法器分三类,有寻常法器、通灵法器、超灵法器!

    而道器,是超越法器层次的神物,最简单的区别是,法器是临摹法阵而成,而道器上,所有的法器阵都是真正的法阵,是用元神绘制的,而不是临摹的。

    当然,道器的灵智,也会远远超越超灵法器。

    真正的法阵,均有毁天灭地之能,当将其以元神绘制在法器上,所造就的道器威力自然巨大。

    “凡间最强的兵器,便是道器。除非你真有可能成仙,否则不太可能得到比道器更恐怖的神仙之器。”冥泷一本正经的说道。

    没想到这北山墨不但拥有‘青冥剑帝’之传承,且还有道器这种神物,如果对方要和自己为敌,以他如今的一切,还真是一个让人无比头疼的可怕对手,绝对不像是他容貌的稚嫩这么简单。

    “ 不过你不用担心,这小家伙还远远没有到御使道器的程度,现在这道器最多只能庇护他罢了。倒是你要小心那道器中的残魂,那有可能便是所谓的‘青冥剑帝’,能死在仙道大劫之下,对任何修道者来说都是一种荣耀了,距离成仙也就一步之遥罢了。有这‘青冥剑帝’指导,此子很有可能成仙,未来成就确实比你那姘头高一些。”

    吴煜听得无比震撼,但他还是要先回应一句:“去你的,可以别用姘头这个词么?”

    “呵呵。”冥泷干笑。

    吴煜没有预料,青冥剑帝这样的历史人物竟然还有可能遗留在这道器里。其实也能理解,毕竟冥泷也还存在,他们都上了元神化形境,理论上元神不死,便可以永生不灭的。而道器、或者是如意金箍棒,正好给他们残魂提供一个保命之所。

    冥泷竟说这北山墨有可能成仙,而自己的梦想也是成仙,至此他深刻意识到,眼前这个少年,怕是自己修仙路上,前所未有的大敌!

    关键是,北山墨很显然不笨,身后不但有蜀山七仙,还有那青冥剑帝时刻指导,这样的人,根本不可能在心智上有什么错误,而心智、战力都超然的对手,确实最难对付。

    此刻对视,北山墨缓慢站立起来,其身上纯白色的长袍滚滚而下,此人显得十分清净、朴素,心有大道至简之领悟,一举一动,道法自然,显然他对道的领悟,也是绝佳。

    吴煜估计,这北山墨原本也是个穷小子,真正逆转命运,应该还是从其遇到青冥剑帝开始,就好像自己遇到如意金箍棒和冥泷。而蜀山七仙共同收北山墨为弟子,估计也是受‘青冥剑帝’的指示,这么说起来,很可能在开阳剑仙的心目当中,北山墨比南宫薇都要重要。

    简直就是,先辈传人,天之骄子!

    “吴煜。”那北山墨呼唤一声,其声音清朗,却震人心魄,如有回应时刻在耳边作响。

    他显然在这里等待时间不短,定是来势汹汹。

    果然,他下一句话,声音便冷了下来,道:“我听了你的事迹,你虽然有些能耐,但远没有配得上南宫姐姐的资格,我在此劝告你尽快与我南宫姐姐断绝关系,否则,我便让你葬身此处,你可知晓?”

    这少年长相稚嫩,但说话阴冷,气势十足,此时也算是开门见山,直接把话说清楚,同时在说话时候,他那湛蓝色的眼睛一定盯着吴煜,可以感受到其体内,力量如沧海般翻滚,波涛澎湃,显然又是一个能够打败沈星雨的人物。

    沈星雨其实就在吴煜旁边不远,这时候她呼吸急促,神情紧张,忙向吴煜使眼色,似乎是让吴煜暂时退步,再商量以后的事情,莫要在这里和北山墨硬抗。

    吴煜知道其好意,但是男子汉大丈夫,有些事情是绝对不能退却的,他目光灼热如火,挡住了北山墨咄咄逼人的目光,道:“你又是谁?莫非是开阳剑仙不成?若不是开阳剑仙,哪里有资格管我和薇儿的事情。我们两人若两情相悦,自然就会成为道侣,和你有什么关系?你若称呼薇儿为姐姐,往后事情若是成了,你还得称呼我一声姐夫呢。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顿时哗然,众人没想到吴煜在面对北山墨这样的人物,竟然还敢说这样的话。其实吴煜已经知道他的身份,但他就是装作不知道了。

    哪怕所有人把这北山墨吹嘘上天,吴煜心里也有数,未来谁能成仙,那还真说不定呢。

    当听吴煜说完,沈星雨脸色都白了,她绕到了吴煜身后去,俏容失色,道:“你没听过说他是谁么?吴煜,听姐姐一句话,这人是你万万不能招惹的,你先向他认错,认怂,度过此劫,我再跟你说其他。提醒你,他可是蜀山七仙共同的弟子,前所未有的待遇!”

