那一道金光,让吴煜绝处逢生。

    “定是仙国监察令惊动了他,而申屠长老刚才一吼,虽然传不到碧波群山去,但假若师尊那时候到了附近,便可锁定这边!”

    应该是只有风雪崖自己。

    蓝华芸肯定还需要留在碧波群山,防止中这调虎离山之计。

    不过,光是风雪崖自己,独战三个凝气第十重都没有问题。

    “嗯?”雷溟鸟正准备灭了不断挑衅他的晚天欲雪。

    他还在天域森林之上,故而对外边的动静很敏锐,当吴煜看见风雪崖那道金光之后,他很快也看见了。

    “金丹强者,风雪崖!”

    雷溟鸟竟然二话不说,直接掉头,放弃攻击晚天欲雪,扇动那巨大的翅膀,释放出万千闪电雷霆,飞驰而去。

    噼里啪啦!

    在风雪崖到达这里的时候,雷溟鸟就逃到了数十里之外,甚至更远。

    吴煜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距离风雪崖更远了。

    他不禁苦笑。

    看来,自己用仙国监察令救了所有人,但是雷溟鸟太敏锐了,所以,没能救得他自己。

    隔着这么远,风雪崖要救其他人,应该看不见这雷溟鸟身上渺小的自己的。

    实际上就如吴煜所料 ,风雪崖确实没能看见他。

    “雷溟鸟走了!”眼看着就要虐杀申屠长老,神二君忽然看到天上雷霆消失,他骤然动手,不禁怀疑。

    “七妹。”

    神二君看起来憨厚,实际上并不笨,他骤然停手,竟然放弃了对手,冲向七云姬,那七云姬也放弃了对手,冲向他,两人骤然冲撞在一起,化作黑色的烟雾弥漫,朝着另外一个方向蔓延,迅速隐没在天域森林之中。

    他们身为鬼修,对正道强者的气息十分敏感,隐约之中,他们大约感觉到通天剑派的方向,正有可怕的气息降临!

    倒是姜鼎有些莫名其妙

    “雷溟鸟,神二君, 你们!”他满脸震惊,这时候直觉告诉他,他应该逃离,但是姜君临一死,他没有任何收获的话,回去根本不知道如何更姜燮交代,故而心里很是不甘心!

    就这么瞬间的迟疑!

    嚯 !

    骤然之间,一道金光炸碎无数树枝,出现在其眼前,姜鼎睁眼一看,正是沐浴在金光当中的风雪崖!

    那风雪崖,面色冷漠,手中剑气冲天!

    “逃!”

    姜鼎再不甘心,看见风雪崖之后,也是什么都顾不上了,直接疯狂逃离。

    “想走!”

    风雪崖身影一闪,追逐了上去,一时间,前方大片森林,轰然倒塌,金色的剑气肆虐,将方圆三里之内,全部夷为平地!

    “师尊!”

    “掌教!”

    当看到风雪崖出现, 濒死的人们,终于看见了希望,忍不住抱在一起,热泪盈眶。

    他们是在死亡边缘上,被风雪崖拉回来了。

    这是个巨大的意外。

    连申屠长老,都没想到风雪崖会出现,他只是在做最后的挣扎罢了!

    轰轰轰!

    前方森林不断轰鸣,那金色的剑气简直碾压对手。

    忽然,骤然停止。

    啪 !

    一个阴影被扔到了地上,正是被法器五花大绑的姜鼎,他身上满是鲜血,仔细一看,竟然是双手双脚,都已经被风雪崖斩掉了。

    如今滚在地上,面色苍白如纸,不断颤抖,动弹不得。

    风雪崖面色铁青,上前来一看,晚天欲雪受伤,其他人还好,不过一数之下,发现少了三个,吴煜,赵长天、易清风。

    直到这时候,苏颜离才能和他说话。

    “师尊,吴煜让雷溟鸟抓走了!”

    “什么!”

    少的三个人,风雪崖自然最关心吴煜,这时候申屠长老应该恢复了些,风雪崖二话不说,御剑飞天,到了天域森林上空一看,在他击溃姜鼎的那段时间,雷溟鸟早就不知道逃到哪里去了。

    四周,完全没有雷溟鸟的痕迹。

    至于鬼修,本就及其擅长躲避,在这天域森林之中,要找到他们也无比困难。

    风雪崖脸色难看,朝着印象中雷溟鸟逃走的方向追击了半个时辰,都没有任何痕迹,显然对方中途就改变方向了。

    其他弟子还在申屠长老那边,且风雪崖担心还有对方的势力留在这里,他只能先回去。

    众人看到风雪崖空手回来,便知道结果了。

    “掌教!”申屠长老豁然跪在地上,眼睛通红,道:“是我没守护好他们,都是我的错!”

