逐月犬化作人形,为首的仍然是那看似消瘦实则十分健壮的江逐月。

    “九婴,近半年了,都没有动静,我看你们是不准备从至尊猎场出去了。”江逐月其实一直都在监视他,故而心情不是很好。

    九婴只抬起一个脑袋,黑暗之中的九婴看起来十分阴森,他道:“我要如何选择是我的自由,你无需多管,干你职责内的事情就可以了,江逐月。”

    江逐月面色冷淡,他瞄了一眼吴煜,冷笑道:“这个人族夸下海口要夺五十个妖魔禁令,结果到现在一个都没有得到。牛皮吹破了吧。还想让我亲自将你送出云梦大海?”

    群犬哄笑了起来,他们其实大多数都是千年以上的老妖,见多识广,就算是见过的人族,估计都要比吴煜多。

    吴煜淡淡一笑,道:“你还记得这件事情便好,莫要等我到时候完成目标之后,你还耍赖。或者没能耐将我安全送出云梦大海。”

    江逐月嗤笑道:“废话,我江逐月自然说到做到,你要是能拿五十个妖魔禁令,我定让你毫毛无损离开云梦。”

    “在场诸位可以作证?”吴煜其实就是要用这激将法,让这江逐月乖乖进他的圈套当中来,如今江逐月就当他只是金丹大道境第三、第四重,故而不怎么在意。

    他的任务,是将九婴送到更高的猎场上去,如今九婴都在这里接近半年,不少大妖魔已经对江逐月的办事能力有意见了,毕竟许多大妖魔,都在看九婴的表现呢。

    “当然。”

    群犬也丝毫没当是一回事。

    江逐月懒得管吴煜,他盯着九婴,问:“你确定仍然不猎杀猎物?”

    “不用你多管。滚吧。”九婴懒得搭理他,他心里有明确的目标,杀不杀人,对他来说并不是很重要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呵,用不了多长时间,你就会见血了。”江逐月有些失望,所以心里更加生气。堂堂婴皇之子,竟然连猎物都不敢猎杀,这简直是妖魔的大笑话,妖族们都不敢外传,觉得丢人。

    说吧,江逐月化作逐月犬,一群逐月犬在黑暗之中化作黑影嗖嗖离开,转眼便消失了。

    群犬跟着江逐月,在黑暗的森林当中掠动。

    “ 老大,九婴仍然如此懦弱,该怎么办!”

    “是啊,这个任务不完成,我们都没好日子过啊,真不知道这九婴是怎么想的,堂堂婴皇之子,有那么好的血脉,竟然如此怯懦!”

    江逐月忽然道:“他既然还不听话,那我们只能动一点手段了。虽然婴皇最希望的还是让他自己动手,而不是我们逼他,但未必不能有一些好办法,我决定,通知这一号猎场的猎物们,告诉他们‘婴皇之子’进了一号猎场,谁能得到婴皇之子的妖魔禁令,相当于十个妖魔禁令!”

    “十个,有点多吧!”旁边一位逐月犬惊叹道。

    很多猎物,几十年都得不到十个妖魔禁令,在那之前,大部分都被斩杀了。

    毕竟,每一个猎场中,猎手几乎都比猎物稍微强一点点,妖族是这样设置的。

    不过,能存活下来的猎物,生存能力确实很强。

    江逐月笑了,道:“不十个,怎么让猎物们疯狂起来!另外还要告诉他们,谁将这十个妖魔禁令的通知告诉九婴,都会被就地斩杀。”

    这件事情,最好还是不能让九婴知道,虽说现在九婴不是很受宠,但身份地位,怎么说都比他江逐月高上很多,江逐月还是不敢真正招惹他的。

    “另外,把九婴的位置,告诉所有猎物们。分开行动吧!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一时间,逐月犬全部散开,往各个方向去散播消息去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这江逐月,看来会用一些小手段,想让你杀人。”等逐月犬走了之后,吴煜站出来说道。他有预感,接下来似乎不能这么轻松的修炼了。

    不过,他松动了一些身体,有半年多没动手了,稍微有些躁动,他这副身躯,是属于战斗的。

    “他敢!”九婴心里生气,但其实也很无奈,他心里有坚持,但似乎整个妖族都在和他作对。

    至尊猎场,吴煜站在深渊的底部往上张望,他暂时还没有见过那些‘猎物’,但是他却清楚,被当做是所谓的猎物,这些修道者该会多么的仇恨妖魔,他们的处境,必然是凄惨的。

    身为人族一份子,吴煜当然想让他们都活着离开这里,但是他也过了天真的年纪,知道他肯定做不到。

    正是如此,他心里有些纠结。

    九婴身为妖魔,但却能理解,他道:“抱歉,让你看到至尊猎场这个地方。”

    吴煜摇摇头,道:“这是历史,和你我没有关系,蜀山仙门,也有类似之处。”

    “两族自相残杀,有何意义?还不如携手,共参天道。”九婴道。

    当然,这只是两个年轻人的愿望,现实会永远比他们想象中复杂。

    大约才过去半天时间,吴煜正在绘制一个法器阵,在极为专注的情况下,他瞬间就察觉到了外面的动静,因此他分了点心思,法阵和剑胚一起毁掉了。

    嗖!

