那骤然出现在吴煜眼前的人,对吴煜而言乃是一名无法触摸的强者。

    她就像是凭空出现,出现在吴煜眼前似的。

    唯有一些未曾消失的星光残影,证明她是刚刚到达的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穿着紫色剑袍,有着迷人魅力的女子,那温婉的面容,玲珑的身段,无不吸引着众人的视线。

    让她出现的刹那,讨论得热火朝天的人们,纷纷闭上了嘴巴。

    “沈星雨估计看上他了。”隐约之中,吴煜丝毫听到了这句话,他由此确定了她的身份。

    紫袍飞舞,那深邃如星空的目光,却带着一丝狡黠。

    她便是那星河剑圣的妹妹,也是这李沧海的师尊,地剑级弟子沈星雨。

    她刚来,那李沧海便在虚空之中半跪,恭敬道:“弟子李沧海,拜见师尊。”

    沈星雨轻轻摆手,道:“起来,思索一下自己为何战败,差了哪一点,回去吧,你没掉出万剑仙榜,还有前进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李沧海对这女人很是恭敬,甚至不敢抬头看她,这时候连忙躬身后腿,往万剑仙榜下面一些的位置而去。

    如此只剩下吴煜和这沈星雨相对而立。

    “沈星雨想做什么?莫非想要收吴煜为徒弟?”

    “这吴煜好像已经拜师了,虽然是黄剑级弟子,但毕竟是恩师,才入门一年就改拜,估计不太好吧。”

    由于地剑级弟子沈星雨出现,故而更多人,注意到了吴煜这个 忽然出现的少年。

    “小孩,你知道我是谁么?”沈星雨眉毛一挑,语气轻佻的问,她在虚空之中靠近吴煜,微风鼓动之下,她身上那浓郁的幽香,扑面而来。

    “晚辈知道。”吴煜点头道。

    “刚才不是挺狂傲的呢,现在怎么不了呢?”沈星雨嘴角勾起一丝微笑,上下打量着吴煜。

    这毕竟是紫府沧海境的修道者,在气势上,气场上,都是完全压制吴煜的。

    吴煜只是笑了笑,没有回答。这话不好接,还不如闭嘴。

    “行了,姐姐我也不跟你废话,我问你,你拜师了么?”沈星雨抱着双臂,明眸闪动着淡紫色的光芒。

    “已经拜师了,师从浮屠殿殿主张浮屠,黄剑级弟子。”吴煜回答。

    他知道,恐怕有戏。

    果然,沈星雨朝下一看,道:“谁是张浮屠,上前来。”

    吴煜不禁感叹,黄剑级弟子,还真没让她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张浮屠只能御剑上前来,不过他倒是老狐狸,脸上堆着笑上来,恭敬对沈星雨行礼,道:“鄙人便是张浮屠,拜见沈师姐。”

    沈星雨打量了一下他,道:“张浮屠,吴煜是你弟子,你本事确实不错,能挖掘出如此天才。这是你的功劳,不过,我说实话,以你的能力,无法给他更好的前程,师徒一场是缘分,所以我也不便更改你们的关系,不过这得知道,想让吴煜更上一个层次,你就得放他离开,让他另寻名师,否则葬送前程,懂么?”

    张浮屠身躯微微一震,道:“鄙人懂了。”

    沈星雨虽然这样说,似乎是有收下吴煜的意思,但毕竟这是大庭广众之下,她也不好强行夺取,故而她并没有往下说,而是道:“至于什么时候让他飞得更远,你自己决定就是,不过,从今日开始,我会关注吴煜,一旦你浪费了他的天资,那便是你的过错,更不能指引错了方向,他现在实力尚且微薄,若是要让他冒险,也要有度,若是他出了什么差池,我可就要找你问个说法了。”

    沈星雨虽然没有明说要收下吴煜,但句句都是这个意思,只是逼得张浮屠自己先说而已。

    其实说到这里,吴煜很明白,就算他现在还是张浮屠的弟子,张浮屠也不敢对他怎样了,因为有沈星雨这样的人物时刻关注,若是吴煜出了三长两短,她立马就知道发生什么事情。

    就算张浮屠实现了他的目的,他在蜀山,也待不下去了。

    “行了,你下去吧。”沈星雨对张浮屠摆摆手,她对这张浮屠几乎没什么兴趣,在其眼里就只是个普通的黄剑级弟子。

    不过,就算如此,吴煜也不能直接跟沈星雨说这张浮屠的目的,毕竟他还没动手,没有证据,就不能乱说话。蜀山有严格的门规,就算是沈星雨,也不能乱触犯。

    张浮屠走后,沈星雨再看吴煜,脸色一下又温柔,迷人,真是翻脸比翻书还快,她围绕着吴煜转了几圈,还伸出那纤纤玉手,抓了几下吴煜的肌肉,感慨道:“真是壮实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个,我发现你的法器、道术,品质都很一般,法器很拙劣,价值估计不到三十个功绩,至于道术好像是通天三杀剑术,也是最基本的金丹道术,配不上你的天资,你师尊连点好东西都给不了你,实在太差劲了。我建议你先去领取一些任务,得一些功绩,换了法器,修得道术,再来继续挑战,估计还能上一些名次。”

