姜君临战败之后,骑上‘鹤马’就立马逃走,亏他之前还神情倨傲,如今却灰头土脸,着实可笑。

    “算你逃得快,这些时日你让我姐姐吃的苦头,下次见面,定要十倍再还给你。”

    没有天云鹏代步,显然是追不上了。

    再者,吴煜如今心里更担心吴忧的安危。

    连续在这城墙上四天多时间,莫说是女子,就是有一定武道修为的人,都未必承受得住。

    如今这战斗结束,吴都的百姓们已经从屋中跑出来欢呼,沉寂数日的吴都,如今算是再度沸腾。

    在他们心中, 吴煜已经是一个超过了开国大帝的神话了。

    嗖!

    吴煜却二话不说,回到了无忧宫,如今吴忧正在寝宫当中休养,里里外外包围了好几重,大多都是誓死周围她的死士。

    如今,吴煜战退姜君临的消息还没传来,故而院子里气氛很紧张。

    吴忧半躺在床边,哪怕是绝色容颜,经过这番折磨,也会有所凋零。

    吴忧心挂吴煜,根本不能好好休息,那苍白的脸色,垂落的长发,无不显得我见犹怜。

    “姐姐!”

    忽然之间,一道金光冲进房中,正是毫发无伤的吴煜。

    他将伏妖棍扔到了一边,一时间,眼睛里只有这个亲人了。

    “姜君临,已经重创逃遁了。”吴煜淡淡一笑,如今风波过去,他内心也沉静了不少。

    他快步走上前去,伸手抱住她,隐约感觉其瘦弱的身子在怀中抽泣,但这是幸福的惊喜,可以感受到,她紧绷的心弦这时候才彻底放松。

    “亲情……”

    怀中的温热,让吴煜深刻的体会到了这两个字,到底有多深的意义在里面。

    人这一生,能有几个血浓于水的人呢?

    吴煜只有这一个姐姐了。

    幸好这次,她安然无恙。

    “我发誓,从今往后,再也不会让你身陷险境,姐,不管是谁,都不能欺负你,哪怕是妖魔鬼怪,各路邪神,谁敢碰你,我吴煜都和他们死战到底!”

    这是誓言!

    “我只想让你好好活着,去追逐你的道。”

    吴忧抬起头来,她也是内心坚强之辈,这时候连面色都红润了不少。

    吴煜连忙从须弥之袋中,取出一样药性温和的仙灵,虽然没有灵纹,但有续骨生肌、活血壮气之妙用,虽然效用一般,但很适合吴忧现在虚弱的情况。

    “服下这‘白灵芝’, 调养一个月时间,再辅助我教你的‘搏海长拳’,便可让你恢复到最好的状态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吴忧深知,这时候把自己的身体调养好,吴煜才会真正放心,去走他自己的道路。

    终于,安定了下来。

    吴忧休息了一夜, 这一夜吴煜一直陪伴在她身边,他夜里都没有睡觉,看着床上这个女子出神。

    “她是凡人,总有一天,会离我而去。”

    想到自己百岁时候,可能正是壮年,但是吴忧却已经年迈,老去,他心里就有一种难以言之的刺痛。

    不过,生死轮回,这是天道规则,哪怕是神仙都无法左右吧。

    清晨,吴忧醒来的时候,精神已经饱满了不少,服下仙灵之后,面色也红润了一些,一番梳洗打扮后,她恢复了平日里公主的模样。

    不过,她仍然有忧色,问:“那姜君临负伤逃走,但以其骄傲的个性,如果返回那中元道宗,寻找帮手,再来对付你怎么办?”

    并非没有这可能。

    吴煜淡然道:“你放心,假如他真无耻到这种地步,我有对付他的办法。”

    吴忧很信任他,故而这才放心。

    实际上,假如姜君临真的这样做,请来不少强者来灭杀吴煜的话,吴煜还真没有办法。

    天云鹏被斩杀,吴煜想向碧波群山那边传个信都困难。

    “如果只是姜君临自己,他再过来,那也是送死。”

    有了这简直逆天般的‘定身术’,吴煜还真没有怕过姜君临。

    他准备先在吴都待上一些时日,等吴忧身体调养好了再说其他。

    剩下的时日,除了琢磨‘定身术’之外,吴煜终于有时间,去向冥泷讨教心中的疑惑。

    他对这整个修道界,有一种巨大的渴望,他想了解这个世界,想知道成仙, 需要走几步路。

    “冥泷。”

    “你敢喊奶奶姓名?”

    冥泷一般藏在金箍棒中沉睡,无聊时候,便会捉弄吴煜。

    “绝世小美人……”

    对这老妖婆,吴煜也没什么办法,只能用这‘违心’的称呼了。

    “有屁快放。”

    冥泷在他眼前出现,正睡眼朦胧,模样倒有些可爱。

    如今正是深夜,吴煜坐在天吴宫顶上,看着漫天繁星,遥望远方,充满了憧憬。

    “你在‘一元’之前,是大人物,你说,这个世界有多巨大?东胜神洲之外,除了海岛,还有其他么?”

