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元仙山,高耸入云,仙雾缭绕。

    中元仙山之南,有一座‘下元山’,是中元道宗招待赤海七鬼的地方。

    当然,这里也是中元道宗的门户,想要上中元仙山,还是得路过下远山。

    ‘下元仙宫’中,鬼影弥漫。

    这些时日中元道宗的弟子,都不敢往这里来,一旦靠近,那些鬼修可不守规矩,说不定命就丢了。

    有些女弟子,莫名其妙就丢了贞洁。

    这些事情上报到姜燮那里,他都不管,只让人别靠近 。

    倒是姜君临,日日混在这里,俨然已经和赤海七鬼称兄道弟,自然,赤海七鬼教会了他不少手段。

    这一日,姜燮驾驭一鲜红、巨大的葫芦,穿越云雾来到这里,却看到赤海七鬼和姜君临正热闹讨论着。

    “发生了何事?”姜燮落在地上,脸上满是讶然之色。

    姜君临神情兴奋,叫嚷道:“爹,出现怪事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怪事?”

    “这得由神二君说。”

    姜君临口中的神二君,乃是赤海七鬼当中,身躯最为高大之辈,犹如一头巨熊,足足比起姜君临都要高上三尺,普通人根本长不到这等身高。

    他体型也粗壮得可怕,光是一条大腿,就比那‘天一君’整个人都要粗壮了。

    那天一君站在他眼前,便如一个婴儿。

    这粗壮、恍若人形巨熊的老二,便是‘神二君’。

    此时,那神二君憨笑道:“姜宗主,你可记得我说过,我曾送给我徒儿一个须弥之袋,被少宗主的对头吴煜拿去了?”

    姜燮点头,道:“似乎说过,你在那须弥之袋内部,画了一个很是隐蔽的印记,以你们这鬼修秘法,便可追踪那印记,是吧。”

    神二君道:“没错,之前幽灵姬离开我们去闯荡,我们想时刻知道她的位置,便留下了那‘鬼影印记’,当时想,就算有人杀了幽灵姬,只要抢了幽灵姬的须弥之袋,我们也能顺便为她复仇。”

    姜燮乃是聪明之辈,听到这话后,眼睛一亮,道:“你的意思是,那吴煜离开了碧波群山?”

    不然,姜君临不会这么高兴。

    他道:“他本应该窝在碧波群山,等我去收拾他的,没想到他竟然出来了,这是他寻死,由不得我!”

    神二君道:“那吴煜既然不知道天高地厚出来,我们刚商量好了,我陪少宗主过去,解少宗主心头之恨。”

    姜燮眉头一皱。

    姜君临确实很兴奋,但是让他儿子和这鬼修单独一道,他自然不放心,别看这鬼修现在好像很热情,一旦达成他们的目的,肯定翻脸不认人,这些时日他们害了不少中元道宗的弟子,姜燮可都记着呢。

    “吴煜孤身离开,定有蹊跷。”姜燮道。

    “蹊跷?我看,他应该是留在通天剑派,被我灭了吧。”姜君临有点担心姜燮不让他去了。

    这时候,那天一君道:“我觉得也是,正常来说,不会出现这样的情况。神二,他往哪个方向走。”

    那神二君道:“我感知一下。”

    他取出一个半截头骨改造的罗盘,念着听不懂的鬼语,不一会儿,那罗盘转向西边。

    “碧波群山以西,怕是要进入天域森林!”

    “天域森林树木很高,地形复杂,要找一个人如大海捞针……”姜燮埋头苦思,大约半晌后,他忽然开怀大笑,让众人都懵了。

    “姜宗主,有什么值得高兴的么?”天一君问。

    姜燮把笑一收,道:“我明白风雪崖要做什么了,准确来说,是蓝华芸要做什么。”

    姜君临急了,道:“爹,你就别卖关子了。”

    姜燮这才认真道:“碧波群山中,有蓝华芸的两位侄女,与她很亲,她看似手段强硬,其实终究是妇人,显然不舍得这两个女子留在碧波群山和我们死战,如今通天剑派基本没什么胜算,所以她一定会提议把一些资质好的弟子先转移出去,那风雪崖对鬼修了解很少,万万想不到,他的弟子手上竟然有你们弟子的东西,更想不到,那须弥之袋之内,有你们的鬼影印记!”

    “所以,他正在把一些资质好的弟子,先转移出去,往天域森林而去?”一时间,赤海七鬼的眼睛都亮了,甚至有些血红。

    “我至少有八成把握是如此。”姜燮笑了。

    “妙极!神二君前辈能追踪到这印记, 不管他们到了那里,我们都能追踪到他们!”姜君临简直乐开花了。

    姜燮道:“如果我猜得没错,应该会是风雪崖和蓝华芸的亲传弟子们。风雪崖和蓝华芸要守那万剑阵,肯定不会和他们一起离开,其他长老也要参与护教之战斗,他们最多会派出一位长老!如果能在战斗之前,灭掉这群人,那对风雪崖、蓝华芸来说,是可怕的打击,若是能活捉,那就可以让通天剑派,不战就灭!风雪崖啊风雪崖,你一世精明,竟然做出如此愚蠢举动!”

