琉璃天山,琉璃仙宫。.ww

    雪山冰晶般的宫殿,屹立在仙山之上,确实有那仙宫的感觉,游走在这仙宫中的人儿,就如仙女下凡。

    在那琉璃般的仙宫之中,两个女子相对站立,正是丰韵、霸气横生的蓝华芸,和温婉动人的雪琉璃。

    两人谈论了片刻,蓝琉璃目露愁思,道:“姑姑,中元道宗如此过分,竟然和鬼修、妖魔勾结,就没人能制得住他们呢?”

    蓝华芸冷笑一声,道:“我们这边区域,乃东胜神洲之最东,远离核心,算是世外之地,对东胜神洲那些修道者,实在不值得一提,所以算是天高皇帝远,短时间之内,很难有人来管的。”

    “等有人管了,估计这碧波群山,已经被姜燮给占了。”蓝华芸补充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那,是否可以向那个地方求助?毕竟, 通天剑派是它的一部分。”

    说起那个地方,蓝华芸摇摇头,道:“太遥远了,时间上可能来不及,他们也未必会重视,假若他们真的赶到,时间恐怕也不够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如此紧迫么?”蓝琉璃担忧道。

    “嗯,不知道他们在准备什么,实际上,他们应该更早攻击。即使这样,也许杀了杨倾,差不多就是一个信号了,我估计,过不了几日……”

    蓝华芸脸色难看,和风雪崖竞争了那么多年,没想到这时候,却有外人来侵犯。

    “那我们该如何应对?”蓝琉璃道。

    蓝华芸看了她一眼,道:“不关你事,打退他们主要还是看我们。”

    “姑姑,我已经凝气境第八重了。”蓝琉璃不甘心道。

    “那又如何?”蓝华芸态度坚决,不想让蓝琉璃参战,她目光一凝,问:“琉璃,你是不是爱上那晚天欲雪了。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蓝琉璃怔了一下,有些惶然,问:“姑姑怎么忽然问起这个问题,这不重要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。”蓝华芸霍然站立,威势镇压。

    那蓝琉璃这才支支吾吾,道:“这只是儿女私情,和剑派存亡比较,只是小事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反对。”蓝华芸断然说道,而后语重心长道:“琉璃,你和他不是两个世界的人,等度过了这道劫难,我是要申请把你送到那个地方去的,到时候,你们就会永远的分开,一个天上,一个地下,根本没有可能!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蓝琉璃泪光闪烁。

    假若真去了那里,就是永生不见?哪怕见了,也有鸿沟了吧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中元道宗位于碧波群山东边的中元仙山之上,中元仙山乃是一座高峰,比起通天峰都要高上两倍,人数众多的中元道宗,以中元仙山为核心,建造了诸多修道宫殿。

    在中元仙山的西边,有一座符离宫,那便是中元道宗的太子姜君临之地盘。

    自从通天剑派归来之后,符离宫便不断传出咆哮、怒骂之声音,直到最近,这声音方消沉了下去。

    符离宫内,四处都贴满了符纸,正中有一幅巨大的八卦图案, 四处都有一股正义凛然之气,彰显着名门正派之大义大气。

    不过,在这符离宫之内,却站着七个头戴斗篷,浑身黑衣,打扮装束和幽灵姬十分相似的女子,身材有高有矮,有男有女,样貌不同,倒是每个人身上,都有一股过那幽灵姬十倍以上的煞气、杀气、鬼气。和他们比起来,幽灵姬只是个小孩。

    有他们站立在这里,整个符离宫仿佛挤满了冤魂,只要仔细一听,便能听到那低声鬼哭,窗帘、床底、柱子、门角处,甚至有鬼影飘过,那地下更是隐约有阵阵鼓动传来,仿佛有巨兽在脚下爬走。

    虽然戴着斗篷,但那一股刺鼻的血腥味,却根本无法掩饰,这七位一看便是杀人如麻之辈,修鬼神之道,乃是那东海之中,赫赫有名的赤海七鬼。

    当然,他们自称是赤海七仙。

    这符离宫之内,赤海七鬼站在一边,而另外一边,是穿着黑白道袍,正义凛然的姜燮,他背手而立,在他眼前,便是盘坐在地上的姜君临,这时候,那姜君临修炼完毕,擦去额头上细密的汗珠,站立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恢复了?”姜燮问。

    “嗯,聚元丹确实有效,膻中穴恢复后,因为以前凝聚过法源,如今重新凝气,只需要消耗凝气丹就行了。现在已经恢复到之前的水平了,就是不知道,会不会留下祸根、后患。”说到后面,姜君临就想起了自己被吴煜打败的场面,顿时间,脸色变得阴狠,癫狂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爹!那吴煜欺辱了我两次!这次更是差点废了我! 如此深仇大恨,我定要让他血债血偿,我要亲手灭了他,将之碎尸万段,让他尝尽世间所有,痛苦至极死去,方能解我心头之恨!”

