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八一中文网 > 乐虎国际国际官网乐虎国际国际 > 吞天记 > 第268章 黑山鬼翼
    忽然变化,莫说是吴煜,便是那妖魔九婴,一时间都没有预料到。

    当周围瞬间弥漫着血雾的时候,吴煜意识到两个字‘陷阱’!

    没错,绝对是陷阱。

    禾稻子失踪,脚下出现了十堆尸体,对方这是做好了准备,等待着所有蜀山弟子的到来。

    当叶荆铭他们到了之后,就这么瞬间,那九婴都还没来得及走呢,他们便发现这铺天盖地的血海,已经将他们所处的世界完全淹没。

    所能看到的,感受到的一切,尽数都是血雾。

    “你们要找的真凶,这会可出现了。”九婴森冷一笑,在这血雾之中,危机重重,浓重的血雾之下,产生了一种隔离,吴煜很快就发现,除了近在咫尺的九婴,已经看不见其他人,甚至听不到他们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这是法阵,赶紧走!”九婴眉头深深皱着,通知了吴煜一声,立马挥舞那巨大的肉翼,准备冲出去。

    “嗯!”吴煜心里明白,一旦陷入到对方的法阵,那是相当危险的,法阵的威力他早见识过,通天剑派靠万剑阵都拖延了数个月的时间,更何况这恐怖鬼修。

    九婴在前方开路,吴煜死死跟紧了他。

    这时候九婴可不是敌人。

    那九婴朝着外边冲刺了不到十息时间,便停下脚步,脸色有些难看的道:“这法阵有一部分的作用是迷幻。甚至扭曲了我们的感知,似乎很难出去,只能原地绕圈!”

    否则以他们的速度,很快就能冲出这被血雾包围的范围。

    吴煜其实也感觉到了,他刚才一直直线前行,但是四周的血雾仍然无穷无尽,甚至一时间方向完全错乱,仿佛是整个神洲都被这血雾所覆盖似的。

    至于其他四位,似乎彻底消失在他们身边,任凭吴煜怎么呼喊他们,都完全得不到回应。

    “对方很可怕啊,我劝你最好跟紧我。”九婴倒是没被吓住,而是冷眼观察着周围。

    他倒是十分孤傲,对自己有比较大的信心。

    话音刚刚落下,忽然之间,吴煜察觉到周围血雾变化,那血雾竟然汇聚,凝结,在他们眼前变化成为一个个由血雾凝结出的恶鬼,一个个身高一丈,尖牙利爪,凶神恶煞,自出现开始,便不断在咆哮,嘶吼,以最嗜血的眼神,盯着吴煜和九婴。

    呼!

    刹那之间,这些姑且称之为‘血鬼’的东西,密密麻麻,无穷无尽,发出尖啸,争前恐后,朝着吴煜、九婴厮杀而来。

    吴煜明白,迷幻,是这法阵的一部分功效,而这血鬼,恐怕便是另外一部分功效。

    他抽出阴阳道剑,双手各握住一剑,一道纯阳破虚剑,一道玄阴封神剑,便将数十只狰狞的血鬼化作粉碎,炸成血雾。

    九婴更加不用说,张口一吐,便将附近所有的血鬼都吹刮粉丝,一阵灰色旋风席卷,眼前直接变得干净。

    但问题是,那些炸碎的血雾在瞬间之后,立马就重新凝聚成血鬼,继续争先恐后,加入到对他们的攻击之中。

    “这血鬼本身就是法阵的一部分,不破坏法阵,血鬼就会无穷无尽。但又不能放任让血鬼攻击自己……这法阵光是迷幻和血鬼的两个部分,都足够将我们消耗得精疲力尽了。”

    吴煜在与血鬼厮杀的时候,看了一眼九婴,只见九婴面色冷厉,有些烦躁,显然就算是他,现在也没什么方法。

    暂时来说,只能耗费丹元抵挡血鬼无穷无尽的攻击,却没有逃脱这法阵的方法。

    再这样下去,吴煜知道绝对会麻烦!尤其是,暂时还完全不知道叶荆铭他们的情况,甚至连对手的模样,也没有见识过。

    “身化金刚。”到后面吴煜干脆一变,肉身化作金刚之躯,横在天空之上,这样就算血鬼疯狂在其身上撕咬、撕扯,也没法奈何他。

    “你当这缩头乌龟,永远出不去。”九婴撇撇嘴,他有些不耐烦了,怒道:“何方鼠辈,藏头露尾!想和我斗,就别弄这小伎俩,出来战一场。”

    没想到他话音落下,这漫天血雾之中,竟然有一阵狰狞、猥琐、阴暗如下水道里的老鼠那般的声音传来,那是一个男子,他轻笑道:“没想到还有一只小妖进了我的笼子,还挺会蹦跶,看来爷爷我今天的收获,会有不少啊。”

    这边是屠城的真凶。

    不显得凶煞,倒是显得低劣,猥亵,肮脏!

