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吴煜,你要有种就别躲在女人后面,你给我站出来!”蓝水月咬着那樱唇,喘着粗气,鼓起的胸脯儿不断起伏,显然这一月来,没少生气。

    吴煜料想他们会过来,毕竟那件事已经传开,且还变化了几个版本。

    他倒是干脆, 正要站出来,苏颜离却伸手把他按了回去,脸色淡漠道:“蓝水月,这里不是你撒野的地方,我劝你还是滚吧,就算闹到我们师尊那去,也是你们受罚。”

    毕竟,这是他们上门找事。

    “你!”

    蓝水月气得脸色通红,她指着吴煜,道:“苏颜离,你别装糊涂,就是这吴煜用这烂嘴胡言乱语,现在整个碧波群山都在传,说他亲了我,我今天要他还我清白,我要撕烂他的嘴!让所有人看看,他是不是有这能耐亲我!”

    这倒是事实。

    这件事情是无意中发生的,吴煜也没想到这仙门中,修道者也这么热衷八卦。

    说起来,蓝水月虽然屡次挑衅自己,但污人清白这件事情,他还是不想做,故而他想澄清这件事情。

    没想到,蓝水月刚说完呢,苏颜离就冷笑一声,道:“你要不要脸,谁亲你了?我师弟才看不上你,别自作多情了。”

    吴煜真是大开眼界,没想到平日里冷淡的苏颜离,和别的女人斗起来,连说话都这么有杀伤力。

    “苏颜离!你找死!”

    蓝水月差点气晕过去,旁边两位见她如此吃亏,这也按捺不住,正要压制上来,在法力上占上风,忽然间天上传来一声大笑,一只仙鹤落下,一位书生打扮的男子飘然落下,打趣道:“好热闹,这是干嘛呢,这两位壮汉,你是要出手欺负我师弟师妹么?”

    正是莫诗书。

    他摇着那折扇,吊儿郎当走到苏颜离旁边,啧啧笑着。

    “莫诗书,你别多管闲事!”易清风本还想动手来着,可莫诗书来了,他们这边就未必能占绝对的上风,只能忍住了。

    “笑话,你们想动我弟弟妹妹,我还搬一张板凳来观战啊。你是不是脑子有病啊。”莫诗书瞪大眼睛,表情夸张的道。

    “你!”

    这从始至终,吴煜都没说什么。不过他心里也笑了,看来掌教和护教的弟子之间,矛盾确实很深,不过,终归还是掌教的弟子更霸道一些。

    这时候,那莫诗书嘿嘿笑着盯着吴煜,拍一下他的肩膀,大声道:“师弟,师兄佩服你啊,我听说了,一个月前你在问道塔,把这蓝水月小师妹给上了是不是?现在都传开了,都在说你出手迅猛,牛气冲天啊!”

    这是谣言还是莫诗书瞎编的,吴煜就不知道了。

    “你别胡言乱语,这都是没有的事。蓝水月,你们走吧。”对莫诗书这种搅屎棍的做法,苏颜离早就习惯了,她现在只想让对方滚。

    当然,蓝水月他们更不依了,那赵长天和易清风对视了一眼,现在这事已经传成这样了,他们必须要还蓝水月清白。

    吴煜将这些看在眼里,他比较讲究规矩,事情一码归一码,谣言这事确实是自己不对,他便道:“蓝水月,我承认这事是我多嘴了,这样吧,我们一起找个人多的地方,我把事情起因经过讲清楚,还你清白,你看可否?”

    莫诗书和苏颜离两人,其中莫诗书恨不得事情更大,而苏颜离却不想吴煜和护教一脉的弟子有什么联系,不过,当事人是吴煜,他做出这样的选择,他们俩便不多管了。

    吴煜提出这一点后,那蓝水月当然不甘心,她的目的是来撕烂吴煜的嘴的,只要她这样做了,所有人都会明白那是谣言。

    只是今天有莫诗书在,显然这事办不成。

    那易清风在蓝水月耳边道:“水月,今天很难弄这吴煜,我看还是先把谣言切断,至于账,我们慢慢算。”

    只能这样。

    蓝水月便道:“好,就去多宝谷,那里人多!”

    “有种就走!”他们跨坐上天云鹏,冲天而起,朝着多宝谷的方向飞去。

    留下莫诗书等三人,那莫诗书摆摆手,道:“这事还是按照师弟说的办吧,我只是觉得犯不着怕他们,那赵长天、易清风跟屁虫的样子,真让人恶心,倒是蓝水月这丫头挺水灵的,师弟你要是真能把她搞上……”

    刚说到这呢,就让苏颜离的眼神,让他把话逼回去了。

    “哈哈。”莫诗书讪笑着,尴尬摇着折扇。

    “把这事解释清楚,以后别和他们来往了,这三个小人,招惹了他们,总会阴魂不散。”苏颜离叮嘱了一下吴煜,看来这些年来,她和他们有不少矛盾。

    当然,吴煜也不想老是和这几人针锋相对,他和苏颜离一样,最想专注的事情是:修行。

    三人上了仙鹤,随着天云鹏,不一会儿就来到了多宝谷,那繁华的多宝谷仍然热闹,仙鹤和天云鹏在多宝谷之外就停住了,六人走进多宝谷,这六位都是年轻一代真正的大人物,掌教和护教的弟子们,他们一出现,短短时间之内,就吸引了大量的弟子。

    “他们六个,怎么会在一起?”

