妖魔从人形化作本体,其场面是相当震撼的。

    吴煜可以看得很清楚,他从站着到俯身,手盖在地面上,在这个过程之中,那一对手掌已经化作的狼爪。

    同时,毛发、尾巴,纷纷长了出来。

    那人的脑袋,也在变长,其嘴巴张开,化作狼吻,人头完全化作狼首。

    整个过程,也只有那一双凶煞的青色眼睛,没有再变化过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吴煜眼前,站着一头青眼黑毛的野狼,身躯不大,但是修长矫健,其牙齿和爪子,可比通灵法器,故而这青眼妖狼身上,就有不少炼制通灵法器的材料。

    妖魔的尸体,都是挺珍贵的,而这青眼妖狼最珍贵的地方,自然是其眼睛,据说可以制造某种符箓。

    吴煜倒没有多想,只是将这青眼妖狼,当做是一个练剑的工具。

    嗡!

    刹那之间,两者对杀!

    嗖!

    那青眼妖狼的速度,简直快到可怕,眨眼就失去了踪影,唯有其青色双眼在黑夜之中晃动,如同诡异的灯笼。

    刺啦!

    空气中发出刺耳的尖啸,在黑暗之中的某个位置,骤然杀出两道青色的光线,那青色的光线刺穿了黑暗,朝着吴煜激射而来。

    这正是‘青眼妖狼’的独门妖法,名为‘青溟眼’,看似简单,实际上比通灵法器还要锋利,可以洞穿的东西多了去!

    此时此刻,吴煜全神贯注。

    那青溟眼如穿透阴阳,一道冲向他的脑袋,一道冲向他的胸腹。

    远处,南宫薇紧张万分,掌心不断冒汗。

    无形之中,仿佛看到这青眼妖狼十分高傲,以蔑视的目光看着自己。确实,他很骄傲,甚至不屑于用金刚剑符让自己离开这里。

    但,吴煜要的,是粉碎他的骄傲!

    三个月所学,早就在手中,气海穴之中,丹元翻滚,被阴阳剑轮分开,分别涌向左右手,几乎同时,剑修道术爆发。

    左手,七色神火剑一杀,划过七重火浪,翻滚而去,在这火浪之中,一道撕裂般的剑意爆发,几乎是瞬间,和两道青溟眼冲击在一起!

    呼!

    一时间,火光将青溟眼淹没。

    但,这并不是结束,就在同时,吴煜以‘神眼金剑’杀出最后的通天剑,那通天剑有通天之意志,一剑之下,青眼妖狼所在的位置,其空间几乎发生扭曲,产生无比强烈的震荡,瞬间让青眼妖狼身上撕裂出几道深深的伤痕,鲜血喷涌而出。

    其痛叫一声,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战斗结束。

    吴煜迅速掠了上去,本想用银魅缠住他,但是仔细一看,他不但外边撕裂了很多伤痕,骨骼、五脏六腑都让通天剑撕裂,已经处在重伤状态,不用再锁死他了。

    吴煜没想到,自己能这么干净利落,打败一个相当于金丹大道境第三重的对手。

    这得益于白色金丹和阴阳剑轮,还有通天三杀剑术的霸道。

    当他将神眼金剑伸到对方眼前,彻底掌控他的生死的时候,不但是这青眼妖狼,连那南宫薇,也再次惊呆,瞪大眼睛看着吴煜,那傻乎乎的样子,倒也有趣。

    青眼妖狼痛苦睁开双眼,审视着吴煜,艰难道:“到底是什么境界,看似弱,却强到这等地步!”

    “金丹一重,你信么?”吴煜问。

    青眼妖狼目光变换,忽然他笑了,道:“看来我遇到了不世之材,我‘青笙’能死在你手里,运气了。至少比死在一个窝囊的蜀山弟子手里强!”

    吴煜本要杀他,这时候却对他好奇了,他问:“这妖魔深渊,所有妖魔都在求金刚剑符,你为何不要?”

    青眼妖狼很是艰难,忍受着痛苦,却道:“我既然被抓到这里,就没想活着离开,我‘青笙’只愿死在有价值的人手中!你们蜀山用金刚剑符玩弄我们,我,不愿接受这玩弄。”

    假若妖魔真能凑够金刚剑符,确实很离开,但数量是很少的。吴煜大概明白,假若哪个妖魔接近凑满金刚剑符,蜀山这边一般都会派专人清理,当然,这是不能让妖魔知道的。

    不过,这青眼妖狼确实很有骨气。

    要杀他么?

