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嗯?”

    这次因为妖魔而停留,却和前面几次有些不同。

    在这天域森林,遇见妖魔很正常,如岩石精那等小妖到处都有,一共遇上了几次,都让蓝琉璃给斩了。

    他们之间确实闹了矛盾,就是不知道因为什么事情。

    不过,蓝琉璃屡次出手,也让吴煜见识到其凝气境第八重实力的厉害,直追申屠长老。

    一时间,申屠长老脸色大变。

    “聚过来 !”

    在他大声呼喊之下,众人脸上都有不安的神色,吴煜也感觉到,应该是发生了意料之外的大事!

    短短瞬间,众人围在申屠长老身边,这时候他们抬头一看,可以看到天空上竟然闪耀起了猛烈的电网,紫色的雷霆如同上百条电蛇,在凶猛的飞舞,肆掠,一时间那无数枝叶直接被炸碎,焚烧,甚至直接被轰打成粉末,漫天飞舞!

    “是大妖!天域森林,怎会有如此大妖!”

    申屠长老脸色铁青,此事超出他预料太多了,显然,如今他们处在一种真正危险的境地。

    在那雷霆闪烁,轰炸之中,漫天枝叶粉碎、焚烧和破灭之中,吴煜隐约看见,那天空之上正有一只巨鸟在飞驰,那巨鸟双翅展开简直有十丈,模样有点像是紫色的苍鹰,凶戾迅猛,如今正在上空盘旋,其双翼上缠绕着密密麻麻的电蛇,随着他挥舞翅膀,那电蛇正不断的朝着地面轰击而来,在短短几息之间,就将吴煜他们周围大片的森林之间轰炸成空地,让天上的烈日直接照射进来,他们简直无处可逃!

    周围十多株 独木成林的树木,直接被紫色雷霆绞碎!

    此等威力,对如今的吴煜来说简直匪夷所思,不用说他都知道,他们这是遇到了一个可怕的对手,很可能比起鬼面猿都要厉害。

    “这是雷溟鸟!雷溟鸟不是跟随那千年狐妖的么!”当那妖魔现身之后,申屠长老确认了他的身份。

    竟然是九仙的手下。

    吴煜脸色一变,这说明他们的行踪已经暴露了,情况更惨。

    “走!”

    申屠长老想到的唯一的办法,就是逃离。

    这天域森林如此巨大,他们根本不可能找到自己,故而现在那申屠长老的脑袋乱得一团糟。最不可能发生的事情,竟然发生了。

    而且,一路上遇到的所有小妖,都给杀了。

    申屠长老的赶路,也从来都没有按照直线,按照道理,就算这雷溟鸟知道他们在天域森林,想要找到他们都不可能。

    “申屠阁下,还有诸位身份尊贵的亲传弟子们,你们想要去哪里呢?”

    当申屠长老正要带着众人往前去的时候,前方树木中骤然出现了两个阴影,一个高大如巨熊,拥有着杀人十万以上的煞气,鬼魅之气,一个则娇小阴冷,如黑夜中的杀手,穿着紧实的黑衣,展现出凹凸有致的身材,简直令人转移不开视线。

    这两人出现,身后仿佛带着无数的冤魂,密密麻麻,整个森林似乎都在鬼哭狼嚎。

    “赤海七鬼!”

    申屠长老脸色更变,当意识到这两人的身份时候,已经算是阴森了。

    连蓝水月都知道,他们陷入了极度危险的程度。

    天上的雷溟鸟、眼前那如巨熊般的赤海七鬼,都和申屠长老不相上下,乃是一方巨擎。

    “往回!”

    恐怕这个念头刚出现,身后传来的声音,再度封死了他们的后路,回头一看,在那森林之中传来的马蹄声,不一会儿,便走出一头漆黑色高大的骏马,那骏马脚底踩着绿色的火焰,仿佛是从地狱走出似的,一双血红色的眼睛,极度凶煞,不断喘着粗气,看起来恨不得冲上来撞碎吴煜他们。

    这战马是一头灵兽,脚踏火焰,应该耐力很强。

    不过, 可怕的是战马上的人。那是一位蒙面,背负着长枪的高大男子,浑身漆黑。

    在这男子身后,还坐着一个青年,身穿狐裘大衣, 气度非凡,那若有若无的邪笑,很容易叫少女着迷,正是姜君临。

    “姜鼎!”

    当看到此人,申屠长老的脸色已经没法再阴沉了,他意识到,恐怕这一生最大的危机,最艰难的事情,出现在此刻!如同当头棒喝!

    他的任务,重中之重,乃是为通天剑派保留东山再起的根苗,可如今,战争还没开始,他们竟然先被包围了起来!

    “呼!”

    那雷溟鸟从天上落下,化作一个赤膊的紫发男子,那锋利的鹰钩鼻只看一眼,怕是一生难忘。

    三方势力,从三个方向包围住了他们,让吴煜他们没法逃走。

    啪啪!

