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这灰暗的泥沼之上,当吴煜从仙猿变回到人形,张望四周,妖魔都已经逃遁,扎进泥沼之中,消失躲藏,如丧家之犬。

    也只有那金石灵猴,奄奄一息,还被九方镇魔柱镇压。

    此时的吴煜,上身衣物破裂,背后一个金色的‘卍’ 字,闪耀发光。

    吴煜背对着金石灵猴,这时候转过身来,见那金石灵猴目光呆滞,恐怕至今没法回神。

    “滚吧。”吴煜收起那九方镇魔柱,在九根黄金盘龙柱在往回撤的过程之中,如若是九条神龙融合在了一起,逐渐缩小,最后落在吴煜掌心,就跟一支笔似的 ,被吴煜收进须弥之袋当中。

    金石灵猴迅速收起了自己的双臂,接回自己的身上去,否则要靠长出双臂,且和身体匹配,估计都需很长时间。

    搞定之后,他的眼神又阴郁有狼狈,他道:“ 吴煜,今日着了你的道,大意输给了你,但未来时日还长,我们走着瞧。”

    吴煜瞄了他一眼,道:“我可没任何兴趣,记住我一个手下败将。下次若见面,你连当我对手资格都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不过是赢了一点,便大言不惭,你也走不了多远!”金石灵猴说完之后,冷眼看着吴煜后撤,转眼之间,便消逝而去。

    金石灵猴还算要脸,马上就离开了,若是他再找来与他有关系,且修为更深厚的妖魔,那吴煜就真正没辙了。

    就在金石灵猴走了之后,吴煜察觉到身后有些动静,原来是在不远处,有一群中年人模样的妖魔从泥浆之中升腾出来,悬浮在空中,他们都穿着漆黑色宽大的长袍,仿佛与整个沼泽融合在一起,一看便是更强猛的妖魔,其气息庞大,修为颇深,都要超过金石灵猴。

    他们便是这六号猎场的执法者,很少出现,吴煜甚至不知道他们的本体是什么。

    当他们出现,吴煜二话不说,先将自己得到的五十一个妖魔禁令罗列出来,朗声道:“诸位,我已经拿到了足够的妖魔禁令,按照至尊猎场的规矩,该让我离开此处,对吧?”

    对方先是沉默一阵子,其实他们就在附近,全程关注这场战斗,更知道吴煜如何逆转取胜。

    其中,一个显然是首领,看起来年纪略微偏大,黑袍之中隐约还能够看到白胡子的妖魔,以沙哑低沉的声音,道:“你说得没错。”

    他这样说,吴煜就放心一些了。他收起那么妖魔禁令,道:“我的朋友九婴还在二号猎场,我想离开之前,去见一下他,请诸位帮忙,将我送到二号猎场。”

    那首领这次很果断的回答道:“你很幸运,在被我们送到七号猎场之前就完成了任务。但是,我们只负责将你送出至尊猎场,你无权去二号猎场。”

    也就是说,吴煜本想和他告别一下,但这些妖魔可不答应,且从来没有这种规矩,毕竟他们还是将吴煜当做是猎物看待。

    吴煜略微坚持几次,但都没有效果,无奈之下,他只能道:“那诸位可否将我带到一号猎场?我和一号猎场的江逐月有过约定,诸位只需要将我带到一号猎场,江逐月也可以让我离开至尊猎场吧。”

    据吴煜所知,每一重猎场,都有离开的通道。

    不料,对方还是很果断的摇头,道:“我们只负责将你送出至尊猎场,其他是你自己的事情,我们不管。”

    对他们来说,甚至这事情,根本没法商量。他们能让吴煜离开,已经算是天大的恩赐了。

    “跟我走。”

    那首领直接离开,其他执法者分散到六号猎场各处,因为对方离去很快,吴煜没有商量的余地,只能迅速跟上去。

    正所谓,人在屋檐下,不得不低头。

    对方至少是相当于地剑级的紫府沧海境修道者,论实力,吴煜是万万无法与其争锋的。

    六号猎场之内,也跟一个迷宫似的,吴煜在这里逗留一年多时间,从未发现这里有一座山峰,可是当和那执法者胡乱跑了几圈之后,那山峰就出现了,这漆黑色的山峰建立在沼泽之上,下面有通往其他猎场的九道大门,而在山峰上,却有一座简朴的木门,那执法者打开那木门,面色默然,道:“从这出去,你便离开至尊猎场,从此生死,与至尊猎场无关。”

    对方面色冷漠,没有丝毫想与吴煜说话的兴趣,冰冷如铁,这种情况下吴煜没法僵持,他加快脚步,不管三七二十一,直接踏进那木门之中,下一个瞬间,那木门就重重关上。

    咔擦!