    风雪崖深深吸了一口气,可见他目光中有多少怒火,当然,这并不是针对他们,而是针对对手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他扶起申屠长老。

    实际上,在这种危机之下,申屠长老能走到这一步,已经很不容易了。

    至少,他保住了五个弟子。

    莫诗书最先冷静了下来,将吴煜那须弥之袋的事情说了一遍,让风雪崖明白这经过。

    “师尊,你怎会知道我们遇险?”莫诗书问。

    风雪崖沉默了,许久才道:“吴煜捏碎了我曾经给他的仙国监察令。”

    众人这才明白,吴煜虽然被抓了,但其实也是救了他们。

    “赵长天、易清风两人,被雷溟鸟杀了。吴煜被雷溟鸟抓走了?”风雪崖脸色铁青问。

    苏颜离眼眶中满是泪水,她有些颤抖的抓着风雪崖的胳膊, 道:“我……你去把吴煜救回来吧……我们现在没事了,他们不敢上来了。”

    这一场惊魂,让她失魂落魄。

    风雪崖无奈摇头,道:“雷溟鸟速度不亚于我,一开始耽搁,现在更追不上了。不过,他追逐你们的事情,没用上全力,显然对这个任务他不是很用心。”

    风雪崖对雷溟鸟的了解,超过姜鼎他们。

    这里面有疑点。

    申屠长老道:“是了,吴煜斩了姜君临,他不杀吴煜,反而抓住吴煜,姜鼎向他讨要,他都不给,后面却丝毫不犹豫就杀了赵长天两人,说明对他来说,吴煜对他们有更大的作用,这说明,他们应该不会杀吴煜。”

    这说得有道理。

    听到这话,苏颜离方冷静了一些。

    风雪崖望着这些年轻的弟子,经历这一场生死追击,他们如今都很茫然。

    他提剑刺在一边姜鼎的脖子上,道:“我问你,雷溟鸟抓吴煜,为什么?”

    姜鼎怒笑道:“你们都是将死之人,我懒得回答。”

    一边,苏颜离冷声道:“师尊,追击的途中,他和雷溟鸟有争吵,但雷溟鸟就是不肯把吴煜给他,显然,他也不知道原因,应该是那雷溟鸟的私心。”

    风雪崖皱眉想了一会,道:“吴煜对雷溟鸟没什么用处,应该是那九仙有什么目的,至少不是什么好事……”

    “师尊,那该怎么办……”

    风雪崖看了一眼姜鼎,道:“对姜燮来说,这姜鼎的作用更大,我立刻传信,让姜燮知道姜鼎在我手中。不用说交换,他也该明白,要想保住他弟弟的性命,就不能动吴煜。否则……”

    否则, 就是鱼死网破。

    只能这样了。

    吴煜对风雪崖,和姜鼎对姜燮,在情感上是相等的,只是姜鼎毕竟是个凝气境十重,是个能左右战局的人物。

    算起来,通天剑派未战先折损对方一名大将,还算是赢了。

    至于赵长天、 易清风,这是命,没办法。

    风雪崖望着雷溟鸟离开的方向,忍不住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从一开始,你就多灾多难,希望你能跨过这一劫,磨练能使人成龙,但愿能看到你更强大。”

    吴都、仙缘谷,天域森林!

    仙缘谷都没死,可见吴煜气运雄浑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中元道宗,下元山。

    山上, 姜燮和天一君正在对弈。

    双方下属、兄弟,各在一边观战, 观棋不语。

    山风凛冽。

    忽然,天一君尴尬笑了,道:“姜宗主阁下果然厉害,是我输了。”

    “一局罢了,天一君天赋异禀,再来几局,我怕是要输惨。”姜燮手扶长须,爽朗笑了。

    “九儿,可要来一局?”姜燮望向远处被群妖护在中间的仙轿,从头到尾这九仙都未曾真正露面呢。

    相传,这九仙有祸国殃民之姿色,乃绝世之红颜祸水,不可轻易显露人前,若是让凡人和普通修炼者看了她的样貌,势必都会引发血流成河。

    光是声音,就让许多人承受不住了。

    “九儿不善棋艺,多谢姜哥哥……” 那仙轿之中的娇柔声音,着实让人迷醉,听她讲话,便像是沉浸在美人香怀之中。

    那一声姜哥哥,叫得姜燮老心都荡漾了。

    “狐妖魅惑,当真罪人,怪不得不少人为求狐妖一夜,连性命都不要。”

    不过,九仙一直都不露面,也不礼貌。

    毕竟,三方联合,是平等的。

    在涉及利益之前,至少是如此。

    他们已经谈好了。

    他中元道宗,只要碧波群山这山门,其他什么都不要。

    赤海七鬼,需要一半法器,一半仙灵和其他杂物,还有全部的修剑道术。

    九仙,则要另外一半法器和仙灵,还有通天剑派所有的俘虏弟子,不管是活人还是死尸,都要。

    大家各取所需,十分完美。

    姜燮看似什么都不要,而实际上那碧波群山,灵气浩瀚,才是真正的宝贝。

    “等他们抓着那些亲传弟子一回来,我们就差不多可以发动攻击了。”姜燮道。

    “是的。”

    他们之所以下棋,也是消磨时间,等姜鼎他们归来。

    实际上,三方势力,这时候已经集结好了。

    一旦有俘虏,或者是死尸,都行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候,天边出现了雷溟鸟的影子,大家都笑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