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09章 赌命

    想要躲过这次的死亡危机,首先需要得到对方的信任。

    吴煜自然不可能跟随这鬼面猿离开。

    一旦离开仙缘谷,那就失去了通天剑派的庇护,那是一点希望都没有了。

    这时候,蓝水月暂时也没有性命之忧。

    “只能赌一把!”

    吴煜心里已经做好了准备,他谢过了鬼面猿,越过了不太甘心的黑熊精,走到了那蓝水月眼前,此时蓝水月已经哆嗦着缩在角落,大约是听到吴煜保住了她性命的消息,她才没那么绝望,而是恢复了一些神智。

    “恭喜前辈,喜得一儿子!”鲛鱼连拍马屁。

    这方圆无数疆域,只有一只鬼面猿,那鬼面猿基本上确定了,这时候心情也好着呢。

    趁着他们说话的时机,吴煜单独面对蓝水月,连连给她眨眼睛,嘴上却道:“我要离开通天剑派了,毕竟我隐藏在这里,随时都可能被发现,我有妖的血脉,这是毋庸置疑的,但我不舍得你,你若是不跟随我走,他们会杀你的。”

    说着,吴煜将那蓝水月抗在肩膀上,那蓝水月还是那样子,一脸茫然,但吴煜明白,她应该能明白自己的意思了。

    吴煜把她抗在肩膀上,腿在前,身体和脑袋在吴煜背后,只有吴煜走在队伍最后面,妖魔们是看不到蓝水月的表情和动作的。

    “诸位放心,这女人胆小,现在已经被吓坏了,我们马上离开仙缘谷吧?晚了,怕那申屠长老过来查看。”吴煜很快就融入了自己的角色。

    “好,走!”鬼面猿很高兴,因为吴煜在明白自己的真实身份后,竟然对他没什么排斥。

    “你不喜欢这通天剑派?”

    “自然不喜欢,他们痛恨妖魔,我这本体要是让他们看见,早晚没命,所以我其实早就寻思怎么逃出去了。”吴煜道。

    他一边和四个妖魔聊着,一边扛着蓝水月往外走。

    一般来说,他和鬼面猿走在最前面。

    但是,也有前方遇到阻碍,吴煜稍微受阻,落后几步,走到最后面的情况。

    随着言语交谈,吴煜让他们逐渐放松了疑惑和戒备,直到真正把他们当做他们中的一员。

    时机差不多了。

    “只能把命堵上!”

    吴煜眼神一变,那手指在一个看不见的角落,捏了一下蓝水月的大腿,那蓝水月平静了这么长时间,再听了吴煜和他们的对话,想必能明白吴煜的意思。

    这时候,吴煜只能祈祷这女人能聪明一点了!

    从蓝水月并没有大喊大叫来看,她应该是会意的。

    果然!

    在这瞬间,蓝水月从须弥之袋之中,迅速取出‘赤炎冲天符’,点燃,一时间,赤炎冲天!

    “呃!”

    在火光当中,鬼面猿和三个妖魔猛然回头,一时间都愣住了。

    吴煜怒喝一声,将那蓝水月砸在地上,一副郁闷的表情,跟鬼面猿他们解释道:“我……我太不小心了,我以为她已经吓傻了,所以没限制住她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!”

    鬼面猿气疯了,在此刻之前,他是对吴煜万分喜爱,恨不得什么都听他的,他带着一个微不足道的女子,他当然也不管,吴煜向他保证,这蓝水月绝对不敢如何,毕竟她也怕死,所以鬼面猿没有多想,兴奋之下,一时间忘记了取走她的赤炎冲天符。

    当然,就算取走,吴煜手里还有。

    “我弄死她!”

    黑熊精咆哮一声,朝着蓝水月冲来。

    这时候蓝水月算是帮助了大忙,吴煜可不能让她就这样没命了,他赫然挡在蓝水月之前,仇视黑熊精,道:“你不能杀她!她是我的人。”

    唰!

    就在这时候,外面一根细线,陡然穿梭而来,锁定了蓝水月,立马就要缠在蓝水月的身上。

    蓝水月在洞窟内部,那申屠长老的钓妖竿想要将之拉出去,显然,他们四位妖魔会拦截,当场灭了蓝水月。

    自然,这样才会真正惊动申屠长老。他才会进来,吴煜才有可能得救。

    “吴煜,你!”

    蓝水月眼看着自己就要被拖出去,经过鬼面猿身边,顿时明白了吴煜的留下她的意图,他竟然要用自己的死,来救他的命!

    一时间,她脸色更加惨白。

    不过,在这千钧一发的刹那,吴煜拉住了钓妖竿的细线。

    在这鬼面猿旁边,不管在什么位置,那申屠长老都是没可能将他们活着拉出去的,唯一的希望就是撑到申屠长老过来,故而吴煜必须要给一个让对方过来的信号。

    他以浑身巨力,拉住那细线,疯狂的拉扯,固然,那细线已经勒进了他的血肉,他却没有皱眉,他想让申屠长老明白,他在抵抗,这里出事了!

    仙缘谷中,基本上没有出现过有人点燃赤炎冲天符,还会有另外的人,拉扯这细线,不想离开这里的情况!

