实际上,这正是他重回风雷道宗的原因。

    他对吴煜有着很深的好奇。

    “真没想到,我九婴成长到现在,遇到的第一个志同道合之辈,竟然是一个我等最仇恨的蜀山剑修。”九婴笑了。

    “志同道合谈不上吧。化解无数年的种族仇恨,是这世间最难完成的事情。我没法要求其他人不仇恨妖魔,我只能做到,克制自己罢了。你那愿望,并没有实现的可能。”

    吴煜这话,对九婴算是个打击了。

    “你说得对,我也发现,我有时候纯粹只是空想,这事也就我自己答应。千千万万的修道者,千千万万的妖魔,都不答应。”九婴叹气说道。

    他能想得明白,吴煜倒觉得他更加真实一些。此刻他可惜清晰的感受到这少年妖魔的内心,难以想象这外表凶横的家伙,内心竟然怀着这种崇高的理想,其心灵之纯净,吴煜确实比不上。至少吴煜杀过不少妖魔,而他却没杀过一个修道者。

    关于对妖魔的看法,吴煜知道自己受九仙影响很重,但如今的他确实承认,他觉得九仙说得是对的。

    对那个女人来说,人比妖更可怕,更残忍,更血腥,更无情。如那张浮屠。

    往后一路沉默。

    “你算是给我解惑了。吴煜,此生能认识你,我觉得挺荣幸。”九婴最后微笑说道。

    说起来,他现在还比吴煜强大不少。

    “彼此彼此。”吴煜确实彻底信任他了。

    但他也没有忘记,他最基本的身份是蜀山弟子,而蜀山,是禁止和妖魔为伍的,否则定然会受到惩戒。

    有九婴飞驰,速度比禾稻子还快! 那裂天剑派就在蓝凌宗不远处,蓝凌宗已经覆灭了,禾稻子转移到附近三个势力的中间, 没想到这次这么快,那死亡的阴影,直接笼罩向裂天剑派!

    那裂天剑派建立早一座叫做‘裂天峰’的极高山峰之中,那山峰如同一个从地面上伸出的手掌,五指插天,有撕裂苍天之势头。

    当吴煜从云雾之中下来,出现在能看见裂天峰的位置的时候,他骤然发现,那裂天峰笼罩在一阵血色的云雾之中,那一片区域血气冲天,血雾弥漫,有浓郁的血腥味扑面而来,腥臭无比,显然这里的变化,发生的事情并不长。

    “一片死寂。”

    九婴化作人形,只保留了布满黑色龙鳞的肉翼,朝着裂天剑派的方向飞驰而去,他闻着空气之中的血腥味道,满脸严肃。

    吴煜御剑紧随在其身后,显然这时候其他四位弟子都还没到达,哪怕他们距离这里的位置,都比吴煜要靠近一些。

    “禾稻子师兄!”

    那边只有血腥味,却没有战斗的动静,也不见禾稻子,故而吴煜在靠近的时候,大声呼喊,其声音瞬间震荡了出去,使得下方树木簌簌抖动,树叶翻滚,如同大海上的浪潮,朝着裂天剑派的方向席卷而去。

    没想到的是,竟然没有回应!

    就如九婴所说,眼前一片死寂,根本没有禾稻子的踪迹,而且很显然,在吴煜赶到的时候,裂天剑派的护教法阵,已经被破除掉了。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?难道禾稻子追逐了出去?既然召唤我们来围杀妖魔,怎么说也会留下让我们追上去的线索吧!”

    吴煜心里想着,很快他就到达了这片血气冲天的地方,让他窒息的是,这里就如蓝凌宗、青桑城一样血流成河,四处都是尸首,且都和青桑城的修道者死状一样!

    那尸山血海的场面,令人恶心,痛恨,令人头皮发麻,怒不可遏,吴煜只看得气血翻滚,怒发冲冠,他没想到这里有禾稻子驻守,竟然完全没有改变任何命运,甚至他大致可以得出一个结论,包括裂天剑派宗主在内,所有这宗门的弟子,几乎都死在了这里。

    倒是禾稻子失踪了,不知道是追出去了,还是发生了什么意外。

    反正,围绕了裂天剑派一周,只看到这如地狱般的场景,没有再看到禾稻子。

    “你那师兄,估计被杀了。你们的对手,似乎比你们想象当中要强大不少。”九婴深深皱着眉头说道。

    “别乱说,那妖魔没这么强大。九婴,你是妖族,对妖魔肯定熟悉,会如此残忍的到底是什么妖魔,你不知道?”吴煜拦截在其眼前,生冷说道。

    九婴有些不悦,道:“我说了,未必是我妖族所为。在真相揭晓之前,别胡乱扣帽子。”

    吴煜同样郁闷,甚至是暴躁,道:“不是妖魔,还能是我蜀山剑修?还能是其他修道者?”

    九婴目光一冷,瞳仁一缩,他忽然看到了一处地方,浑身一震,道:“我明白了,是鬼修!”

