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事难料,吴煜也很难想象,往后会遭遇什么。

    南宫薇这么对待自己,其实自己理应帮助她,甚至为她复仇的。只是在现在这个阶段,连南宫薇自己都不相信吴煜可能会超越她。

    故而这件事情,她更想靠自己,至于吴煜,只需要不阻止就行了。

    前往阴阳山这个旅程,让南宫薇心情有跌宕起伏的变化,吴煜能深刻感受到,越是临近,她心中的仇恨便不断的滋生,她曾经有多么的爱她的母亲,如今就会有多么的仇恨妖魔。

    “南宫姐姐,此行我定要斩杀群魔,血祭苍天,为六师母报仇雪恨!总有一日,我会踏平无尽魔海,将那婴皇打入万重地狱,让其连死都不得安宁!”

    北山墨在旁边不远处,义气冲天,斩钉截铁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南宫薇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他们也算是一起长大,互相了解,在这方面上,北山墨表现得比吴煜积极,果断一些。

    其实吴煜有时候也会动摇,自己分明是个人,是修道者,为何有时候会站在妖魔的立场上想事情?他不知道,这样是不是意味着背叛自己的族群,甚至对不起培育他的蜀山仙门。

    只是年少时候,九仙那句句耳鬓厮磨的梦呓,带给他的影响实在太重了。

    众生平等。

    他们时间其实挺紧迫,故而在保持隐蔽的同时,迅猛掠过无尽山河,穿梭过无数奇山深渊,飞跃过诸多洞天福地中的小宗门,最后终于看到北方那滚滚的无尽魔海,那是横在天空之上的无尽黑色海洋,那刺鼻的瘴气,连妖气都能够掩盖,故而谁又能知道,这无尽魔海之中,隐藏有多少的妖魔!

    有些妖魔,在开启灵智之后,听闻无尽魔海,便穷尽努力,只为来到这里,进入到他们心目当中的圣地。

    在那浩瀚,阴森的黑色海洋之下不远处,便是那阴阳山,阴阳山靠近南方的一侧,草木茂盛,郁郁葱葱,北方则受无尽魔海影响,生灵寂灭,阴暗潮湿。

    阴阳山很大,其实是修长连绵不绝的山脉,据说那‘碧栾金矿’ 也是以山脉的走势,‘盘踞’在其下,数量比一开始勘察要多得多,若是将这整个矿脉搬回去,对蜀山仙门来说,也是一份重大财富,尤其是其核心的部分,碧栾金王的存在。

    如今蜀山的开采人,便在阴阳山的核心位置,碧栾金王的正上方。

    吴煜等人靠近的时候,发现在一个巨大的深坑之下,至少有几十位开采人,他们直接用法器切割,将下方的碧栾金矿切割出来,装入到须弥之袋当中。

    而在深坑旁边,还有十多位持剑的蜀山弟子,从衣着来看大多数都是玄剑级弟子,他们分散在周围,负责守卫和警惕。

    当吴煜他们暗中到来时候,这群人中走出一个略显圆润的老者,其心情激动,一路小跑来到众人眼前,只见这老者激动万分,噗通一声半跪在地上,虔诚道:“蜀山地剑级弟子刘晋,见过南宫薇、北山墨两位蜀山奇才,见过李初雪师姐!”

    李初雪摆摆手,道:“站起来吧。莫要激动。”

    老者没办法不激动,前些时日他接了这个任务,带了一干人等来开采碧栾金矿,这碧栾金矿其实早就被蜀山弟子发现了,只是因为量不是很大,所以没被重视,刘晋接到这个任务,也只是想赚点功绩,没想到真正勘察之下,却发现这碧栾金矿有登记的十倍之大,甚至有碧栾金王的存在。

    刘晋激动万分,却又担心自己实力不够,万一遇上强悍的妖魔,那还得便宜了妖魔,故而以传讯符箓向仙门求助,他万万没想到,仙门给他派来的援手,竟然是蜀山仙门最近两位未来的顶梁柱,一个是剑仙之女,一位更是蜀山七仙共同的弟子,此生能见到他们,刘晋便觉得激动不已了。

    当刘晋站起来,仍然对南宫薇等人低着头时候, 李初雪拿出领队的样子来,道:“冷静点,把目前的情况,给我介绍一下。多久才能挖完?”

