此刻八大妖神,齐聚一体。

    道与神通,尽皆消化。

    八大妖神,各有类别,除了九婴神并不算合格的走兽,有飞禽古树昆虫,也有海域妖魔沧龙、青皇、红魔和灵境妖树。

    吞天之躯,如今拥有各大妖魔族群之威力手段,上天入地,无所不能。

    他还能完全模拟变身为八大妖神,行走天地。

    炼化了灵境妖树,感悟其道,迅速消化,他回到浮生塔中,节省时光,在很短时间内,便已经将八大妖神的一切,汇聚为一体。

    此刻,从本体的角度上,感觉吞天之躯是一个奇妙存在。

    他已经比本体强很多很多了。

    奇妙的是,他所从妖神当中吸收的道,并不会对吴煜本体元神有什么影响,仅限于在吞天之躯的身体里运用。

    但是,如果吴煜的本体需要这种道的话,也是能够获取的。

    只是对如今吴煜来说,吞天之躯的巨大变化,并不能占据他的内心,他心情永远都被另外一个世界所牵引着。

    他直接返回了无极战船。

    南山望月、夜兮兮他们,已经紧张、彷徨,等了很长时间了。

    吞天之躯现在在浮生塔内,没吓到他们。

    “如何了?”南山望月面色忧伤问。

    “已经将,八大妖神吞噬了。现在,算是成了那个级别吧。”吴煜神情还算镇定,虽然吞天之躯很饥饿了,可是他能忍耐住。

    “什么!”

    他们都以为,吴煜是出去猎杀血海鹏魔的。

    于是无比震惊,又带着一些恐惧。

    “这样,不会控制不住吗?”夜兮兮胆怯问。

    吴煜道:“放心吧,完全不会。过去大半天了。我要回阎浮世界,和炎黄古帝一战了。”

    他来这里,是向他们几个人告别的。

    “这里已经没有妖神了,这个世界,你们可以横行。八个世界之门,也都到了我的手上,如果我回不来,也会尽量将古妖世界之门弄回来的,南山,以后他们可能就交给你了。”吴煜必须做好以后的安排。

    古妖世界,现在已经变得非常安全了。

    如小鹏魔他们,根本都找不到无极战船。

    南山望月他们以后留在这里,还可以去其他的世界。

    “不,我不答应。”夜兮兮一听,便连忙道:“古帝说了,要我们全部都到场,你不能自己去。否则会害了雒嫔姐姐的。”

    南山望月道:“你别冲动啊,其实我觉得古帝可能现在未必是你对手,别太紧张,我们先都跟着过去,只要他能先放了雒嫔,才有战斗拿下他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吴忧也说道:“我也觉得,你都到如此程度了……古帝未必是你对手,还是保险起见吧。毕竟,现在你是有他不知道的底牌的。一开始可以迷惑一下他,等他放了雒嫔,再让他们回来也不迟。”

    其实吴煜知道,南山望月和夜兮兮说了这么多,并非是什么策略,计谋。他们在吴煜吞噬妖神之前就说过了。他们不想丢下吴煜,自己独活。既然并肩作战这么长时间,他们关系如亲人,既然是亲人,便绝不会让吴煜单独冒险。

    而且他们是古帝的目标,如果他们不去,古帝若是发怒,雒嫔会相当危险。如果造成不会挽回的后果,比如说雒嫔死了,那给吴煜的创伤,就实在太大了。

    其实吴煜很感动。

    面对古帝,他们都不怕死。

    这辈子,能有这样一群人相随,也是一种福气。

    他们,都是吴煜现在最重要的人了。他看着南山望月、夜兮兮、九婴、吴忧和苏颜离。

    他需要尽快做出决定了。

    南山望月见他挣扎,他眼神严肃,拍了拍吴煜的肩膀,道:“兄弟,生死有命,此生,能和你纵横这天下,周游世界,就算身死道消,我南山望月也无怨无悔了。也许一生,就这一场如此重要的战斗,我若不去,遗憾终生。”

    “对,我也不怕死!我要亲眼见证,煜哥哥你为你恩师报仇,为我父母报仇。”

    他们如此坚决,如此急切。南山望月不吊儿郎当了,夜兮兮眼睛里也含着泪水,生怕吴煜不答应。

    吴煜确实经过一阵挣扎。

    “如果有意外,我会让你们先回来。至少,不能让古帝得逞。他想要的,是我们三者的传承。”

    炎黄古帝,太贪心了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夜兮兮喜出望外。

    她真的害怕,吴煜要单独去战斗。

    决定,便不犹豫了。

    无极战船留在这里,吴忧、九婴和苏颜离留在这里。

    “抱歉,完全帮不上忙。”九婴一直没怎么说话。

    “来日方长,我不会死的。”吴煜道。

    九婴是君子。

    “师弟,君子报仇,十年不晚。”苏颜离关心道。

    她知道,吴煜当然想今天就把仇报了,可现实并没这么容易。所以一定要稳定住。

    最后是吴忧,她说:“心至静,方无敌。”

