就在吴煜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,那青冥藤在那俊美男子微笑着的控制之下,在缠绕住吴煜,控制住吴煜之后,那首端继续延长,如一根青藤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生长一样,出现了更多的枝叶和倒刺,然后,便伸进了那诡异的法阵当中。

    “他们怎么被控制,仿佛失去神智,这是什么手段!”

    吴煜无法动弹,只能大声呼喊,这洞窟当中满是他声音的回响,但是,这里太深远了,声音根本传不出去,并且,蓝水月他们也如同没有听到似的。

    那青冥藤,最先缠绕在蓝水月的身上,将她和吴煜一样绑起来,然后再延伸向那些似乎在挣扎,却又迷幻当中的凝气境第五重的弟子。

    吴煜眼睁睁看着,包括他自己,总共十个通天弟子,在短短时间之内,竟然全部让俊美男子用那‘青冥藤’给控制住了。

    连吴煜有‘内在金刚佛’都挣脱不了那俊美男子的浩瀚法力,更别说他们。

    “你是谁,竟然来我通天剑派撒野,我们掌教、护教都在不远处,你敢动我们,必死无疑!”吴煜冷眼看着那俊美男子。

    那俊美男子无动于衷,这时候他对黑熊精等两人道:“把我的‘迷心阵’撤掉,时间长了,会惊动申屠老鬼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从这对话,吴煜便大概能猜出来,那为首的男子,对这仙缘谷的一切,应该都了如指掌。

    那两位妖魔便在迷心阵之外,改变了一下骷髅头的布置,而那男子似乎也撤去了法力上的运转,那让众人变得古怪的阵图,似乎终于消失,他们每个人都迅速恢复正常,但立马就发现,自己竟然被困住了!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!”

    “谁干的!”

    “刚才发生了什么事情?”

    众人一下子就懵了。

    他们被困住,那鲛鱼妖怪便恢复了自由,他屁颠屁颠来到那俊美男子眼前,跪下,磕头,道:“小妖,拜见鬼面猿大人。”

    “嗯,滚一边去。”

    鬼面猿按住他的脑袋,往旁边一拨,让那鲛鱼妖怪在边上打了几个滚,而他越过鲛鱼,朝着被束缚的众人而来。

    “他限制了我们动用赤炎冲天符的能力!”

    吴煜这才明白。

    正因为刚才那迷心阵的存在,这被称呼为‘鬼面猿’的存在,才能一次性困住所有人,否则,那么多人在混乱当中,总有人能用出赤炎冲天符。

    看到三个妖魔恭敬对待的鬼面猿大人,看到他身上没有钓妖竿的线,众人似乎猜到了现状。

    “诸位,他是外来的妖魔,设下陷阱将我们带到这里,束缚了我们,让我们没法用‘赤炎冲天符’。”吴煜一时间也没辙了,这鬼面猿一看就知道,乃是远超他们这个层次的存在。

    “怎么办!怎么办!”青冥藤太可怕,越是挣脱,就越是会遭遇攻击。

    “什么!”听到吴煜这话,所有人脸色都变化了。

    仙缘谷虽然危险,但绝对是不会有性命之危的,门派里有不少长辈驻扎在这里,这乃是通天剑派的地盘,从来都没有外来的妖魔胆敢混进来。

    但是,眼前这鬼面猿真实存在于这里。

    他用一个陷阱,就剥夺了所有人动用赤炎冲天符的能耐,这时候,就恰当的描述就是人为刀俎,我为鱼肉。

    “哪里来的妖魔,竟然胆敢闯进我通天剑派,赶紧放了我们,否则我们掌教、护教、五长老等,势必取你性命!”

    “快放了我们!”

    在愤怒,咆哮的时候,所有人都在用那法力,冲撞这青冥藤,在全身被束缚的情况下,很难使用道术,只能用法力硬抗,不过,十位这个层次的弟子共同抵抗,哪怕只是法力,也确实让那青冥藤震颤了起来,有些枝叶直接崩断。

    “妖魔,别不识好歹!”

    通天弟子们,基本上都有一份骨气。

    “呵呵。”

    面对众人的咆哮,怒骂,威胁,那鬼面猿的脸色始终没有变化,就在这时候,他举起一只手,那一只手在众人的视野当中,长出漆黑的毛发,那手掌也直接变化成为了尖锐的爪子!

    那爪子锋利,摄人心魄。

    呼!

    鬼面猿二话不说,就出现在叫嚣得最厉害的一位弟子眼前,他那爪子直接刺进那人身体之中,捏碎了五脏六腑,伸出来的时候,已经鲜血淋漓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那人的惨叫声,戛然而止。

    嚯!