    吴煜仿佛听了天大玩笑似的,道:“鬼修的大本营在东海,这里是极西之地,是鬼修的禁地!鬼修怎么可能……”

    刚说到这里,九婴示意他往西边的地面上看去,吴煜这时候看到的是十堆尸体,每一堆尸体大约有十具,这十堆尸体以一种诡异的方式摆放,其中四堆在正中间,比较密集,另外六堆在四周,比较松散。

    每一堆尸体,脑袋被摆放在中间,双腿在周围,形成一个圆形,远远看去,好像地面上绽放了十朵血腥的花。

    这画面,让吴煜几乎窒息,实际上他很清楚,这可能是一种邪恶的法阵,而他很清楚的知道,妖魔在法阵、炼丹上的天赋是十分之弱的,能摆放出如此血腥的法阵,却在法阵上有造诣的一群人,他们有百分之九十以上的可能,是鬼修!

    当看到这个画面的时候,吴煜心里一颤,潜意识告诉他,他们一开始就猜错了,根本不是妖魔,是鬼修!

    正因为鬼修在东海,所以才不会怀疑到他们,甚至,这鬼修迷惑人们,嫁祸给妖魔吧……

    鬼修为什么来到这么遥远的地方,杀人取心?

    这一点,吴煜就不明白了,但是看下方这十堆尸体,他心里骤然浮现出附近加上青桑城之后十个势力的地图,没错,这十堆尸体的摆放,完全是附近十个势力的相对位置,中间最密集的四堆,分明就是包括蓝凌宗和裂天剑派在内,禾稻子守护的四个势力。

    青桑城、风雷道宗,则在边缘处!

    鬼修来到这里,显然和这十个势力的特殊位置有关系?相传鬼修极其擅长研究法阵,很多鬼修在法阵上造诣很深,尤其是一些伤天害理的法阵,比如眼前吴煜所看到的……

    当他和九婴相视一眼,觉得很不对劲的时候,忽然身后有剑光来袭,吴煜回头一看,原来是苏卿、叶荆铭他们等四个人赶到了,他们刚刚到来,也为这里的情况而震撼。

    “禾师兄?”

    “禾师兄哪去了!这妖魔怎么可能……”

    四个人脸色惨白,逐渐靠近吴煜,就在这时候,他们看到吴煜身边的九婴,四人顿时一惊,惊骇退开,不敢上前。

    吴煜知道他们误会,连忙解释道:“诸位师兄师姐,我已经确定,这位九婴并不是屠杀青桑城、蓝凌宗的妖魔。真正的凶手另有其人,而且我们已经找到了凶手的线索。只是禾稻子师兄很可能已经遇害了。我来到这里后就没看到他,此事关系重大,我们得赶紧通知仙门,请求支援才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吴煜!”话还没完全说完,那公羊雪就尖叫一声,难以置信的看着吴煜,撕心裂肺道:“你已经被妖魔所迷惑了!赶紧清醒过来吧!这里哪里还有其他妖魔!肯定是这妖魔迷惑了你,联手攻击禾稻子师兄!灭了这裂天剑派,你再不清醒,可就没命了!”

    虽然在尖叫,但是他们四位对九婴还是相当恐惧的,所以固然怒骂,但是完全不敢上前,甚至还在后退,满脸慌张,痛恨。

    吴煜郁闷道:“别乱说,他是为了证明清白,和我从风雷道宗一起过来,帮助我们捉拿凶手的。凶手欺骗了我们,从目前来看,他似乎擅长很残忍、血腥、邪恶的法阵,杀人取心,这应该是鬼修所为,这时候我们不该怀疑九婴,而应该让他帮助我们,先守住其他修道者再说!”

    他已经说得十分清楚了。

    但叶荆铭他们,都在无奈摇头,以惊恐的眼神看着吴煜。

    “吴煜,你已经彻底被妖魔迷惑了!妖魔乃是我等死敌,怎么可能帮助我们……”

    “如果你不是被妖魔迷惑,你和妖魔为伍,这就已经是重罪!若是让仙门知道,你的前途,肯定完蛋了!”苏卿惨然道。

    “赶紧和我们携手杀了这妖魔,你还有戴罪立功的机会,吴煜!”古鸿溟大喝道。

    见他们面色惨然,紧张兮兮,九婴忍不住笑了,他无奈看了看吴煜,道:“你看,人和人的差距就是这么大,我们抓住了真相,而他们却逗留在愚昧的漩涡中。这群人,没法指望。不过,看来我给你带来了不少麻烦,这件事本身和我没什么关系,既然这么不欢迎我,那我也不在这里浪费时间了。吴煜,保住你的性命,说不定下次还有机会见面。”

    九婴也是被他们气的,故而直接准备离开。

    吴煜也拦他不得。

    可就在这时候,那十堆尸体,陡然爆成血雾,瞬间弥漫了方圆千里范围,将吴煜等人如同囚禁在血海之中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状态不佳,写得太慢了。可能是六更比较消耗元气……

    今天两更,先略微休养一下,目测下周三左右,再来一次5-6更让大家看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