听到张浮屠这话,吴煜稍微有些错愕。

    今日在万剑飞仙山,张浮屠表现得很失落,也对吴煜很恐惧,甚至亲口认错求饶。

    正是他这些表现,最后让吴煜决定,回来千伏峰。

    只是张浮屠如今的脸色,和其说的话,有些出乎吴煜的预料了。

    小封印阵。

    张浮屠,竟然在这里布置了阵图,来等待自己?

    关于法阵,吴煜了解不深,法阵太复杂了,他还没时间去研究。

    风雪崖和蓝华芸能弄出万剑阵,张浮屠修行两百年,花了那么长时间布置出这‘小封印阵’,确实正常。

    关键是,他难道疯了?

    吴煜和南宫薇瞬间警觉,两人靠在一起,再看周围,果然感觉自己好像处在一个封闭的世界之中,连天上星辰的光芒,都静止不动,好像成了一幅画。

    不只是天上,还有四周,甚至是脚下的雪地,都被封锁住,显然张浮屠所说的小封印阵已经生效了。

    联想那万剑阵的难缠,吴煜心里很清楚,想要破除张浮屠这法阵,肯定不容易。他既然准备了大半年,岂容这里出差错?

    按照他的计划,两个时辰时间,在这封闭的世界之中,他早收拾吴煜了。

    就如他所说,鱼儿上钩了。

    吴煜心里还算冷静,他保护好稍微有些害怕的南宫薇,对那目露狰狞之色的张浮屠道:“你这样做又是何必,以我现在在蜀山的名气,还有星河剑圣的关注,你就算得到我的一切,你在蜀山,也只有被制裁的份。蜀山最重师道,你这样做,只有死路一条。”

    正因为如此,吴煜有些想不明白,原本以为他放弃,没想到他如此疯狂,那到底他图的是什么?

    因为有两个时辰的时间,所以张浮屠也不着急,他从那木屋上飞驰而下,剑袍涌动,落在雪地上,轻描淡写的说道:“是啊,做出这个决定之后,我知道我在蜀山,肯定活不下去了,所以我决定把你们装进须弥之袋,带出蜀山,从此销声匿迹,再也不回来了!”

    吴煜皱眉道:“你的意思是,要把我们都杀了?我们身上有弟子符,只要我们一死,蜀山的‘魂殿’就会知道!”吴煜从‘引道录’中知道,青天蜀山上有一座魂殿,当弟子战死后,其身上的弟子符会自动返回,魂殿的人,甚至能知道该弟子的死亡时间,地点。

    岂料张浮屠淡淡一笑,胸有成竹,道:“我可不杀你们,把你们装进须弥之袋带出去,只要控制死你们,一时半会,你们还死不了,放心,我早就准备好了能装进你们,且还能稳定存在的须弥之袋了。”

    到这时候,吴煜十分清楚,张浮屠到底是怎么想的了。

    他要带走吴煜,从此叛出蜀山,销声匿迹,直到他夺取吴煜的传承,而后隐藏修炼,直到蜀山再无法奈何他为止。

    他有这眼力,知道吴煜的特殊性。

    所以说,他走到这一步,真的可以用疯狂来形容了。

    既然启动了小封印阵,这代表张浮屠在接下来,会竭尽全力,来完成他的目的,甚至是赌上了性命。

    “你真的疯了。”吴煜摇头,冷眼看着他,这雪地里很冰冷,却比不过张浮屠心中的阴寒。

    “哈哈……”他放肆笑了起来,道:“成仙无望了,一辈子只能在蜀山当个底层,看人脸色,再过五十年,恐怕就是一抔黄土,存活的时间,还没有一头妖魔长,都到这时候了,还不冒险一次,我张浮屠,就对不起自己了……”

    所以,他从头到尾都没有放弃过夺取吴煜的拥有,只是被吴煜反将一军,让他暂时收敛了爪牙。

    说完之后,他取出了两样东西,一个玉瓶,一个通灵法器,那通灵法器有些奇怪,跟脊椎有点相似,还往两侧长出了不少的爪牙,呈血色,看起来有些骇人。

    张浮屠自我沉醉,喃喃笑道:“这玉瓶里啊,装着的是‘控魂丹’,只要你服下,以后就会乖乖听我的话,把你所有的秘密,都跟我吐露干净。而这法器呢,则名为‘锁骨架’,只要撕开你的血肉,将这锁骨架锁在你的脊椎上, 锁死你浑身骨骼,往后你的生死,全在我掌握之中,我甚至可以掌控你的身体,直到,你所有的一切,都转移到我身上为止。”

    “这两样东西,也几乎花光了我这些年赚取的功绩了。”

    想必,这就是他一开始就想让吴煜看的两样礼物吧。

    吴煜专注在万剑仙战,倒是把这两个‘礼物’给忘记了。

    到现在,再惊醒过来,似乎有些晚了。

    听了这一些,南宫薇脸色苍白,他还年幼,自然抖得厉害。

    她愤怒道:“张浮屠,你怎么如此恶毒,不是你的东西,终究不是你的,你是抢不到的,我劝你还是死心吧!”

