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这‘赤血魔’靠近,吴煜仿佛沉在了无底的血海之中,有溺水之感,那凝重的血腥味, 渗入到身体每一个毛孔之中,与吴煜自身之血液水火不容,令吴煜无比的难受。

    当然,最可怕的还是这‘赤血魔’的威胁。

    这个由污血化作的妖魔,外貌确实个纯净的貌美少女,她身上的血浪凝聚出一条血色长裙,如河流般围绕其娇躯摆动,鲜血涌动的双眼显得惊悚而无神,一举一动,都令人都窒息之感。

    妖魔在丹碎之后,也能成就紫府沧海,自此修炼细节,几乎和人完全相同。眼前这赤血成妖,估计便是有紫府沧海,甚至逼近‘沈星曜’那种层次。

    吴煜深知,如此老妖,自是轻易把握自己的生死。

    面对这等存在,抗争无望,他只能看这‘赤血魔’拦截住自己后,想怎么做。

    诸世界弱肉强食,今日若是栽在此处,也是命数,怨不得别人。

    幸好那‘赤血魔’似乎并不急着要吴煜的性命,她围绕着吴煜,若有所思,而后是啧啧称奇,道:“听说了你在至尊猎场的事迹,区区金丹大道境第五重,却拥有如此肉身,连我等都羡慕,你这小儿,未来定是我妖族大敌,今日你误闯我的领地,总得给我一个,不喝了你的血的理由吧?”

    说着,她用舌头舔了舔艳红的双唇,眼睛里闪烁着贪婪的光芒。

    其实吴煜听到这个问题,他便知道今日自己并无性命之忧。

    她真想这样做,恐怕不会和自己废话,其实想起来也是,若是自己命陨此处,九婴总能查出。

    吴煜不假思索,道:“这你就错了,我和九婴一样,都觉得人和妖,都各有善恶,只是历史的仇怨太重。九婴不会和人为敌,我亦不会与妖为敌。”

    “咯咯。”赤血魔噗嗤一笑。

    “小小年纪,就是会所一些天真的话,你们这小道理,两族谁不知道?可是,现实是,两族的仇怨,早就超过了你们的想象,更超过了你们的控制范围。”赤血魔不屑一顾的说道。

    吴煜正色道:“正因为如此,我们都不要求别人与我一道,我只管好我自己,从我自身内心出发就够了。”

    这句话倒是让赤血魔微微惊愕的一下,她收起了笑容,面容冷淡了下去,道:“那就记住你今天说的话好了,一定要死死记着,将来某日,你会觉得自己今天说的话,有多么好笑了。”

    吴煜内心的道,当然不会被她动摇。

    他心里暗笑,其实对方说起将来某日,更表明今日自己并无性命之忧。

    “也许吧。”吴煜道。

    “你是觉得,我今天就会轻易让你闯过去么?”哪知,对方忽然阴冷一笑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,陡然伸出手指,点在了吴煜的额头上,对方那速度实在是太快了,当吴煜反应过来的时候,浑身无法动弹,那手指将自己牢牢吸住,当手指接触到自己脑门的时候,那一刹那吴煜感觉自己的身体,都让这赤血魔撕开。

    对方身上,有一道相当猛烈的东西,瞬间进入到自己的脑门,甚至是精神世界,而后陡然分散开来,化作亿万细小的尖刺,马上朝着自己身体所有的方向穿透而去,在这短暂刹那,吴煜感觉这赤血魔几乎把自己给解剖了。

    但是,也就在这一瞬间,让赤血魔碰触到吴煜,其嘴角流露出会心笑容的瞬间,吴煜忽然精神一震,他在赤血魔极端的碾压之下,陡然之间感受到身体之内,那‘如意金箍棒’的存在!

    轰!

    那擎天巨柱般的存在,陡然一震,顿时一股汹涌的金光席卷开来,在很短的瞬间将赤血魔进入到自己身体之内的所有部分都吞没,到这时候吴煜才感受到,原来那进入到自己身体之内的东西,是来自赤血魔身上的血滴,甚至是其身体的组成部分。

    她想做什么?

    仿佛要进入自己的身体似的。

    所幸,赤血魔的动作,竟然受到了如意金箍棒的抵制,吴煜才瞬间从危机之中逃出来。

    嗡!

    赤血魔眼神一变,她还什么都没有探索到,就被吴煜体内陡然出现的一股不可思议的力量撞散,直接化作无数的血滴,洒了出去, 将周围的苍天古树都染红了。

    呼呼!

