六号猎场绝对要比一号猎场要阴森很多。

    尤其是脚下几乎没有一块实地,几乎都是沼泽,这些沼泽弥漫着很重的腐臭味道,令人作呕。

    泥浆翻滚,甚至有时候还会有人的尸骨冒出,至于妖魔之尸骨,基本没有。由此可见在这至尊猎场,猎物和猎人的区别十分鲜明。妖魔基本上是不会死在这里的。

    而修道者,不断补充,却仍然在消耗,不是因为他们不够强,而是因为他们只是被试炼的对象。

    在这灰雾弥漫,无止境的沼泽上行走,吴煜也真正感受到了妖魔的可怕。正因为妖魔太多,故而四处都是妖气弥漫,在这样的环境之中,根本难以分辨出哪里有妖。

    “估计这整个六号猎场都是泥沼,若是在空中飞行,不管是修道者还是妖魔,都会成为目标,估计一般时候,这里所有存在,都藏到泥沼里面去了!”

    至少放眼望去,感受不到有任何一个生命,是在空中的,反而泥沼之下,不断翻滚,说不定还有妖魔和修道者在这内部战斗。

    吴煜在泥沼表面游走,刚进来还没多长时间,他便敏锐的感觉到侧方有战斗的声音,而且定然是生死厮杀,他稍微犹豫了一下,便迅速飞驰过去。

    “如果妖魔落在下风,我就不管了,如果修道者落下风,我总得帮忙。”

    虽然知道至尊猎场是两族历史仇怨,但吴煜在厮杀之中,肯定是站在人族这边的,他动作很是迅速,肉身力量只需要在泥沼轻轻点击,整个人便如金色光芒,一闪而逝,没留下任何动静。

    越是靠近,动静就越大!

    “显然四周的修道者和妖魔,都会听到声音而来,若是时间长了,来的妖魔多了,就会对修道者很不利,毕竟修道者是被严禁围攻妖魔的。”

    吴煜不知道自己能帮助多少,但至少眼前看到的,他不会退步。

    嗖!

    转眼之间,他便进入到战斗的区域之内,这个区域泥浆翻滚,已经分不清楚哪里是沼泽,哪里是天空了。

    方圆数百里之内,脚下的泥浆,都被震向高空之上,四处飞溅!

    这些泥浆阻挡了吴煜的视线,但吴煜仍然很快就找到战斗的双方,他来的最是关键的时候,因为战斗双方之中的修道者,浑身染血,奄奄一息,砸在了泥浆之中,被淹没进去,而在其上空,好像有一头类似逐月犬的妖魔,冲击而下,噬咬而去!

    “又一个奴役禁令!我们可以冲七号猎场了!”不远处,还传了了一个女人兴奋的声音。这让吴煜意识到,这里有两只妖魔!

    妖魔的妖法和修道者有一定区别,其很多时候体现在身体上,近身厮杀上,固然毁灭的场面不如修道者,但杀伤力是相当大的。

    撕拉!

    冲击之下,无尽泥浆暴起,那刚砸进去的修道者也被震飞起来,眼看着就要被那妖魔吞吃进去。

    吴煜二话不说,冲了上去,手里那化作一体的九方镇魔柱迅猛延伸出去,瞬间数十丈,就在妖魔吞吃修道者的瞬间,将那修道者顶飞出去!

    “当!”妖魔咬在了九方镇魔柱之上,这妖魔力量庞大,差点夺走吴煜的九方镇魔柱。

    吴煜猛然一抽,将九方镇魔柱抽了回来,整个人飞跃过去,瞬间到了对面,将那重创的修道者接住。

    这修道者是个中年人,穿着一身黑色和金色相间的铠甲,十分英武,那铠甲上有法阵的存在,竟然是也一样通灵法器。

    在其身上,那妖魔的力量在疯狂的破坏其身体,吴煜赶紧在须弥之袋中取出一种控制身体内部,镇压妖魔力量的丹药,让这修道者服下,然后又取出一种续骨生肌的强效丹药,这些都来自黑山鬼翼,所以效果很不错。

    “谁!”

    刚刚完成到这一步,不出吴煜意料, 两个妖魔便包围了上来,他终于看清楚了,之前战斗的妖魔并不是逐月犬,而是一头更为威武雄壮,浑身有黑色和白色两种纹路,最惊人的是其上颚的一对犬齿,竟然如剑一样伸出来,锋利狰狞,如此明显的外貌,吴煜记得神洲列传之中有记载过这种妖魔,名为:剑齿狼。

    剑齿狼成妖,算是比较罕见,眼前这头妖魔,不知道多少年,才修成了如今这成就。

    另外一只妖魔,倒是人形,是一个妖娆少妇,身上披着黑色的毛皮,肌肤雪白,身后还有一条尾巴,有一种桀骜的野性,嘴唇里微微露出一对尖牙,闪烁寒光。

    “没有奴役禁令?我认得你,吴煜。”就在那剑齿狼很狰狞,甚至是勃然大怒的时候,那妖魔女子却说了一句话,让剑齿狼略微平息了一些,只是到手的肉被吴煜抢走了,以其凶性,肯定不服气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认识我?”吴煜倒是奇怪了,他一边让那修道者从死亡线上挣扎回来,一边拖延时间问道。实际上他在找逃离的可能。

