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啊!”

    这不知道是姜君临哪里收来的火,格外汹涌,炽热,扑击在众人身上,在没有防备的情况下,谁都得郁闷。

    此时,就能听到火海当中,素慈在惨叫。

    当然,这并不是赤炎冲天符的火焰,申屠长老是不会有反应的。

    “素慈!”

    那青衣弟子怒吼一声,拉住那素慈,所有人都在往外跑。

    呼!

    终于,他们五个狼狈的逃出火海,途中用了好几种道术来保护自己,即使如此,仍然被烧得很狼狈,比如说蓝水月,满头长发都被烧去不少,这时候身上焦黑,很是难看。

    “吴煜逃走了,给我追!一定要抓住他!我要把他碎尸万段!”

    蓝水月暴怒,对她来说,还没开始欺辱对方,竟然发生了这样的事情……

    “在那边!”有人看见了吴煜逃离的方向,那蓝衣弟子、霓红衣两人受到的影响最小,立马就追逐了上去。

    吴煜急着离开,没有使用聚火珠专门攻击谁,故而他们虽然狼狈,但大多没有受到大的创伤。

    “你!”那青衣弟子扶着素慈,没有追击上去。

    “素慈的腿被烧到了!”只见那青衣弟子满脸狂躁,蓝水月一看,果然其半条大腿都焦黑了,这娇弱美人正在痛哭流涕呢。

    “你追上去,我有‘芙蓉生肌露’可以让她恢复。”蓝水月更加狂躁,对那青衣弟子尖叫道。

    “素慈,我马上回来!”

    青衣弟子这才离开,将素慈交付到蓝水月这里。

    蓝水月她们速度不如霓红衣三人,追上去也没用。

    那蓝水月这才骂骂咧咧,将素慈扶到旁边青石上坐下,面色默然从须弥之袋当中取出一个小瓶子,将这种疗伤圣品,滴到素慈的大腿上去。

    “怎么还没逮回来!”蓝水月心情急躁,脸色很是难看,不时往吴煜离开的方向往去。

    这就像是到手的肥肉,刚舔了一口,就跑了。

    这时候聚火珠的火已经逐渐消散,此前他们站立的地方,已经变成了一片焦黑的土地。

    素慈不敢多说, 也紧张的看着那边,她心里自然有愤怒,刚进仙缘谷,就受到这样的创伤,真是晦气。

    一刻钟后!

    啪!

    蓝水月挥剑将一棵粗大的树木拦腰斩断,再劈成碎片,猛然回头,对那素慈道:“你行动不便,先在这里等着,别到处走,他们还没回来,我过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别……”

    一个人留在这仙缘谷,怎么说也会有些紧张,何况还受伤了。

    可素慈刚说了个别字,那蓝水月就径直消失在灰雾当中,根本都拦不住。

    “蓝水月,你算什么东西,你若不是护教至尊的弟子,你还能凌驾在我们头上呢!”

    素慈怨恨的看了一眼她离去的方向,当然,这种话她可不敢当面说,毕竟她的道侣向来以蓝水月为尊。

    呼呼……

    碧水潭周围,寒气弥漫,不多时素慈便感受到了彻骨的寒冷,周围隐约有阴森的风声,如果是恶鬼在哭泣,地上有几条毒蛇,正在远处对素慈虎视眈眈。

    “该死,我要去找他们!”素慈有些害怕,正准备站起来,但大腿还在恢复当中,行动仍然不方便。

    “不行,仙缘谷这么大,我要是走丢了,他们找不到我,那就糟糕了……”想了一下,她还是留在这里。

    环境更加寒冷了,素慈缩着,不时焦急的遥望众人离开的方向。

    踏踏。

    忽然,有脚步声传来。

    “回来了!”

    素慈大喜,心情雀跃,她伸长脖子看向那边,灰雾当中走来了一个高瘦的身影,越来越近。

    转眼之间,那人便出现在素慈的视野当中。

    素慈愕然发现,那竟然是个不认识的人,只见那男子长得十分俊美,属于那种可以让女人神魂颠倒的那种,无论是举止还是笑容,都如此吸引目光。

    仿佛是上天造就的,一样完美的艺术品。

    “你,你是谁?”素慈不知道为什么,心跳得厉害。

    “我?你猜呢。”对方一步步靠近,嘴角扬起一丝令人如沐春风般的笑容。

    素慈先是沉醉了一下,而后马上吓醒,道:“十几个核心弟子,可没有你这号人物,你是妖魔!”

    妖魔化形之后,收敛妖气,一些手段可怕的妖魔,藏在人之中,根本发现不了。

    “没错,我是妖。”男子微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素慈记得,这次仙缘谷一共放进了三头妖魔,一头黑熊精最出名,还有一狐妖、一鲛鱼妖怪。

    三头妖魔,都被‘钓妖竿’束缚。

    “你是黑熊精!”

