吴煜定睛一看,那悬浮在那御空鸟前方的物品,呈灰色,是一把石锁。

    御空鸟以双翼将那石锁包围住,挡住了吴煜的视线,同时她也在引动这石锁上‘法阵’的威能,就在这刹那之间,石锁发动,周围空间有了一定的变化。

    显然,这是一种通灵法器。

    通灵法器上,那‘法器阵’的威能,在这御空鸟妖丹八重天的丹元催动之下,在很短的时间之内,便展现出效用来。

    从御空鸟的话语来看,她是早就准备好了,用这石锁通灵法器,等待着自己的到来。

    吴煜没有做其他动作,因为他清楚对方既然准备好了,便不会让他迅速逃离这里。

    果然,当那石锁发动的时候,方圆数百里之内,仿佛被笼罩在一个无形的球形空间之内,这是一个稳固,封闭的球形空间,不管是往上飞驰,往下深入泥浆,转移数百里之后,都会触及到这无形球形空间的障壁。

    御空鸟发动成功之后,这才松了一口气,微笑着看着吴煜,道:“这石锁名为‘虚空锁’,可以锁死这内部的空间,吴煜,不管如何,你是出不去了。除非,你打败了我,虚空锁才有可能破除。”

    “打败你,又有何难?”吴煜将金色的九方镇魔柱抗在肩膀上,似笑非笑的说道。这架势,倒是充满睥睨之气,越来越与那盖世猴王相似。

    “难于上青天。”御空鸟咯咯一笑,就在吴煜准备攻击她,打破这虚空锁的束缚的时候,底下泥沼震动,一时间,竟然有二十多个人影穿过了虚空锁的控制范围,冲进了其中。

    这二十多人,一一出现在御空鸟的眼前,将御空鸟保护在他们身后。

    显然,虚空锁虽然掌控了这周围空间,形成了坚不可摧的障壁,彻底锁死了吴煜逃遁的可能,但由御空鸟掌控,还是可以让她的同伴们轻松进来。

    吴煜视线扫视过去,二十余人,尽皆都是妖魔!

    由御空鸟为诱饵,二十多个妖魔蛰伏在沼泽的深处,当虚空锁发动功效的时候,这二十多个妖魔才出现,包围住吴煜。

    妖魔环绕,虚空锁死!吴煜此前还是猎人,如今一下子便沦为猎物,这便是至尊猎场有趣的地方。

    实际上,吴煜早有预料,他最后九个妖魔禁令,不可能收集的那么容易,如果这么容易能搞定的话,那凑齐五十个妖魔禁令的可能,应该是比较大的。

    显然,当知道某个修道者,几乎凑齐妖魔禁令的时候,妖魔们都会自发的进行一场规则之内,但却能让修道者惨败的大战。换做是别人今日肯定是有性命危机,而若是吴煜,今天也只是不死而已,但,其实有很多结果,甚至比死还可怕呢。

    “吴煜,你也别紧张,我们是看你一个个挑战我们,也很麻烦,今天都凑到这里来,便是给你一个机会,让你一次性解决,算起来你只需要九个妖魔禁令就够了,那我们这二十多个兄弟,对你来说确实足够了,咱们时间都比较宝贵,我们也不多废话,兄弟姐妹们,谁来先陪吴煜练练?”

    其中一个长发红衣妖魔道。

    这其中,除了御空鸟被保护着,要控制虚空锁防止吴煜逃走之后,其他人都可以和吴煜战斗。

    当然,按照至尊猎场的规矩,他们不会围攻吴煜,那样执法者们会阻止。

    但是,他们以车轮战的方式,且以虚空锁防止吴煜逃走,这样的狠辣计谋,确实给吴煜带来了巨大麻烦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吴煜,而是其他修道者,今天接连要受到九个以上的妖魔冲击,必死无疑。

    如果修道者能轻松取胜,那就直接会被送往七号猎场,因为能轻松取胜,显然说明不属于六号猎场了。

    “怪不得没多少人凑够五十个妖魔禁令,且修道者们,都没太大的积极性,显然他们是明白,一来,妖魔们不可能让他们凑够五十个,二来,就凑够,要活着离开也不太可能吧。”

    吴煜想到了黄炎武,他就一点都没抱希望。

    此刻,吴煜以一人之身,面对二十多个妖丹八重天,相当于金丹大道境第八重的妖魔,不过,他面色冷淡,目光如炬,在气势上,并不输给这么多人。

    “也罢,不就是二十多位么?在我眼中,诸位都是给我送妖魔禁令的垃圾。”吴煜那金色的目光,从诸位妖魔身上扫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好大的口气,我来打头阵!”