    “我听说吴煜和蓝水月好上了,难道是真的?所以他们六个关系都好了?”

    “绝对有戏!”

    修行的日子,实在太枯燥了,偶尔出现一点波折,暧昧,年轻的弟子们都十分关注。

    这才一会儿,周围就有数百人聚集,吴煜见差不多了,便扯开嗓子,大声道:“诸位,我们今日过来,是为了澄清一件事情,那就是,我和蓝水月没有任何关系,这几日传的都是谣言,诸位请勿相信。”

    “说得没错,我和这吴煜一点关系都没有,谁再敢乱说,休怪我不客气!”蓝水月冷冷看着周围众人。

    吴煜心想,说成这样,大家不是傻子,应该明白了。

    没想到,众人哄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两位放心,我们都明白着呢。”

    “对,两位绝对没有任何关系,我们心里都清楚呢。”

    几百人一起心照不宣的大笑。

    吴煜郁闷了,他们当吴煜和蓝水月这是打情骂俏呢,反正蓝水月就是这性格。所以他们一副你不用说我都了解的样子……

    他咳嗽一声道:“是这样的,当日蓝水月屡次挑衅于我,让我不悦,故说出了轻薄之话,让外人听到,所以最近传的都是谣言……”

    他连这话都说出来,心里想着便是把这矛盾给解了,让蓝水月停止骚扰,也让苏颜离放心。

    “嘿嘿……”

    众人又笑了,毕竟吴煜和蓝水月这站在一起,怎么也是一副欢喜冤家的样子,这真是越解释就越暧昧了。

    见众人都是古怪笑容,蓝水月哪里不明白是什么情况, 这气血攻心,差点喷出一口怒血,她转头看那吴煜一副无辜的样子,心里就来气,那娇躯阵阵颤抖,小身段倒是不错,眼神却要喷火,此时厉喝一声:“吴煜,我杀了你,他们就信了!”

    说完之后,她竟然取出法器,正要动手!

    吴煜就在她身边呢。

    光影一闪,隐约当中看到蓝水月竟然有两把法器,分别交与左右手,乃是两把如流动的水般的长剑,她双手一震,竟在原地舞动起来,那舞姿优美,将其婀娜身段展现得淋漓尽致,但绝美的舞姿中藏着的,乃是冰冷杀机!

    “这是‘冰刃舞’。”

    吴煜翻阅过藏经阁道术,对方刚一施展,他就明白。

    对方气急之下动手,自己只能反击,伏妖棍暴出,学了那九龙盘柱,第一次交锋就被苏颜离压制,他心里有些不畅快,这时候那蓝水月倒是撞了上来!

    轰!

    一棍,神龙环绕!

    那火焰神龙,盘绕在伏妖棍上,瞬间气势冲天,道术和法器的完美碰撞,一时间让众人感叹,他们记得上次见吴煜出手,还是在斗仙台上!

    “破!”

    那九龙盘柱,爆发而出,吴煜一棍扫出,神龙咆哮冲天!掀起一阵火海,瞬间将冰刃舞中的蓝水月淹没!

    叮叮叮!

    火海之中,数根寒冰剑气被神龙撕裂粉碎,那磅礴火焰扑了上去,让蓝水月惊呼一声,只能狼狈逃开,差点被烧着了!

    “吴煜!”

    蓝水月简直要疯了。

    言语上老被吴煜压制,这就算了,这次战斗,自己还算是偷袭,竟然还对方逼退,这脸已经丢尽了,抓狂之下,她更要出手厮杀,不过这时候吴煜已经收手了。

    “谁在多宝谷动手!”

    那多宝谷的深处,传来一声暴喝,将火焰和冰刃舞生生震散,连这声音的冲击之下,连吴煜都感觉到五脏六腑震荡,放眼望去,在场数百人脸色都不好看。

    “是公孙长老。”

    众人脸色一变,那赵长天、易清风正准备和苏颜离他们大战,这时候连忙拉住蓝水月,对其使着脸色。

    公孙长老?

    吴煜看向多宝谷深处,他记得问道塔有那‘独孤长老’驻守,这多宝谷有这一位‘公孙长老’,似乎都是这里的大人物。

    不然,蓝水月他们不会这么忌惮。

    “吴煜,走。”

    苏颜离拉住了他,二话不说离开,那蓝水月三人也是,不过这离开过程,蓝水月仍然怒火翻滚。

    “吴煜,我明日就要进‘仙缘谷’,等我得到一种仙根,完成我师尊给我的考验,我就能得到‘水中镜’,等我种下仙根之日,就是你给我跪下磕头之时!”

    今日事情没有解决,反而让她心里更加不悦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2016,新的一年,《吞天记》正好突破1000万点击。新书30天1000万,乃是历史上都没有的,谢谢诸位。

    祝大家,新的一年,大展宏图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