    刘晋早就准备,道:“目前开采一个月时间,也刚知道有碧栾金王的存在不久,犹豫碧栾金王是在矿脉最深处,所以要挖出来,正常需要两个月左右,毕竟不能强行破坏其他碧栾金矿只取碧栾金王,这阴阳山的碧栾金矿,加起来的价值也很大,全部挖干净估计需要一年,不过上面说,你们只需要呆到碧栾金王出土,任务就结束了。”

    当然,如果时间紧急,那就直接狂轰乱炸,把沿路的碧栾金矿全部毁了,也能勉强把碧栾金王挖出来,只是那样会有不少浪费罢了。

    李初雪点点头,开采这事情她不用管,她负责的是安排守卫。

    “保密性怎么样,目前可有妖魔进攻过来?妖魔们可否知道你们在这里开采矿脉?可有妖魔知道,这里有珍贵的碧栾金王?”李初雪连续问了几个大家都关心的问题。

    刘晋自信一笑,道:“我们动静很小,在附近布置了障眼法阵图,妖魔们对我们开采矿脉的事情,显然是一无所知。不过,这里逼近靠近无尽魔海,故而平时也会出现几个小妖,一旦被我们发现,基本上都悄悄的宰了。”

    这样看起来,这边的情况还是相当乐观的。

    “我等下去看看。”由李初雪带队,亲自下那深坑之中,看那碧栾金矿开采的情况。

    众人一齐往下,下方可谓是漆黑一片,不过以众人的目力,还是可以看清楚状况,一开始全是泥土,毕竟碧栾金矿在很深的地底,甚至不亚于吴煜上次被困的地底宝月熔炉。

    在这过程,刘晋一直在偷偷看南宫薇和北山墨,满脸敬畏、羡慕,就差摇头摆尾了。

    大约下降了一刻钟以上,吴煜才终于看到下方空旷了起来,黑暗当中多了一种油绿色,张目四望的时候,周围满是碧绿色的岩石,放眼望去好像众人是到了一片绿色的星空,十分绚丽,这些岩石便是碧栾金矿,带回去提取之后,便可成为纯净的‘碧栾金’,可直接用来锻造法器。

    有几十个蜀山弟子,此时正在细致的工作。

    他们用剑把岩石切割下来,尽量不去破坏其灵纹。

    在脚下中央位置,可以感觉在悠远的下方,有一股强烈的光芒,穿透了重重碧栾金射出来,显然那是碧栾金王的存在。

    有大人物降临,蜀山弟子们自然是齐齐停止了动作,以敬畏的目光,看着南宫薇等人,其中南宫薇和北山墨自然是人群的焦点,连李初雪的关注度,都远不如他们。毫无疑问,他们都羡慕吴煜这群人,可以想象到, 假以时日,只要不出意外,他们定会成为蜀山的大人物。

    李初雪带着大家转了一圈,稍微有些了解后,便懒得在这阴暗的地方待下去了。他招呼了一下众人,和刘晋一起离开。

    “好好开采,成功之后,功绩肯定不少。”李初雪严肃说道。

    “是!”面对这传说中的天剑级弟子,寻常玄剑级弟子还是很敬畏的。

    又花了一段时间,离开深坑,李初雪正在心里安排一些细节。

    众人落在深坑旁边,刘晋笑道:“其实并没什么大事,毕竟妖魔根本不知道我们的动作,诸位的身份更不会泄露出去,诸位在周围玩上几日就成了。”

    话音刚刚落下, 不远处北山墨忽然一声轻喝,他指尖那么一点,忽然间在众人十丈之外,空气中凝结了一个冰块,那冰块瞬间飞到了北山墨的手里,只见北山墨神情阴冷,众人也不由得疑惑看去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李初雪忙上前去。

    这时候,吴煜看到那冰块之内,似乎有一只苍蝇,那苍蝇正在振翅飞行,忽然就被冻结,这时候估计已经被冻死了。

    “这是一只开启灵智的妖!只是道行太浅,几乎没什么妖气,但是只需它有灵智,便可知道他是在此处监听!我们不可能刚来,就有这么一只小妖靠近,很可能,妖魔对这里早有怀疑,这碧栾金矿的事情说不定已经让妖魔知道了,甚至,我们的身份,都有可能会被妖魔知道!”北山墨声音无比严肃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!”刘晋失声,这么多天来,他可从来没去管周围这些苍蝇昆虫,但是却还是有一些印象的,忽然想起来有几个瞬间也看到了苍蝇,只是没多想……

    这么说来,如果这是妖魔派来观察的话,碧栾金矿的事情估计已经败露,更可怕的是,如果他们的身份也都暴露出去的话,那些想要为妖魔立下大功劳的群妖,显然会蜂拥而至,来夺北山墨和南宫薇的人头。

    形势一下就紧急了起来。

    北山墨能瞬间发现这微不足道的小妖,可见其能耐非凡。

    毕竟连李初雪都没发现。

    不过,李初雪倒也不紧张,道:“我们这次就是来历练的,我还怕他们不来呢。不用关心身份暴露的事情,我们只需要竭尽所能,斩妖除魔就行。”