    吴煜被一股巨力,陡然推了出去,朝着前方冲击。

    在这时刻,他甚至怀疑,自己是不是被放出至尊猎场了?

    刚出现这样的撞击,他便撞在了前方的一个光圈上,顿时间有股穿越一个世界的感觉,陡然之间身体轻松了许多,他落在一个平地上,常年在那泥沼,这还是第一次脚踏实地的感觉。

    他瞬间张目四望,只见自己是在一座古老的森林之中,四周都是苍天古树,和一号猎场略微有些相似,但是四周显然没有世界的障壁,且天上那很明显的无尽魔海,无穷无尽,猛烈翻滚,其上有浩瀚的煞气和血腥气,整个世界暗无天日……

    很显然,这里并不是至尊猎场,他耗费几乎两年的时间,终于从中出来了。

    吴煜警惕的审视四周,发现暂时并没有什么危险,很远的范围之内,都没有任何生灵存在。

    当然,也并不存在至尊猎场的入口或者出口,他从那木门出来,是凭空出现在这个地方的。

    无尽的森林,翻滚的无尽墨海,看不到尽头的远方,吴煜站在一根粗大的树枝上,开始思考接下来该怎么走。

    “不管怎么说,我被送出至尊猎场,江逐月肯定会知道,如果他还信守承诺,想要这面子,便会来找我。若是没有他,在这无尽魔海之中,我一个人族要走什么方向都不知道……”

    “更别说,沿路有诸多妖魔,占山为王,其中强大者,随口就能把我吃了,哪里会问我来历?”

    想到的这里,吴煜最后还是决定,先在这里等待。

    不过,他有种错觉,他觉得这无尽魔海,对他而言甚至比至尊猎场更要危险,危机四伏,存在着各种各样,随时可能灭掉自己,且未必会顾忌九婴的妖魔,甚至有些妖魔,连刚出生不久的九婴是谁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所以,必须要等到江逐月。

    但是,他也不能大摇大摆的等待,吴煜先将自己隐藏了起来, 进入到休眠状态,审视着这个属于妖魔的世界。

    他很冷静。

    但是时间流逝,他归心似箭,对蜀山仙门愈加魂牵梦绕,尤其是思念那里的人。

    “以我现在的实力,只要练成大道神通,就是黄剑级弟子,只是一般玄剑级弟子,都不是我对手,再过一两年,还可以超过百里飞鸿。”

    “冥泷说过,那齐天大圣的大道神通,才是真正的可怕。比什么金石地狱厉害多了,只要我安全离开无尽魔海,定马上回蜀山修炼大道神通!”

    当然,想是这样想,冥泷会不会给,那是另外一回事……

    当吴煜的耐心逐渐消耗,大约在十天之后,吴煜终于发现有人进入到这片森林之中,果然是一头逐月犬,那逐月犬在四周张望,当发现吴煜之后,化作人形,正是面色冷漠的江逐月。

    “好你个吴煜,没想到啊没想到,这就让你完成了!不过,这不算你多厉害,只能算六号猎场的几位太不够严格,要是我,早把你送到七号猎场,才算公平。”江逐月有些不满意道。

    “不管怎么说,我是出来的。只要你遵守诺言,我也万分感激你。” 吴煜道。

    “放心吧,我江逐月说话算话,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的事情,不可能不做到。走吧!”他懒得多说,再化作逐月犬,也不管吴煜速度如何,直接带着吴煜,在这苍天古树之间奔行。

    吴煜倒是没想到会这么顺利,他还以为江逐月不会出现,就算出现,也不会这么爽快,甚至要为难自己呢。

    但逐月犬的速度,确实很快,吴煜需发挥肉身力量的极致,在大地上借力,方能追上他,但只需要半天,吴煜就有些承受不住了,只是江逐月基本不关心,只顾着赶路,也算是给了吴煜一个下马威。

    不过,吴煜还是咬牙跟上了他。

    转眼几天过去,两人全程没有任何交流,江逐月甚至懒得回头看他。

    “你预计靠这个速度,我离开云梦,还需要多久?”吴煜问。

    “我哪里知道,你跟着便是,哪来那么多话!”江逐月翻白眼道。

    “沿路可有其他妖魔势力?”吴煜了解到,其实妖魔算是群王割据的状态,婴皇只是这无尽魔海最大的主人,但是这里面也有其他的主人,甚至不服从婴皇管教的,最出名的便是和婴皇暗地里作对的‘烛皇’。

    据说那烛皇,乃是一头‘烛龙’,烛龙和蛟龙不同,已经是真正的龙了,只是生性略微阴森邪恶,故而不被真龙认可, 被踢出‘仙兽’行列,但毕竟是真正的龙,故而其天赋,能耐,都是顶尖,在整个神洲,也只是屈居婴皇之下,为神洲第二妖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欠大家5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