    他在中元道宗无法无天, 修道至今, 都没受到过如此屈辱。

    姜燮眉头微皱,道:“你莫让仇恨蒙蔽了自己,那吴煜确实不错,但错就错在是通天剑派的人,注定没有未来,你的目光应该放更加长远一些。端正自己, 冲击大道。”

    “是,爹!但是我需要灭了他,方能走下一步,否则这会是我永远的心魔!”姜君临低声,歇斯底里,几乎是咆哮。

    姜燮皱眉道:“短时间之内,你怕是斗不过吴煜。”

    姜君临冷笑道:“只要能杀他,谁还管能不能斗过他!我们攻打碧波群山之日,就是这吴煜身受地狱之苦之时!”

    “呵呵……”就在这时候,那身后赤海七鬼之中,为的一位,身材矮小,犹如十岁孩童般的人却笑了起来,他声音粗犷,是一个中年男子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天一君,莫非有什么好办法?”姜燮回头,看着那赤海七鬼,当他看向这天一君的时候,眼神十分凝重,显然这最矮小的天一君,乃是赤海七鬼的老大。

    “我有一物,可让姜公子正面打败对手,更可让他的对手,受百鬼噬身之苦,永世不得生。”天一君笑了。

    “妙极!多谢天一君前辈!”姜君临兴高采烈。

    他和吴煜的矛盾,从吴都开始延续到今日,两次战败,一次被废,已经到了不可收拾的地步。

    如今一想起吴煜,自然恨得浑身颤抖。

    “姜宗主,九仙还没到呢?我们都等不及了呢。”那赤海七鬼之中,有一个娇滴滴的声音,比幽灵姬的声音更加动听。

    姜燮笑了,道:“七云姬莫要着急,我猜,就是这几日了。到时候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通天仙宫!

    通天剑派最强,最核心的几位人物,如今都相对而坐。

    有掌教至尊风雪崖、 护教蓝华芸,五长老,包括申屠长老、独孤长老、公孙长老等五位。

    还有传功长老、执法长老。

    一共九人,乃是通天剑派的核心强者。

    “赤海七鬼联合起来,拥有相当于一位金丹强者的实力,加上姜燮、九仙,一共三人。他们手下有不少凝气九重、十重。数量至少过十个,我们虽然比中元道宗强,但他们联合,确实过我们一头。”传功长老木歌摇头叹气。

    申屠长老道:“唯一依仗的就是这些年,两位至尊一起临摹的防守大阵万剑阵,守护山门,一旦万剑阵被攻破,我们通天剑派的年轻弟子们,就要直接面临仙道战争的冲击,那就……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他心里很是担忧。

    “莫要长他们志气,灭自己威风,两位至尊的万剑阵,对方未必能攻破。真正厮杀起来,我们鱼死网破,还怕他们?我就不信,那姜燮不怕他中元道宗损失惨重,得不偿失!”公孙长老怒道。

    “他们也怕杀敌一千,自损八百吧,真逼急了我们,全部拼命,我看他们怕不怕元气大伤!反正我做好了战死的准备了。”孤独长老道。

    他们一众老者,结成金丹无望,不久后就会身死道消,故而一个个都是不怕死之辈。

    听了众人讨论,蓝华芸忽然道:“你们说的有一定道理,这场仙道战争没打起来,就不知道胜负,我们虽然在战力上是劣势,但占据碧波群山之险要,又有万剑阵, 死战之下,输赢未定。不过,我还有一个提议。”

    众人便倾听。

    蓝华芸道:“万剑阵若是被对方攻破,我们拼死一战,可以,但是总得为通天剑派留下一些根苗, 假若我们战败,他们还有东山再起的机会,而不是留在碧波群山,随着我们一起死战,他们还年轻,暂时帮不上什么忙,还不如全力保住他们。假若碧波群山挺过这次战斗,再把他们接回来也不迟。”

    满是皱纹的申屠长老睁开双眼,问:“护教的意思是,将一部分精英弟子转移,让他们离开碧波群山, 不参与护教之战是么?”

    “没错。”

    蓝华芸应该和另外四个长老商量好了,故而他们都没有反问。

    她继续道:“弟子之中,最年轻最卓越的,无非就是掌教的弟子,和我的亲传弟子,如今只剩下八人,除了晚天欲雪和蓝琉璃,其他人的实力,在护教之战中根本帮不上忙,只会徒增生死,假若把他们送走,一旦我们战败,未来还能期许他们东山再起,夺回山门。”

    蓝华芸说得不无道理,故而众人面面相觑,却没人反对。

    这场仙道战争,他们确实帮不上忙,只会徒增伤亡。

    不过,最后还是得看风雪崖的意思,毕竟这里面还有他的弟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