    妖魔之中,其中一个人形的壮汉骤然冲出来,在冲出来的过程之中,那肤色黝黑的大汉猛然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吼叫,他往前一躬身,双手垂下,在这个过程之中,他由人形猛然转化为一头黑色的巨牛,那巨牛浑身肌肉虬结,身上布满血线,头上有着一对弯曲朝前的尖锐牛角,锋芒毕露,那粗大的鼻孔之中,呼出粗重的白练。

    这是‘血角牛’成精,有一身蛮力,丹元澎湃,还有诸多祖传妖法,乃是妖丹八重天之中,算是比较厉害的类型,如今在化作妖魔本体之中,那四足在虚空之间奔走,如同离弦之箭那般朝着吴煜冲撞而来,那力道可怕到极致,其牛角之上,闪现出一道道寒芒,隐约之中有血腥符号,如妖蛇一样缠绕在其牛角之上,显然是一种妖法。

    在那血角牛冲上时刻,吴煜单手握住九方镇魔柱,微微震动了一下,刹那之间暴动,那肉身巨力挥舞九方镇魔柱,和那血角牛冲撞在一起!

    众人没想到,在这样的情况下,吴煜仍然保持着很高水准的战意,仿佛没将周围这些强大的妖魔放在眼里似的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那 血牛角与九方镇魔柱对撞,在粗暴的力量对决之中,吴煜一棍将血角牛砸进泥浆之中,而后他迅猛追了进去。

    一时间,下方的沼泽发出轰鸣爆炸,无数的泥浆冲天而起,却又被锁在了透明的虚空锁空间之内,当那些泥浆飞溅开来,黏在虚空锁空间的内表面的时候,才真正能看到其轮廓。

    在这时刻,泥浆爆炸,整个虚空锁都在颤抖,显然吴煜和血角牛的战斗已经波及到了虚空锁的边界,数次冲击让御空鸟眉头微皱,更加大丹元,稳定虚空锁。

    “这战斗,可真是狂暴。”

    “虽说血角牛是以蛮力为战力的基础,但是怎么说,在正面冲撞交锋之下,没多少妖魔会是其对手。”

    此话刚刚说完呢,下方泥浆之中,陡然一声惨叫,陡然之间,一头巨大的黑牛撞击出来,浑身鲜血,那巨大的身躯几乎被抽得变形,吴煜骤然出现在其身边,那手中的九方镇魔柱陡然化作九根,那一瞬间,这九根九方镇魔柱一一撞击在血角牛的身上,连续九声爆响,那血角牛哀嚎一声,啪的一声倒在沼泽上,炸起了漫天泥浆。

    嗖!

    吴煜冲了下去,用九方镇魔柱挑起了血角牛身上的妖魔禁令,纳入须弥之袋之中,而后踩在血角牛身上,擦去嘴角和血角牛战斗流的血,抬起头,森然的目光看向天空,嘴角流露出一丝坚韧而冷厉的笑意,道:“这蠢货搞定了,下一个是谁?快出来,别让我等急了。”

    这等傲气,狂傲,简直让妖魔们万分憋屈,胸中怒火翻滚,原本准备是戏耍吴煜,没想到对方这么硬气,如今这反而是给吴煜压制了,他们可是有二十多人的,这口气怎么咽得下去?

    当然,也正是因为吴煜虐了太多妖魔,他们咽不下这口恶气,才聚在一起,准备废了吴煜,至少终止吴煜夺妖魔禁令的进度,让他休息几年再说。

    这下,可有好几人都要出战。

    他们清楚吴煜战斗到今天,真正的战斗力已经相当强悍,尤其是肉身的攻击、防御、速度、恢复力都举世罕见,所以第一战,肯定是会吴煜压制的,但问题是,他们是不间断的车轮战,且大家都是同级别,吴煜不可能在后面的战斗,还能保持住这等优势。

    其实他们看出来,光是应付血角牛,吴煜就已经略微受创了。

    他们只是,很难容忍吴煜对他们那一种蔑视的目光!

    他明明是猎物,有什么资格嚣张?

    关于第二个出战的人,因为要出手的人太多,他们还是慎重考虑了一下,最后选择出一位最有可能一次性压倒吴煜的,走入场中。

    还没说话呢,吴煜那九方镇魔柱就砸了过去!

    “你是,第四十三个!”吴煜那放肆大笑,顿时让那妖魔恼羞成怒,直接变化为本体,原来是一只蛟龙,虽然不是真龙,但据说有龙之血脉,可翻云覆雨,其落在泥沼之中,如鱼得水,几乎和泥沼融为一体,吴煜要发现他都难!

    嗖!

    不过,他还是那么硬气,二话不说就冲进泥浆,手里那九方镇魔柱顿时变得粗大,足有二十多丈,捅进了泥浆当中,然后猛烈翻滚,这才是真正的翻江倒海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