    吴煜离开洞窟,出现在深渊之下,这时候九婴变化了人形,站在一个漆黑色的大岩石之上,黑袍滚动,黑夜之下,他身上妖气翻滚,脸色是天然的苍白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一道暗蓝色的剑气,从远处奔袭而来,冲杀到九婴的眼前,被九婴弹指打碎,这攻击之下,九婴毫发无伤。

    “妖魔!”

    一声厚重的咆哮,一个身穿蓝色长袍的剑修踏剑而来,瞬间到达了吴煜和九婴眼前,这剑修浑身脏污,头发蓬乱,但仍然可以看出其十分英俊,英气十足!锐利的双眼和锋利的剑芒,是十分标准的剑修!

    只是,也许在这至尊猎场中生存十分困难,他身上有着浓重的血腥味,虽然隔着衣衫,但也可以看出他无数次在死亡边缘中挣扎过来,身体早就有了诸多暗疾,甚至许多会缠绕一生, 比如说妖魔的本命神通。

    吴煜有预感,此人恐怕是蜀山的黄剑级弟子。

    那剑修本是针对九婴,要对九婴出手的,可他立刻就看到了吴煜,同为蜀山弟子,相互之间可以很清楚的感受到对方弟子符的存在,可吴煜如今是和九婴站在一起,且相互之间没有任何防备,这让那剑修一下就懵了。

    “你是蜀山弟子?”蓝衣剑修瞪大眼睛看着吴煜。

    吴煜其实有些不知道如何面对他,他拱手道:“前辈,我叫吴煜,是斗战剑宫的凡丹弟子。”

    那蓝衣剑修道:“我是黄剑级弟子池海印。你也被抓来这无尽魔海了?你怎么……”

    他很清楚感受到,吴煜和九婴之间,并无任何敌意。

    吴煜便解释道:“池师兄,这位妖魔是我朋友,他和其他妖魔不同,是被逼来这里的,他未曾杀过一个人族,你无需对他有敌意……”

    “放肆!大逆不道!”池海印听到这话,顿时气得发抖,他那双目冒火,盯着吴煜道:“身为我蜀山剑修, 理应视妖魔为死仇!你应该和妖魔为伍,还称之为朋友!吴煜,你对得起蜀山列祖列宗么!你可知道我蜀山之中,有多少同胞,在这至尊猎场被残忍杀死!我多少兄弟被妖魔戏虐,被妖魔吞吃!连我道侣,也死在这猎场之中,我等与妖魔,有血海深仇,你竟称妖魔为朋友!”

    池海印双眼血红,持剑的手都在颤抖。

    吴煜能感受到他内心的仇恨和痛苦,说实话他所描述的画面,吴煜几乎能看到,他自然是愤怒,可是这些画面,他在妖魔深渊也看到过啊……况且,不管怎么说,至少九婴是无辜的,他也在抗争。

    可是面对池海印,吴煜没办法说出这些,对伤心绝望的人来说,他没法反驳,因为池海印本身就没错,他有理由仇恨所有妖魔。

    九婴却对池海印鞠了一躬,道:“抱歉,这些事情非我所能左右,两族仇怨太多,盘根错节,我也无力能改变什么。”

    不过,池海印根本不接受这道歉,他放声大笑,眼眶通红,他甚至不想多说,陡然出手,持剑朝着九婴杀来。

    “吴煜,你若还是蜀山的人,就给我滚开,别插手。别忘了你身上流着蜀山的血!”池海印对其低吼。

    吴煜咬咬牙,这时候池海印已经攻杀九婴,他当然不是九婴的对手,吴煜只能给九婴使了个眼色。

    “走吧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这地方暴露,便不能久留了,他和九婴一道,迅速退出战场,三两下就消失在黑暗当中,池海印拼命追上去,竟然发现他非但没有追上九婴,甚至连吴煜,都轻松消失在其眼前。

    “这斗战剑宫的弟子,分明只是金丹大道境第四重!速度怎么如此之快!”看到他们消失,池海印杀心虽然没有平复,但是心里却有一丝疑惑。

    不过,他只是稍微想了一下,仍然顺着他们逃离的方向拼命追去。

    所有的痛苦和悲惨,涌上心头,不禁泪流满面。

    “婴皇,今日我等,定要让你尝一下丧子之痛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