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杨倾,死了!”

    上千人眼中,都涌现出一股惋惜,苦痛之色。

    愁云一时间蔓延。

    “杨倾……”赵长天、易清风面面相觑,从他们眼中,可以看出一丝茫然。

    显然这个名字,对他们来说,也有一段回忆吧。

    “晚天欲雪、蓝琉璃他们在万剑石门,掌教、护教和诸多长老,都已经过去了!”那中年弟子悲情道。

    “过去看看。”赵长天、易清风急急忙忙过去。

    不只是他们,很多人都乘上自己的仙鹤,朝着那边飞去。

    “走。”

    这显然是件大事。

    吴煜虽然没见过那杨倾,但对方可是他的二师兄。

    苏颜离他们,应该会很伤心吧。

    数百仙鹤、天云鹏穿越云层,朝着万剑石门而去,也算够壮观的。

    “赵长天!”

    吴煜在后面追了上来,前方正好是赵长天是易清风两人。

    在这大事面前,他们也顾不上对吴煜的不满了。

    “吴煜,说起来,当日的杨倾和今日的你,倒是十分相似,都是从杂役起步,被掌教看中,一飞冲天。”

    “岂知是际遇,连性格也十分相似吧,都是这股桀骜不驯的劲儿。不过杨倾更激烈一些,什么人都敢杀,要不是他一次性斩了几个核心弟子,触犯众怒,也不会让掌教放逐了。”

    从他们的描述之中,吴煜心里大致有此人的轮廓了。

    和自己一样,是杂役起步,然后天资超然,性格桀骜不驯,坏了剑道门规,故而被放逐,但想必他心里仍然是敬重风雪崖的,否则不会在这些年立下这么多功德。

    越来越多的仙鹤,朝着万剑石门飞驰而去。

    远远望去,就可以看到在那万剑石门之下,有不少人聚集在那里,众人纷纷在外围落下,然后包围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我们大师姐回来了,都给我让开。”

    赵长天、易清风两人,一路挤开其他人,朝着内部而去。

    “你在外边,我先进去了。”吴煜和青芒暂时分开,随着赵长天他们往里面挤去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那些普通的弟子见是掌教、护教的弟子到来,很快就分出一条道路,让他们进去。

    “师尊,师姐!”

    赵长天和易清风两人,挤进去之后连忙恭敬称呼,站在一边。

    风雪崖、蓝华芸他们都在,苏颜离和莫诗书也到了。

    吴煜这时候也到了中间的位置,他的目光首先落在中间的地上,那里躺着一个人,身上盖着白布,看不见模样。

    吴煜刚到的时候,风雪崖正掀开白布的一角,吴煜正好看见下面一个男子,他浑身皱缩,乃是一具干尸,看不出他真正长什么样子。

    呼……

    白布重新盖上。

    “师尊。”吴煜明显看到,风雪崖的肩膀颤抖了一下。

    他背对着吴煜,吴煜没法看到他的表情,但从其颤抖的双手,落寞的背影可以看出,此事对他的打击,到底有多么的巨大!

    “杨倾……”那风雪崖声音低沉,艰难吐出这两个字。

    “师尊。”苏颜离走了上去,扶着他的手臂,吴煜这方看到,原来她的双眼也是通红,泪水已经湿了眼眶。

    “谁干的,谁杀了他!”莫诗书更是状若疯狂,眼睛赤红看着场中另外两个人。

    他们都比吴煜早入门,自然认识这死去的杨倾。

    看到他们如此伤痛,吴煜咬着嘴唇,心中有说不出的火气。

    那另外两个人,其中一个拥有黑色眼眸,头发却有些灰白,不看脸的话,还以为是个老者。

    他面容十分俊美,气质和风雪崖十分相似,简直是个翻版的风雪崖,其一举一动,都有风雪崖那般的气势,怪不得吴煜听说,最像风雪崖的还是苏颜离,而是他的大弟子晚天欲雪。

    另外一位女子,倒和蓝水月比较相似,不过面容更加成熟,丰韵,其美艳不是蓝水月这等黄毛丫头可比的,那气质、神情,都和蓝水月有天壤之别,这便是蓝华芸的大弟子,蓝水月的亲姐姐蓝琉璃。

    “妖狐,九仙。”晚天欲雪抿抿嘴,说出了这几个字。

    “果然是她!”听到这个名字,众人心中一震!

    在这方圆万里之内,这千年狐妖的名声,万分显赫!乃是许多修道者心中的噩梦,尤其是男性的修道者。

    或许不用晚天欲雪说,风雪崖就明白吧。

    “他被吸成干尸,显然是狐妖所造成的。”

    吴煜在仙缘谷见过狐妖,知道那狐妖的可怕。这可是一头千年狐妖,拥有妖丹,不知道比那倩儿可怕多少呢。

    “这是对我通天剑派宣战了!”蓝华芸目光阴森,气得颤抖。

    当初杨倾脾气暴躁,杀了好几个核心弟子,正是蓝华芸推波助澜,将他放逐,这些年杨倾知错就改,眼看着就可以回碧波群山,没想到竟然是以这样的方式回来的。

    吴煜有些担心风雪崖。

    对他来说,每一个弟子都倾注了他不少的感情,当初赶他出去,今日回来的却是尸体,一日为师,终生为父,这让他如何承受?