    当然,他心里更清楚,这只是一种巧合,换做他是风雪崖,也不能想到赤海七鬼掌握吴煜的位置。

    姜燮忍不住大笑。

    那赤海七鬼,相视之下,也是冷笑连连。

    姜君临也笑了,他仿佛已经看到,那吴煜向他求饶的样子了。

    “我想尝尝那蓝华芸的侄女的味道。嘿嘿……”神二君声音憨厚,说的话却令人毛骨悚然。

    姜燮最后道:“君临,去把你叔叔叫来,在决战之前,我给他一个任务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姜君临立马去了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,一个身形和姜燮相仿,穿着纯黑色道袍,背负一把长枪的样子到来,他蒙着面,看不清楚长相,只能看见其中一只眼睛是瞎的,眼角周围满是刀剑伤痕。

    “姜鼎阁下。”天一君他们也很重视这一位。

    姜燮道:“不管我的推测是不是真的,为了那吴煜,都得走一趟。我中元道宗,派出姜鼎、姜君临。你们呢?”

    那天一君不怎么犹豫,道:“只有神二君能找到他们,所以神二君必须前往,再加上七云姬,有神二君、七云姬和姜鼎阁下,对付一个长老足够,就算对方有好几个长老,我们还可以加人。”

    “是,老大!”神二君似乎有些迫不及待了。

    那斗篷之中,传出如巨兽般的喘息声音。

    “那就这样决定,马上出发,你们最好是生擒他们,哪怕是死,也要带回他们的尸体。至于我们,等九仙一到,再等你们传来好消息,便是攻打通天剑派,瓜分碧波群山最好的机会!”

    姜燮都有些激动了。

    “很,很好。大大的好。”

    赤海七鬼,无不阴笑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候,天边传来一声令人酥麻、沉醉,如同活在梦中的娇柔女声。

    “什么事情,这么热闹呢……”

    那是一种,叫人只要一听,都如同沉醉在花海当中,沉醉在温柔乡当中,甚至颤抖的声音,尤其是对所有男人们来说,是致命的魅惑。

    “九仙!”

    众人一惊,往不远处的树林看去,只见那树林之中弥漫着白色的雾气,正有一个个样貌各异,似人似兽的存在,控制着有些不协调的身体,从那树林当中走出来,那白雾弥漫,只能够看见中间有上百个存在,共同抬起一座如同是宫殿般的轿子,那只能用仙轿来形容,十分华美,简直乃是人间之杰作。

    一共数百人。

    但姜燮他们都知道,这些可都不是人,而是妖魔!各种各样,来自天南地北的妖魔!

    每一个妖魔,都是凡人的噩梦。

    那滔天之妖气,席卷而来,几乎要将这中元道宗的仙雾都吹散了。

    修道者之正气,和这妖气,天生为敌,形成剧烈冲突。

    群妖一来,姜燮脸色都变了。

    “姜哥哥莫叫奴家九仙,叫奴家‘九儿’,便可以了呢。”

    那宫殿般的仙轿之中,那千娇百媚的声音再度传来,让那姜燮都忍不住吞了一口唾沫,其他人更是不堪,尤其是那姜君临,听得这声音,恐怕他从此会真正觉得,元辰这种男子,其实一点意思都没有罢。

    因为,眼前九仙这等真正的人间尤物,他从未曾见过。

    “九儿的魅惑之术,早有耳闻,没想到厉害到如此程度,姜某人真是佩服。”姜燮深吸一口气,由衷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们狐族,天生美妙,九儿可非刻意迷惑姜哥哥呢。”那狐妖的声音再度传来。

    再多听一句,姜君临倒先要疯了,一脸通红,竟忍不住要朝着群妖而去,不过,姜燮一把拉住他,把他打晕了扔给姜鼎。

    和这妖族九仙为伍,确实心惊肉跳。

    “这几位便是来自东海的倭寇么?”那九仙又道。

    “倭寇?请九仙说话客气点。我等乃修鬼神之道,乃是鬼神之子!”天一君微怒道。

    他也是能面对这千年狐妖,还能紧守心神之人。

    “呵呵,不要动怒嘛,不过话说回来,各位刚才说的话,九儿可是老远听见了哦,对付那一群小孩儿,九儿也得出一份力气,对吧,所以呢,雷溟鸟,你便随着他们去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,九仙!”

    那仙轿之下,其中一个男人身上雷霆闪烁,他目露崇敬之色,深深跪倒在那仙轿之前。

    “九仙,盖世妖王,横扫天下,宇内独尊!”

    一时间,群妖齐声大喝,震得中元道宗人心惶惶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