那池海印心底仇怨太深了,吴煜和九婴都不愿与他正面相对,故而选择离开。

    以他们二人的速度,轻松摆脱了池海印。

    一号猎场森林遍布,四处都是参天古树,吴煜和九婴穿梭其中,两人速度迅猛,掠动而过,悄无声息,唯有几片落叶落下。

    九婴道:“这里的人族,普遍仇怨太深,我们还得再寻个地方,恐怕才有安宁了。”

    吴煜点点头,他发现兴趣都在法阵、炼丹上,他不可能和池海印冲突,而在九婴面前,和妖魔冲突,似乎也不太合适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候,九婴脸色沉了下来,道:“我们好像被人盯上了。”

    他刚说完这句话,吴煜便感受到了来自四面八方的压力,骤然之间四周大量的苍天古树,丛林棺木倒下,或是被火焰烧灼,或是被冰雪消融,或者是被风暴撕碎。

    短短瞬间,在吴煜和九婴身边,留出了大片的空地!

    在空地之外,逐渐有一个个的人影落下,大约有二十多个修道者,迅速出现,将吴煜和九婴包围,连天上都有不少人。

    吴煜清楚看见,他们每个人的状态,都和池海印相同,甚至大多数更加落魄,更加狼狈,但是在这凶恶的环境之下,又磨砺了他们的性格,让他们变得凶戾和仇恨,就如凶戾的野兽!

    显然他们在这至尊猎场,受过的苦难和磨砺比吴煜想象当中要可怕得多。

    在至尊猎场这样的地方,能活下来的,都是无数次在鬼门关之前徘徊的,故而他们身上,有着一种甚至连吴煜都没有的求生欲望。

    嚯!

    连池海印,都出现在他们队伍之中。

    一群人以最仇恨的目光,凝视着吴煜和九婴,甚至双眼血红,他们没有任何言语,一场血腥死战,就要爆发。

    “他们都找了上来,且还包围住了我们,显然是江逐月把我的身份和位置,都暴露给他们了。”九婴十分不爽,张望周围,想将江逐月给找出来。

    虽然池海印和这些人,都没有说出他们知道九婴是谁,但是从他们此刻的眼神,九婴便知道,他们认出了自己。

    在这对方立马就要围攻上来的关头,九婴连忙道:“至尊猎场规定,你们不能围攻我妖族,我对诸位没有任何恶意, 恳请诸位别乱来。”

    至尊猎场为了保护妖族,规定修道者不能围攻,只能和妖魔单打独斗,同时也限定妖魔不能围攻猎物,毕竟也只有一个奴役禁令和妖魔禁令 。

    没想到九婴的话还没说完呢,这二十多人低吼一声,竟然同时攻击!

    这些人,有剑修,有鬼修,有普通修道者,擅长不同道术,都在金丹大道境第五重,都有大道神通,虽然单打独斗不如吴煜他们,但是联手攻击,且几乎不顾生死,所制造的杀伤力,还是相当可怕的!

    一时间,吴煜只觉他和九婴立马就要给道术、大道神通淹没,这么短的瞬间,根本看不清楚谁施展的是什么!

    “我来!”

    遭遇这陷阱,吴煜觉得有必要解释清楚,他一点都不想和这里任何一位修道者为敌。

    “九方镇魔!”

    须弥之袋之中,九方镇魔柱嗖的一声飞出,在很短的瞬间化作九根镇魔柱,从天而降落,轰然砸落在地上,以九宫之方位将吴煜和九婴包围在其中。

    九方镇魔阵,九根盘龙柱形成一个巨大的圆柱整体,闪耀出金色的光华,冲天而起!

    轰轰轰!

    这九方镇魔刚刚形成,诸多道术、大道神通攻击便轰击在这九方镇魔阵上,一时间吴煜承受的乃是来自四周的狂风暴雨!

    二十多人同时发难,威力还是相当可怕的,吴煜不得不咬紧牙关,丹元齐出,且还以肉身之力,撑住九方镇魔柱,在咬牙坚持之中,才勉强挡住了第一波道术冲击!

    往外一看,以吴煜为圆心,大片的区域直接被夷为平地,连泥土岩石都毁灭了!

    显然修道者们对吴煜这能耐震撼到极致,他们被吓得停手,一个个惊骇看着吴煜。

    “此子是谁!似乎金丹等级不高,怎么如此强悍!”

    “天地之间,怎会有如此妖孽!”

    在众人震撼、疑惑的时候,池海印目眦尽裂,怒斥吴煜:“吴煜,身为蜀山弟子,你竟然庇护妖魔!你对不起列祖列宗,你罪该万死!你应受天打雷劈,永世不得超生啊!”

    池海印吼得声泪俱下,修道者们这才明白,这竟然是一位蜀山弟子!

