原来此人已经一只脚踏入到了紫府沧海境,据说,顶多半年之后,便会从玄剑域升到地剑域,和 诸多玄剑级弟子,早就不是同一个层次的人物。

    听别人述说,似乎此人在玄剑级地位超然,是名副其实的玄剑域第一人。不过, 问题是他豪言已经放下,这时候若是害怕而强调修改,难免会遭人笑话。

    当然了,他也没担心,毕竟自己刚在这里设下斗仙战场,第一个来应战的就是那玄剑仙榜第一。

    可,就在吴煜刚有这个念头的时候,忽然天空之上传来一声清脆的女声, 一下子镇住了这斗仙战场,那人道:“谁在讨论我?谁欲挑战我?”

    转眼之间,一众人士从天而降落,声势浩大落在吴煜眼前!

    大约有六人,全部都是年轻修道者,面容都算稚嫩,一看便知道修道岁月不超过五十年,且都天资聪颖之辈,才能保留这么年轻的相貌。

    如吴煜也是这般,估计未来五十年之内,他都会保持现在这十七、十八岁左右的相貌。

    这一众年轻人,可都不是等闲之辈!其中陈浮游、萧寰山都在其中,但以站位来看,这两个蜀山剑圣之子,在这六人的小团体之内,也站在边缘,不算是中心人物。

    吴煜一眼扫过去,四男两女,几乎都是丹元磅礴之辈,其中最弱者,都在陈浮游之上,少年们器宇轩昂,道心热烈,少女们甚至要更胜一筹,其精气神,于整个蜀山仙门来说,均是前列,其眼神、动作,无不显示器高贵出身,身上诸多细微的配饰,实际上都是法器,拥有保护身体的功效。

    不过最突出的还是中央的一位女子,那女子不着剑袍,身穿着一袭长裙,裙上百花齐放,栩栩如生,此女乃人间绝色,可以国色天香来形容,无论体态或者是面容,都是上上之选,便是肌肤也是如雪之白,玉之润,头上带着一朵红花,更是锦上添花,让其如若在百花丛中而生,身带百花之香气,令人沉醉。

    只是其眼神十分高傲,目中有倨傲之色,令人难以接近。

    其余一名女子,虽然也是绝色女剑修,但显然无法和其对比。

    听之前其余玄剑域弟子描述,此女出身不比萧寰山弱,甚至更强,其母亲为‘朔华剑圣’,父亲为‘离火剑圣’,其中母亲朔华剑圣据说实力更强,地位更高,修为超越东岳剑圣都不少,乃是蜀山剑圣最强的一个层次,远不是现在的沈星曜能相比的。

    她便是玄剑仙榜第一,其名为‘慕凌澈’,从小在蜀山仙域长大,第一次为人所知,便是直接出现在玄剑域,朔华剑圣让其直接挑战玄剑仙榜,当时初战便是玄剑仙榜一百名,如今十年过去,冲到了玄剑仙榜第一,几乎踏进紫府沧海境界,此等天资,算是绝佳。毕竟,当时她初次挑战,也就和吴煜一样,只有二十岁。

    慕凌澈还有一个外号,叫做‘花仙子’。

    除了慕凌澈,其余几位,除了陈浮游都是玄剑仙榜前二十的人物,且都年轻有为,身份尊贵,至少都是资深天剑级弟子的儿子,也正是如此,玄剑域之中,他们是一个以‘慕凌澈’为首的小团体。

    当然,对吴煜来说,他们是一群在蜀山有深厚背景的天才幸运儿。

    六人怕是盯上了吴煜,这时候,那慕凌澈挑起双眼,声音带着骄气,审视吴煜,道:“此前可是你说,连玄剑仙榜第一挑战你,你都敢应战?”

    吴煜看看萧寰山和陈浮游,显然,他们知晓了吴煜在黄剑域挑战过斗仙战场,知晓吴煜缺少钱财,会来此处,故而邀请来慕凌澈,在这里设下埋伏,想必是要出一口气。

    果然那陈浮游道:“吴煜,男子汉大丈夫,莫要在两位‘弱女子’面前失了诚信与胆量,传了出去,也是贻笑大方。”

    至于那萧寰山,冷眼看着吴煜这个正面击溃他的对手,眼神有忌惮,也有强烈的不满和攻击的欲望,其余四人,倒是玩味的看着吴煜。

    情况一下子紧张了起来,旁边玄剑级弟子们面面相觑,自然看出来他们在针对吴煜,故而有人暗中朝着吴煜使眼色,让其莫要答应。

    却不料,吴煜没退半步,道:“确实没错,我站在这里,只要是玄剑级弟子,谁都可以挑战我,拿走这两千元金丹。”

    噗嗤。

    他们六人忍不住笑了,众人看看吴煜,再看看那一袋元金丹,纷纷流露出怜悯的神色。

    陈浮游笑道:“看的出来,这蠢货是想来斗仙战场捞一把,但估计是实在太穷了,只能拿出两千元金丹。可怜,可怜。”

    吴煜也笑了,针锋相对,道:“陈浮游,上次把你打得屁滚尿流,赢了你一万元金丹, 确实差不多花光了,所以你这次又是来给我送元金丹的吗?”