    姜君临和姜燮从那‘鬼炎马’上跳下,并排而来,其中姜君临正微笑着鼓掌,笑道:”通天剑派的各位,真是太巧了,我姜君临出来散散心,没想到能在这里遇上你们呢。“

    这是屁话,到这关头,吴煜他们定然明白,他们的行踪和目的一定是暴露了,所以他们才会找上来,主要问题是,现在连风雪崖都没法把握他们的位置,为何他们会知道他们!

    回头看去,苏颜离、莫诗书、蓝水月他们都很紧张,脸色有些惨白,连晚天欲雪和蓝琉璃两人,眉头都深深皱了起来,手已经握住了法器长剑。

    对方的实力,加起来是他们两倍以上!除了姜君临,其他都是可怕的对手,尤其是姜鼎、神二君和雷溟鸟三位。

    他们三个气势最可怕,应该都是五长老的级别。

    可以说,他们三位都是各自势力中的 第二强者,仅次于姜燮、天一君和九仙。

    如今都出现在这里……

    ”你们,如何知道我们的行踪?“申屠长老那一双老眼乍现出精光,尽管驼背,仍然有骇然的气势。

    姜鼎冷笑一声,将长枪取出,插在地上,道:”你们死到临头,就别管这么多了。风雪崖真是可笑,想把精英弟子送出去藏起来,将来好东山再起,却不料被我们拦截,等我们全杀了你们,进攻碧波群山的时候,把你们的尸首都挂起来,你说,那会有多壮观?风雪崖、蓝华芸,会不会当场吐血而死?“

    说完,他们一共五人,都大声笑了起来,尤其是那姜君临,笑得最为厉害。

    他的目光,时刻都没有离开吴煜。

    ”申屠长老?张真人是假的,师尊是要将我们送离战场?”那姜鼎的话,对吴煜他们打击很大,那晚天欲雪目光震撼,看着申屠长老,八个弟子,都在等申屠长老的回答。

    那申屠长老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真相已经显露,他再欺骗也没用。

    见他没有回答,众人便知道答案了。

    “师尊怎能如此!我们生在碧波群山,受他恩惠,如今门派有难,我们岂能离开!”苏颜离的眼睛一下就红了,不只是她,这个真相,大家都无法接受。

    “师尊!”吴煜深呼吸一口气,这个真相就如身上一个血淋淋的伤口,如此触目惊心,他知道这是风雪崖他们的好,但是,身为弟子,实在难以接受,若是如此,吴煜倒是宁愿战死在碧波群山上,至少那里是他第二个家。

    ”看来你们还被蒙在鼓里?这就好笑了,哈哈……“姜君临笑得发抖,吴煜他们脸色越是茫然,他就越是爽快。

    申屠长老咬咬牙,道:”现在说什么都晚了,你们记住,老朽不要这条命了,也要让你们逃过此劫,一旦有机会,你们就立马逃走。“

    虽是这样说,但是三岁儿童都知道,他们今日逃生的机会,实在是太小了。

    唯一的不甘心,还是,为何他们会找到自己?这根本不可能啊!

    吴煜看向雷溟鸟,再看姜鼎,最后看向赤海七鬼,其中那位无比高大的,虽然隔着斗篷,但吴煜能看到他那猩红色的眼神,这是赤海七鬼中的一位,虽然和姜鼎、雷溟鸟实力差不多,但是最为吓人。

    吴煜看到了他手上一个头骨制造的罗盘。

    ”是他找到我们的!“吴煜可以断定。

    他将这个猜测,告诉申屠长老。

    那申屠长老冷眼看到那神二君的罗盘,忽然一惊,问:”吴煜,我听说你杀了他们的弟子,鬼修手段众多,你身上是否被他下了什么印记 !“

    直到这时候,才能想起来。

    ”须弥之袋!“吴煜一惊,拿出幽灵姬的须弥之袋,交给申屠长老。

    这须弥之袋,他原本是准备给青芒的,后来进仙缘谷耽误了,仙缘谷出来后,姜君临输给他一个须弥之袋,因为念及一个鬼修的须弥之袋给青芒会不合适,故而吴煜把这须弥之袋留在了身上……

    ”定是这东西!恨啊!我和掌教、护教,都没想到鬼修有这手段,能追到此物!“

    申屠长老法力涌动,顿时将这须弥之袋给撕裂了。

    他们最大的疑惑,终于清楚了。

    只是,事情已经发生,责怪也没用,吴煜刚入仙道,哪里知道这手段,况且这也是他们的疏忽。

    不过,吴煜心里还是愧疚的,他大概明白,应该是自己,让所有人陷入如此险境,如今,生死一线,生机渺茫。

    ”吴煜,没错,是你留下了幽灵姬的须弥之袋,让我们找到了你,是你害死了他们所有人,甚至让我们击溃通天剑派,这次,你的功劳可大了!“姜君临收起笑容,狰狞说道。

    那狰狞之后,则是深深的得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