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吴煜随着众人穿越群山,看到那无尽的天域森林之后,忍不住流露出震撼神色。

    “天下之大,我的见识还是太浅短了。”他不禁感慨。

    放眼望去,那天域森林无穷无尽,关键是其中树木,尽皆粗壮、 高大,几乎每一树木都能算是独木成林。

    他们一群人进入到这‘天域森林’中,简直和一群蝼蚁爬进其中,没有多少区别。

    许多树木上,怕是都能建造出一个村落来。

    就算是底下的灌木、丛林,也十分茂密,粗大,层层阻隔,视野不足十丈。

    眼前一片浓绿色,无穷无尽,沃野万里。

    当然,如此浩瀚的森林之中,定然也生活着无数的奇珍异兽,说不定就有不少成了妖魔,在这天域森林当中独霸一方。

    只是,天域森林实在太大了,要找到它们,那也十分不容易。

    风雪崖、蓝华芸将众人护送到这里,以他们小心的态度,基本上确认没有任何外人发现他们这次的行动。

    这次计划,保证吴煜他们的安全,是重中之重。

    实际上,正是这片无尽的天域森林,阻隔了周围十多个凡人仙国和其他仙国的交流,也让这片土地,成了东海边上的一块封闭的地域。

    大约深入半个时辰,就已经很难把握方向了。这森林深处,由于枝叶太浓郁,光线难以穿越,故而昏暗如夜,空气中满是那树根腐烂,动物尸首的味道, 进来这内部,总有一种湿漉漉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就这里分别吧。”前面的风雪崖和蓝华芸回过头来,目光淡然凝视着众人。

    申屠长老道:“掌教、护教,碧波群山时刻不能没有你们,这边交给老朽就行了,你们尽快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行。”他们便也不纠结。

    “你们几个,万事都听申屠长老的,谁不听他的话,就是不听我的话,可明白?”风雪崖最后严肃的看着众人,叮嘱了一句。

    众人点头。

    说罢,风雪崖和蓝华芸对视了一眼, 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在转身刹那,他们眼神才变化了不少,中间有着一些伤感,一些不舍。

    很可能,这一别,就会是永生永世,会是生死之别。

    只不过,吴煜他们是看不见的。

    等风雪崖他们彻底消失后,申屠长老方才转过身来,眯着眼睛看着众人,道:“行,接下来跟着我就行了,我们要求比较高强度,高隐蔽性的赶路,谁跟不上,就跟我说。”

    他似乎也很着急,所以说完之后,便直接穿越前方的丛林,在这密密麻麻的天域森林中迅速的赶路。

    “跟上。”晚天欲雪招呼了一下众人。

    应该是为了安全考虑,他和蓝琉璃走在最后面。

    这队伍中速度最慢的便是蓝水月了 ,所以队伍的速度基本上取决于她的速度。

    队伍分成几个小团体,吴煜、苏颜离和莫诗书紧跟在申屠长老身后,赵长天、易清风在蓝水月左右,嘘寒问暖,最后两位凝气境第八重殿后。

    吴煜能感觉到身后蓝水月的眼睛,她不时在注意自己,不过更多时间,还是在沉默赶路。

    旁边是苏颜离身上清新的幽香,令人忘却了深山老林的腐臭,侧头一看,便能看到她的白皙动人的侧脸,长发和白裙在风中飞舞,仿佛是画中的美人。

    “吴煜。”苏颜离在赶路时候,忽然呼喊了他一声。

    “师姐,怎么了?”

    吴煜从出神中醒了过来。

    苏颜离抿抿嘴,眼神疑惑,道:“这件事情来得太快了,总觉得有些不对劲。我还是挺了解师尊的,怎么不知道他在东皇城会有故友 ?”

    旁边莫诗书接道:“师妹你想太多了, 风老头年纪也不小,有一些我们不知道的朋友很正常,现在通天剑派是生死关头,再远的朋友,也得去请求啊。”

    莫诗书说得也不无道理。

    吴煜来的时间太短,所以对风雪崖过去也不是很了解,他灵机一动,道:“我们问申屠长老去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三人加快脚步,努力跟上在前面开路的申屠长老,苏颜离轻声问:“长老,我们去东皇城找的人,叫什么名字?”

    申屠长老一怔,过了好一阵子,才道:“叫张……真人。”

    “张真人?”