    她当然知道,吴煜此刻是在压制着,自己内心翻天覆地般的暴躁。

    怒火、仇恨等,全部聚集在胸腔,如同是巨大的火山被压缩到很小一块空间,也许看到古帝的那一刻,就会爆发得歇斯底里。

    所以,她了解吴煜,知道她这弟弟,从小是什么性情,他火热,直率,敢爱敢恨,如今,有人杀他恩师,劫持他的挚爱,这便是对他最大的侵犯,是他的逆鳞!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吴煜点头。

    吞天之躯,留在浮生塔内。

    南山望月和夜兮兮,则跟在吴煜身边,这次,吴煜需要通过阎浮世界之门,才能到达阎浮世界。

    拿着古妖世界之门,当做是钥匙,和吴煜一起,进入到里面去。

    光芒闪烁,时空变换。吴煜拉着他们两人的手,其实他们都有些紧张。

    毕竟,他们面对的,是炎黄古帝。

    吴煜吞噬了八大妖神之后,仍然不知道,古帝到底是什么程度。

    他对神仙,一无所知。

    哪怕,他可能已经比很多的神仙,都还要强悍了。

    熟悉的阎浮世界,出现在眼前,他再次出现在阎浮世界的核心,炎黄古国神都上空。

    这整个世界,仍然安宁,古帝将这里打理得井井有条。

    似乎这时候,古帝的变化,也没让这个世界,发生丝毫变化。

    他,肯定是在东海的。

    吴煜驾驭筋斗云,让他们两人也坐在其上,朝着东海的方向赶去。

    这可能是最动乱的旅途。

    一路上没有任何动静,但是这是暴风雨前的平静,前方等待自己的,是命运的战斗。

    “可算是出现了,我在四海龙宫等你。吴煜。”

    天地之间,风云变幻,沧海汹涌,形成这声音,朝着吴煜正面冲击而来。

    当那古帝声音响起,吴煜双眼之中,明显烧起了金色的火焰,连座下筋斗云,都变得暴躁起来。

    “吴忧姐姐说了,要冷静。”夜兮兮轻轻提醒吴煜。

    她明白,吴煜现在随时都处在失去理智,变成厮杀狂魔的边缘,尤其是在吞噬了八个妖神之后。

    浮生塔内,藏起来的吞天之躯,双眼猩红,手握双拳,无比暴躁,那种可怕的饥饿感觉,正在撕扯他的内心,他觉得自己甚至不能看到血肉,否则便会想要吞吃。

    “看来,就算是吞天巨兽,随时都被这种饥饿感折磨,也不好受。”

    他是深刻明白的。

    他抬头,看向东边。

    东海!东海!

    四海龙宫!

    她,到底如何了……

    想起在万国城,自己和她依偎在一起,看着月光畅聊。

    想起在四海龙宫,月光之下,她那美如月色的笑容。

    纯净,自然,如仙如梦。

    就像是一朵纯白的花朵。

    穿越海域,到达世外桃源!

    吴煜已经闻到了古帝的气息。

    在这个地方,他已经在须弥之袋当中,打开了古妖世界之门。甚至不断重复打开,随时准备好能够撤退的通道。

    近了。

    他就在那边,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当吴煜穿越洞天,靠近他,从水面中出现,来到这一片天地的时候,他再看到了那四海龙宫,看到了外围那彩色云雾组成的球体——九玄天龙禁仙阵!

    在那九玄天龙禁仙阵之前,吴煜看到了那个存在。

    他是保持着那天晚上和吴煜袒露真相,说吴煜是他儿子的那个夜晚的样子,远远看去,显得智慧,和蔼,让人如沐春风。

    一只眼睛,如同烈日,一只眼睛,酷似冷月。

    他的目光,确实比八大妖神可怕多了,在其眼前,八大妖神,就如野兽一样。

    可是吴煜分明看到:他身后的九玄天龙禁仙阵是完好的,似乎并没有被破坏的痕迹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重大的变化!

    吴煜原来以为,来到这里,看到的第一个画面,是雒嫔已经让古帝给劫持了。

    但是,显然并没有?

    这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古帝微笑看着他,道:“不用意外,我如今要破这法则,拿到雒嫔,也就瞬息时间罢了。之所以还没动手,就是为了让你看看,我是怎么做到的。”

    也就是说,雒嫔现在是安全的。

    可即使如此,他对眼前此人的恨和杀机,却在汹涌爆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