    素慈没想到,黑熊精化为人形,竟然会如此俊美。

    “我遇上妖魔,他们短时间不可能回来,我若是再不使用赤炎冲天符,这妖魔肯定要重创我!”

    “没想到我素慈这次又失败了,运气真差!”

    哪怕再不甘心,这时候她还是连忙取出赤炎冲天符,冲那妖魔道:“你别上来了,我退出。”

    据说,被放进来的妖魔,只要逼得弟子使用赤炎冲天符,就会有奖励。

    说着,她引动法力,正要捏碎那赤炎冲天符。

    嗖。

    那赤炎冲天符,竟然到了男子的手里,素慈怔住了,她难以置信的看着这一切,根本不明白对手是怎么拿走赤炎冲天符的。

    “好吃。”

    男子仍然微笑着,他竟然将那赤炎冲天符放在嘴里,咀嚼几下,似乎就被他吃了。

    “吃……吃……”

    素慈脸色惨白,对她来说,眼前这画面,简直是世界上根本不可能发生的事情!

    那妖魔竟然拿走保命的赤炎冲天符,然后吃了。

    “别叫哦,我不喜欢太吵的。”男子吃完之后,咧嘴一笑,那场面说不出的诡异。

    “呃。”

    素慈浑身颤抖。

    她正要大叫,忽然叫不出口了,那男子不知道在什么时候,出现在她的身后,伸手捂住了她的嘴巴,然后伸出舌头,舔了几下她的脖颈,满意笑了:“真是美味呢。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素慈吓得屁滚尿流,她完全不明白,怎么会这样,妖魔是被驯服的,他怎敢对自己这样!

    但是,被他掌控,她竟然动不了。

    “唔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候,男子身影一动,一瞬间便将素慈一起拖进碧水潭当中,水花激荡,两人沉进了碧水潭的底部。

    轰轰轰!

    下一瞬间,整个碧水潭的寒水如同沸腾,翻滚,发出轰鸣大笑,仿佛内部有一头巨兽在翻滚,当然,这样的场面只是持续了三息时间,三息过来,浓浓的血水翻滚而上,在碧水潭上弥漫,几乎将半个碧水潭,都染成了红色。

    流动的血水,不断蔓延。

    噗!

    那男子从水中回到了岸上,身上一尘不染,他舔了舔嘴角,满意道:“女人,还是比男人美味。”

    走了几步,他看着碧水潭的血水,微微皱了皱眉头,而后张开嘴巴,忽然间碧水潭的血水凝聚,最后在中心点形成一个血珠,被男子吞了进去。

    “这样,就没人知道她死了,我就可以继续猎杀了。”

    男子满意一笑, 消失在灰雾当中。

    素慈也许忘了,那三头妖魔,身上都被‘钓妖竿’掌控。

    但是他, 没有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素慈?”

    蓝水月追了一会,谁都没找着,无奈之下,只能先返回碧水潭,否则的话,连她自己都能追丢。

    “去哪里了?”

    回到碧水潭后,她左右翻了个遍,都没找到她,现场也没有任何打斗的痕迹。

    其实她离开得并不远,如果素慈遇到什么麻烦,只需喊叫一声,她也能听见。

    “这女人,真是不识好歹,让她等我一会儿,竟然自己先跑了,这仙缘谷这么危险,要是遇上妖魔,那可就别怪我了。”

    蓝水月咒骂几句,坐在碧水潭旁边的青石上,一想起吴煜,她心里就是气,手里那‘清水双剑’不断杀出道道剑罡,劈在碧水潭上,掀起水浪滔天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蓝水月!”

    终于,吴煜凭借这仙缘谷的灰雾和复杂的地面环境,将追逐了自己许久的三位凝气境第五重都给甩了。

    其中,那霓红衣追得最紧,好几次差点逮住吴煜。

    这次要是被逮住,那可就真的只能被欺辱,一点办法都没有了。

    如今,他藏在一片丛林之中,喘着粗气,眼中满是凶煞。

    “没想到我吴煜,今日竟然被一个小女子逼得跪下。”这是奇耻大辱,怕是十年都不能忘记。

    “也许我本不想招惹你,可如今, 定让你这刁蛮女子,尝尝苦头!”

    一般来说,吴煜讨厌内斗,更讨厌和女人斗来斗去。可蓝水月之骄纵,打破了他的底线。

    “暂时,她身边有四个人帮助,要把这欺辱还给她,难!但这偌大的仙缘谷,我就不信,没有方法!”

    正所谓,恩怨就得分明,有仇不报,非君子。

    当然,最重要的还是此行的目的:仙根。

    吴煜正准备离开,此处有些阴森,毒虫遍布,四处都是蜘蛛网,一不小心,就能撞上蜘蛛网。

    忽然,身后传来一个声音。

    “你,你别走, 好吗……”

    那是一个娇柔的女声,是一种让人听了,心都会化掉的声音。

    吴煜回头。

    在他身边,站着一位倾国倾城的绝世女子,衣着单薄,只有薄纱,那雪嫩美肌,若隐若现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