    而且,吴煜身上的巨力,乃是所有进来的弟子都不曾有的,那申屠长老得到这样的信号,应该会怀疑!

    他会想,只有黑熊精才会有这巨力。

    然后,黑熊精正好在这旁边!

    嗖!

    既然吴煜反抗,那申屠长老便松开了缠绕的细线,与此同时,黑熊精、狐妖和鲛鱼身上的细线, 却陡然收紧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三大妖魔在惨叫当中,直接被拖了出去,眼前就只剩下那目光越来越冷淡的鬼面猿了。

    吴煜拉扯那细线的动作,已经说明了一切。

    但是,鬼面猿不解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?你是我的血脉,为何要和我作对!为何要留恋这人的地盘,你是妖!”

    吴煜要的就是拖延时间。

    他一副为难的样子,道:“我知道……可是这通天剑派对我有恩情,若不是这,我早就死了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,你就让我陷入这危险境地么!”

    鬼面猿怒喝,在愤怒的情况下,他那身体逐渐变化,从人变化成为一头人立的猿猴,躯体和吴煜差不多大,不同的是浑身毛发为黑色,而其面部青面獠牙,及其恐怖,怪不得叫鬼面猿。

    妖魔的体型,可不是实力的标准,如鬼面猿躯体不大,但杀伤力可比黑熊精可怕多了。

    看得出来,这鬼面猿对自己的血脉,还是很看重的,否则不会到这时候,他都还没杀吴煜。

    吴煜大声道:“我并非要害你,只是希望你能快点离开,你现在就走,申屠长老就追不上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跟我走?”鬼面猿那长着獠牙的嘴里,喷出了让人毛骨悚然的,血色的雾气。

    “通天剑派对我有恩情,我需要报答,往后,或许我会去找你吧。”吴煜道。

    他佩服这鬼面猿到这时候,还坚持这血脉之间的联系,但对方杀了那么多修道者是个事实,他身为风雪崖的弟子,就有责任复仇。

    吴煜心里清楚,这世界上也许没有很分明的善恶,也许善中有恶,也许恶中有善。更多时候是因为阵营的不同。

    所以,他不得不斗智斗勇,为了活下去!

    “你!”

    那鬼面猿疯狂捶打着自己的胸膛,已经快疯了。

    他根本不在乎黑熊精他们,实际上,他根本没有破除那钓妖竿的准备,因为那会惊动申屠长老,他真正想带走的只有吴煜,却没想到,吴煜竟然不愿意跟他走,欺骗了他。

    “我此生,最痛恨别人欺骗我!”鬼面猿咆哮。

    他那巨大凶煞的眼睛,死死盯着吴煜,吼道:“你仗着是我的血脉,欺骗我,背叛我,让我空欢喜一场!你以为我会原谅你么!哪怕你是我的血脉,你都该死!”

    他还是比吴煜预料当中要凶残。

    当听到这句话的时候,吴煜就知道不好了。

    自己利用对方所打的亲情牌,这时候已经不管用了。

    幸好,申屠长老肯定在到来的路上,他最熟悉仙缘谷,自然知道这个位置。

    “走!”

    吴煜拉起那惊愕看着他们冲突的蓝水月,朝着洞窟深处躲去,对鬼面猿来说,追得越深,等申屠长老到来,他就越难离开。

    “你快走,申屠长老马上就要到了,我不想看到你死!”

    在拼命朝着洞窟深处逃走的过程中,吴煜仍然给鬼面猿造成一种假象。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那鬼面猿已经怒得炸了,这时候只顾杀来,恐怖的压力镇压来吴煜的身上,那青冥藤又追了上来。

    “符箓!”

    蓝水月已经被瞎蒙了,实际上吴煜拿过她的须弥之袋,知道里面有几种威力强大的符箓,那是蓝华芸交给她保命用的!

    轰轰轰!

    蓝水月惊慌失措,全取出来,扔到身后,有的甚至还没引动,直接就扔在地上。

    吴煜手里只有一个赤炎冲天符,也跟着点燃了,感受到这里的动静,申屠长老应该会速度快一些。

    那些符箓的爆炸,倒是有一点效果,稍微阻隔了一下鬼面猿,这时候吴煜和蓝水月已经逃回了方才众多弟子被杀的地方,这里是个死胡同,已经没有地方可去了。

    “吴煜!”

    蓝水月骤然怔怔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“没想到最后还是要和你死在一起。”

    “谁要死!”

    吴煜都做到这一步了,他不甘心!

    斗智斗勇,斗到这一步,若还要死,那就是天注定。

    “吴煜,听我的,击打那一面山壁。”忽然,一直隐藏的冥泷,竟然说出这么一句话。

    吴煜没有丝毫犹豫,提起伏妖棍,对那山壁一顿乱砸,一时间岩石破碎,陡然伏妖棍另外一段传来恐怖的吸力,将吴煜的伏妖棍撞在某岩石上的时候,他岩石竟然拉扯着他,将之吞进去,在最后关头,吴煜拉上了蓝水月,也算是救了她一命。

    若只留下她,那肯定得被鬼面猿吃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