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见这女子,吴煜才深刻明白一个词,那就是:红颜祸水。

    这个忽然出现的女子,便是这个词最完美的解释。

    吴煜看过诸国历史,其中有一灭亡国度,名为:商国。商国之所以灭亡,便是因为其皇帝沉迷于一位红颜祸水级的妃子。

    那位妃子,乃是一只妖狐。

    能使一国灭亡,可见其美貌。

    站在吴煜身后的这女子,便是这种美。

    她的美,带着一种迷惑,和寻常女子,如苏颜离、蓝水月根本不同。也许五官上找不出区别,身段上更无优劣,但组合在一起,便有一种震撼心灵的诱惑。

    仿佛,不去占有这个女子,那便是暴殄天物,便是后悔一生。

    当看这女子第一眼,吴煜便忘记了心中所有的女性,眼中只有这一人,仿佛整个世界,也只有这一个女子。

    史料记载:狐妖,蛊惑人心,红颜祸水,祸国殃民,不计其数。

    凡间百姓,最熟悉的妖,莫过于就是狐妖。

    凡间女子害怕,因为狐妖屡屡以美貌夺了他们的丈夫,凡间男子更怕,一旦着了妖道,得了魅惑,便是精元散尽,一朝衰老。

    当然,也有为和狐妖一夜尽欢,宁愿献出性命之男人。

    可见,狐妖之魅惑,当真乃天下无双。

    哪怕吴煜内心坚定,在这灰雾、丛林中见到这几乎不着片缕,却又若隐若现的美人,仍然呼吸困难。

    “恭喜,你走狗屎运了,这是一只狐妖。”冥泷不知道什么时候醒过来了,幸灾乐祸的说道。

    上次买卖没谈成,她还不高兴着呢。

    吴煜本要陷入,甚至迷醉,冥泷一句话,倒是让他清醒了一些。

    这时候,那绝色女子,正光着脚丫,眼睛了含着晶莹的水珠,睫毛轻颤,那楚楚动人的样子,当真让人难以控制自身,想去怜爱她。

    “公子,我……叫倩儿,我害怕……”狐妖声音颤抖,却又动听。

    一举一动,皆是魅惑。

    吴煜后退了数步,深吸一口气,他闭上眼睛,不敢去看这狐妖,冷厉道:“我知道你是妖魔,别想迷惑我。”

    吴煜向唐霸天了解了一下,三只妖魔当中,黑熊精有六个妖元核心,最强,擅长战斗。

    其他两位都是修炼五百年以上,拥有五个妖元核心。

    其中鲛鱼妖怪擅长水中战斗,而那狐妖擅长魅惑,真正厮杀能力,未必强过他。

    当然,狐妖的可怕之处,也在于魅惑。

    “只要我不被魅惑,她就没法奈何我!”吴煜告诫自己,额头却冒出冷汗。

    第一次面对百年以上的大妖,且还是恶名昭彰的狐妖,那致命诱惑,实在难挡,这魅惑,怕就是狐妖的妖法。

    人有道术,妖有妖法。

    “没错,我是妖魔,是狐妖……”

    那女子却不否认,她步步紧逼,声音中带着一丝哭腔,那声音环绕吴煜耳边,她道:“我从未害过人,在我刚开启灵智,化形之后,就被带到这里来,五百年岁月,都被锁在镇妖塔中,只有每年今日,我才能出现,看看外面的世界……”

    她很可怜。

    “五百年,太孤独了……我只是想找人说说话,我不会伤害你的,反正,我还是要回去镇妖塔的,就这几日时光,我只想能有个人陪着我……求求你了,公子……”

    说实话,这样带着哭腔,孤独、可怜的声音,让吴煜内心有些颤抖,他仿佛看到这狐妖独孤的被锁在镇妖塔里五百年的可怜样子,竟是如此的真实,让人怜惜,仿佛是自己亲身经历一样。

    “你想说话,找别人去吧,我很忙,再见!”吴煜根本不敢睁眼看她,直接撒腿就跑了。

    “其实你不用怕她, 只需‘观想心猿’,自然邪魔不能入体,这区区小妖,还迷惑不了你这‘齐天大圣’的传承者。”冥泷咂咂嘴,说道。

    “她魅惑不了我?”

    吴煜听到这话,心中一动,连忙观想心猿,心中出现那烈火中的盖世猴王,精神浓烈,如同在黑夜当中看到明灯,心灵一片干净,仿佛有烈日在头顶灼烧!

    烈火之中,妖魔、鬼魅都无法近身。

    吴煜睁开眼睛,和这狐妖四目相对,只有三步距离。

    果然,观想心猿之后,那魅惑之狐妖,在眼中成为了寻常美貌女子,再无那致命诱惑。他松了一口气,前后对比,看着眼前这女子,他更明白狐妖魅惑的可怕。

    要不是观想心猿,今日还不知道能不能脱险呢。

    “多谢了。”吴煜对冥泷道。

    “不用谢,多给一颗问道神丹就行。”冥泷嘿嘿笑道。

    “休想。”

    这财迷,果然是狗改不了吃屎……

    “我就不该提醒你,让你给这狐妖吸尽精元而死,暴尸荒野。”冥泷抓狂道。

    吴煜自动屏蔽了她,既然自己可以抵抗这魅惑,那么,他有个计谋。

    “他们没追到我,蓝水月他们还在碧水潭那里等他们,这时候他们正在返回,我正好把这狐妖,给引到他们那里去。”