    吴煜一想起众多修道者惨状,心里怒火燃烧,道:“阁下是谁,敢在蜀山的地盘做出如此伤天害理之事情,胆量可真不小。可惜我早就意识到问题严重,已经通报了长辈,不出三日,你必死无疑。”

    听完吴煜这话,对方奸笑起来,道:“年轻的蜀山弟子啊,和我比智商,你还是显得太幼稚了。你的禾稻子师兄,对自己太有信心了,所有在我面前丢了性命,被我挖了心脏,成了我‘鬼绝阵’的核心尸首。今天我先摆出一个‘小鬼绝阵’来,就是防止你们通风报信,同时呢,将你们一网打尽,一一弄成鬼绝阵的核心尸首。”

    这句话听完,吴煜几乎一身冷汗。

    他听出来了,对方对他们的行动了如指掌。连禾稻子的性格如何,他都知道的一清二楚,甚至这时候用这‘小鬼绝阵’,将吴煜等人全部都吸引上钩。

    吴煜意识到一件很可怕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他说要弄一个鬼绝阵,需要核心尸首,那么,他放过青桑城主,让青桑城主报信,引来蜀山弟子,是不是本就是他计划的一部分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们不来,就只有青桑城出事,我们一来,蓝凌宗、裂天剑派接连出事,如今禾稻子师兄竟然已经战死……”

    “他连续屠杀,杀人取心,莫非是和那鬼绝阵有关系?”

    吴煜取出了沈星雨留给自己的传讯符箓,那九婴一看,摇头道:“在这‘小鬼绝阵’,一切被其掌控,我们都出不去,符箓就更加不可能出去,你放出去,只会让他拦截。”

    对方以‘小鬼绝阵’将吴煜等蜀山弟子引进来,就是禁止他们把这里的消息,报告蜀山。

    不过,其实禾稻子战死,蜀山的魂殿应该会知道,也会派人来查看,只是恐怕速度不快,而对方敢这么做,显然是有信心在其他蜀山弟子到达之前,完成他的目的。

    九婴再道:“这么说来,他接下来要做的,就是把你们所有蜀山弟子都杀了。”

    九婴刚刚说完呢,血雾之中,那声音又传来,其窃笑道:“小妖,也包括你。你是我‘黑山鬼翼’的惊喜呢,妖魔作为核心尸体,效果可比蜀山弟子还好,我本以妖魔转移他们的视线,没想到真来了一头妖魔,你可帮助了我不少大忙,我得送你一个体面的死法。”

    黑山鬼翼!

    听起来便是鬼修的名字,此人的身份,水落石出!

    吴煜一边琢磨如何才能冲出这法阵,一边拖延时间,他激动的怒吼:“该死的鬼修!你到底想做什么!你敢在这里杀蜀山弟子,我们魂殿的人,定不会让你逃脱!”

    对方桀桀笑道:“年轻真好,临死之前还敢威胁我呢。我黑山鬼翼杀过数不尽的人,取过数不尽的心,我每次握着它们,感觉着它们在我手上挣扎,跳动,真是美妙啊。你说,心会思考吗?我们所有的想法,来自这个身上奇怪的地方么?比如说爱一个人,是心在爱么?这么有魅力的宝贝,其味道,可比你们想象中鲜美很多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放肆的大笑,而‘小鬼绝阵’之中,血雾汹涌,整个法阵都在震动。

    九婴忽然脸色沉重对吴煜道:“你那几位师兄弟应该都被分割开来,他们闯不出去,只能单独对付这鬼修,估计危险了……”

    虽然明知道他们危险,但吴煜自己都焦头烂额,更自知自己不可能拯救他们,现在连自己的性命都命悬一线,只能看和九婴联手,能不能求得一线生机。

    哗啦!

    血海翻滚。

    那黑山鬼翼骤然激动起来,嘿嘿笑道:“我,就是个奇才。其实啊,我知道附近就有蜀山这种巨无霸,但是呢,我还是忍不住来到了这距离东海最遥远的地方,为什么?那是因为,这里的位置太好了,这十个势力,建立在十个灵气阵眼上,而这十个灵气阵眼,排列的方式无比适合‘鬼绝阵’,恐怕是神洲最适合的地方吧?没办法,看到地图之后,我老人家只能飘扬过海而来了。只要我把这十个地方的人都杀了,将其心放入灵气阵眼,就能布置出完美的鬼绝阵来,一旦鬼绝阵成功,我沐浴在鬼绝阵之中,十天十夜淬炼金丹,传闻,以我现在的境界,这十天十夜的造化,可让我老人家,成就紫府沧海,寿元再加一百年啊!”

    他的笑声,阴森,变态,令人毛骨悚然。

    “当然,加上你们的心脏,我的鬼绝阵,会更加完美。我以十天十夜,以鬼绝阵,就能消耗这里十年的灵气。”

    吴煜确实知道,鬼修的手段,有时候穷凶极恶,但是不可否认,这些越是变态的手段,提升境界越快,毕竟,他们是一群为了实力,连亲人都能屠杀的鬼修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