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08章 新生

    这一次经历,对在场所有弟子来说,简直是此生难忘。

    哪怕通天剑派内有竞争,但对于这广袤的天地来说,仍然是一间温室。

    妖魔鬼面猿,给他们上了一课,什么叫做仙路狰狞。

    当然,对他们来说,一生恐怕也只限定于到此时为止了。

    那黑熊精化作本体,巨大的身躯堵在这洞窟当中,他发出一声嘶吼,扑了上去,他的目标,正是蓝水月旁边的蓝衣弟子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那蓝水月吓得尖叫,死死的抱着吴煜,不敢多看,而吴煜看过去的时候,因为被‘青冥藤’束缚,没法动弹,那蓝衣弟子根本没法抵抗,那脑袋便让黑熊精摘下,直接吞了进去。

    “爽!”

    黑熊精满嘴鲜血,兴奋无比。

    青冥藤松开,那蓝衣弟子的尸体倒下,也让黑熊精给吃了。

    另外一边,那鲛鱼妖怪也吃了一个弟子,此时也欢天喜地,可见他们对修道者,有着至深的仇恨。

    一瞬间,便就只剩下六个弟子了。

    原本,众人的法力结合起来,还有可能撑破这‘青冥藤’,现在根本不可能,吴煜相当狂暴,耗费全身法力去挣扎,但他悲哀的发现,除了他之外,剩下的五个弟子基本上都和蓝水月一样,浑身已经被吓软了。

    他们亲眼看着熟悉的师兄弟的死亡。

    通天剑派几乎所有凝气境第四重、第五重的弟子都聚集在这里,如今,几乎要让这鬼面猿灭绝,如此一来,在这个级别的弟子,几乎要出现断层!

    “不想死,就别害怕,撕破这青冥藤!”光靠自己一个人力量不够,故而吴煜瞪着众人怒吼。

    他得到仙人之传承,前程远大,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不会死。

    只需要那鬼面猿一剑。

    “呵呵。”

    可惜,这时候鬼面猿没有给他任何机会,兴许是狐妖的关系,吴煜和蓝水月被留到了最后,剩下四个弟子,在恐惧当中被那鬼面猿灭杀,不但被生生吞吃,其身上所有的须弥之袋,也落到了他们的手中。

    黑熊精、狐妖和鲛鱼妖怪等三人,都兴奋得不得了,脸上充满笑容,对那鬼面猿则更加崇拜了。

    吴煜,蓝水月,眼睁睁看着八个通天剑派的弟子在眼前惨死!

    这等场面,血腥,浓烈,如同地狱降临!

    或许在吴煜心中,对这修仙之路,有了更深的认识,就像是凡人走钢索,谁也不知道会在什么时候掉下摔死,能走到尽头,飞升成仙,万寿无疆的,根本没多少!

    “剩下两个了,男的是倩儿的,剩下一个女的,谁来?”鬼面猿微笑道。

    “前辈,我来,这女子乃是蓝华芸的弟子,而且还是亲人,我可不能吃了她,定要留下她的尸首,让蓝华芸看看。方能解我心头之恨。”黑熊精自然认识蓝水月。

    “准了。”

    “吴煜,你是我的了。”狐妖倩儿伸出舌头,舔了舔红唇,那魅惑之神情,简直充满震撼力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剩下两个人,蓝水月花容失色,再看那黑熊精,更是吓得尖叫,那绝望的眼神,恐怕她从未有过吧。

    吴煜不甘心。

    他一直都在对抗,和那封锁自己的青冥藤相抗争。因为有内在金刚佛,那青冥藤对他造成的影响,其实是非常小的。

    轰轰轰!

    那法力和青冥藤冲击,诞生一阵阵的震荡!

    更磅礴的乃是肉身的力量,他浑身血肉绷紧,如一座巨佛,在撑爆镇压他的天地。

    终于,有了一丝空间。

    “仙猿变!”

    啪啪啪!

    伴随着那剧烈的响声,他的骨骼在不断的拔长,身上也诞生了金色的毛发,身高暴涨,成了一头黄金猿猴,高大威猛,同样凶神恶煞。

    如同太阳般的双瞳,背后金色的‘卍’字,粗壮的双臂,爆裂般的力量!

    “破!”

    他暴吼一声,那一时刻,身上竟然诞生一座佛像的虚影,在青冥藤的镇压当中,不断的壮大!

    不过,哪怕如此,对方的法力也如浩瀚的江海,对方是修炼近千年的怪物,吴煜要靠着现在的力量和他对抗,实在是差太远了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!”忽然,那鬼面猿惊呼了一声,他竟然松开了青冥藤,呆滞的看着吴煜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吴煜一下子没控制住自己的力道,使得这洞穴震荡,差点崩塌。

    为什么,对方要忽然放了自己?