    毕竟一对二,且身边还有个伤患,周围妖魔肯定虎视眈眈,怕一不小心自己阴沟翻船。

    妖魔女子娇笑道:“这个嘛,在我和夫君前些日子刚进至尊猎场,便在一号猎场听到你的名声,我们一路杀到这里,怎么你也出现在这里,你的实力,怕是远远不到这里的层次呢,怎么,九婴放弃了你,把你送到这里来送死呢。”

    “他没有奴役禁令,谁有空杀他?”剑齿狼十分狂暴,低吼道。

    妖魔女子贴在那剑齿狼身边,娇声笑道:“讨厌,吃了打打牙祭,还是可以的。好啦,我也不跟你开玩笑了,吴煜,把我们的猎物还给我们,你走吧,九婴当你是朋友,我们可没那么傻,找你的麻烦。”

    对方还算是客气。

    不过,吴煜和身后那修道者对视了一眼,对方现在还没有安然逃离的能力,吴煜便道:“我要是不呢。”

    妖魔女子略微吃惊道:“这样啊,我们也不是怕事的人,你也算是半个猎物,至尊猎场的规矩,都是单打独斗,且猎物不得救助猎物,妖族也不能帮助妖族,你破坏了至尊猎场的规矩,我们就算是在这里把你这细腻嫩肉给吃了,也是有理的。你可千万别糊涂哦。”

    旁边剑齿狼伸出舌头,朝着吴煜投来看待食物的眼神。没错,这里是猎场,他们捕捉猎物,生吃都有可能。这里的规则,和凡间的丛林,也并无什么区别吧。

    “给你三息时间,给我滚!”剑齿狼低声咆哮。

    听到这话,吴煜身后那修道者长出一口气,道:“年轻人,赶紧走吧,你的心意我领了,今日是我的极限,死在‘剑齿狼’、‘魔眼狈’手里,我也不算太逊。我不能连累你。这里是至尊猎场,你身为猎物破坏规矩,下场很惨的……赶紧走吧。”

    他面如死灰。

    “一!”剑齿狼粗暴喊着。

    那被称为‘魔眼狈’的妖魔女子,吴煜仔细一看,果然发现其双眼十分特殊,有着玄奥的魔力。自古狼狈为奸,狈其实就是先天残疾,前肢短小的狼,但极为聪明,狼狈组合,有勇有谋,一旦他们联手,确实难以对付。

    那魔眼狈轻笑着,道:“给你最后的时间,好好把握呢,你大约就金丹大道境第四重,就被扔到这里来,也怪残忍的,我夫君嗜好吃小鲜肉,你再不走,怕是连骨头都留不下哦。”

    她用这么温柔的语气,说这些血腥的事情,相比较那暴躁的剑齿狼,会更加令人毛骨悚然一些。

    “二!”剑齿狼数到自己。

    吴煜没法了,他抓住身后那修道者的手臂,陡然用力,在对方难以置信的目光之中,以肉身之巨力,直接将其扔飞出了出去,脱离了这战斗范围。

    “能走多远就走多远。”吴煜对其说完,立马回身,他将手中的九方镇魔柱横了起来,挡住剑齿狼和魔眼狈的路线,倒是有一种横刀立马的豪情。

    “想得到这个奴役禁令,得先过我这关。”吴煜以挑衅目光看着他们。

    剑齿狼和魔眼狈简直惊呆了,他们像是看到一个刚出生的孩童,在朝着他们挥舞小拳头呢,一时间那魔眼狈噗嗤一声笑着, 捂着肚子,吩咐魔眼狈道:“你去拿那奴役禁令,我来陪这傻孩子玩玩,一会回来,给你加餐哦。”

    “吼!”剑齿狼二话不说,迅猛追向那修道者。他几乎是要从吴煜身边撞过去,显然完全没将吴煜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就在这刹那!

    吴煜浑身用力,那九方镇魔柱猛然变得无比粗大,在空中抡了一圈,轰然撞向冲撞而来的剑齿狼,对方速度算快,但是吴煜的攻击速度更快,那剑齿狼属于肉身十分强悍的种类,这一瞬间,其坚固的额头,直接和九方镇魔柱撞在一起!

    咔擦!

    一时间响起刺耳的声音,那剑齿狼痛叫一声,倒飞回到了魔眼狈身边,仔细一看,便可发现其额头破裂,鲜血迸溅,一下子染红了一张脸,也让剑齿狼变得更加凶煞。

    这时候,他们两个妖魔,可算是知道吴煜被送到这里的原因了。

    “不愧是九婴的朋友,真可怕。”魔眼狈眼色阴沉,人形开始变化,成了妖魔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