    三人确实没听过这么名字。

    “申屠长老,这张真人的弟子,到底都是什么程度,我们现在一无所知,有胜算么?”吴煜道。

    申屠长老道:“据说和你们差不远,肯定是有胜算的,不然我们这么冒险去东皇城做什么?你们放心好了。”

    似乎他不愿意说太多,故而有一搭没一搭的回答。

    “先赶路,等休息时间,再论细节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吴煜他们面面相觑,便不再多问。

    他们这样赶路,自然会累,大约过去半天时间,蓝水月就法力耗尽,气喘吁吁,已经跟不上了。其他人也差不多。

    吴煜虽然法力也是凝气境第四重,但是他恢复得快, 且血肉磅礴,故而精神状态反而比莫诗书他们还好。

    “就在这棵树上休息。”

    天似乎已经黑了,申屠长老找了一个粗大的巨木,吴煜他们各自选了一树枝,蓝水月他们休息调养去了,晚天欲雪和蓝琉璃两人在一起,很难看到他们两个。

    吴煜他们便到那申屠长老旁边。

    见他们来,那申屠长老便道:“我知道的其实也不多,只有一个东皇城的地址,只要我们进去后找到这个张真人,按照他的规矩,和他的弟子比斗,只要你们赢了,这张真人就会随我们电回碧波群山,掌教告诉我的也就这么多。”

    这样,吴煜他们便不好继续问了。

    “长老多休息,我们先走了。”

    他们在另外一树枝上,苏颜离和莫诗书也连忙需要调养,吴煜便在远处找了个位置,他本想锻造内在金刚佛的,不过这法门动静太大,容易暴露,他便也和其他人一起,吸收天地灵气,调养法力。

    望着这幽深的森林,他其实也有些懵,还没反应过来,人就已经被带到这里了。

    “张真人……”

    吴煜望向西方 ,那边应该就是东皇城。

    “黑白道剑。”

    他再取出那黑白道剑,简直爱不释手,抚摸、感受了许久。

    “大师兄说,这黑白道剑的价值,和申屠长老的钓妖竿都差不多,没想到师尊如此关照我。”

    他有些惭愧,身为弟子,他现在还没为风雪崖做到什么,就得到了如此重宝。

    “黑白道剑,据说距离那‘通灵法器’,都只有一步之遥。大师兄说,通天剑派的通灵法器就两把,是师尊和蓝华芸的佩剑。”

    “通灵法器,金丹道术,是比普通的法器、道术强得多的层次,不知道什么时候,我才能拥有通灵法器、金丹道术!据说那通灵法器,还能认主,只能一人使用。”

    在这黑夜之中,他思绪万千。

    大约在半夜时分,他忽然听到一声异动。

    “妖气?”

    他首先睁开眼睛,心情有些紧张起来,毕竟这里可不是通天剑派,而是荒野,谁知道会有什么妖魔。

    就在吴煜刚察觉到的时候,头顶上,骤然闪烁而过一道金光,一个男子嗖的一声就落下去了,是晚天欲雪,紧接着,蓝琉璃也在他身后。

    “有妖魔来袭!”

    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吴煜一惊!

    他们是秘密行动,遇到妖魔可不好,万一这妖魔和外界有联系,将他们的消息传递出去呢?

    嗖!

    “抓住了。”

    很显然,是吴煜太敏感了,并不是多强大的妖魔,一出现就被抓住了。

    当吴煜落到地面上后,看到的是申屠长老的钓妖竿缠住了一个人形巨物,那竟然是一个由岩石组成的人,高有两丈,身上还有苔藓呢。

    “是岩石精。”

    吴煜看清楚了。

    “灵气常年累月滋润,天地万物都能成妖,除了飞鸟、昆虫、走兽、鱼虾之外,岩石、树木都能成妖,只是数量很少罢了。”

    那岩石精开启了灵智,但还不能完全化作人形,手臂、大腿和脑袋都是石头堆积而成的,脑袋上倒是有嘴巴有鼻子有眼睛,如今这岩石精正惶然大哭,求饶道:“上仙,各位上仙,小妖的不小心路过,惊扰了诸位上仙,还往上仙们饶命啊!”

    这时候,众人都已经下来,包围了这一岩石精。

    “是个连妖元都没有的妖魔,杀了吧。”蓝水月受仙缘谷之变,如今最痛恨妖魔,哪怕看到岩石精,也格外痛恨。

    她刚说完,旁边蓝琉璃就提剑。

    “哇!诸位上仙,小妖老实呆在这天域森林,从来没有出去过,更没有害过任何人,一件恶事都没有做过,千万别杀我啊!”

    岩石精吓得颤抖,哭哭啼啼。

    晚天欲雪稍微按住了一下蓝琉璃的剑,道:“这等小妖很常见,基本都是善良的,饶他一命吧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,人心难测,更何况是妖,它若是泄露我们行踪,会让我们都没命的。”蓝琉璃冷起来也很可怕,这时候晚天欲雪也拦不住她,只见她剑光一闪, 那岩石精就成了几块破石头,滚落到了地上。

    结束了。

    “好吧。”晚天欲雪有些不悦, 先回去了,两人就此分开。

    “他们好像闹矛盾了?”连吴煜都看出来了。

    不过,大家也没当回事,情侣吵架很正常,第二天,他们继续上路。

    连续两天。

    这一天,申屠长老忽然停住了脚步,目光凝重的看着天空。

    只见天空上,雷霆闪烁。

    “又有妖魔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