    若不是如此,他可以观想心猿,早就跑了。

    虽然说君子报仇十年不晚,但下跪之辱,吴煜还真忍不了多久,尤其是跟蓝水月。

    想好了计策,他便投入其中,做出一副被吸引的样子,对那狐妖道:“我以为妖魔都很可怕,没想到你的身世,竟然如此可怜。”

    “是的呢,倩儿孤独一生,从未有人相伴,五百年时光, 都在镇妖塔中封闭的牢房度过。”狐妖说到此处,泪水在眼中打转,更加让人想怜爱她。

    吴煜观想心猿,紧守心神,却做出一副沉醉的样子,道:“我……我可以抱抱你呢?”

    虽然说,这样关系发展似乎有些快,但他猜想被狐妖魅惑的男子,大体是这样,狐妖才不怕关系进展得快,她们要的就是快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是妖,你是正道弟子,不嫌弃我么?”狐妖怯怯的看着他,带着一丝娇羞。

    “正道弟子也有善恶,妖也有好坏之分,你这么好看,心地一定也善良,我怎会嫌弃你呢?”

    吴煜迫不及待,伸出手抱住了她,这一抱,简直如同抱住了一团温润的火,浑身温度骤升,哪怕观想心猿,都差点失去心神,被这狐妖吸引,当场与其恩爱。

    “狐妖魅惑,当真可怕。”吴煜就不信那蓝衣弟子、青衣弟子能把持得住。

    他惶然放开狐妖,假装有了一点清醒的样子,道:“实在抱歉,我竟然有非分之想,实非君子所为。”

    狐妖暗道:此人定力真强。

    她无辜的摇摇头,道:“公子是正人君子,身心正直,我自然信得过了,再者,倩儿浅薄之躯,公子若是怜爱,那也是倩儿之幸……”说到后面,她脸蛋儿通红,当真致命。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

    吴煜后退了几步,仓皇道:“不能,绝对不信,我只是觉得你太孤独,想陪陪你,断然不能有非分之想,要不这样,我随你在这仙缘谷走走,我们谈谈心,可好?”

    狐妖暗道:没想到此人定力竟然如此之强,不过,他身上阳气雄浑,炽热如此,乃是千年难得一见的纯阳之身躯,若吞吸其阳元,说不定可让我再增一个妖元核心。

    想到此处,她便道:“那也好。多谢公子。”

    反正只要跟在他身边,狐妖不信,他能把持得住。

    “那我们走吧。”吴煜紧守心神,这是将计就计。

    那狐妖时时刻刻都释放着一种魅惑,引诱吴煜去怜爱她,吴煜观想心猿,数次都抵抗住,甚至加快了往碧水潭的脚步,幸好,其实碧水潭并不远,否则还真不知道能不能撑住这一路。

    狐妖也急,暗道:“此人可能是因为阳气雄浑之关系,定力也如此之强,我还要加一把功夫。”

    两人看似恩爱,畅销,实际上相互斗争,凶险无比,吴煜数次险些失守,扑了上去,幸好冥泷出言提醒了几下,让他清醒了一些。

    幸好,碧水潭近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素慈!”

    蓝水月正无聊着呢,灰雾之中,霓红衣,青衣弟子和蓝衣弟子同时回来,那青衣弟子一眼就发现素慈不在了。

    “水月,素慈呢?”青衣弟子心里一咯噔,跑了上来。

    蓝水月翻翻白眼,道:“我哪里知道,我给她上了药,离开不到百息时间,走不过百米,回来之后她就不见了,什么声息都没有,我还以为她去找你了呢,你没看到她?”

    “她没找我啊!”青衣弟子顿时慌张了,他张目四望。

    “那我就不知道了,可能没找到吧。”蓝水月道。

    “水月,你不是帮助我照顾素慈吗!她受伤了,你怎么可以离开?”青衣弟子有些怒了。

    蓝水月冷笑一声,道:“那是你的素慈,又不是我的,我还得伺候她不成?我就离开那么一会儿,也没走多远,她要是遭遇危险,就会喊叫,再不行还能点燃赤炎冲天符,可这都没有,她就是冒冒失失去找你了,这关我什么事?我还得拦着她?”

    蓝衣弟子拍拍那青衣弟子肩膀,道:“兄弟,别紧张, 这是仙缘谷,我们的地盘,还能出什么事,大不了被淘汰出局,明年也还有机会,我们凝气境第五重都没着急,她也不用着急。”

    青衣弟子对蓝水月是敢怒不敢言,其实他追随的是赵长天,这次是被赵长天吩咐来保护蓝水月,他对蓝水月可没办法,只能道:“不行,我得去找素慈,请各位给我一点时间。她不会走太远,找不到我,可能会回来这里。”

    霓红衣和蓝衣弟子都累了,其中霓红衣摆摆手,道:“去吧,别耽误太长时间,我们还要找仙根呢。”

    蓝水月道:“最后给你半个时辰,快去吧。”

    青衣弟子立刻离开,呼喊那素慈的名字。

    吴煜听到了他的呼喊,几乎是看着他离开这里。

    剩下两个凝气境第五重和蓝水月。

    “真是,天助我也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