    张浮屠啧啧笑着看着她,道:“多好的小姑娘啊,可惜了,你要不和这人在一道,就不会有这么悲惨的下场了。你对我没什么用处,说不定能离开了蜀山,我会找个地方,先把你卖了,你说,卖给东海的鬼修,怎么样?他们就喜欢你这种细皮嫩肉的正派小姑娘。”

    “你!”南宫薇气急,火冒三丈。

    吴煜示意让她别说话,退到后面保护好自己,而他二话不说,取出阴阳道剑,分成两把,一前一后,持剑对付张浮屠,冷眼盯紧了对方,道:“既然如此,就别废话了,虽感谢你让我来到蜀山,但,还是靠实力分生死吧!”

    张浮屠笑了,道:“孩子,你太天真了,就算你打败了万剑仙榜第一,那也不是我的对手。我是金丹大道境第六重。不说大道神通和道术,我用丹元,都能送你归西了。”

    张浮屠此时,和白天那无奈、泄气的样子完全相反,他疯狂,狞笑,仿佛一切都在其掌握之中。

    “别徒劳了,能改变我的命运,造就我,是你的荣幸。”如今,他踩踏着雪地,先收起了控魂丹,晃动着那森冷的‘锁骨架’,一步步朝着吴煜走来,每一步对吴煜来说,都是沉重的压力!

    这一刻,就如张浮屠所说,一时间仿佛天地之间所有的压力,都镇压在吴煜的身上,那张浮屠甚至还可以调动小封印阵的力量,形成挤压,让吴煜成为张浮屠的瓮中之鳖。

    天地之间,张浮屠的身上,仿佛伸出了无数的触手,抓在了吴煜的身上,锁死了他的动作,让吴煜那握剑的手,竟然都在冒汗!

    毫无疑问,这张浮屠确实强大,这便是黄剑级弟子真正的实力!

    某种意义上,吴煜被称为天才,实际上他就仍然是一个弱者,潜力在转化为实力之前,在生死厮杀之中,用处不大。

    “再过来,我就出手了!”吴煜一边后退,一边酝酿 天阳地阴虚空剑术,森严的剑气,开始在其身边翻滚。

    张浮屠嗤笑了一声,无奈摇摇头,道:“你还是没明白和我之间的差距,动手吧,我空手接你的剑。这样你就死心了。”

    在实力上,张浮屠拥有着难以想象的自信。

    反观吴煜,浑身冒汗,脚步轻浮,现在完全被压制之中,在张浮屠的气场之下,他恐怕连正常施展剑修道术都难!

    “张浮屠,你这是自己寻死,怪不得我了!”吴煜在此刻,忽然吼叫了一声。

    张浮屠见他出手,瞬间冲了过来,一手握着锁骨架,胆大包天,直接来夺吴煜的剑,还真没把吴煜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“剑归我!”只见那张浮屠怒吼一声,单手伸出,竟然在空中凝聚出一只巨手,有三丈长,朝着吴煜当头拍打而来!

    这一门道术,迅猛无比,力量恢弘,张浮屠的自信,并不是没有根据,他有两百多年的厮杀经验。

    电石火光之间!

    那一刻,吴煜深深屏息。

    他骤然出剑,不过,并不是天阳地阴虚空剑术,而是一道初生阴阳一气剑,但这一门剑道并不是关键,只是障眼法,真正的底牌,是吴煜藏在那初生阴阳一气剑之后,同时点燃、引动的噬魂符箓!

    胜负、生死、命运,在此一举!

    “张浮屠,吃我一剑!”吴煜暴吼一声,通过声音来分散张浮屠的注意力。

    “雕虫小技……”看到那初生阴阳一气剑,张浮屠着实想笑,他笑吴煜太自信了,连两者之间的差距都认识不到,还徒劳抵抗。

    当他用那大手轻松挡住初生阴阳一气剑的时候,却不料一道黑光,就这么进入到他的身体之中。

    起初,他没怎么在意。

    可当那噬魂符箓的效用发挥出来的时候,张浮屠浑身冒汗,瞬间跪倒在地上,全身哆嗦,一脸惨白的抬起头,看着躲到了远处的吴煜!

    这时候的吴煜,表情冷漠,但很轻松,完全没有刚才那紧张、无力的样子,由此可见,他之所的一切,都是假装的,都是在隐藏,只为了那一道黑光。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,吴煜。”张浮屠声音沙哑,痛苦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噬魂符箓,早为你准备好了。”吴煜道。

    “哈哈……”张浮屠脸色已经死灰,他匍匐,倒在地上,瞪大眼睛看着吴煜,道:“这就是命,我以为你是猎物,我是猎人,我千方百计让你上钩,却不料上了你的钩,反被你毒死!”

    吴煜摇摇头,道:“不是这样,而是:因果报应 。”

    他没有多说,这也是为了九仙的夙愿,相信九仙九泉之下,已经看到这一幕了。

    只是,张浮屠一死,接下来魂殿知晓,该怎么办呢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