    不过,就在下一个瞬间,那些血滴再度聚合,再次化作人形,成为了血眼纯净女孩,只是其脸色很是苍白,没多少血色。

    她那猩红的眼睛,连连变化,看着吴煜沉默不做声。

    吴煜却很惊喜,没想到‘如意金箍棒’还会保护自己!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!”他其实有些懵。

    “这妖怪想占据你的身体,血妖这方面的能耐确实不错,若是让她进入你的身体,你百分百受她掌控,显然,她很快就察觉到了如意金箍棒的存在,想去窥视,结果被直接震飞出去。她算是运气好的,如果动作再大一些,现在说不定就魂飞魄散了。”冥泷懒洋洋的说道。

    原来如此。

    吴煜不禁有些后怕,这要不是有如意金箍棒,现在岂不是很危险?他才真正明白这赤血魔的狡猾,她是装作不会为难吴煜,让吴煜放松警惕,结果瞬间出手,击溃了吴煜的心神。

    如今,逐月犬又是敬畏又是迷惑看着这一幕,而那赤血魔冷漠盯着吴煜,一声不吭。

    “她要控制我做什么?有什么企图?”吴煜心里疑惑。

    “你很不错,看在你还算诚实的份上,我不为难你,放你一条生路。”赤血魔忽然摆摆手,而后再次化作血浪,再化作血雾,消散在这森林之中,这被血雾包围的森林,此刻才恢复了宁静,只有眺望之下,才能看到远处的血海仍然血气冲天。

    血海之中,无数小妖在翻滚,嬉闹,当赤血魔回去之后,那些小妖齐刷刷的在血海之上五体投地,虔诚无比。

    “她竟然放你走了?”逐月犬咋舌, 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吴煜。

    虽吴煜也是想不通缘由,但此刻不走白不走,他连忙离开,走了这么远,暂时不用逐月犬带路,他大致都明白怎么离开云梦大海了。

    “冥泷,这赤血魔在想什么?”

    “老娘怎么可能知道,我又不是她肚子里的蛔虫。”冥泷翻翻白眼。

    吴煜懒得再问她,不过也想不出个所以然,这一次赶路更加迅速,逐月犬为了完成这任务,也加快了速度,正好后方似乎没有其他妖魔,所以又过了十多天时间,吴煜终于走出了暗无天日的无尽魔海,终于晒到了阳光,当浑身上下沐浴到阳光的那一刻,吴煜有种终于活过来的感觉,那些阳光滋滋的在其身上烧灼起来,燃烧起了金色的火焰,让其整个人沐浴在火焰之中,如同一个人形的太阳。

    在那无尽魔海这么长时间,连这南无宝月王佛金身几乎都腐朽了,此时吴煜伸展一下身体,便能发出噼里啪啦的响亮声音,其肉身也在迅速的恢复到了巅峰状态。

    “这,才是属于我的世界。”吴煜由衷感慨,经历这么多的波折,自己终于出来了!

    虽然不至于热泪盈眶,但是在妖族至尊猎场混了两年多,数次经历生死,怎么说当重见天日,心里还是会有些感慨吧。

    关键是,他已经有些迫不及待,想要返回青天蜀山了!

    时隔两年多,可还有人记得自己?

    身后,逐月犬化作人形,没好气道:“把你送到这里,我的承诺也已经完成,对你我已经仁至义尽了,接下来你自己好自为之,若是丢了性命,可跟我没关系!”

    吴煜便道:“说起来,还是感谢阁下一路相送。告辞。”

    这逐月犬虽然脾气不好,但总算也说到做到,这一路上没有他打点,自己是十条性命都不够丢的。毕竟那些妖魔看到修道者在无尽魔海行走,大多数都会不问缘由,直接吃了再说。

    “哼!”逐月犬自然厌恶吴煜,送到这里已经是他的极限,此时冷哼一声,再度化作黑色妖犬,转眼就扎进了无尽魔海之中,吴煜目送他离开,再看那瘴气翻滚的无尽海洋,这个阴暗的无尽世界如同一场噩梦,恐怕很多年之后,都不会忘记。

    他再看向青天蜀山的方向。

    “薇儿,我回来兑现我们的约定了。”

    三年了,她又发生了什么变化?

    吴煜已经迫不及待了。

    他手上,还有能发给沈星雨的传讯符箓,其实在离开至尊猎场就可以使用了,但是他忍耐到了现在,一是因为无尽魔海之内,修道者的传讯符箓很容易被拦截,且距离太长,而是因为,吴煜觉得就算沈星雨能收到这传讯符箓,也只是徒增担心,没多大作用,她也不可能不要命来无尽魔海救自己。

    现在出来了,倒是可以向她说明情况,然后自己继续返回蜀山就成。

    他便一边返回,一边将自己这两年发生的事情,简略跟沈星雨说了一下,大概有百字左右,然后将‘传讯符箓’传递了出去。

    看到符箓尾光消失,吴煜不禁想,沈星雨看到失踪两年后自己的消息,应该会很高兴吧。

    他御剑冲天,扶摇直上,一时间,豪情万丈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今天科三一把考过。明天科四很简单,必过无疑。

    这次抽出时间学驾照,总共花了不到一个月,一开始白天练车还坚持三更,到科三坚持不下去了,所以欠更了,也是无奈,毕竟练车还算累,而且怕不合格影响写作,过程都很努力。本屌考试从不紧张,这次也紧张了……

    不过,一切都搞定,周五开始还更,今天更1章,算欠下10章。迅猛还上再争取持续三更打底。空口无凭,到时检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