    “你!”陈浮游目露杀机。

    玄剑级弟子们惴惴不安,好在斗仙战场这里有几位地剑级弟子,都是经验丰富的老者,这时候已经围在了四周, 斗仙战场是禁止重创或者杀死对手的,他们也是防止意外事件的发生。

    不过,哪怕是地剑级的老者,其实也忌惮这些年轻人,一来他们未来成就肯定很高,二来他们都有深厚的背景,一旦他们后背的人物发飙,地剑级弟子都得歇菜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候,那慕凌澈面色默然,拿出一个须弥之袋,扔向主持的地剑级弟子,瞥了一眼吴煜,道:“里面有十枚‘沧海元气丹’,你要是赢了我, 便是你的。”

    沧海元气丹!

    这是等级极高的丹药,要炼丹能力很强,且至少也是紫府沧海境后期才有可能锻造出来的丹药,这种丹药已经是普通的金丹级别之上,被称为‘极品灵丹’!

    一枚沧海元气丹,所能提供的浩瀚灵气,相当于上千元金丹不止,当然,其效力也很恐怖,不是紫府沧海境界,根本无法承受。

    在玄剑域,要兑换一枚沧海元气丹,就需要一千功绩。

    慕凌澈财大气粗,随手拿出十枚沧海元气丹,价值便相当于一万枚元金丹,远远超过吴煜的两千元金丹。

    按照斗仙战场的规定,双方的赌注应该相等,慕凌澈这是额外拿出八千元金丹。

    她道:“剩下八千元金丹,买你向陈浮游、萧寰山磕三个响头赔罪。”

    吴煜还没见识过极品灵丹,故而愣了一下,其实他如今浸淫炼丹之道,一枚沧海元气丹的成丹对他来说很有研究价值。

    不过,磕头赔罪这就免了,他道:“那便拿回八枚。我不需占这便宜。”

    陈浮游冷笑道:“你是怕输吧!”

    “交战便有胜负,胜负乃兵家常事。何惧之有?”吴煜观慕凌澈的神态、威势,便知道她其实算半个紫府沧海镜了。这等级别对手,他只有五成胜算。

    战斗队他来说是一种道,若是害怕战斗而退缩,那不是他吴煜。

    “行了,退下!”慕凌澈不耐烦摆摆手,让萧寰山他们让出战场,而她长裙在大风之中摆动,那花香扑鼻,在其娇躯四周,花瓣飞舞,她在这壮阔美景之中,美得如画中女子。

    只是那神态确实倨傲,破坏了这画风。

    她也不打算收回那八个沧海元气丹,而是直接准备好了出手,其双眼凝视吴煜,道:“吴煜,我知晓你最近风头最劲,连续踩下我两个朋友当垫脚石,造就了你此刻如日中天的气势,今日我慕凌澈来这里,便是要告诉你,这浩瀚世界,山外有山,人外有人,莫要取得点小成绩就洋洋得意,横行霸道,不将别人放在眼里 !”

    吴煜淡然自如,与慕凌澈针锋相对,道:“此道理我比你更懂,又何须你来教我?不过是想为你同伴出气,别说得这么冠冕堂皇。”

    “哼,不识好歹,果真是乡野莽夫!”

    从这最后四个字,吴煜就深刻明白,他们这些在天剑域,甚至是蜀山仙域长大的,从没将外面进凡剑域然后一路上升的蜀山弟子放在眼里,在他们心中只有他们和他们的父母才是真正的蜀山仙门,是正统,如吴煜这种,也是乡野莽夫。

    至于蜀山仙门之外的修道者,如通天剑派、西南群道等等,更加不被他们放在眼里了。

    慕凌澈立马便动手,她倒是奇怪,与其他剑修不同,她虽出手却不出剑,而是直接飞舞起来,丹元汹涌,一时间其身上掀起一股旋风,骤然之间百花齐放,无数花瓣在狂风作用之下,瞬间漫天飞舞,在短时间之内,就将慕凌澈和吴煜两人完全笼罩在其中, 吴煜骤然来临到一片花海当中。

    放眼望去,整个世界都是花的海洋。

    那浓郁的花香,扑鼻而来,轻轻呼吸一口,便有一种登仙之感觉。

    这种战斗方式,倒是十分特别,不过,在沉醉于花香的之后,吴煜陡然惊觉:“这或许,是一种大道神通啊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