    其实这是大庭广众之下,要是私底下,以她现在对吴煜的感兴趣程度,估计会直接给。

    吴煜看得出来,她对自己有种爱不释手的感觉,他自然明白,要是能跟这样的女人,总比跟张浮屠好一万倍……况且她还有个可怕的哥哥。

    吴煜也不好直接示意想拜她为师,蜀山这里最重视礼数,重视尊师重道,不管张浮屠怎么恶心,现在仍然是吴煜的师尊,吴煜若是公然背弃他,便会有背信弃义之嫌,在个人品格上,会遭到唾弃。

    听沈星雨这么一说,吴煜确实想起来,现在胜了一场,正是扩大名气的时候,但是他还需要沉淀一下,故而他灵机一动,道:“前辈说得没错……”

    “莫喊我前辈,把我喊老了,我也大不了你的多少,喊我沈姐姐就行了。”沈星雨一看他就眼睛放光,一副恨不得吃下去的样子。

    吴煜受宠若惊,道:“沈姐姐说得没错,我之前在外,正斩获一朵‘尸魂花’,正准备去换些功绩,再换些法器、道术。”

    沈星雨一惊,道:“尸魂花?这可是好宝贝,可兑换一千功绩!对你这个层次的年轻人,是一笔横财。既然如此就别耽搁了,赶紧去吧。”

    她其实想自己帮一下吴煜,只是不好出手,有抢徒之嫌疑,恰好吴煜有尸魂花这样的宝贝,她心里便放心多了。

    她是女人,想得周到,从须弥之袋中取出一个紫色的令牌,丢给吴煜,道:“这是我的‘地剑令’,见这令牌如见我,你去功德殿总殿兑换,再去其他总殿兑换宝物,总殿物品最多。”

    吴煜仔细一看,这令牌上绘制着一个阵图,那阵图隐约形成一个‘地’字,复杂而玄妙,外人估计无法仿造,而在另一面上,刻着‘沈星雨’三个字。

    吴煜清楚,以沈星雨的名号,有这令牌,在整个凡剑域,只要不是禁地,几乎都可以横着走了。

    “沈星雨竟然把地剑令都给他了,看来是对这吴煜势在必得了。”

    “哎,让这女娃抢先了一步!早知道我早一点出去才是。”

    “你早出去也没用啊,沈星雨不但有那星河剑圣为兄长,更年轻貌美,我要是吴煜,肯定选她,还选你这老骨头?”

    在众人羡慕的议论之中,吴煜收起了地剑令。

    沈星雨寻到了张浮屠,道:“张浮屠,你把吴煜带到功德殿总殿去,再去其他总殿,速度尽量快一些,让他趁着万剑仙战没结束多提升一些。”

    这倒是绝了,只是这一次吴煜和他一道,不用再担心受怕,因为从此往后,张浮屠更不能动他!

    “去吧。”沈星雨微笑着,这样年轻貌美的女人,一颦一笑,确实都让人舒服……

    “谢谢沈姐姐!”今天遇到贵人,吴煜心情大好,“等我取得了满意的东西,就回这附近琢磨,还希望沈姐姐能指导一二。”

    “没问题,去吧,乖乖。”沈星雨越看他就越是喜欢,连乖乖都说出来了……

    吴煜之所以说在回附近琢磨,便是要让张浮屠顺便把他送回来,他还是警惕这张浮屠。

    下来之后,那黑袍老者拍拍吴煜肩膀,道:“年轻人,好好努力,未来的蜀山, 说不定有你一席之地。”

    “谢你吉言。”

    吴煜这才发现,其实这蜀山的长辈,比他想象中还要好,他只是恰好遇到张浮屠罢了。

    “走吧。”回到张浮屠身边,吴煜微笑说道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张浮屠面无表情,御剑飞了起来,吴煜跳了上去,就当是把他当做座驾了。

    这万剑飞仙山只是神奇,吴煜这一去一走,和张浮屠之间,地位已经悄然发生了变化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