    那蓝水月倒是吓得几乎失去了神智,这时候眼神溃散,只知道死死缠住吴煜,脸色如白纸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的身上,怎么会有我的血脉,怎么可能……”

    或许是仙猿变之后,那种感觉格外的浓烈,才让鬼面猿如此震撼,他就站在吴煜的眼前,上下打量吴煜这身体,满脸的不可置信。

    吴煜记得,狐妖称呼他为鬼面猿,想必是一种猿猴成妖。

    “没有妖气,但是有妖体,到底是妖,还是人?”那鬼面猿目光震撼。

    这就是他孤陋寡闻了,现在的状态可不是吴煜的本体,而是他的一种手段变化,是仙猿变。对方竟然以为吴煜是没有妖气的妖。

    “这,完全是我的血,如此浓烈,只是有了变化。”鬼面猿一字一顿的说。

    吴煜心中一震, 忽然想起一件事情,那就是他当初成就仙猿变的时候,是使用了一滴凶兽之血,很小的一滴。

    但正是那滴血,造就了仙猿变。

    那时候就想,碧波群山附近,怎么这么巧,会出现这凶兽之血,且在猴头果上?

    如今,吴煜算是明白了!定然是这鬼面猿在碧波群山附近游荡许久,恰好在一滴猴头果上留下了一滴血,可能当时他是受伤状态,或者其他情况,这些都可能,唯一可以肯定的是,他之所以说自己身上有他的血脉,那是因为那仙猿变的血,来自于他。

    当然,鬼面猿自己并不知情。

    “我问你,你父亲是谁?”鬼面猿问。

    吴煜脑子里在飞速的思考,他在权衡,如果自己在对方这么靠近的情况,动用‘赤炎冲天符’的话,有可能自己还没使用出来,赤炎冲天符就到了对方手中。

    到时候,恐怕会激怒他。

    忽然听到对方这么问,吴煜心想,他会不会以为自己会是他的儿子?

    当然,人和妖,是不可能有后代的。

    这也正是鬼面猿这么震撼的原因,这无尽的岁月,他糟蹋的人类女子,数量上万。

    吴煜冷静下来,道:“我没有父亲,再者,你问我这等问题,是什么意思?人、妖不两立,你既然厉害,杀我便是。”

    对方越是往那方向想,吴煜也把他往那方面引导。

    此时,不是斗力,而是斗智斗勇,稍有差池,就会要命。

    “没有父亲?那你母亲是谁?”鬼面猿一时间陷入了进来,他在回忆。

    “她早早就死了,我于山林中长大。”吴煜回答。

    他琢磨了一下,没有父亲,母亲早死,自己在山林中长大,虽然模糊,但最符合鬼面猿的猜测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啊,我是妖,人怎么可能生下我的儿子?”

    鬼面猿后退三步,之前他就隐约感觉到吴煜的奇怪,只是后来否认了,但吴煜用处这仙猿变,他方真正疑惑。

    旁边,那鲛鱼妖怪支支吾吾道:“也不是没可能,据说,人和猿猴,最为相似,血脉最近,说不定,出了个意外呢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!”狐妖恼了,反正她是从来没怀过人的孩子,她现在是担心到手的肉飞了,所以不太甘心。

    “我是你的儿子?”吴煜将计就计,狐疑的问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那蓝水月明明知道吴煜是凡间太子,不过这时候思绪混乱,听到这话,顿时吓瘫,这才放开吴煜,自己哭哭啼啼躲倒角落当中去,颤抖的指着吴煜,道:“没,没想到,你竟然是妖魔!”

    她一时间想不明白,也陷入其中,有她这愚蠢的举动,倒是让这件事情,变得更加真实了。

    那鬼面猿估计是信了,不然,吴煜是不可能拥有他的血脉的,这是唯一的解释。

    他本是要把吴煜给杀了的,故而这时候,询问吴煜:“我要离开这里,不可否认,你身上有妖的血脉,你留在这里,只会让那些修道者杀死你,你是否愿意随我离开?”

    吴煜犹豫问:“我真的是妖吗?他们会杀我?”

    “这里死了这么多人,你说呢?再者,通天剑派快要灭亡了,你留在这里没什么好处。”

    那鬼面猿对修道者狠辣,但对妖魔倒是还不错,当看到吴煜仙猿变后,他如吴煜所想的那样,给了吴煜机会。

    “为何要灭亡?”

    “这你就不用管了。”鬼面猿道。

    “好吧……”

    吴煜装着犹豫的样子,最后道:“那我跟你走。”

    旁边,狐妖快要哭了,她自然清楚,接下来还要吸吴煜阳元就没希望了。

    黑熊精倒是嘿嘿笑着,道:“那我就不客气了。”他大摇大摆,靠近蓝水月,吓得蓝水月双眼绝望,连连惨叫。

    吴煜看着她这么凄惨,虽然前面有些矛盾,但那些矛盾对比眼前所遭遇的,确实是小事,现在她确实很可怜。

    “我身为通天剑派的弟子,怎么也不能看着同门师姐,在我眼前受辱,被杀。”

    故而,他道:“我觉得你们应该放了她,她是蓝华芸的弟子,称呼蓝华芸为姑姑,是个很不错的人质,带上她,一旦你们出了意外,还可以拿她当挡箭牌。”

    鬼面猿却笑了,道:“其实,你不用说这些借口,我懂得,你喜欢这小姑娘对吧,行,那就留她一条命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……”黑熊精垂头丧气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