    在这等情况下,吴煜连忙说道:“诸位前辈,事情并非诸位想的这样!我身边这位名为九婴,是婴皇之子,但他生性善良,从没有杀过任何一位我等同道,这次被困进至尊猎场,也是其长辈想让其违背本心去杀无辜之人。但九婴仍然还在一号猎场,便证明他根本没这么做……”

    话刚说到这里,没想到四周的修道者们惨然一笑。

    “孩子,你太单纯了,妖魔狡诈!如此言论你也相信!我们这些被抓到这猎场的,根本没有活下去的机会,他是婴皇之子更好,我们联手斩杀他,打击妖魔,让那婴皇丧子,且这妖魔前途无量,等其成长起来,又是我们的一场浩劫!”

    “千万别相信妖魔!吴煜!我们这次违背至尊猎场的规定,绝对会被集体处死!我们时间不多了,你就算不帮手,也赶紧撒手,别让我们白白牺牲啊!”

    “吴煜,求求你了!”一群人声泪俱下,急得面色通红,奈何吴煜那九方镇魔柱实在太稳固了,而且他们大概看出来了,吴煜并不是和他们为敌,只是被妖魔所迷惑。

    一个不杀人的婴皇之子,确实会让人动摇。

    吴煜算明白了,定然是逐月犬告诉了修道者们九婴的身份和位置,吸引他们来对付九婴,想逼迫九婴杀人,甚至可能还不想让九婴知道这是他安排的,但是江逐月低估了‘猎物’们对妖魔的仇恨。

    当知道这个消息之后,他们聚在一起,共同决定,不要了这生命,也要击杀九婴。故而如今事情的发展,已经出乎了江逐月的掌控。

    这算是他搬石头砸自己的脚了。

    九婴当然也知道真相,继而勃然大怒,道:“江逐月,给我滚出来!”

    他怒吼一声,声震万里,周围的修道者们都被震推,他们只知道九婴只有十多岁,却不知道,九婴也如此强悍。他们联手未必能杀!

    “吴煜!你莫要因为仁慈,让我们白白丧命啊!往后妖魔害人,你便是千古罪人!”

    这些长辈们,一个个急得脸色通红,眼睛里流出的差不多都是血泪了。

    吴煜很理解他们的心情,这绝对是一场痛苦的截杀,他们不想活了,只想让妖魔付出代价,他们并没有错,只是九婴也没错!

    所以,吴煜不但没有放弃九方镇魔柱,反而加强了防御,死守住这里。

    “吴煜……”九婴看了他一眼,他自然知道吴煜现在所面临的指责,可就算在这样的情况下,他竟然都坚持支持他,这让九婴心里涌起暖流。

    “此生,我都不会忘记你今日做的决定。”九婴咬咬牙齿,一字一顿的说道。

    对九婴来说,什么人值得深交,甚至如亲生兄弟一样?今天他找到了答案。

    见吴煜仍然不听话,他们已经忍不住了,在痛骂、癫狂的同时,继续开始攻击,二十多人被吴煜气得几乎吐血。

    “诸位长辈,我吴煜以性命担保!你们今日要杀的人,并不是你们最好的选择,再者,如果他要离开,你们根本杀不了他,如今只有金丹大道境第九重才能拦住他,诸位根本不可能!”

    哪怕如此,吴煜也只能去劝告他们。

    可是,他们都已经豁出去了。

    九婴面色阴沉,做出了一些决定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候,四周想起了犬吠的声音,逐月犬们从四面八方奔袭而来!

    他们终于到了!

    听到那些犬吠的声音,修道者们毛骨悚然,相互对视的时候,眼神里都是死灰色的,他们显然明白,这次因为吴煜的阻碍,他们的计划,已经彻底失败了!

    “吴煜,千古罪人啊!”池海印是这里唯一的蜀山弟子,他跪倒在地上,几乎做好了自尽谢罪的准备。

    嗖!

    其中一头逐月犬周围冲出,哪怕是一只逐月犬,面对二十多的修道者,也是绰绰有余!

    毕竟,他们是一号猎场的执法者,光是一头逐月犬就有掌控全场的能力,逐月犬至少都是妖丹第七重以上,这第一个出现的逐月犬,怎么说都有妖丹八重天了!

    “该死!尔等该死的猎物,胆子可正够大的!胆敢在至尊猎场围攻我妖族同胞!”那漆黑色的逐月犬怒吼一声,以额头上的月亮为中心,浑身冒出了暗黄色的火焰,那妖魔之身骤然冲杀,光是利爪和牙齿,就可以终结很多修道者的性命!

    那逐月犬的目标,首先是最靠近他的一个老者,老者手里拿着一个宝塔,和那逐月犬对抗,只是在和逐月犬接触的瞬间,宝塔就被撞飞了出去!

    说实话,这逐月犬不比黑山鬼翼弱小。

    眼看那老者就要被逐月犬撕裂,吴煜瞬间撤了九方镇魔阵,那九方镇魔柱,迅速融为一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