,沿路上,大量的妖魔都虎视眈眈的看着吴煜,他们之前是被困在牢笼当中的,吴煜很快就看到了他古妖石,他来到了那古妖石的旁边,这时候,所有的妖魔包围着他,而他脚下,肯定就是那玫瑰妖后巨大的身体。

    “哥哥,你千万别欺骗我,我很讨厌别人骗我的,我会疯的呢。”那美人在吴煜面前,柔弱动人。

    “欺骗你,对我一点好处都没有。”吴煜点点头,这时候,他忽然伸出手,摸了摸那美人的脑袋和长,道:“在这里等我回来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她一怔,脸色微红。

    也许可能是这举动,会让她收起杀机,有那么一个时间差,吴煜二话不说,拿出那古妖世界之门,瞬间撞在那星辰世界之门上,冲了进去,瞬间就消失了。毕竟,他有第一次进阎浮世界的经验。

    “妖神,怎么不杀他?不是……”

    那些妖魔,都在对着地下说话呢。

    “稍微犹豫了一瞬间,没想到他动作那么快,算了,暂且就当他信他一次吧,毕竟,我快找到他那些亲人的住所了。”

    地底之下,一个雄浑的声音传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