    只见那风雪崖轻轻退开苏颜离,半跪在地上,将那杨倾的尸体抱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回家了,就安息了。”

    他叹气一声,脚下剑气翻滚,形成一把巨剑,风雪崖踏了上去,对众人道:“没什么好看的,都散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带着杨倾飞驰而去。

    往通天仙宫的方向。

    “师尊应该会把他葬在通天峰吧。”

    苏颜离仍然不能从伤痛中走出来。

    实际上,吴煜在仙缘谷的那段时间,风雪崖也为他立了墓碑,只是后来吴煜归来,他便将那墓碑毁了,大喜之下,却传来了杨倾死亡的消息。

    “你们四个,好好看着你师尊吧,别让他脾气上来,直接去找那狐妖拼命,说不定那狐妖就和姜燮、赤海七鬼设下陷阱,等你们师尊上钩呢。”蓝华芸面色默然说了一句,然后看向那蓝琉璃,道:“既然回来了,随我走。”

    那蓝琉璃看了旁边晚天欲雪一眼,这才道:“好,师尊。”

    她性格看起来倒是温婉许多。

    “都散了。”

    蓝华芸一声呵斥,众人连忙让路,一个个乘着仙鹤离去,不过,亲眼看到杨倾的死状,每个人心里都很沉重,此前仙缘谷死了那么多核心弟子,众人心里就很紧张,更别说这一次亲眼见证妖魔的可怕。

    众人陆陆续续离开。当那蓝华芸带着蓝琉璃、赵长天等人走了之后,这万剑石门之中,就只剩下吴煜他们四个,吴煜让青芒也先回去了。

    吴煜并不熟悉杨倾,所以没能和他们一样伤痛,但那仇恨,却存在于心中。

    沉默了一下,那风度翩翩的晚天欲雪看了看吴煜,道:“吴煜,我在外听说过你,回来之前,还以为你死在仙缘谷了,没想到你还活着,杨倾知道你还活着,也会欣慰的。”

    自从风雪崖收了吴煜后,他们都知道吴煜的存在。

    “大师兄。”

    通天剑派流传了不少关于这位第一弟子的传闻,都算是令人敬佩的事迹。

    “我看,你已经到了凝气境第四重了么?差不多要赶上颜离,种下仙根了。”晚天欲雪目光如炬,对吴煜四个法源,感受十分明显。

    “第四重了?”苏颜离他们两人,这才意识到吴煜的变化。

    “师兄,吴煜还是第三重的时候,就已经打败凝气境第五重的姜君临了。”莫诗书道。

    “哦?”对方稍稍惊讶。

    在说话的时候,晚天欲雪在须弥之袋中摸了一下,取出一个纯白色玉瓶,交付到吴煜手上,道:“初次见面, 师兄没什么准备,这一枚‘归元丹’就送给你,当做是见面礼。”

    听到归元丹这三个字,吴煜搜索了一下记忆,从‘东胜神洲记’中,他想起了这丹药,这乃是一种疗伤圣药,就算重创,也能滋养五脏六腑、续骨生肌。多宝谷有一枚归元丹出售,不过价值十三枚凝气丹,这绝对是贵重之物。

    这一见面,晚天欲雪就送他如此礼物。

    吴煜有些犹豫,那苏颜离道:“收下吧,我们入门的时候,大师兄也送了我们礼物。”

    吴煜曾经下山去东吴的时候,苏颜离和莫诗书也送给他礼物。

    “多谢。”

    既然如此,吴煜便收下了,毕竟这归元丹是有大用的。当然,这份兄弟情谊,他也记在心里。

    “小师弟,从今以后,我们只剩下四人了,但,也要并肩作战,为了师尊,也要和妖魔鬼怪,战斗到底。”晚天欲雪怕是比吴煜更恨妖魔吧。

    “兄弟同心!”

    他们都很纯粹,能在这通天剑派收获这样的兄弟情谊,对吴煜来说是一种幸运,他很珍惜。

    “走,护教说得不错,我们得去劝告师尊,让他走出这痛苦吧,杨倾是让他最不省心的弟子,但,也是他最操心的弟子吧。”晚天欲雪感慨。

    众人一起,往通天仙宫的方向而去。

    三位师兄师姐,都在前面,吴煜随着他们。

    看着他们,再望这碧波群山,吴煜看到了两个字:情义。

    师徒之情,手足之情。

    正道之义,热血之义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