    他浑身染血,垂下脑袋,身体已经逐渐的失去了生息。

    伴随着他惨叫的停止,所有人的怒骂和挣扎,一时间都停止了,所有人都悄然寂静,看着那一个死去的弟子,也许他们都没想到,今日竟然会这样面对死亡。

    他们没想到,这妖魔真的会在通天剑派之内的地盘里,动手杀了他们其中之一。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

    所有人都疯了。

    有的恐惧,有的愤怒。

    吴煜身边便是那曾经嚣张跋扈的蓝水月,当她看到这画面的时候,一时间脸色惨白,身体发软,再也叫不出声音来。

    “素慈,红衣,是你杀的吧!她们,根本没有用了赤炎冲天符,对不对……”蓝水月声音惨然,说出了心里的一个疑惑。

    这两位消失得太快了,之前是以为她们使用赤炎冲天符走了,那赤炎冲天符怎么会没有丝毫动静?

    当看到这鬼面猿杀了一个弟子,蓝水月在恐惧、绝望当中想明白了。

    鬼面猿微微一笑,好像是在说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,道:“这些时日,确实吃了几个女弟子,味道还挺不错的,最喜欢一个传红衣服的,她使的这把剑。”

    说着,那霓红衣的血剑,出现在他手中。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

    蓝水月踉跄几步,差点摔倒在地上,吴煜正在她身边,便扶住了她,这时候看,蓝水月已经被吓坏了,脸色惨白,浑身颤抖,魂儿都像是飘出了身体。

    说实话,吴煜很厌恶她,如果不是本没什么深仇大恨,且自己不想招惹麻烦,她都想灭了这老是纠缠自己的家伙。

    但是,现在大敌当前,她怎么说都是自己人,他们之间的小大小闹,对比这妖魔的可怕,确实是不值得一提。

    “你杀了素慈!”那蓝水月旁边的青衣弟子一怔,发出一声惨叫。

    “怎么,你不服么?”鬼面猿嘿嘿一笑,站在了青衣弟子眼前,死了一个人之后,所有人都被吓坏了,他们其实都没有面对过敢杀修道者的妖魔,所以这时候,很多人都忘记了继续抵抗,继续撑破‘青冥藤’。

    “我服气,别杀我,我不敢了!”青衣弟子竟然哇的一声,在恐惧之下,嚎啕大哭。

    “那也不成。”鬼面猿笑容一收,手中的血剑一甩,刺进了那青衣弟子的身体,且从身后穿透出去,那青衣弟子挣扎了几下,便瞪大眼睛,失去了声息,成了第二个死的弟子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

    所有人更疯了,有的惨叫,有的大哭,而蓝水月则像是忘了吴煜是她的死敌那样,死死的抓着吴煜,就像是溺水的人抓住了木板那样,指甲都刺进了吴煜血肉当中。

    “你们修道者,恣意斩杀我妖族同胞,还将部分囚禁在锁妖塔,让其受尽折磨,今日,我鬼面猿要替天行道,在你通天剑派被灭之前,先杀几个小家伙过过瘾。”鬼面猿哈哈大笑。

    “前辈,我要杀一个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要。”

    黑熊精,鲛鱼妖怪都道。

    狐妖则魅惑笑着,盯着吴煜,那可是她的宝贝了。

    “小声一点。杀戮,开始吧。”

    鬼面猿道。

    “多谢前辈!”

    这一刻,那黑熊精、鲛鱼妖怪都疯了。

    多年的囚禁之恨,之痛苦,此处一招爆发。

    “诸位,挣脱这‘青冥藤’!”

    吴煜心里震撼,他自知光靠自己,根本无法逃命,只能召集所有人一起,而这时候,临死前大家怕是都知道,只有这青冥藤破了,动用了赤炎冲天符,他们才有可能有生的机会!

    否则,死定了!

    “啊!!”

    剩下八个弟子,疯狂使用法力,去冲击那青冥藤,而那青冥藤则深深陷入他们的血肉当中……

    整个洞窟,都在震动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仙缘谷之外。

    那大河之外,年迈的申屠长老忽然睁开眼睛,道:“怎么三个妖魔,聚到一起了。”

    这倒是不算什么,也算是在规则当中。

    “这么多天,也就一个唐霸天出来,其他人还在竞争,且还没有仙根被找到,今天这群人,效率倒是挺慢。”

    这时候,一个中年剑修来到这里。

    “周围有什么异样么?”申屠长老问。

    “回长老,除了灵气浓郁不少之外,没什么异样,这仙缘谷是我们的地盘,哪里有外人敢进去。” 中年人骄傲的说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