    青眼妖狼,至少也顶十个功绩,不杀他,吴煜怎么取得修道资源?

    但是,当他和这青眼妖狼对视,心里总有一个拒绝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我吴煜,和他无冤无仇,为何要对他赶尽杀绝?”这是他询问自己的。

    那青眼妖狼见他迟迟没有下手,道:“出手杀了我吧!我看出来了,你还有点不忍心,可是,你终究不懂,人和妖,终究不同阵营,终究是死仇。不是你死就是我活!我输得很服气,假若现在倒下的是你,我绝对不会客气!你对我留情,才让我青笙难堪!”

    吴煜眉头皱了起来。

    他心里出现了许多的事情,包括万青、包括护教之战,包括九仙……

    生命中出现过的妖魔,一个个涌现出来。

    那一日,九仙说,人和妖都无善恶之分,人心有恶,妖心有善。

    这妖魔深渊,是蜀山弟子对妖魔的屠戮场,可怜的妖魔,躲在暗处,苟且偷生,生不如死,或许青笙便是受够了这等日子,好不容易眼前出现了一个不世之材,他宁愿死在吴煜手里,或许才是解脱。

    “妖魔深渊……”吴煜心里有些错乱。

    他有点不明白,自己到底该如何对付妖,如果和其他蜀山弟子一样,让他不分青红皂白赶尽杀绝,他可能做不到。

    噗嗤!

    就在他出神、犹豫的时候,南宫薇见他迟迟不出手,着急万分,先一步出手,断了青眼妖狼的生机,吴煜低头一看,那青眼妖狼用最后无奈的眼神看着自己,仿佛是在说,终究没有死在你手里。

    “薇儿!”吴煜陡然生出一股愤怒,瞪眼看着南宫薇,将之吓退了两步。

    “哥哥,怎么了?”南宫薇脸色煞白,被吴煜这一喝,眼眶一下就红了,几乎要流泪。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吴煜混乱的内心终于回了神,他看了看青眼妖狼,再看看南宫薇,深呼吸一口气,道:“没,没什么。”

    他觉得自己也不该怪南宫薇,她杀妖心切,对她来说,所有妖魔都是害死她至亲的人,至少她的父亲,是这样告诉她的。

    “哥哥,我不是故意的,只是你刚才出神,我怕这妖魔狡猾,趁这机会攻击你……”南宫薇委屈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,刚才我也不是故意的,抱歉。我们走吧。”吴煜拍拍她的肩膀,微微一笑,这事情算是过去了。

    他也问自己,他们本来的目的,不就是出来斩杀妖魔,赚取功绩的,怎么中途变卦?再者,这些妖魔残害苍生,而苍生乃是吴煜同类,他本就在人的阵营,自然为人着想,否则就是叛徒了。

    “可是,他的功绩,青眼,我们都还没取呢,就算是尸首其他位置,也能换不少功绩。”南宫薇指着青眼妖狼的尸体说。

    “再不拿走,就又要被其他人抢走了。”南宫薇道。

    吴煜回头看了一眼,虽然心里仍然有些古怪,但他还是收起了青眼妖狼的尸体,转入另外的须弥之袋之中。

    本来,他就是来这里斩妖除魔的,似乎有点想多了,主要是这青眼妖狼有些奇怪,如果遇上的是那地底血鼠,吴煜估计也不会客气。

    走在路上,南宫薇眼眶仍然是红肿的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,薇儿。”吴煜问。

    南宫薇擦拭了眼泪,道:“没什么,就是想念娘亲了,虽然她走的时候,我只有六岁,可是她的笑容,我永远不会忘记的……”

    吴煜不知道该说什么。

    “哥哥,我恨妖魔,他们害人,杀人,不折手段,是这世界的毒瘤,总有一天,我要将他们除得一干二净,祭奠我娘亲!”南宫薇抬头看着他,很认真的说道。

    吴煜本想告诉她,也许妖魔的世界并不是她想的那样,妖魔之间的感情,甚至有时候比人类更浓,只是又想起来,这样的话对一个小女孩来说,无疑是颠覆性的伤害,她可能无法承受。

    “算了,还是等她长大一些,再谈谈吧。”吴煜便收起了心思。

    如果现在不杀妖,还留在这妖魔深渊做什么?

    如果不杀妖魔,他怎么得到功绩,没有功绩,他怎么在这蜀山仙门崛起?

    有时候内心固然矛盾,但他目前来说,不得不走下去,和南宫薇一起,在这广阔而阴森的妖魔深渊游荡,寻找下一个猎物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