    吴煜轻轻往后摆了摆手,示意她别管这事情。

    有些事情,吴煜是觉得,只要不丢了性命,就一定要站着到底的,管他对面是谁,就算是开阳剑仙,也别想让他退一步。

    其实听吴煜这么说,北山墨并不生气,他性情其实很圆润,对‘姐夫’一词都没有暴跳如雷,而是仍然很阴冷,一字一顿道:“我明白了,看来你准备不听我劝告,那我今日便杀了你,再向南宫姐姐和诸位师尊解释。”

    这北山墨,说来就来!在说话的同事,他便踏空御剑而来,当其身上那恐怖的寒气释放,周围玄剑级、地剑级弟子顿时哄然散开,脸色惊骇逃的许远,只留下吴煜、沈星雨和北山墨三人在齐天洞府之外。

    “这北山墨真是霸道,连吴煜这种天才,他也敢想杀就杀!”

    “废话,他可是蜀山七仙的徒弟,是七仙的宝贝,莫说是吴煜,就算杀了个剑圣,估计七仙都不会惩罚他,我听说,七仙就是想把他培养成青冥剑帝,才一起收他为徒弟的!”

    “如今那炎黄帝城的主宰,还有上元道宗的太虚圣主,都是超级强者,一个能挡我们仙门蜀山七仙七个,这个时代,我们蜀山还是缺少最顶级的强者,才会被上元道宗逐渐压制,如果北山墨以后成了,那么我们蜀山,定能反超上元道宗!”

    简而言之,蜀山仙门有很多森严的规矩,很弱人触犯都是重罪,但是北山墨一人,可以破坏所有的规矩,有多少规矩,他就有多少特权。

    无他,只因他是北山墨。

    故而当他要杀吴煜,众人都觉得很正常,这时候,当然也没有任何人敢上前帮忙,或者是劝告,谁也不敢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啊。

    在这样的关头,沈星雨还不走,吴煜心里已经够感激她了。她便站在吴煜身边,目露担忧之色,道:“北山墨,吴煜还不知道你身份,才说出胡话,你千万开恩,给我时间,让我和他讲清楚利弊。”

    北山墨却丝毫没停留,道:“别护着他,从他眼神我就看出来了,他认识我。在我决定也把你宰了之前,你滚开吧。”

    确实,他很聪明,更知道察言观色。

    旋即,他展开磅礴威严,顿时间仿若整个玄剑域都让大海包围,吴煜眼前便是无止境的海洋,而这北山墨便是这海洋的主宰者,他在众多人眼前,居高临下,无比沉重的浩瀚大海如同直接镇压在吴煜的头顶上,带来恐怖的镇压力道,直接和吴煜强横的肉身形成了最直接的对撞。

    “这时候如果给我跪下,告诉我你愿意离开南宫姐姐,我不杀你,还要给你三千沧海元气丹。”北山墨声音淡漠道。

    三千!

    这可不是元金丹,而是沧海元气丹,是三百万的元金丹!差不多可以购买到几十把‘超灵法器’!绝大多数的地剑级弟子,都没有三千沧海元气丹,甚至部分天剑级都没有这样的财产。

    但是,这北山墨便能豪气的说出这句话来。

    一边是死亡危机,一边是不死且有三千沧海元气丹,相信任谁都知道吴煜该怎么选择,尤其是在这北山墨的重压之下。

    “厉害!”吴煜不得不承认,这少年目前的境界、战力都远超自己,光是气势镇压下来,自己都很难喘息,甚至连这肉身都即将让对方镇压到崩溃。

    但,他抬头看着北山墨,仍然没有后退一步,这时候他不知道有多少人能够帮助自己,他只知道,今天若是退一步,那便是道心震荡,哪怕是死,都不能在这时候让步。

    有些战斗,死战都得上!

    他艰难抽出‘昊天日轮剑’和‘月舞晴空剑’,算是给北山墨一个干净利落的回答。

    “很好,你做出了愚蠢的选择。但我觉得正常,你要没点骨气,南宫姐姐也不会对你另眼相看。”北山墨很是平静,但是手上已经有了杀戮的动作。

    挑战这种天才!

    吴煜深呼吸一口气,火气喷涌,怒火沸腾,他所继承的道,越是压迫,越是强悍,如今只是一个瞬间,他便感受到了自己在道的进步上,有了前所未有的爆发,仿佛自己的身体是个世界,而如今这个世界,正在爆炸,正在暴涨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