    冥泷狡黠一笑,道:“你想知道?”

    “当然。”

    她便神神秘秘道:“这只是相当宝贵的信息啊,价值非常之高,你想知道的话,我和你非亲非故,也不能白白告诉你,对不对?看在我们都是这金箍棒传人的份上,一枚‘问道神丹’好了。”

    她摆着一副便宜了吴煜的表情。

    果然……

    这吃货、财迷,根本不肯松口,任何东西,都要交换,一会是问道神丹,一会还有其他稀奇古怪的要求,反正吴煜都不敢轻易答应。

    他怕假如有一天,自己真成仙了,那估计会被她坑惨。

    “ 你我也算相依为命,看在这交情份上,跟我讲一下不行么?”吴煜有些不悦。

    “不行。别得了便宜还卖乖。光‘大品天仙术’和‘定身术’,都便宜卖你呢,当年奶奶我可不做这便宜买卖。”

    看来这两样东西,让她挺后悔。

    “那你告诉我,想要成为神仙,凡胎锻体、凝气仙根,然后结成金丹,再往后,还需要几步才能成为飞上天庭?成为那天兵天将?”

    这也是吴煜很想知道的。

    《东胜神洲记》只记载了金丹大道境,往后很模糊,只说了东胜神洲核心位置,有诸多超越金丹大道的存在,简直挥手之间,天崩地裂。

    “这个信息更贵了,我就不和你讨价还价了,两枚‘凰心丹’。你要是觉得可以,就记在我们账上。”冥泷不怀好意的说道。

    吴煜:“……”

    到头来,还是拿这家伙没有办法。

    “你就不怕我现在全部答应你,到时候什么都不给你,甚至就算我有那能耐,也不会让你起死回生?” 吴煜威胁道。

    冥泷捂着肚子,哈哈大笑,道:“我很放心,这如意金箍棒选择了你,我就知道你是什么秉性,就你这样正气凛然,一诺千金的人,是不会对我这小女子食言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为何它会选了你?”

    言下之意,便是冥泷完全没有这些品质。

    冥泷翻翻白眼,道:“定然是觉得老娘美腻了,你管这么多干嘛?穷鬼,一颗凝气丹都没有,关你屁事,别打扰我睡觉!”

    说着,她便嚯的一声消失在吴煜眼前,怎么也不肯出现了。

    “算了,还是回去问师尊。”

    也许冥泷说得没错,不过是萍水相逢,非亲非故,为何她就要给自己一切,告诉自己一切?从一开始的‘大品天仙术’她就标明了,这是买卖,不是赠与。

    往后的日子,从冥泷这里得到的信息不多。

    大致可知道,她确实是十二万年前一个大人物,在实力已经接近成仙的时候,得到了‘如意金箍棒’,获得了一些传承,实力暴增,碾压天下正道,最后是被天下正道围攻而死,一缕残魂被如意金箍棒吞了,变成现在这古怪模样,沉睡至今,直到吴煜出现。

    吴煜倒是想成仙,然后想办法让她起死回生。

    但,成仙,何其之难?

    至少,这漫漫长路,无穷无尽,吴煜这也只是刚刚踏上这条路,前路有多少荆棘,他可想象不到。

    大约二十天后,姜君临并没有带人前来,倒是这时候吴忧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。

    正所谓,国不可一日无君。

    元昊被吴煜吊死之后,东岳吴国陷入一定混乱,邻国也虎视眈眈。

    这一日,吴煜决定,让吴忧登基为帝,为东岳吴国千古第一女皇帝,统治东吴!

    当吴煜在吴都说出这个决定的之后,没人反对,只有欢呼!

    似乎,百姓们早就想到了。

    吴忧自小就是治国之才,颇有见地,先帝也曾多次与她讨论国事,在治国方面,她的才能是元昊百倍,把这东吴交付到她的手中,吴煜很放心,而吴忧也有一展抱负的机会。

    她并不排斥,反而很乐意。

    “我会让这个国度,人人都幸福安康,每个人都拥有笑脸。你大可以去放手修你的道!哪怕百年之后,你归来,我已经不在,我的子孙们,也会把你的故乡最美的一面,让你看到!”

    登基前夜,吴忧含着眼泪,说出这句话。

    百年……

    吴煜这才发现,虽然血脉相连,但是他和吴忧之间,隔着一道鸿沟,那鸿沟, 恐怕就是:道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唯有这个字,才能说出他的心情了。

    登基十日,果然整个东吴,再度进入了稳定。

    只要姜君临不来找麻烦,吴煜便准备在这里再坐镇几年时间,陪伴吴忧,却没想到十日之后,那风雪崖竟然到了吴都,找到了吴煜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